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收拾他们
    封瑾不用想,也知道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宠溺的捏了下她的鼻子,“不许胡思乱想,以后更不要随便见陌生人!”

    孟兰兰挺了挺胸,朝他走近了些,伸出涂的腥红的手,“你好,我叫孟兰兰,我是乔月的姐姐。”

    对于美女主动提出的握手礼,封瑾神态不仅冷漠,更透着厌恶。

    封少把脸转向另一边,“她只有哥哥,没有姐姐,你现在最好赶快回去收拾东西,离开衡江,只给你们一个小时,否则后果自负!”

    孟兰兰大惊,生怕自己听错了,“你要让我们离开?可是我们又不犯法,衡江也不是国外,我们留在这里,难道还需要别人的同意?”

    “在衡江,就是我说了算!”封少说的霸气。

    跟你不需要讲理,也讲不上理,还不如直接用权压人。

    反正他手里的权实实在在,不掺杂半点虚的。

    昨晚市局配合部队的行动,整个衡江市,现在是草木皆兵。

    别说不需要理由驱逐他们,就是需要,那也是随口就来。

    孟兰兰彻底傻眼了,怎么今天发生的事,全都出乎她的意料了呢?

    她忽然想起昨天唐静如带她去了部队,难道说唐静如看上的人,也是眼前这一个?

    电梯门打开,酒店大厅里的景像,再次把她震住。

    只见大厅里站了两排持枪的军人,站的笔直,气势冲天。

    “团长!”今天带队的是猴子。

    封瑾拉着乔月走出来,飞快的说道:“一个小时,让她和跟着她一起来的人,从衡江市滚出去,你监督执行,一个小时之后,回来复命!”

    “是!”猴子立正行礼。

    然后带着两个人,走到孟兰兰面前,语气生硬,态度强硬,“孟小姐请吧!”

    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孟兰兰抱着包包,吓的花容失色,“你们这样做是滥用职权,我在这里还有工作,在工作没有完成之前,我不能离开!”

    如果衡江的工作黄了,她的损失也不小。

    “孟小姐,别让我们为难,如果你再不跟我们走,后果自负!”

    “我要打电话给我朋友!”孟兰兰心思一沉,既然这里是权利至上的地方,她也可以找人找关系。

    封瑾却不耐烦了,“老子只给你一个小时,你跟她啰嗦什么,再不走,以间谍罪名关到市局!”

    驱逐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太容易,也太简单了。

    既然她不肯走,就得承担不走的后果。

    “这个好!”猴子笑了,今天凌晨他们也抓了几个间谍,而且这是非常保密的抓捕,想保释都不太可能。

    猴子抬了下手,后面两个军人,走上来,拖走了孟兰兰,直接拖到酒店门口的黑色汽车上。

    猴子带着另一队人,去了唐惑的房子。

    柳茵听见敲门声,还以为是女儿回来了。

    赶忙调整了面部表情,起身去开门。

    “兰兰,今天回来的这么早?不是说晚上还有应酬吗?”柳茵的声音温柔极了,充份展现了一个母亲最好的一面。

    打开门,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僵住。

    根本不是孟兰兰,而是一个持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脸上还涂着厚重的油彩。

    “请问,你是柳茵吗?”猴子声音平静,像是很正常的询问。

    柳茵很精,“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我再问一遍,你是不是柳茵,孟振华在哪?”

    “孟振华在这里,”柳茵没有承认自己,却指出了孟父的身份。

    猴子掏出对讲机,“上来,把他们带下去,封锁这套房子!”

    坏啊!

    不仅要抓人,还要封了房子。

    这套房子是谁的呢?

    是唐惑的,那厮虽然是跟着倒霉,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柳茵吓的连连后退,“你们要干什么?我又没犯法,我是京城来的,我们有身份证明的。”

    孟振华听见动静,挺着肥硕的啤酒肚,手里拿着报纸,从屋里走出来。

    “怎么了?你们是谁?怎么闯到我家来了?”孟振华吼这两句,还是挺有威严感的,至少架势摆的很足,足以掩盖他内心的慌乱。

    可惜没人理会他的质问,走过来一个军人,两下就将他按在地上。

    绑了人,接着用两分钟时间清理了现场。

    最后,猴子还用这里的电话,给唐惑打了过去。

    唐惑接到电话时,那个震惊的心情自不必说。

    “唐少,以后看人眼睛放亮点,别自以为帮了人,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了,通知你一声,这家姓孟的,涉嫌间谍罪,被我们带走了,你好自为之!”

    猴子挂掉电话,招手示意众人撤出去。

    孟家三个人,在看守所相见了。

    孟兰兰的妆花了,包包也不见了,现在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都没了。

    看见同样被压进来的两个人,孟兰兰只感觉到头皮发麻,整个人生都黑暗了。

    “爸,妈,你们真的被抓进来了?”孟兰兰哭着抓住父亲的衣袖。

    孟振华甩开她,满眼的不耐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了,是不是你在外面得罪人了?”

    孟兰兰哭了两声,突然把怨恨的目光,放在柳茵身上。

    “是你,是你女儿干的好事,我今天遇到她了……”

    孟兰兰将今天的事,从头说了一遍。

    想到乔月现在的风光,想到围在她身边的男人,孟兰兰又嫉又恨。

    孟月现在根本不缺任何东西,甚至过的比她还好。

    凭什么?

    凭什么她这么努力,这么上进,却还是不如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可怜虫。

    别说孟兰兰不相信,就是柳茵自己也是一脸的懵。

    但是很快,她想起一件事,一件被自己忽略很久的事。

    “乔家,好像跟封家有联姻,不过那个时候只是封家老爷子提了两次,并没有信物什么的,况且那个时候孩子都还小,谁能想到……”柳茵越想越心凉。

    如果当初,如果当初早知道封家真的会跟乔月联姻,她还跑什么?

    孟振华比孟兰兰理智多了,他想的更长远,“封家我听说过,这几次衡江的大动作,都是出自封家之手,现在这一地区的局势被重新洗牌,已是封家一家独大,封家未来的掌权人,名叫封瑾,现在军中担重要职务,我在京城听过一个小道消息,虽然不知道真实与否,但是……”

    “什么消息?”孟兰兰压下心里的躁动。

    她现在很后悔,来之前,竟然没有搞清楚这里的真实情况。

    还以为一个顾烨,已经不得了,现在看来。

    再有钱的商人,也逃不开权利的束缚。

    孟振华也有些犹豫,“好像是说,他有可能是那位培养的接班人。”

    小道消息,天天有,月月有,而且版本都不同。

    在没有落实之前,谁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

    孟振华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只是一笑而过,毕竟这事离他太远。

    但是现在,他们站在衡江的地面,跟封家的权利近距离接触,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得到权利两个字,究竟有多么的吸引人。

    孟兰兰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铁门就开了。

    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

    “几位,过来谈谈关于你们来到衡江市的目地吧!”董嘉年取下头上的帽子,拖了把椅子过来,坐在他们的对面。

    并非正式的审讯,他也没有带别的人。

    可以说,这是私人审问。

    孟振华见终于有人来了,站前一站,怒声道:“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还要找律师,你们这是非法扣押,滥用职权,我女儿是公众人物,她可以找来记者跟媒体,只要事情曝光出去,你们这里的肮脏,就会全部公之于众,所以你们现在最好把我们放了,立刻,马上!”

    董嘉年笑的玩味,“抱歉,让你们失望了,你们要见的领导,也是我,刚刚升任副局,新官上任,还没来及加星,至于你提出的条件,还是要说抱歉,间谍犯的嫌疑人,在衡江,是没有权利找律师的,就连你们的关押地点,也是对外保密,至于这位所谓的公众人物,我还真的……不认识!”

    董嘉年笑的好像牙疼似的,看着忒欠扁。

    反正要是乔月看见了,指定手痒的想打人。

    “你们!”孟振华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

    就算找到了,也无济于事。

    人家根本不吃你这一套。

    罪名这种东西,只要想安上,简直太容易。

    监牢里被污蔑的犯人,还少吗?

    柳茵可怜的边哭边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一定都是封家的朋友,可我是乔月的母亲啊!我只是想来找她,想尽一个母亲的本份,麻烦我带句话给她,我不求她的原谅,只要远远的看她一眼,就足够了。”

    她还没见过乔月,更加无法预想到,她真正的女儿,其实已经不在了,而这个住进她女儿身体的,实实在在的是一个女魔头。

    如果柳茵能知道实情,估计跑的比兔子都快。

    有多远跑多远!

    董嘉年掏掏耳朵,“母亲?可是我从来没听她提过母亲两个字,这年头假冒的东西也不少,谁知道你这个母亲是不是假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