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我吃什么?
    冷星宇在营地,一直处于封闭状态。

    昨天回家之后,才恍然发现,一切似乎都变了。

    父亲不回家,母亲也去了国外,他们已经离婚。

    父亲现在居住的地方,也住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那女人见了他也不退缩不害怕,还跟他聊起了军营的事。、

    冷星宇瞬间明白了,这个女人认识乔月,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提醒自己,她是乔月的人,别想动她。

    一整个晚上,冷星宇都没有合上眼。

    今天一早,他本想跟父亲谈一谈,却没等到他。

    于是,他只好来了这里,没想到,又碰见乔月了。

    真是……该怎么说呢?

    冤家路窄?

    罪魁祸首?

    可惜他不敢跟乔月对上,不敢看她的眼睛。

    想当初乔月对付方蓉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样的狠。

    时间在走,人也在改变,他也不例外。

    如果在此之前,他一定抄起家伙,跟乔月打个你死我活了。

    乔月挑眉看他,“怎么?你想报仇?还是想报复我?”

    冷星宇笑了,“我不敢,也不想报仇,其实他俩早就没感情了,只不过,为了各自的利益,每天伪装着自己。”

    “别人的感情问题,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你父亲当时威胁到我跟我的男人,至于美人计,也算是吧!”乔月不想否认什么,冷洪林其实是个不错的人,只要别再走错路,留着他也不是不行。

    冷星宇的拳头,攥紧了又松开,反复几次,最终还有无力的松开了,“以后我还是会参军,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在此之前的时间,他活的太浪费,进了军营之后,他恍然发现。

    只有汗水,才能激励自己一路前行。

    会议室的门打开,封瑾领先走了出来,挺拔的身姿,犹如鹤立鸡群。

    冷洪林走在他旁边,风头被掩盖了不少。

    “你怎么来了?”冷洪林看见儿子跟乔月站在一起,吓出了一身冷汗。

    冷星宇放松的微笑,“我想找您谈谈!”他指的谈,是男人之间的谈话,并非父子之间。

    冷洪林明白他的意思,沉着脸,道:“跟我到办公室!”

    冷洪林本想跟乔月打招呼,可是心里总还是有点别扭。

    毕竟这个丫头,看似单纯,实则太可怕。

    封瑾走到乔月身边,拉住她的手。

    “会开完了?”乔月问。

    “嗯,是不是饿了?回家做饭,还是在外面吃?”

    “嗯,咱们去宰莫天霖吧!你打个电话,看他在不在别墅,要是不在,就让他回去做饭,顺便再把嫂子叫来,还有祁彦,也叫雨彤吧!”

    封少已经准备去打电话了,可是一听她报了这么多名字,有些犹豫,“要请这么多人吃饭,莫天霖可搞不定,不过他那儿有保姆……”

    封瑾一个电话打过去,莫天霖张口就是回绝。

    有毛病!

    请客吃饭,为什么不去饭店,为什么要在他家,还让他做饭,他会吗?

    但是没等他拒绝,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人家根本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车上,封瑾看出乔月心情不好,不用问,也知道她为孟家的事情烦心。

    “孟家来衡江的目地,我还没查到,不过就算没查到,多少也能猜出,没什么好事,暂时不要让爸爸跟奶奶知道,在衡江把事情解决就好了,反正他们也不看报纸,不读新闻!”

    乔月呵呵的笑了,“你叫的越来越顺口了,可是咱们还没结婚呀!”

    小姑娘举着下巴,歪着身子,专注的盯着他看。

    车子停下等红灯,封瑾忽然转过来,吻上她的唇,按着她的头,不让她退开。

    一个火热缠绵的吻,把乔月弄的晕乎乎,差点忘了这里是马路,他们还在车里。

    封瑾咬着她的唇,吮着她的呼吸,探出一只手,抚上她的腰,顺着单薄的短衫,往里滑,再往上滑。

    在乔月察觉到之前,他的手竟然穿过了重重障碍,摸到了最私密的山峰。

    乔月感觉到粗糙的凉意,慌乱的,用力的推开他,掰开他逾越的手掌,“喂,你干什么呢!”

    封瑾的眼睛又泛起了血丝,眼睛炙热滚烫,“下次再说这种话,直接把你办了!”

    乔月能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处在情yu爆发边缘的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比野兽还要凶呢!

    “你……你真的很难受?”乔月还是知道的,憋久了,好像对他不好。

    其实她并非很在意婚前行为,思想上,都是成年人嘛!

    况且就算她现在想要重新选择,都不可能了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封瑾重新发动车子,刚毅的侧脸紧绷着,“你说呢?”

    该收拾的女人,真该好好揍她一顿。

    哪天晚上抱着她睡觉,他能睡得好了?

    哪天早上,他不得跑进洗手间冲冷水澡。

    这个月,光是流鼻血就有几次了?

    乔月玩着手指,头微微低着,嘟囔着,“那要不……就那个了吧!”

    “吱!”

    “砰!”

    她这句话,火力大啊!

    话音刚落,接连两声。

    头先一个,是封少紧急刹车的声音。

    后一个,则是后面的车,撞上来的声音。

    至于吗?乔月费解,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后面车上的人似乎下来了,还朝他们走过来,嘴里骂骂咧咧。

    但是封瑾不仅没有理会,连下车的意思都没有。

    黑眸直勾勾的盯着乔月,一秒钟都不愿意放过,“你刚才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乔姑娘气的想打人,“你干嘛把车子停这儿,赶紧开走啦!”

    “我再问你一遍,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认真的?”封瑾逼近了她,眼睛灼热的,能烫死个人。

    乔月捂脸,要是有个地洞,她立马就能钻进去。

    车窗被人拍的咚咚作响,外面的人似乎很不耐烦。

    同时,又从车里下来几个人,朝着这边围拢过来。

    见她不说话,封少邪魅的笑了,“你不说话,就当答应了!”

    “我现在后悔行不?”

    “不行!”到嘴边的肉,岂能飞了?

    封少还是不理旁边愤怒的要砸车窗的人,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吃肉,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乔姑娘嗅到危险的气息,大灰狼要吃小白兔了。

    “呃,先到莫家吃饭哪?我现在好饿。”乔月问的可怜兮兮。

    封少看了下手表,“现在离吃饭还有些时间,足够了!”

    “你……你该不会真的是想,非得现在想,不想就不行?”乔月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车子停在别墅门前。

    封瑾拉上手刹,解下安全带,“不行!”

    瞧瞧人家回答的多干脆,多有魄力。

    他先下了车,然后双手撑在车窗,看向副驾驶做龟缩状的她,“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下车,要么我抱你下车!”

    “呵呵,不用您抱,我自己下来!”乔月笑的几多尴尬,解了安全带,跳下车,打定主意,要跟他拉开距离,至少十米远。

    封瑾脸上的笑容,又坏又邪恶,“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乔月跑到门前,一摸口袋,郁闷的低头,没带钥匙。

    封瑾走过来,手指勾着钥匙,开门的同时,抓住了想要逃走的小姑娘。

    进了家门,乔月有种一心赴死的壮烈之感。

    抬着眼皮,无力的瞅着他。

    大白天的,这样真的好吗?

    封瑾忽然拍了下她的脑袋瓜子,好笑道:“想什么呢,赶紧 去洗澡……”

    听到这儿,乔月心里咯噔一下,洗白白,好吃干抹净是吗?

    封瑾故意停顿的有些长,“洗澡换身衣服,带你去蹭饭!”

    乔月呆了,“啊?”

    “啊什么啊!”封瑾屈指,弹了下她的额头,“不然呢?你以为我要吃什么?”

    呱呱呱……

    是乌鸦还是青蛙在头顶飞过?

    乔月正要争辩,忽然瞄到他眼中的戏谑,立刻明白了,这家伙在故意逗她。

    乔月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讨厌!”

    冲他翻了个白眼,转身跑上楼。

    封瑾弯腰,将她脱下的鞋子放好,看了眼客厅的布置,不错,还跟之前一样。

    不光是装修一样,就连摆设,也是一模一样的。

    乔月洗了热水澡,脸蛋更红了,像是诱人的红苹果,娇艳欲滴。

    封瑾脱了衬衫,赤着上身,露出精壮蜜色的上身,那紧窄的腰线,随着他的动作,小弧度的摆动,看的人口干舌燥。

    这个看的口干舌燥的人,自然就是乔月了。

    “头发怎么不擦干!”封瑾走过去,靠的很近。

    拿过她手中的毛巾,拉着她坐在床沿,然后自己站到她面前,轻柔的替她揉搓着短发。

    乔月噘起粉嫩的唇儿,她坚定的认为,这厮此刻的行为,绝对是故意加有意,居心不良。

    她这么短的头发,还需要擦那么长时间吗?

    而且他难道就没发现,现在这样的姿势,太别扭,呃……应该说太暧昧才对。

    她的脸,距离她刚刚口干舌燥的男人腹肌,只有不到二十厘米。

    嗯……距离还在慢慢缩短。

    乔月感觉到自己的脸,越来越烫,心跳的速度也在直线飙升。

    “你……你别靠那么近。”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