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当老大
    五官冷硬,很有黑社会的感觉。

    乔月推开挡在前面的人,走上台阶,走到唐惑跟他的面前,“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抓了我的人,今天来这儿,我也不跟你们比背景,不比靠山,就事论事,黄箫然呢?”

    客厅里没有,有可能被带到小黑屋,动用私刑了,再不然就是绑架。

    黑衣刀疤男冷冷一笑,“我承认,是我把人带来了,但这是我跟他的事,跟你没关系,现在从我家滚出去,否则我让你躺着出去!”

    乔月不受他的威胁,呵呵的笑了,笑声怪慎人的,“怎么跟我没关系了?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我的手下,你抓了他,让我多没面子,所以我得找你要回来,你这房子不错啊!”

    乔月背着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哟,这花瓶是真的吧?”她拿起放在架子上的一只青花瓶子。

    “你给我放下!”黑衣男眼中厉色更重,手已经摸到腰上。

    乔月盯着他的那只手,笑容也渐渐变冷,“你这是要拔枪?”

    黑衣男的手慢慢放下,“不只我有枪,我这里所有手下都有枪,小姑娘,如果不想变成马蜂窝,就乖乖的把东西放下!”

    乔月又笑了,“看来衡江的控枪还是不严,你这里居然有这么多枪,哎呀,我好怕!”

    她手一松,价值几百万的花瓶掉在地上,碎成了多少片?

    “你!”黑衣男真火了,手撩过腰间,再一眨间,枪已到了他手上,枪口对准了乔月。

    “冷静,一定要冷静,这里面肯定有误会,琨哥,把枪放下,有话好好说。,”唐惑吓的脸都白了,他太清楚眼前这个不要命的小姑娘是谁。

    被称琨哥的男人,却没有受他的影响,“她就是来捣乱的,既然来了,又弄碎了我的花瓶,她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乔月忽地勾唇一笑,“以为就你有枪?”

    话音刚落,她的手上已多了一把枪,砰砰砰砰,一连数枪。

    第一枪打中琨哥的手腕,其他几枪打中院子里的那帮手下,最后三枪,打碎了客厅里的其他花瓶,一时间,现场大乱。

    飞溅的玻璃碎屑,让人不敢睁眼。

    唐惑躲到一间门后面,才避免被伤到。

    “老大!”

    几个手下试图冲过来,但是被崔义他们拦住了。

    琨哥捂着流血的手腕,眼神狰狞的望着乔月,“你敢开枪杀人?”

    她到底是谁,竟然这么猖狂?

    乔月在沙发上坐下,换了弹夹,“如果我要开枪,绝对不讲废话,要开就开呗,干嘛要讲那么多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你看,刚才咱们的局势,现在倒过来了,还是开枪好使,你说对不?”乔月像唠家常似的,跟他讲着话。

    本来很正常的话,可是在这样的场景下,怎么听怎么怪。

    琨哥还算镇定,“我本来想手下留情,给你点警告……”

    “停!千万别说这种话,你之所以不敢开枪,还不是怕惹麻烦,最近衡江风声紧,你还打算等这阵风声过去,再坐回衡江的老大吗?”

    琨哥没有再说话,他也是土生土长的衡江人,从小到大,都在这里混。

    最近衡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场子也受到影响,很多生意都不得不关门。

    但是他这个人做事有底线,毒品他是绝对不沾,杀人也极少,基本不做大奸大恶的事。

    秉持着这个概念,就算没赚到手软,倒也没有被严重打击。

    “你的事,我不参与,你要在衡江继续做黑老大,那也是你的事,现在咱们就事论事,把我的人放了,”乔月做事也有自己的准则。

    这事得把黄箫然叫出来,她护着,却也不是完全的偏袒。

    琨哥忽然笑了,“你们到地下室把他带出来,再给我拿块纱布来。”

    “是!”两个手下分别办事去了。

    唐惑看着他流血的手,“不用去医院吗?”

    “暂时不用,等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再说,还没请教这位的姓名,”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小姑娘,不能单纯用外表去看待她。

    外表清纯,内心住着魔鬼。

    “她是乔月!封瑾的未婚妻!”唐惑代为回答,他觉得后面一句才是重点,

    但是阿琨却将前面的当成重点,“大家都叫我阿琨,你也可以这么叫我,至于真名,时间太久,已经忘了,我跟黄箫然的矛盾,其实也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事,一年前,他勾搭我的女人,我心里堵着一口气,这口气一直憋着,非出了不可!”

    乔月痞痞的点了下头,“我明白,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一个巴掌拍不响,你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换一个角度说,你可能还得感谢他,帮你清除了身边的渣女,难道不是吗?”

    阿琨爽朗的笑出声,“你这逻辑可够怪的,他抢了我的女人,跟她搞在一起,我还得感谢他是吗?要是你的男人背着你,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难道你也要感谢那个女人?”

    “这倒不会,”乔月很认真的想了下,“我只会端着机枪,把他们两人都给突突了!”

    “那你还在劝我?”阿琨觉得她的逻辑本身就很有问题。

    乔月两手一摊,“立场不一样,现在是我在劝你,哟,你把人打的也不轻哪!”

    黄箫然被那两人拖出来,怎么说呢!

    头成了猪头,骨头好像也断了。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报复的手段,可不跟你讲手软情面。

    那两人将黄箫然扔在地上,便不管他了。

    崔义赶忙跑过来,“黄箫然,你还活着吧?”

    阿琨笑的张狂,“没死,全都是皮外伤,养上几个月就能好了,我跟他的账,就这么清了,以后也不会为难他。”

    乔月用欣赏的眼神看着他,“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这一点我懂,不过算不算了结,得问问他。”

    乔月看着黄箫然,“这事你自己决定,如果你想报仇,我可以帮你,因为我之前说过了,让你们跟着我混,我不会看着不管,如果你不想报仇,我更没意见,但是,话说到这儿,就不能反悔了,一个唾沫一个钉子!”

    黄箫然被扶着站起来,将大部分的重量都压在崔义身上。

    吐了口血沫子,看着乔月,如果是以前的黄箫然,哪怕是死,也要报这个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乔月刚刚的话,让他感到温暖,也让他懂得什么叫道义。

    阿琨也很欣赏乔月说的话,谁说混黑道的,就非得是地痞无赖,他就不是,他很讲道理的。

    “这是我跟他的旧账,那事本来也是我错,现在我被他打了,只要他说够了,那这笔账就一笔勾销,老大在这儿,我不会说谎,也没那个必要!”其实刚刚,阿琨拖他进来时,也说过了。

    打他一顿,不会要他的命,这是他该受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阿琨此人还是挺讲道义的。

    别看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但真正能做到讲道义的人,少之又少。

    乔月点头,“好,你能明白就好,崔义,把他带走,送到军总,找穆白,就说是我朋友,他会安排的。”

    “你不走吗?”崔义觉得她的话不对。

    “不急,他的账算完了,我还有账没跟唐先生算呢!”乔月微笑的望着唐惑。

    她这个眼神,太具有功击性。

    唐惑一直在试图努力隐藏自己,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甚至想着,找机会快点离开。

    因为他联想到了周婉的事。

    既然这个黄箫然是乔月的手下,黄箫然又出现在夜总会……

    他现在后悔救周婉了,即使周家提出再多的好处,他也不该答应的。

    崔义扶着黄箫然走了,留下黎氏兄弟,像两尊门神似的,一左一右,站到了乔月身后。

    阿琨只需要扫一眼,就知道这俩人是军营出来的,瞧这站姿,毋庸置疑。

    “唐惑是我的朋友,乔小姐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这次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咱俩各自卖对方一个面子,衡江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日后总能遇见的。”

    “你在避重就轻!”乔月不吃他那一套。

    黄箫然跟他,弃其量只是女人纠纷,还是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现在都不知道丢哪去了。

    可是周婉的事情不同,周家又出手了。

    把手伸到衡江,能一样吗?

    唐惑站在那,“如果乔小姐介意,我可以现在就把人再送回去,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以后你们的事,我再也不掺和。”

    他算是怕了,为了一点利益,得罪他们,一点都不划算。

    其实想想,只要别触他们的底线,封家跟唐家也没什么交集,更没有冲突。

    从哪儿开始的交集呢?

    对了,好像是他妹妹跟封夭相亲这件事。

    阿琨的手简单包扎了,不再流血了,但子弹依然卡在骨头里,他也不在意,“不知者无罪,他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或者乔小姐想提什么条件,只要他能办得到。”

    乔月身子忽然前倾,却是看着阿琨的,“我想跟你谈条件,衡江的黑道,带我一起混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