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极品男人
    37小说 .37xs.

    “兰兰姐,我真没拿你的东西,我跟了你好几年了,要拿早拿了,你不能因为自己事业不顺,就总拿我出气,我是个人,不是你养的宠物,如果你真的讨厌我,那我走就是了,你把欠我的工资补给我,我现在就走!”

    孟兰兰甩东西的动作一顿,“为什么要我付你工资,你找我经纪人去。”

    她现在身无分文,开这个房间,几乎快要用完父亲给的钱。

    哦对了,她还叫了餐。

    饿了一晚上,当然不能将就。

    她还要买衣服,还要打理头发,还要……

    小赵抱着手臂,弓着背,“我是你的助理,跟公司没有关系,当初干活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今年的工资,你只付了一半,你总共欠我……”

    小赵拿出了一个小本子,“欠我五千块,除了工资,还包括你让我买东西花的钱,发票我都留着。”

    明星动动嘴,助理跑断腿。

    随口一句,要吃什么,要喝什么,助理就得顶着烈日,跑去给她买,买的不好,回来还要挨骂。

    现在想想,其实这份工作,除了工资高一点之外,没什么好处。

    现在工资也不结给她,还想继续让她做牛做马?

    她也是穷人,她靠工资吃饭交房租呢!

    孟兰兰一听这么多钱,第一个反应就是赖,她虽然有很多首饰,很多漂亮衣服,但这些大多是男人们给她买的。

    她赚的钱,有很大一部分,要分给经纪公司。

    然后才是分到她手里。

    但是她的开销也很大,什么都需要用到钱,孟振华也时不时的问她要钱。

    想了一圈,孟兰兰才赫然发现自己很穷,穷的不得了。

    其实每次小赵问她要工资时,她都是这样的想法。

    孟兰兰也不看小赵递过来的本子,扯出一个和气的笑容,“小赵,你看啊,咱俩在一起那么久了,你应该知道,五千块对于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丢掉的那条项链我也不追究了,这事就当过去了,我昨天出了事,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等回到京城,我肯定把工资结给你,一分都不会少!”

    小赵举着的手,慢慢放下,“希望是这样,兰兰姐,做人要将心比心,你怎么对别人,别人也会怎么对你,既然东西都送来了,那我也该走了。”

    “哎,你怎么能走,你还得帮我……”孟兰兰还指望她伺候自己,给自己当牛做马呢!

    可是小赵还是走了,她离开房间,走到酒店的大厅,借来电话拨通,电话那一通是低沉的男子声音。

    “她在这边出了事,很严重的事,还把我赶了出来,嗯……好像是孟夫人到这儿找她女儿,没错……”

    小赵这个电话打了有五分钟,电话挂断之后,紧接着又打了两个电话,说的话都是一样。

    “我知道孟兰兰在哪,她这儿有大新闻……”

    半个小时之后,孟兰兰住的酒店,被人围的水泄不通。

    记者把楼道都堵了,还有人搞来了房卡,冲开了房门,将孟兰兰堵在了厕所里面。

    孟兰兰的私事,已经不再是私事。

    当然,记者们报不了关于乔月的事。

    于是,着重点放在了孟兰兰的绯闻上。

    一时间,许多消息汇总而来,孟兰兰的名声一落千丈。

    孟振华坐医院的病房里,还不知道这个情况。

    他在焦急的等着女儿回来,可是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到孟兰兰的人影。

    柳茵虚弱的躺在床上,快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她快饿死了。

    “兰兰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柳茵有些不敢看孟振华的眼睛。

    她打心里害怕这个男人但是现在又不得不依靠他。

    不过没关系,只要能离开衡江,回到京城,她藏了有私房钱,可以过很久的好日子。

    柳茵一直就是个聪明的女人,离开家的时候,她就知道身边的男人可以依靠,却不能完全依靠。

    身边利留着钱,钱比男人更可靠。

    孟振华突然站起来,“我去看看,你在这里躺着,等找到了兰兰,拿到钱,我再给你拿吃的过来。”

    “哦,那你自己要当心,这个地方太可怕了!”柳茵当然不会阻止,孟振华在这儿,她反而很害怕。

    此刻已是次日的中午时分,天空阴沉沉的,一场暴雨似乎就要来了。

    孟振华离开医院,抬头看了看天空,却忽然觉得心底发寒,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哪找孟兰兰。

    又没有随身电话,也没有具体地址。

    想来想去,还得回原先的市局,孟兰兰肯定要去拿东西,真要找不到孟兰兰,他便带上东西,赶紧逃离这里,尽快回到京城,再从长计议。

    不得不说,这一家子,真是绝了,不愧是一家人。

    孟振华从兜里摸出最后一块硬币,掏了钱,准备做公交。

    可是刚刚走到公交站牌,公交没等来,却等来两个小混混,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推搡着他,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我不坐这路公交车!”孟振华感到深深的恐惧。

    他在衡江简直寸步难行,走一步,掉一个坑,这两个小混混,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该不会是要绑架他吧?

    小混混之一,扣着他的肩膀,“都是坐公交车,坐哪路不是坐!”

    “衡江很漂亮,我们带你逛一逛!”

    两人夹着孟振华,强行上了公产车。

    公交上人不少,但是三人这架势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谁不敢给他们让位子。

    孟振华感觉自己像极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就在公交车发动时,他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秀气的小姑娘,站在下面的公交站牌,朝他挥了挥手。

    孟振华一愣,随即便想到了,难……难道她就是乔月,那么这两个人……

    “乱看什么,我们老大是你能看的吗?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黄箫然狠狠给了他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

    “妈的,真恶心!”弄了一手的脏东西,恶心死了。

    孟振华捂着酸疼的鼻子,好一会才缓过劲。

    公交车一直开到郊区,两人夹着孟振华下了车,又走了很远的路,才把他丢下。

    孟振华吓的快尿裤了,以为他们要杀人灭口,跪在二人面前,痛哭流涕,“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保证,保证离开衡江,再也不会回来,真的,我发誓,我给你们磕头。”

    黄箫然鄙夷极了,“就你这副怂样,杀你简直侮辱我们的智商,滚吧,有多远滚多远!”

    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年代,把他一个虚弱的胖子,丢在荒郊野外,能活下来就是他命大。

    孟振华还以为他们大发慈悲,要放了他,感激涕零的道谢,爬起来就跑。

    黄箫然双手插在口袋里,嗤笑道:“真他妈的没用,这种老男人……”

    他本想说这种老男人,哪个女人瞎了眼,才能看得上。

    可是想想还是不说了吧!

    两人坐上最后一班公交回到城里。

    周婉被弄到了夜总会,被人喂了药,脱了一晚上的衣服,至于有没有**,这就不清楚了。

    反正黄箫然是不清楚,他只管看着,别让人死了就成。

    但是周家虽然败了一个周然,但是对于周家这棵大树来说,少了一个周然,还要很多个周然。

    只不过,他们现在都不方便在衡江出现。

    找到唐惑的时候,唐惑其实并不情愿。

    原本因为孟家的事,他好像已经得罪封家了。

    现在的周婉,更不好救了。

    唐惑接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最终还是出面了。

    当然,他不能是一个人。

    唐惑赶到夜总会的时候,因为是中午时分,没什么人,但里面的气味,酒味混杂着汗臭,难闻的要命。

    “你们去找人,我们在这里等着!”

    “是!”随行的手下,冲进去找人。

    剩下两个极品男人,站在门口。

    “周婉在这里的消息,周家是怎么知道的?”

    唐惑身边的年轻男人,看了一圈夜总会的位置,觉得这里隐蔽性很好,如果没有人向外面透露,难道还会是周婉主动向外界求救吗?

    唐惑本来很不耐烦,想着赶紧找到周婉赶紧离开。

    可是听到他的话,突然怔住。

    对啊!这件事转来转去,好像就是把他绕进来了。

    唐惑感到身后一阵寒意,冉冉升起。

    阴谋,大大的阴谋!

    他不仅被卷进来,还被卷的越来越深,

    周婉是被两个人架出来的,人还是昏的,身上的衣服凌乱。不过以他一个男人的视角来看,应该没有被侵犯。

    看到周婉的样子,唐惑心里的寒意更重了,“走,赶紧走!”仿佛再待一秒都是麻烦。

    同一时间,乔月倒是真没去堵他,而是一个人出现在了医院。

    不管在哪,有熟人就是好办事。

    乔月先找到穆白,了解了情况。

    清冷的穆公子,看她的眼神居然能带着几分心疼,“她虽然是你的母亲,但是你也不要对她抱有什么期望,她脑袋上的伤,是那个男人硬撞出来的,她那个明星女儿也不知道去了哪,到现在连住院费也没交。”

    ------题外话------

    最近烟真的累晕了,每天睡眠不足五个小时,好累啊!再坚持一个星期,就能过上正常生活啦!加油!

    错别字,亲们见谅哈!轻烟脑子已经被掏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