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母亲住院
    乔月在要走进客厅时,拉了下封瑾的袖子。

    林颖没受影响也就罢了,怎么莫天霖也好像没事人一样?

    女人的没事,可不是真的没事。

    乔月知道,林颖的心一定伤着了。

    封瑾的手揽上她的腰,“没事,他心里有数。”

    “真的有数?”她怎么就不信呢!

    “应该吧!”封瑾这一次的回答,变成了不确定。

    他觉得莫天霖应该心里有数,就像他心里也有数一样。

    以后身边可别出现女性战友了,哪怕是对话,也要尽量简短再简短,避免再避免。

    他都明白了,难道莫天霖心里没点数?

    乔月气呼呼的拐他一下,“你也不靠谱!”

    甩开他,抢先走进客厅,经过莫天霖身边时,乔月狠狠的瞪他一眼。

    “我又怎么得罪她了?”莫天霖心有余悸,以后身边只招男秘书,这还不行?

    封瑾也从他身边路过,对莫天霖的感情智商,感到悲哀。

    乔月走进厨房,帮林颖端盘子,时不时的观察她的神情。

    “其实吧!有的人对感情的确是迟钝,但是他的心,却是最纯最干净的,就是莫大哥,他没往那方面想,也就忽略了身边的陷阱,这恰恰证明了他是个专情的人,你说对吧?”

    这一番解释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林颖被她的话逗笑了,“行啦,我有那么小心眼吗?如果因为这种事生气,我早被气死了,还能活到现在?他就是这样的人,我已经习惯了。”

    “不能习惯!”乔月坚定的道:“就是因为你的习惯,才让他更加不在意,该不讲理的时候,就要不讲理!”

    “好啦!赶紧把菜端出去,牛排放凉了,就不好吃了!”林颖当然不是不在乎,也不是不生气。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原则,当众发脾气打人,不是她的作风。

    她知道自己跟乔月是不一样的。

    这就好比,同样是撒娇,有的女人,可以让男人心软到无底线,但有的女人做起同样的动作,却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做不来,就是做不来,她不想勉强。

    穆雨彤跟祁彦扛上了,两人竟然拼起酒来。

    谁都拦不住。

    封瑾优雅的切着牛排,切成了小块,却不是给自己吃的,而是推给了乔月,再把她面前那一盘拿过来,再继续切。

    “谢谢!”乔月觉得有必要道谢,因为他没必要一定这么做。

    莫天霖看着他俩的互动,只觉得牙好酸。

    趁着林颖进厨房的空挡,他板着脸对封瑾道:“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影响,你这么做,让我很为难。”

    封瑾对他的话,浑然不在意,“为难?有什么可为难的?你也可以给林颖切牛排。”

    “可以自己动手的事情,为什么要别人帮忙?你不觉得这是多此一举?”莫天霖无法理解,就算有时林颖会给他切牛排,他也会拒绝。

    这话真的是雷死个人。

    就连在拼酒的两个人,都停下动作,用看怪物的眼光看他。

    祁彦忽然想到一点,“为什么你这种人都女人喜欢,而本少却找不到一个两情相悦的女人?真是老天不公,林颖,你说说你当初到底是什么眼神,放着我,放着老二这么优秀的男人不要,却偏偏喜欢一个木头,改天去测一下视力,我真觉得你眼神有问题。”

    “滚!”这一声是封瑾骂的。

    扯上他干什么,他单身跟林颖有什么关系?

    “滚!”第二声,是莫天霖骂的,他哪点像木头?有他这么帅的木头吗?

    乔月本来也想骂的,只不过比他们都晚了一步,反正有人骂了,她就算了。

    只有林颖反而淡淡的笑着,“感情的事,哪能说的清楚!”

    只这一句,却包含了太多东西。

    听的人心里也酸酸的。

    封瑾凑到乔月耳边,“听听就算了,别往心里去,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永远都不一样。”

    乔月明白他的意思,幸福的人各有不同,不幸福的人,其实也不尽相同。

    同一时间,军总医院的病房里。

    柳茵捂着脑门,眼前已是模糊一片。

    她心里不是没有恨,没有凄凉,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给她包扎伤口,她不想因为失血过多,而丢掉性命。

    “医生呢?医生到底在哪?”孟振华心里多多少少也有点愧疚,毕竟这个女人跟了自己好几年,现在也算同林鸟。

    只怕现在要离开衡江,还得靠她才行。

    孟兰兰现在身无分文,她想住酒店,想洗澡,想换衣服,“爸爸,你先把钱给我,我去找个酒店,咱们的行李都没了,等收拾好了,我就到警局去把行李要回来。”

    她现在两手空空,别说行李了,就是连钱包都没了。

    孟振华摸了摸口袋,只摸到几百块,“就这点钱了,还要分出来,给你妈看病,根本不够住酒店,你先找一家小旅馆,弄身两套便宜的衣服,等咱们的东西要回来再说。”

    孟兰兰心里别提有多生气了,就这么点钱,还要分出去给柳茵看病,再说了,那小旅馆能住人吗?

    但是纵然心里再不情愿,孟兰兰也没敢说出来。

    要是说了,估计这几百块都没了。

    “我知道了,爸,你在这里照顾妈,我很快就回来,住院的钱,回头再结,我先缴个押金!”孟兰兰当然不想把钱交出去那么多,住院而已,回头又不是拿不到钱。

    孟振华有点不放心,身上没钱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尝到了。

    可是给都给了,他想着,女儿应该不至于那么不懂事,把钱都花掉吧?

    现在是非常时期,连他都不敢讲究什么了。

    柳茵坐在病床上,听到这对父女的对话,心中冷笑。

    她从见到孟兰兰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这丫头是个自私自利, 又没心没肺的一个小姑娘。

    那个时候,她才多大,十岁不到吧!

    一脸天真的看着柳茵,笑的好像天真无邪似的,甜甜的唤她,“妈妈!”

    孟振华当时就很感动,他带柳茵回来,还担心女儿不接受呢!

    没想到,竟这么容易。

    也因此,孟振华对这个女儿,绝对的有求必应。

    孟兰兰拿着钱,却敲开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护士已经过去给柳茵包扎了,却只是包扎,没有做任何检查。

    “医生!”孟兰兰推开门,看到了穆白的脸,恍然记起,这个男人,不正是昨天中午碰到的那个,跟乔月一起吃饭的男人吗?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怎么一个个,都是熟人呢!

    穆白清冷的看她一眼,“你母亲的检查下午才能做,现在医院人满为患,空间时间都有限,请你耐心等待!”

    孟兰兰走进办公室,理了下头发,“医生,那个……我想你商量下,我母亲住院的费用,可不可以晚一点再交,你看我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遇到了麻烦,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有能力交上钱!”

    穆白见她走近,眉头堆的老高,“这种事不用跟我商量,也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病人的生命,其他的一概不管!”

    孟兰兰本来还想胳膊自己的魅力,让医生宽限一下,或者干脆免了他们的住院费用,再怎么说,她也是响当当的女明星。

    孟兰兰眼瞅着他油盐不进,再联想到他似乎跟乔月走的很近,也不再讨好了,“既然是这样,麻烦你给乔家打电话,通知她过来缴费,柳茵是她的亲生母亲,她有义务,也有责任管她母亲的死活,毕竟她母亲都寻死了,她总不能还狠得下心吗?”

    穆白觉得她的话实在好笑,扔下笑,身子往后靠,“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行了,你们的恩怨我不想听,也还是跟我没关系,如果到明天早上,你们还没有钱交住院费,这里你们就不能待,出去吧!我很忙!”

    如果不是这三人的样子太叫人恶心,穆白不会说出这种话。

    孟兰兰很生气,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捏着钱,本来想回去跟父亲说一声,但是……

    半个小时之后,小赵匆匆忙忙的跑进医院对面的一家高档酒店。

    “我的东西呢?”孟兰兰在酒店里洗了澡,身上穿着浴袍,刚一打开门,就是满脸的不耐烦。

    “在……在这里!”小赵赶紧将手里的包包递过去。

    这里装的是孟兰兰用来换装的几件衣服,并不多,倒是有几样首饰。

    孟兰兰瞪她一眼,把包抢过来,翻了翻,“我的那条钻石项链呢?怎么不在了?”

    “我……我不知道啊!”小赵吓的脸都白了。

    别说项链,就是包里的一件衣服,她也买不起。

    孟兰兰索性把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根本没有,明明就在包里,你怎么会不知道?那条项链好几万呢!”

    孟兰兰像发了疯似的,把床上的东西,全都朝着小赵身上丢“肯定是你拿的,你想看我的笑话,看我走投无路,你跟那些人人都是一伙的!”

    孟兰兰积压了一整晚的憋屈,太需要一个发泄窗口。

    小赵低着头,抱着肩,哭的很伤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