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生死攸关
    车子停下的时候,集结的两个连队,已经跑步离开。

    “秦夏!”封夭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及时叫住他。

    “封队长!”秦夏背着急行军的装备,跑回来向他行礼。

    “这里出了什么事?”

    秦夏迟疑了下,才把事情的大概跟他说了。

    “半个小时之前,我们收到消息,有一伙武装力量,从玉峰山北面,悄悄潜入山中,打伤了十几个村民,团长要带我们搜山!”

    秦夏并没有说出全部的经过,有些情况,还是让团长说,会比较好。

    但仅仅是这些内容,足以让封夭心情沉重,“你先带着人进山,夜里光线不行,直升机派不上用场,等明天一早,我会调派两辆直升机过来,协助你们!”

    “是!”秦夏立正敬礼,随后便匆匆去追大部队。

    封夭正打算到楼上找封瑾,刚走没两步就碰见他了。

    也是全副武装,脸上涂着厚厚的油彩。

    见到封夭,他打了个手势,血狼的队员从他身后飞速的跑过。

    封瑾停在他面前,抢在他前面开口,“你留在这里,配合周一明,守着营地,我带着人搜山,随时用电话联系!”

    封瑾身后跟着通讯员,负责接电话。

    “行了,我也不问了,这是你们的行动,我们暂时帮不上忙,我留在这里,等着你的消息,放心,我会替你守好营地!”他知道封瑾最在意的是什么。

    “你!”封瑾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眼睛看到了封夭后面的乔月。

    她没有换上装备,仍是一身迷彩服。

    这是血狼的行动,她不能参与,也不需要参与。

    但是有些话,她需要叮嘱封瑾。

    “你不用看我,我留在这里不会有事,只是我担心,他们的目地,并不是普通村民,我刚刚看到玉峰山的地形,如果他们使用调虎离山的计策,故意引你们离开,而后却要端了这座营地,那么你们此次的行动,就不会成功!”

    普通的武装暴动,是不会跑到山区,打死几个村民,再搞的人尽皆知。

    那样没有丝毫意义。

    玉峰山跟营地,只隔了一条河。

    过了河,说是血狼日常用来训练的基地。

    如此近的距离,不得不让人多想。

    封瑾目光幽深的望着她,“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看好封麟,等我回来。”

    乔月点点头,目送他跑步离开的背影。

    在黑夜中,他离开的样子,印在了乔月眼中。

    营地的人出去了一大半,剩下的还包括各种后勤人员。

    所以,谈不上什么战力,能守住营地就不错了。

    封夭收回视线,“我儿子,我来负责,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封麟是他的儿子,没道理让她来负责孩子的安全。

    乔月点头,“可以,但我还是担心,他们目标,是要端了这里。”

    封夭抬头看着血狼的营地,淡淡的道:“当初建立这个营地时,就考虑到驻守的问题,衡江市的北面是云市,云市面积小,四面都是山区,没有适合驻军的地方,而与它一山之隔,便是盛产罂粟的国家。”

    乔月明白他的意思,此处的营地有多重要,她心知肚知。

    只要能端了这里,通过衡江,就能行成一条畅通无阻的销路。

    当然了,此地的驻军不止血狼一处,但是调兵需要时间,没那么快。

    “不管他有什么计划,这里都不能丢,你负责坐阵,我去找周一明!”不等封夭表态,乔月便快步离开了。

    “还真是急性子!”封夭哭笑不得,乔月把他的话都说了,这让他情何以堪哪!

    黄彬感叹,“这小姑娘,还真是雷厉风行,很有女将的风范,说不定将来还能真能驻守一方呢!”

    “不可能了,她已经被人定下了。”国安局确实是个不错的去处,对她,对封家,似乎都是最好的。

    封夭先去了封瑾的宿舍,把熟睡的儿子,抱到了办公室,在沙发上,给他铺了张小床。

    看着儿子可爱的脸蛋,封夭疼爱的亲了亲。

    才一天功夫,好像又晒黑了。

    封夭坐到办公桌后,电话便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他手上的文件也越来越多,进进出出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乔月找到周一明的时候,他正跟市局的人通电话。

    “今晚市里所有警察,全部持枪上岗,休假的也全部取消,各个路口设卡盘查可疑人员,刑警跟交警配合,主要查携带武器的,如果遇到反抗,可直接开枪击毙!”

    周一明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并且他自己也记录在案。

    挂掉了电话,又接通了另一个电话。

    “我是周一明,我要求调兵……”

    他将电话打给谁,乔月并不知道。

    她现在最清楚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等到周一明再次挂掉电话,她抢在周一明再次拨打电话之前,按住了电话,“政委,我有事跟你商量!”

    “我现在没有空听你说什么,有事等到明天再说。”周一明连头都没有抬。

    面对他敷衍的态度,乔月也没了耐心,身子前倾,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逼着他抬起头,“我也没有空在这里跟你废话,我只说一遍,将营地的调配权交给我,我需要组织防御阵地!”

    周一明被她的突然袭击,搞的懵住,“你……你要搞什么?”

    乔月叹气,只得再说一遍,“防御阵地,现在听清楚了吗?”

    周一明使劲点头,示意她开手。

    乔月松了手,“抱歉,现在时间紧急,如果你有更好的对策,我可以不管,回去睡觉!”

    “对策是有,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回去睡觉当然可以了。”周一明说的含糊。

    但是乔月听懂了,他们果然有对策,“你真的可以确定你们之前计划的对策,可以做万无一失?我问你,如果对方使用重火力,怎么办?又或者,对方派高手潜进来,安置炸弹,到时又该怎么办?”

    “这不可能,血狼的营地岂是那么容易潜进来的!”

    乔月又急躁了,“我怎么就跟你说不通呢?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真正的高手我见过,我现在再问你一遍,到底要不要把调配权交给我?”

    周一明怔怔的看着她,说实话,他肯定还是不愿意,毕竟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但是……

    “我可以交给你,却不是因为相信你,而是我相信封瑾!”周一明拿出纸笔,给她写了一张证明,盖了他的印。

    现在可不是古代,还搞个兵符什么的。

    乔月抽过他写的证明,大致扫了一眼,飞快的说道:“咱俩也不太熟,你不信,也是应该的,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封瑾!”

    她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深思的周一明。

    乔月直接拿着东西,找到田秩跟郑宏宇。

    训练营的人也被安排了任务,毕竟血狼的人都走了。

    凌晨时分,整座军营,似乎都沉静在睡梦之中,安静异常。

    但是一阵极为轻微的响动,还是打破了夜的平静。

    “他们来了!”乔月伏在墙头,用望远镜,观察着下面的草丛。

    田秩就趴在她身边,也拿着一个望远镜,刚才的动静连他也忽略了,现在是夏天,有时青蛙或是其他小动物,也同样会弄出这样的动静。

    “来了多少人?”黎勇此刻很紧张,非常紧张。

    真正的战斗来临之时,才发现,以前的训练,真的算不了什么了。

    乔月看他一眼,“别紧张,跟平时训练一样就行了,他们肯定先派人潜进来,这里是最佳潜入地点,等他们进来了,再伺机抓捕,无声无息的解决掉!”

    “是!”田秩下意识的将她的命令,当成了上级指示,而且丝毫不觉得有问题。

    墙外的人,同样也是无声无息的移动,身影跟夜色融为一体,总结来说,很专业。

    乔月打了个手势,墙头上的人全都隐了下去。

    几个黑影观望了片刻,便以迅捷之势,甩出鹰爪勾,挂到墙头。

    乔月观察了下,大概有三个人。

    “隐蔽!”

    一行人悄无声息各自找地方隐藏。

    鹰爪勾带上来的三个人。

    在他们跳落到地面时,忽然从四周涌出来几个人,迅速扑上去,在他们喊叫之前,捂住他们的嘴,绑住手脚。

    “把他们带到封夭那儿,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乔月挥了挥手,她心里清楚,这只是先头部队。

    在接下来二十分钟,又陆续有几个跳了进来。

    乔月觉得这不是办法,飞快的趴了其中一人的衣服,自己换上,“我出去瞧瞧,再没有人出去,他们肯定要强攻了。”

    “不行,要去还是我去。”田秩拦住她,万万不能让她冒险。

    乔月面无表情的打断他,“你的反应能力太差,不够激灵,我不会有事,一旦发现不对,我会立刻撤离。”

    她从另一边的墙头翻了出去,顺势一滚,钻进了草丛,无声无息的趴在那,一动不动。

    现在的情况,以不变应万变,才是王道。

    果然,仅仅只过了一分钟,便有人朝她靠近。

    乔月的一只手按在腰上,那里藏着枪,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她会立刻开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