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一言不合就打人
    “行了,别听他瞎掰,他嘴里能有一句实话?”穆白真想拿叉子,扎进他的嘴里,好让他闭嘴。

    顾烨哈哈大笑,“逗你们玩的!”笑的太用力,眼泪都笑出来了。

    突然的打斗,把孟兰兰吓的差点躲到桌子底下。

    这怎么一言不合就打架呢?

    也太恐怖了吧?

    岂止是恐怖,根本是任性。

    乔月刚一跟他交上手,便知道他是谁了。

    “你居然没死!”一记重拳,硬击在叶溯的胸口。

    “一颗子弹而已,我当然死不了,”叶溯不躲不闪,硬接下她这一拳。

    嚯!小丫头拳头这么硬?

    他的伤还没好透呢!

    “上次没能杀了你,这一次,我绝对能让你走不出衡江!”乔月当然不会在这里杀人,杀他,那晚的杀手,被封瑾打中胸口的那个人。

    命真硬,这样居然还没死。

    “别那么大火气,我这次不是来执行任务,只是过来旅游,真的,不信你可以去查,上一次也是任务,这你不能怪我!”叶溯,也就是夜,被她节节逼退。

    内心是崩溃加震惊的,才短短的一段时日没见,这丫头居然又变强了。

    乔月停了手,“最好是这样,要是让我知道你撒谎,后果你是知道的!”

    夜捂着被揍疼的肚子,扶着柱子,笑的不可自抑,“不敢,我怎么敢骗你,查,您随便查,如果查到我骗了你,尽管提刀来宰了我,我随时洗干净等着,要剐要切,都随您的意!”

    乔月放下拳头,走近他两步,“杀人没意思,我更喜欢剐人,剐成一片片,再喂给你吃下去!”

    说完,她转身离开,走回原先的座位。

    夜的另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真的很疼啊!

    他要回去休养,不行了,站不住了。

    唯一的一次任务失败,就是败在她手里,这一次又惨败,职业生涯的黑暗时期。

    夜的脑子里,自动忽略封瑾的作用,嗯,当他不存在,暂时性的,能忽略多久,就是多久吧!

    反正他在这里也待不长。

    乔月踢了下坐着的顾烨,“起开,坐回你自己的位子去!”

    顾烨这回没有纠缠,他也是懂得进退有度的,“我走了,有点受伤,身上的味道也很难闻,哦对了,这个给你。”

    顾烨掏出一张卡,放在她面前,“顾氏酒店所有的分店,你拿着这个,可以随时入住,住多久都没关系!”

    “不要,拿走!”乔月看也没看,甩手就丢回给他。

    顾烨还是不生气,“不要算了,需要的时候,随时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还是不气馁,将电话号码,写在了桌布上,虽然知道她一定不会看,更不会给他打电话。

    顾烨走了,把孟兰兰忘的一干二净。

    “服务员,换一桌菜!”穆白伸手叫来服务员。

    穆雨彤两只手掌,托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乔月,盯了好一会,“你说吧!你长的也不像天仙,性格又不讨人喜欢,竟然能把顾烨迷成那样,感觉他都已经入了魔道,再也回不来了,唉!情字伤人哪!”

    穆白微低着头,掌心有一瞬间的刺痛。

    乔月往后一靠,身子微斜,一只胳膊架在椅背上,翘起腿,很霸气很魄力的姿势,“一边玩去,他怎么样跟我没关系,还有,我警告你们,这事别让封瑾知道了,他那个醋坛子!”

    要是让他知道了,还不得闹翻天,把她折腾死。

    “你这是求我?”

    乔月眯起眼,“你可以说一句试试!”

    穆雨彤绝望了,“你威胁人,哥,你看她,又欺负我!”

    穆白谁也不看,“时间已经过了一点,你们不吃午饭,可要以离开了,我下午还有很多的工作!”

    “吃,当然要吃,我快饿死了!”

    重新布菜,三人这回吃的很快,就怕再生出什么意外。

    等到要离开时,果然又有人拦了。

    “乔小姐是吗?我有话跟你说,能不能借用你一点时间?”一顿饭的功夫,孟兰兰已经重新冷静下来,现在办正事要紧,至于顾烨的关注,不要也罢。

    穆雨彤站出来要挡,被乔月推了回去,“我好像没见过你,咱俩有什么可谈的?”

    “当然有,比如你的母亲,现在应该是我的母亲,走吧,楼下,有一家咖啡馆,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怎么说,我也算你姐姐!”别看孟兰兰嘴上说的一本正经,其实心里超级没底。

    所以她提前离开,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当然,她更怕乔月动手,这丫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如果不是叶溯的话,不是她的长相跟母亲有几分相似,孟兰兰绝不相信,她会是柳茵的女儿。

    穆雨彤拉住乔月,“你别去了!”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好。

    “没事,她又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们先走吧!不用等我,我待会还有事,要去另外的地方!”

    “可是……”穆雨彤还要拉她,被穆白制止了,“那是属于她的私事,让她自己去处理,不管是什么,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该遇到的,始终都要遇到。”

    穆雨彤心里有些慌,“可是那个孟兰兰提到了乔月的母亲,我记得乔月的母亲多年前,好像离家出走了,孟兰兰怎么会是她姐姐?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封团长?”

    “不用,她能处理!”穆白的回答很冷淡,也或许不是冷淡,而是相信。

    穆雨彤还是觉得心理不痛快,“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如果这个孟兰兰不怀好意,就算是明星,我也照样让她有来无回!”

    现在的穆雨彤,可不是之前那个,只会打文件,看到尸体还能吐的昏天黑地的小姑娘了。

    孟兰兰在电梯门口等着乔月,两人一同走进电梯。

    狭小的空间里,只有她们两人。

    孟兰兰意外自己竟然会紧张,想到之前跟父亲母亲商谈的方法,她当然知道不能硬碰硬的来。

    出了电梯,孟兰兰还挺会照顾她,有意放慢了脚步,等着后面的乔月走进来。

    “这家咖啡馆看着不错,就这里吧!”孟兰兰声线柔和,笑容淡雅,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乔月没作声,随着她一同走进去。

    两人挑了个位子,坐下之后,服务生送来了单子,自然是交给了孟兰兰,谁让她的打扮看上去,更像有身份的人。

    “你点吧!喜欢吃甜品吗?”孟兰兰将菜单推给乔月。

    乔月随意的翻了翻,“比起咖啡,我更喜欢喝茶,同样是微苦,但是茶的味道偏于甘甜,况且国人喝咖啡,大多是为了装装样子,又有几个人是真的喜欢咖啡,所以,我要茶,铁观音!”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小的时候,看父亲泡茶喝茶,还以茶有多好喝,可是第一口喝的时候,只觉得苦,后来喝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苦了。”孟兰兰感觉她一点都不像十几岁的小姑娘,思想也太成熟了,难道乡下长大的孩子,都是如此?

    服务生是女的,对乔月点茶,似乎有些鄙视,“我们这儿没有铁观音,茶只有普通的,您确定要吗?”

    乔月沉下脸,“如果没有,现在就去买,我只喝铁观音!”

    女服务员抱着菜单,似是有些不耐烦,“小姐,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这儿本来就是咖啡馆,茶当然少,如果您想喝茶,可以到茶馆喝,那里消费比较适合您!”

    她虽然用了敬语,但是语气可不怎么好!

    乔月抄着手臂,静静的盯了她一会,不怒反笑,“觉得我喝不起是吗?没错,我的确是喝不起,可是我偏要喝茶,还非得在你们这里喝,就得喝铁观音,给你们十五分钟!”

    今天真他妈的出门没看黄历,走哪能都能碰到找茬的!

    服务员气呼呼的走了,跑去找经理。

    经理是个男的,朝这边看了一眼,跟服务员低嘀咕了几句,好像是把她训了。

    孟兰兰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乔月,“你是故意的?”

    “你看出来了?”乔月反问她。

    孟兰兰摇头,“没看出来,但是感觉你也是可以喝咖啡的人,不需要专门因为茶或者咖啡为难一个服务员!”

    “你看出来?才见第一次,就看出来了?孟小姐的眼睛,还真是毒!”乔月的气场在慢慢扩散,已不复先前的友好。

    “不是我的眼睛毒,而是我见过的人多了,各式各样的,见识的多,了解的自然也就多了,你姓乔,你的父亲是乔安平,对吗?”

    乔月的眼睛盯着她,“然后呢?”

    孟兰兰笑的肩膀直颤,“你不用这么防备,我们没有恶意,是母亲很想念你,她想见你,母亲也来了衡江,可惜一直找不到你。”

    孟兰兰观察着她的反应,但是乔月能有什么反应呢?毕竟她并不是真正的乔月啊!

    “再然后呢?找我做什么?”

    孟兰兰当然不能直接说出目地,眼前的妹妹,跟她预期的大不一样,如果直接跟她说出目地,以她的暴力的性格,要么掀桌子离开,要么动手,不管是哪一种可能,结果肯定都不太好。

    ------题外话------

    推好友纳兰灵希文《庶女娇娆:丞相大人请自重》

    她是古镇身份成谜的少女,隐居山水,悬壶济世。

    他是云泽权倾朝野的丞相,风华清魅,覆手风云。

    一个风雪漫天的夜,他从天而降,落进她的竹楼……

    本以为,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聚散别离风过无痕。可是后来,她代嫁入云泽,新婚夜却发现……

    “怎么是你?兰王呢?”

    “暴毙了。”

    “什么?”

    “你克夫,换我娶。”

    他一袭红衣似火,看着她笑的风华万千。

    “……你就不怕被克死?”

    “不巧,我克妻。”

    “……”

    “你我天生一对,不在一起实在天理难容。”

    “……滚!”

    “床单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