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炙热的吻
    想让他离的远一点,别靠的那么近,故意诱惑着她,真的很恶劣。

    “为什么?”封瑾低下头,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姿势实在太那什么了。

    因为刚才推的动作,乔月的手,还放在他的腰上,“不用再擦了,一会它自己就能干了。”

    绝对是无意,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娇软,眼中闪过几分媚意。

    封瑾顺势,抬起她的下巴,胶着的目光,锁着她的脸。

    又是一个炙热的吻,因为姿势的关系,乔月身子不稳,向后倒去。

    她闭上眼睛,以为他一定会如恶狼扑食一般,然后……

    可是为毛没有呢?

    一点点的睁开眼睛,咦,人呢?

    “你想多了,我去洗澡了,自己把头发擦干!”

    封少走的决绝,后背的肌肉线像一笔一画雕刻而出。

    再等等,还有半年,等她满十六。

    十六,才是成年,身体上的,现在还不行,继续受着吧!

    乔月踢掉鞋子,趴在床上,侧着身子,郁闷的盯着他的背影。

    她怎么觉得自己被耍了呢?

    等到两人洗过澡,封少顺手就把衣服洗。

    洗衣机这个东西,还比较罕见,封少暂时没考虑,他洗衣服也没什么,几件衣服。

    再说了,他还是很喜欢给乔月洗衣服的。

    比如内衣什么的。

    嘿嘿!封少的内心,还是有点小邪恶的哦!

    莫天霖黑着脸,站在自家厨房,看着堆了满满一厨房的食材,他的内心是崩溃的,非常之崩溃。

    他这里的保姆,也是一个老大妈,给他做饭有几年了,莫天霖给她的工资也不低。

    所以,他打了电话回来时,保姆就开始准备了。

    但是毕竟食客不是普通人,一般的家常饭菜,莫天霖不满意,他想让保姆做西餐,可是人家不会。

    “莫先生,这西餐我是真的不会,要不咱们还是炒几个菜,我做的都是下酒菜,保管好吃又好看。”

    “不行,炒的菜有什么新意?只是做西餐而已,有什么难的,煎牛排而已,我来!”莫天霖把袖子一卷,打算自己上手。

    不过是煎牛排,说的多简单。

    他也以为很简单,可是真等下了锅,才发现这玩意真他妈的难。

    在他倒掉第三个失败品时,救星终于来了。

    林颖放下包包,笑着走过来,温柔的解下他腰上的围裙,“还是我来吧!”

    两人因为之前莫天霖住院,关系亲近了不少。

    保姆悄悄走出去,把空间留给这一对小情侣。

    莫天霖侧头在她脸上亲了亲,“谢谢,不过你动作最好快一点,他们应该快来了。”

    “几人份的?”林颖动作熟练的翻着锅里的牛排。

    “大概六七个人吧?要是忙不过来,让阿姨过来帮你。”

    “不用了,你让她回去吧!等吃完了,我来收拾就好。”林颖的声音柔到不可思议,跟她在外面女强人的形象,完全不同。

    她的另一面,只有莫天霖才看得见。

    做人要惜福,莫天霖似乎已经慢慢感觉到了。

    乔月跟封瑾是第一个来的,乔月一进门,当莫天霖是空气,直接冲进厨房,抱着林颖,两人一阵嘀咕,窃窃私语。

    莫天霖给封瑾泡了茶,两人在小花园说话。

    “你最近的动作很大,我这边都受到影响了,谈的两个项目都被暂时搁置了!”

    “不急,你再观望一段时间,版图扩大的太快,不是什么好事,你的资金太分散,根基开始不稳了!”封瑾这是在提醒他,莫天霖做事太急躁,说他急于赚钱,急于膨胀野心都好。

    在这方面,他没有祁彦做事稳当。

    莫天霖叹息着笑了,“只要你不倒,我就倒不了,未来的衡江,房地产会占据很在的比例,我要抽出资金买地!”

    其实他说的封瑾不倒下,并非想借着他的权势做什么,或是得到什么便利。

    但是封瑾能在衡江稳稳的立着,便不会有人对他们下黑手。

    商场如战场,多的是人想搞垮他们,再吞掉他们的资产。

    莫天霖已经见识过了,才会更加警惕。

    封瑾沉着道:“祁彦也在囤地吧?你们的想法都跑一块去了,我怎么会倒下,只要上面那位的脑了能正常运转就可以了!”

    一环扣一环。

    他可以在衡江站稳脚跟,不被人搞下去,当然有那位的信任在里面。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跟那位见的次数并不多。

    所以他现在急于进京一趟,跟那位多接触。

    不为拉拢关系,也不为铺路,走后门。

    只想探探他的底,也只有当面见了,才能看清楚一些东西。

    莫天霖对上面那位不太了解,但是有一点他是知道的,“上面那位,跟国安局的韩应钦关系最紧密,韩应钦最近可没闲着,连着搞掉两条大鱼,动作太大,他的人生安全可不太妙哦!”

    “这你也知道?”轮到封瑾惊讶了。

    国安局的事,他一个商人居然也知道,可以啊!

    莫天霖喝茶的动作停顿了下,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呃……生意场上的朋友多,听来的。”

    封瑾盯着他,“大哥,你没说实话,你的朋友再多,能探听到国安局的消息?”

    莫天霖重重的叹了口气,“在你面前,真的是一点秘密都藏不住,好吧!我说实话,那位身边有我收买的人,这样说,总清楚了吧?”

    这事连林颖都不知道,封瑾也第二个知道的人,第一个当然就是他了。

    封瑾无声的笑了,“厉害,佩服!”

    “这有什么,一切用钱可以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也不叫麻烦,收买那个人,我下了不小的本钱,以后用得上!”莫天霖当然也不全是为自己考虑,封瑾跟祁彦是他兄弟,比亲的还亲。

    封瑾明白他的意思,“反正这钱也是你一个人出,别想从我的账上划。”

    本来严肃的话题,因为他这句话,变的轻松起来。

    祁彦很快也来了,三个男人聚在一起,说的都是属于他们的话题。

    乔月跟林颖嘀咕着女人的话题。

    林颖一边做着西餐,一边听着乔月的抱怨。

    乔姑娘在抱怨什么呢?

    当然是某人的急色,一会要扑上来,一会又不扑了,搞的她也很郁闷的好不好?

    林颖笑的快不行了,但是面上还得装的很淡定,“你别多想啊!他这是心疼你,如果一个男人,不管不顾的要了你,就一定是真的爱你吗?也未必吧?”

    “是吗?”乔月仰着头,做冥想状。

    其实感情这两个字,看似浓烈,却又如空气一般,抓不住,摸不到,需要用心去感受。

    她有时可以想明白,却又不是实时都能明白。

    林颖柔声道:“当然是了,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从没见过封瑾对哪个女孩子关心体贴爱护,连好好说话的都没有。”

    “谁说没有了,”乔月想起伊晴,“他们血狼的女兵营,就有个女兵,跟他关系挺好,人家受伤了,他去看望,还轻声细语呢!”

    封少要是听见这句话,估计要喊冤而亡。

    林颖这回真的没忍住,“那是战友,能一样吗?他肯定是把人家当男人看了,战友受伤,他难道还板着脸去看不成?你也不能要求人家远离所有的异样吧?”

    “我可没这么说!”乔月其实心里也明白,不过就是喜欢矫情一下下。

    这时,门铃又响了。

    “我去开门!”乔月欢快的跑走了。

    林颖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有时见她似乎很成熟的样子,有时却仍然是十五岁小姑娘的模样。

    “怎么才来,就等你了!”乔月以为外面站的是穆雨彤。

    可是门一打开,怎么是个陌生女人,手上还抱着文件。

    “你好,我找莫董,他在吗?我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他签字!”女人很职业化的打扮,笑容动作也很得体。

    但是乔月还是一眼就看出她的妖魅本质,因为她胸口衬衣的扣子。

    呵!

    只要稍稍弯腰,半个球都看见了。

    现在可是八十年代,女人们的穿着还很保守呢!

    就像林颖,她也是职业女性。

    今天穿的套装,上面是衬衣,扣子扣到脖子下,下身是长裤,就算穿裙子,也一定是过膝。

    再瞧这个女人的裙子,真的是短啊!

    乔月把着门,也没有让她进来的意思,“如果有工作,为什么不在上班的时候解决,你不知道现在是下班时间吗?还是说你有什么别的企图,堂而皇之的跑到上司家里,想干嘛?”

    这种妖艳贱货,遇到她,绝对是倒了大霉,出门没看黄历型的。

    屎壳郎掉烘粪坑,找屎!

    女人把她当成了林颖,脸上的笑容依然保持,但是说出口的话,却不怎么客气了,“对不起,工作上的事,我只跟莫董说,莫董对待工作极为苛刻,我才来工作不久,还不想被炒鱿鱼,麻烦你让一下,我可以自己进去找!”

    “好啊!你可以进来,但是别后悔!”乔月正闲的手痒,来个找虐的,这很好,权当饭前活动。

    这事她不会让林颖出面,不需要!

    乔月闪到一边,女人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大步流星的走进客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