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篆431章 跟我走(求月票)
    “我不是说了吗?母亲想你,她想见你,母亲身体一直不好,病了很久,这也是她的愿望,我跟父亲都希望她的病能尽快好,所以……所以才来找你!”孟兰兰说的很认真,眼中泪光点点,哀伤的情绪,演绎很足。

    “有病找我干什么?她应该找医生啊!要是医生治不好,那就更不用找我了,在医院等死,你们替她准备棺材,出殡的时候也不用告诉我,反正我是不会去的,早些年就当她死了的,现在她在我眼里,还不如死人呢!”

    要是当初柳茵死了,倒还是好事。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是你母亲!”孟兰兰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冷血,还能说出让母亲去死的残忍话。

    经理亲自送茶水过来,也听见这一句,手里的托盘抖了下,差点翻了。

    乔月抬头对他一笑,“不要紧张,我又不会在这里杀人,这是铁观音吗?”

    “是的,刚刚给您泡好,都是按着茶道的方式泡的,您尝尝看!”经理心里怵怵的,心里对她有点畏惧。

    乔月端过来,轻嗅了一下,“嗯,是铁观音没错,却不是今年的新茶。”

    “我们这里真的没有铁观音,这是我私人的茶叶,不收费,就当我请您喝的。”经理赶紧解释,不管这位是不是厉害角色,也总不过是一杯茶而已,还是小心为上。

    “谢了,你是个聪明人,其实我也不是故意为难,只是你们的服务员,接待客人的态度,有待改善!”

    “是是,您说的是,我回头一定好好批评她!”

    乔月点头,“去吧!没什么事,不要过来了!”

    不得不说,这位的聪明经理救了自己一命,也从此让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

    顾烨此刻已换了身衣服,从楼上找到楼下,一直找到咖啡馆。

    看到谈话的两个女人,他没有上前。

    经理见他关注那两位,便把刚才的事重点说了下。

    “以后这里改成茶馆,把所有品种的铁观音,全都搜罗过来!”顾烨呼吸的时候,肚子还是隐约有点痛,不过他是痛并快乐着。

    经理瞬间明了,暗自庆幸自己刚才的明智举动。

    但是顾烨同样开除了,先前的女服务员。

    有一点乔月说的没错,一个戴着有色眼镜的服务员,根本不能留。

    孟兰兰捧着杯子,微低着头,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竟然连母亲生病这样的借口,都没办法让她心软,让她改变态度,她还能怎么办?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孟兰兰决定以退为进,放下杯子,真诚的看着她,“我知道你恨母亲,我也无权替母亲辩驳什么,她当年太年轻,犯下不该犯的错,现在她老了,后悔了,就算你不能原谅她,也无可厚非,我能理解,第一次见面,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空手,这个送给你,我才戴了一次,虽然不是全新的,但也值上万了,你拿着吧!就当是我的心意!”

    孟兰兰从脖子上解下项链,本想拉着乔月的手,放在她手里的。

    可是乔月的手离的太远,她够不到,也只好把项链放在桌子上。

    乔月看也没看,“再纠正一点,你不是我姐姐,咱俩没有血缘关系,强行拉关系,不太好,况且你还是公众人物,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最后一点,你的礼物,我真的看不上,拿回去自己玩吧!”

    孟兰兰要坐不住了,这怎么又不在套路上。

    好话说尽了不行,送礼物也不行,她到底要怎么样?

    孟兰兰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不喜欢我送的礼物,也没关系,我可以带你去商场挑选,你想买什么都行,虽然咱俩不是亲姐妹,但是我一直听母亲提起你,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是我占了原本属于你的母爱,我应该补偿你的!”

    乔月差点要笑了,对面这位是不是演苦情剧演多了,把自己的脑子都演傻了?什么叫补偿,什么叫占了原本属于你的母爱,言情看多了?

    孟兰兰见她不说话,神情也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忐忑的搓着手指,又说道:“你心里有恨,这我知道,也可以理解,可是我当年只是一个小女孩,父母的决定,我根本左右不了,如果当时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我一定会尽全力的争取,也把你一并带走,这样你也不用一直过苦日子。”

    孟兰兰极力想扮演最好的姐姐形象,以前她演过,现在拿来用,也是手到擒来。

    她对自己的演技很自信,普通人根本无法分辩她究竟是在演戏还是真实的情感。

    不管乔月有没有全部相信,她哪怕只相信一点点,也是好的。

    面对美人的哭诉,乔月的眼睛却盯着眼前的茶杯,虽然这杯子里的铁观音是陈的,但是香味还不错,浪费了太可惜,还是喝了吧!

    孟兰兰抹了一会眼泪,发现坐在对面的女孩,竟然看茶叶的时间,比她还多。

    “妹妹,你跟我去见见母亲好吗?就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见她一面,也算了结她一桩心事!”孟兰兰想要去抓乔月的手,不过被她冷着脸躲开了。

    “你的面子?你的面子值几个钱?”乔月似是很认真的问她,“你是谁啊?哦,我想起来了,他们说你是明星,漂亮的的女明星,然后呢?”

    孟兰兰的伪装面具,终于出现碎裂的痕迹,“你……你不要不知好歹,只要你跟我们走,就能得到更好的生活,回到京都,你可以上最好的学校,住最好的房子,再不用那些又脏又累的农活,过着公主般的生活,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乔月手一松,杯子掉在桌子,幸而距离不高,没有摔碎,“可是我就喜欢现在的生活,公主的待遇,还是留给你吧!还有,我警告你,别去打我爸的主意,也别出现在他们面前,麻利的收拾东西,从衡江市滚出去,也许我还能留你们一命,否则我会让你的很难看!”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还有夸大其词的嫌弃,但是从乔月嘴里说出来,真的不能再真了。

    孟兰兰惊疑,同时也被她的眼神吓到,似乎她还没有完全了解乔月的全部,难道是她遗漏了什么?

    又或许,她根本不是什么乡下走出来的小姑娘?

    孟兰兰忽然想到顾烨对她的疯狂,那眼里的迷恋,就算是她这个局外人,都为之心颤。

    难道说,这个乔月,其实是仗着顾烨的势力?

    就在孟兰兰还没想好,还有什么话能够打动她之时,咖啡馆的门被推开。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美无双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他穿着合身的迷彩服,帽子抓在手里,大步流星。

    冷凝的黑眸,一直盯着她们这一桌。

    孟兰兰似乎能清晰的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能感觉到脸颊在迅速变红变热。

    手心紧张的,全是汗。

    眼见着那个男人很快走近,直至走到桌边。

    “你……”孟兰兰激动的刚要站起来,跟他打招呼。

    她以为这个男人,认出了她,想跟她认识,毕竟以前也总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肯定是的,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这个男人的搭讪。

    男人的确看了她一眼,但更准确的说,是扫过她一眼。

    紧接着,他的目光,竟然落到了对面的丫头脸上。

    “跟这种人有什么可聊的,走了,回家!”封瑾火急火燎的赶来,看来还是慢了一步,迟了一步,让这个女人得逞,也让乔月知道了柳茵的事。

    虽然他也知道乔月的来种,但是害怕她受伤的心,始终不会变。

    “哦!”乔月乖乖的站起来,把手放进他的手里,任他拉着离开。

    顾烨在看见封瑾时,吓的急忙躲藏到落地花瓶后面。

    他不怕被封瑾揍,更不怕被打进医院。

    就是有点烦他,总是把自己打包弄走,又或者跑到爷爷那儿告他的状。

    小人,十足的小人,他们之间的事,却总要告家长,不公平,什么人哪!

    封瑾凌厉的目光,扫了眼花瓶的位置,然后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

    孟兰兰看着乔月被这个男人拉走,再仔细去看他们拉手的样子,不是朋友,更不是亲人,这是恋人才会有的拉手姿势。

    孟兰兰不甘心了,刚才的顾烨被抢也就罢了,叶溯对她关注太多,也无所谓。

    怎么还有这样的极品军装男人,也跟她如此亲密。

    而且他们所有人,竟然都视她为无物。

    “等等,我跟你们一起走!”孟兰兰抽出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拍,抓着包包就冲了出去。

    赶在电梯快要合上之前,挤了进去。

    跑的太快,气息有些喘。

    胸前的起伏,往往是男人眼里最诱人的风景。

    孟兰兰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比起乔月,大了不止一个号。

    只要她穿上低胸装,男人的眼睛,就无法从她的胸上移开。

    乔月微偏着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封瑾,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旁边站着这么一个性感的美女,封少难道就不会多看一眼?

    ------题外话------

    暴更在8号,呃呃,这几天烟要累死鸟!所以快投月票啦!

    元宵节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