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霸王硬上弓
    见柳茵似乎要反驳,董嘉年抬了下手,不让她说,“就算是真的,那又怎么样?我好心告诉你一句,如果你想好快打什么主意,趁早收回去,要比狠,她一点都不比封瑾差,懂吗?”

    不懂,绝对不懂。

    乔月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她怎么能对自己的母亲狠呢?

    就算这个母亲曾经丢下她,抛弃她,难道不可以弥补了吗?

    柳茵沉默了,她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见见这个女儿。

    孟兰兰突然推了她一下,柳茵没防备,被推的撞到墙壁,“都怪你,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根本不会成这样,乔月是你的女儿,这件事,你必须自己去摆平,别拖累我!”

    孟兰兰现在急的火上房,她的代言,她的明星梦。

    如果封家真的有那么大的能量,她还有前途吗?

    早知道就不来衡江了,留在京城多好,她还是那个被粉丝捧起来的女明星。

    有一点,孟兰兰没有料错。

    虽说这个年代狗仔不发达,但也不是没有。

    孟兰兰被抓的消息,被人发现了。

    狗仔们闻风而动,纷纷想尽各种办法打听情况。

    当然是一无所获。

    越是打听不到任何动静,越是可以给他们更多的想像空间。

    既然得不到消息,那就自己造。

    记者们守在市局外面,拿着笔写稿子。

    第二天,帝国所有的大报小报上,都是关于孟兰兰的消息。

    有人猜测她失踪,更有说她被绑架,连剧情都编出来了。

    还有一则消息,比较靠谱一点。

    说她涉嫌窃取机密,被秘密关押。

    这个消息一出来,一片哗然。

    涉嫌窃取机密,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于是乎,她的那些广告代言,一些剧本合作,纷纷开始打退堂鼓。

    如果再过几天,还没有消息,孟兰兰现在所拥有的东西,都要付之一炬了。

    孟兰兰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是在看守所里待的时间越久,她知道外面就会一塌糊涂。

    三人在牢里,互相埋怨。

    吵到最后,也都沉默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

    可是他们根本联系不到外面的人,别说离开了。

    大夏天的,想找人购买点洗漱用品,洗个澡,换身衣服都不可能。

    第一晚,孟兰兰已经受不了,感觉自己身上好像长了跳蚤似的。

    柳茵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也很久没吃过这种苦。

    女人到了她这个年龄,哪怕只是熬夜,都会显得憔悴沧桑。

    孟振华更不用说,本来就胖,胖子都爱出汗,一夜过去,身上都馊了。

    “你!你去求警察,让他们容许你打电话,你给你那个好女儿打电话,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找她!”孟振华实在是受不了,在狭小的牢房里来回踱步。

    孟兰兰一直盘腿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看到柳茵为难的样子,她忽然像是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爸,那个女孩我见过,她把话说的很绝,只是去求,肯定没用,不如……”

    孟兰兰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

    “不如什么?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只要能把我们从这里弄出去,不管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孟振华现在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柳茵察觉到孟兰兰的眼神不对,下意识的往后躲,“兰兰,我是你母亲,你不能对我……”

    “妈?既然现在你还是我妈,那你就该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你已经对不起一个女儿了,不想再失去另一个吧?”孟兰兰脸上的残忍笑容越来越浓,慢慢朝着柳茵逼近。

    “你……你们想干什么?”柳茵终于感觉到了来自地狱的深深恐惧。

    她心里又何尝不清楚,这对父女,从来没将她当成一家人看待。

    她也无所谓,只要能跟着他们过好日子,有钱花,有好房子可以住,不用每天干活,她就知足了。

    孟振华似乎也明白了,“柳茵,你不用害怕,只需要你牺牲一点血,咱们做的逼真一点,又不会真的伤到你,难道你不想早点从这里离开吗?”

    孟兰兰摸到牢房里,唯一的一张椅子,拖着椅子,朝柳茵走近,笑容慎人。

    “爸,你来动手,我是公众人物,不能留下把柄!”孟兰兰很聪明,也懂得保护自己。

    孟振华此刻也学聪明了,“用椅子不行,怎么造成她寻死的假象,得这样!”

    他突然发狠,一把抓住柳茵的脖子,按着她的头,将她往围栏上撞。

    阻断了柳茵原本的求救声音。

    守在外面的人,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他们可以听啊!

    摄像头极少见,可是他们自有独属于他们的办法。

    “董局,要制止吗?”一个年轻警官,询问身边坐着的男人。

    “不急,等他们打完了再说,你看着,只要不出人命就行,我出去打个电话!”董嘉年收拾了东西起身。

    他需要打个电话,问问那位姑奶奶,她的事,除了封瑾,谁敢轻易做主?

    穆雨彤一身潇洒的警服,因为长发变短的关系,整个人都显得更加干练,“董嘉年!”

    原本走路的人,停下脚步。

    董嘉年觉得头疼,不为别的,就因她的嗓门。

    喊一声,整栋楼都能听见。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话真不假。

    跟着乔月,别的没学到,她的野蛮风,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穆雨彤像一阵风似的,刮到董嘉年面前,“董队,我有话跟你说,现在有空吗?”

    “没有!”董嘉年扭头就走。

    “没有也不行!”穆雨彤再次拦住他,干脆伸手拖吧!

    董嘉年吓了一跳,忙甩开她的手,“行了,我有空,你要说什么,在这里说吧!”

    “这里?”穆雨彤左右看了看,有很多人经过呢!

    董嘉年不耐烦了,“要不就别说,我真的还有事!”

    “那不行!”她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哪能就这么让他走了呢!

    咬了下唇,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 “你听着,我现在要郑重的跟你说,我……我喜欢你,我要追你,不管你同不同意,先盖个章!”

    她突然在拽住董嘉年的衣领,将他拉过来,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

    “啪嗒!”

    接着又一声接着一声的啪嗒。

    捧文件的,端茶杯的,走路的,聊天的,当然还有看热闹的。

    捧文件的掉文件,端茶杯的摔茶杯。

    走路的撞到墙,聊天的咬到舌头,看热闹的掉了下巴。

    如果有相机,这样的场面一定要记录下来,太壮观了有没有?

    别人怎么样,董嘉年不知道,反正他是傻了。

    直到始作俑者跑开,过了许久,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下,才回神。

    田鸿摸着下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怎么看,我都长的比你帅,比你有料,性格也比你更讨喜,怎么就没有小姑娘对我霸王硬上弓呢?”

    “一边去,没功夫理你,我还得去打电话!”狗屁,他脑子还是晕的呢!

    “哎,你走错方向了!”

    走过去的人,又转了回来,姿势不变,丝毫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田鸿快笑死了,看来女人也能变的生猛,就是不知道董嘉年能撑多久。

    走到无人的地方,董嘉年才敢停下来大喘气。

    我的天!

    他怎么觉得自己危险了呢?

    不行,一定要做点什么,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才行。

    把她派出,赶紧的派出去,有多远派多远。

    其实穆姑娘也并非真如表面看到的那般大胆。

    跑到洗手间,关了门,把水扑在脸上,还浇不灭脸上的火热。

    不过羞涩归羞涩,她一点都不后悔。

    与其让自己整天难受,倒不如把角色转过来,让他难受,又或者大家一起被难受。

    董嘉年的电话打出去时,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

    乔月跟着封瑾,在市府开会。

    这家伙不放人,也不让她单独行动。

    董嘉年的电话转了好几次,才到她手里。

    接到电话,听到董嘉年说的情况,她只觉得好笑。

    这三人不愧是一家人,连性格都是一模一样。

    “要送他们去医院吗?全看你的意思!”董嘉年把决定权交给她,这事只有她能做主。

    “送去吧!反正他们也快到极限了,不过路上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哪那么容易就能到医院,接受治疗!”

    放下电话,乔月站在窗前,看着市府外面的车水马龙。

    其实心里是空的,没什么感觉,空洞的很。

    虽然灵魂不是乔月的,但是身体里残存的,关于母亲的记忆,就在刚刚,从她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

    冷星宇走到这里时,看见的就是她孤寂,略显悲凉的背影。

    “你也有难过的事?”冷星宇的口气带着几分嘲讽,走到她身边,跟她并肩看着外面的灰暗风景。

    乔月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只要是人,就有喜怒哀乐,老和尚没有,他们六根清净,却也不是绝对的清净,就连死去的鬼魂,还有欲呢!”

    “但是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你够狠,也足够冷静,你可以杀人不眨眼,可以不顾律法,不讲情面,还能破坏人家夫妻感情,连美人计都用上了,真是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