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母女相见
    37小说 .37xs.

    乔月笑了,“没交就把她赶出去呗!不用跟我商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先过去看看她,怎么说也是生母。”虽然不是她的生母。

    “我陪你一起!”穆白不想承认自己不放心,那点心疼,始终在心里搁置着,不过他掩饰的很好。

    两人走出办公室,穆白忽然说道:“我打算去考军医资格!”

    “啊?”这话可把乔月雷到了,“你在这儿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想到去考军医?”

    “我想挑战自己不行吗?”穆白的语气有点冲。

    “行,当然行了,不过我听说军医也是要参加训练,身体素质要达标,你行吗?”乔月看了看他的身板,虽不能用弱不禁风来形容,但是在腐女的眼里,这位绝对是受的气质。

    可以想像了吧?

    也就是身材瘦纤的,比女明星还要美。

    穆白按了下眼镜,劲儿有些大,“不行可以练,你都行,我怎么会不行!”

    他的目标绝对不止参加军医那么简单,他更想成为特种兵的随行军医。

    “大哥,你年纪也不小了,干嘛费那么大劲折腾呢!”乔月说的老诚恳,老实在了。

    穆白的脸黑了又黑,“不用你管!”

    他年纪很大吗?

    什么叫还折腾干嘛?

    他也求上进,不行吗?

    这丫头真是不气死人不罢休,哦对了,他这个想法,暂时千万千万不能让封瑾知道了。

    不管他会不会公报私仇,都不能让他知道。

    有时男人的嫉妒心,比女人还重。

    说话间,已经走到病房门口。

    穆白停下脚步,“你进去吧!我已经给她换了单间,你们可以好好说话。”

    乔月挑眉,“可她不是没钱交住院费吗?”

    穆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什么也没说,扭头走了。

    绝对是故意的!

    好气人,气死人了!

    穆白捂着难受的心脏部位,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穆医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清秀的小护士关心的问。

    穆白把手放下来,“没事,被一只野猫吓到了!”

    “野猫?”小护士纳闷,医院里有野猫吗?看来得找保安过来查看一下,否则惊忧了病人,可怎么得了。

    乔月推开病房的门,雪白的病房里,只有一张单人床。

    空荡荡的,好安静。

    柳茵?

    乔月走进去,顺手关上门。

    病床上的柳茵正在休息,心里琢磨着,晚上从医院逃走。

    门响了,她以为是护士,便没有转过头。

    直到那个轻巧的脚步声,慢慢走近,带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柳茵也预感到什么,放在被子上的手,忽然收紧。

    她慢慢转过头,看到一张年轻的脸,却有着一双冷酷的眼睛。

    “你……你是乔月?”柳茵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个女儿脸上,有她的影子,这才是她的女儿。

    乔月眼中没有任何波动,拖了椅子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毫无感情的一句话,彻底将柳茵打落到深渊。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是你母亲,是十月怀胎生你的人,等你以后做了母亲,就知道母亲的意义,乔月,别这样对妈妈,过去的事,有很多都是迫于无奈,你出生的那个年代,是什么样子,你根本想像不到!”

    柳茵还是哭了,眼泪流下来,却没有哭出声。

    乔月右腿搭在左腿,手肘撑在膝盖上,目光依旧平静,“继续说,我听着呢!”

    柳茵试图从她眼睛里,了解到什么,为什么她会觉得眼前的小姑娘,熟悉又陌生呢?

    “乔月,不要恨妈妈,人都会做错事,妈妈现在很后悔,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就应该带你一起走,不该让你一直生活在那个地方,吃尽了苦头。”

    “哦,原来你后悔的是,当初没有带我一起走,可是呢,我想感谢你啊,谢谢你当初没有带我走,才让我没有长歪!”乔月笑的嘲讽。

    柳茵脸上的神情是不敢置信,“乔月,你说的都是什么话?跟妈妈生活在一起不好吗?以前妈妈对不起你,可是今后妈妈可补偿你了,跟妈妈回京城,就算不靠孟家,妈妈也能让你过上好日子!”

    “然后呢?跟你回京城,然后还有条件的吧?突然来衡江找我,肯定有目地,说吧!你现在早点说出来,兴许我还能对你宽容一点,我这个人最讨厌被人骗,所有骗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乔月看了眼手表,计算着时间。

    她没功夫,也没心情陪着她在这儿叙旧。

    柳茵越发琢磨不透她的想法,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不说也不行了,“是这样的,京城有个慕容家,那是一个大家族,权利地位自然不用说了……”

    “行了,你也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了,”乔月觉得这女人脑子绝对有问题,还是有非常大的问题。

    柳茵一喜,“你同意了?”她以为乔月听懂了她的意思。

    慕容家确实很不错,抛开那个残疾儿子,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

    乔月白她一眼,不耐烦的道:“我同意什么了?不要自作多情好不好?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呢?他要是真的那么好,孟兰兰还不得抢着要?你们不过是拿我当替补,给你们填坑擦屁股!”

    柳茵着急的想去拉她的手,“乔月,女儿,你别这么说,孟兰兰确实不愿意,她性格太挑,但是慕容家条件确实好,你嫁给他,可以过上最好的日子,妈妈知道乔家给你定了婚事,是封家对不对?你那么小,他们却要给你安排婚事,又何曾问过你的意见!”

    乔月忽然笑了,“要不我把封瑾给你找来,你亲自跟他谈,你知道他是谁吧?也知道他在这里是个什么官?也许他很想见你,对了,一直忘了跟你说个事,孟振华怕是回不来了,现在他用会在哪呢?估计挺远的,还有你那个宝贝女儿,惨哪,身败名裂!”

    乔月啧啧摇头,为她表示默哀。

    当年跟人跑了,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衣锦还乡,却落到这个地步,怎一个惨字了得!

    “你,你把他们怎么了?”这是柳茵万万没想到的结果,她来找女儿,怎么找到个恶魔了?

    乔月觉得话也说完了,好像该走了,“没怎么,就是让他们从此以后都活在痛苦之中,我不仅讨厌骗我的人,更讨厌在背后算计我的人,谁要是敢这么对我,一定十倍百倍还之,还有,千万千万别在乔家其他人面前出现,否则我会让你永远走不出衡江市!”

    乔月离开之后,柳茵久久不能平复,那个狠厉的眼神,让柳茵心惊胆战。

    她好像并不怀怀疑,乔月的话到底是恐吓,还是她真的能做出来。

    直到护士进来催她缴费,她才恍然惊醒。

    柳茵还真的半夜逃走,眼见着孟振华可能真的回不来了,她再也待不住,从窗户跳了下去。

    这可是二楼,没摔骨折还真是走运。

    没办法,外面有人守着,医院派了人看着她,至于是谁的主意,那就不好说了。

    乔月在穆白的办公室,便接到了崔义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让乔月很生气,非常生气。

    原来他俩赶回夜总会的时候,被人给堵了,直接绑上车就是一顿揍。

    但是半路上,崔义被放了,只有黄箫然被抓了。

    从崔义听到的消息,应该是私人恩怨,跟黄箫然有仇。

    乔月搓着下巴,思考着前后左右的事。

    既然是私人恩怨,要么是黄箫然之前得罪的人,要么就是黄家。

    但是不管怎么说,好歹黄箫然现在也是她罩着的,不能不管。

    “你现在过来军总,我在门口等你,等我找到他们落脚的地点,咱们再一起过去!”乔月放下电话,一低头,就发现穆白用的古怪的眼神看着她。

    “又要去打架?”穆白嘴角抽抽,跟封瑾的心理有时惊人的一致,无语又无奈。

    这丫头好像无时无刻,不惹事,不打架,不找人麻烦。

    乔月摊开手,做无辜状,“我也不想啊!可是他们抓了我的人,这个做老大,跟做哥哥一样,总不能眼看着不管吧?我这个人很讲义气的,唉,没办法,太重情重义的人,就是累!”

    穆白脸上的神情更古怪了,他侧过身,背对着她,不看她,不客气的赶人,“你现在可以走了吗?我还要给人看病。”

    “你看你的,我就是借一下电话,又不妨碍你!”

    穆白无奈,只好由着她,让护士叫病人进来。

    结果,现实的情况是。

    病人看乔月的时间,比他问病人的时间还多。

    听听她打电话都说些什么。

    “董嘉年,帮我查一下,今天唐惑跟谁在一起,干嘛?当然是他惹到我了,连我的人都敢动,他这是嫌命长了啊!”

    “什么?你在忙?这我不管,要是你现在不给我查,信不信我打电话给穆雨彤,将她过去看望你,顺便再跟你深入讨论一下!”

    “我怎么知道?你丫可千万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惹急了,我让她把你绑到床上,脱光了生米做成熟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