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我看中的男人
    “你有对象了?”孟兰兰一手支着下巴,眼妆画的很浓,显的眼睛很大。

    两人坐的是包间,不用担心被人看到,虽然不一定有多少人认识她。

    唐静如脑子里闪过封夭的那张脸,笑容羞涩,“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这是不敢跟我说?”孟兰兰了解她,就像唐静如也一样很了解她一样。

    上学那会,孟兰兰可没少做妖。

    抢人家男朋友的事,干了不少。

    与唐静如比起来,她更聪明,也更加懂得如何俘获一个男人的心。

    正因如此,她才能成为女明星,才能大火。

    没有男人捧,又如何能做得到。

    “谁说我不敢了?孟兰兰,这一次,你休想再破坏我的事,这一次,我看中的男人,也绝对不会看上你!”唐静如还没把话说的太直白。

    封家那样的人家,又怎么能看得起孟兰兰这样的女人。

    况且,封夭这个男人,跟别的男人还是不一样。

    今天她又去了基地,试图在外面等着他出来。

    可是人没等来,却等来了他的勤务兵。

    人家不太客气的请她离开,话已经说的很含蓄了。

    她本想跟封麟增进感情,可是这小子居然被带走了,她根本找不着,真是叫人郁闷。

    孟兰兰十分平静的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却鄙夷。

    吼的越大声,只能证明她心虚,不自信,不确定。

    唐静如不说还好,她一说,反而激起了孟兰兰的兴趣。

    “静如,别生气,以前年纪小,不懂事,只是觉着好玩,并没有恶意,你不要一直记仇,咱们几年的同学,后来分开了,见面的机会本来就少,好不容易见到一回,别总是翻旧账,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孟兰兰打开手提袋,拿出一只巴掌大的盒子,慢慢打开。

    里面是一条精致漂亮的水晶项链。

    唐静如只看一眼,便喜欢上了,“这是送给我的?”

    她不缺钱,也不缺首饰,但大部分都是黄金,或者玉的。

    像这种亮闪闪的水晶饰品,帝都也很少有卖的。

    孟兰兰瞧见她欢喜的样子,眼中鄙夷一闪而过,“你喜欢就好,来,我给我戴上,这是我在国外买的,很稀有的水晶,站在太阳下,能闪瞎别人的眼睛。”

    唐静如一脸欢喜的戴上,看了又看,终于看够了,再看孟兰兰的眼神就变的不一样了,“谢谢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我都不知道该回你的什么礼物。”

    孟兰兰拉着她的手,亲热的道:“咱俩谁跟谁,我还住着你哥哥的房子,就算我还你人情了,而且我要在这里待一个月呢,以后有时间一块出来逛街,正好我在这边接了两个广告代言,还要拍几个封面杂志。”

    唐静如羡慕的听着她说的话,每一样在她眼里,都很新奇,“拍广告啊?你真厉害,到时候我开车带你过去,也可以顺便见识一下。”

    孟兰兰谦虚的道:“只是几个镜头而已,没有演戏难,不过竞争也挺激烈,我能拿到这两个广告的代言,也挺不容易。”

    “那是你有本事,换了是我肯定不行了。”唐静如很羡慕,想着等到广告出来的时候,孟兰兰的广告照片,贴满了大街小巷,有多少人对着她的照片流口水。

    真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人都觉得明星不好,不光彩。

    早知道,她当初也走那条路了。

    孟兰兰心中鄙夷更浓,以唐静如的长相,怎么可能火得了。

    还真的以为,只要是个女的,就能当明星呢!

    孟兰兰并没有跟她说乔家的事,于她来说,这一个丑闻,她当然要在唐静如面前,保持自己高雅的形象。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离开饭店,坐上唐静如的车。

    当然不是被乔月撞坏的那一辆,这车是最普通的轿车,也挺破的。

    唐静如看着孟兰兰很小心的坐进来,好像生怕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觉得很难堪。

    便跟她解释了,之前的撞击事故,车子被送去修理了。

    孟兰兰对她的话,只信了一半,“怎么会有如此猖狂的人,敢在马路上撞你们的车,找警察了没有?”

    唐静如摇摇头,找了吗?

    好像是找了,结果呢?

    早知道她是谁,还不如不找呢!

    结果还把自己弄的尴尬无比,人也得罪了。

    孟兰兰惋惜的叹气,“你真是太好说话了,要是换了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进口车子修理费用很贵的,再说了,大修过的车子,就成了半新,多吃亏啊!”

    唐静如还是摇头,“你不了解情况,那个小姑娘,我得罪不起。”

    孟兰兰失笑,“怎么就得罪不起了?她是公主还是女皇?这世上的事,还得**律的,下次再遇见,我替你讨公道。”

    唐静如有些迷茫的开着车,孟兰兰后来说了什么,她根本没往心里去。

    一时脑子迷茫,竟然开到了空军基地。

    等她反应过来时,车子已经在基地门口停下了。

    “你怎么开到这儿来了?”孟兰兰狐疑的问道。

    她不喜欢当兵的男人,木纳呆板,傻大个,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我开错了!”唐静如心里恨死了,如果总也找不到机会,还谈什么搞定。

    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抱怨。

    就在她要调转车头离开时,基地的大门开了,一辆低调的黑色车子,驶出基地的大门。

    虽然车窗关着,但是唐静如还是一眼认出,那就是封夭的汽车。

    她二话不说,发动车子追了上去。

    车子开了一段距离,黄彬从倒车镜,看到了跟上来的车子。

    “队长,需要处理吗?”

    “不用管他,直接开回家,算了,开到血狼的营地,我要去看看我儿子,顺便参观一下他们的考核。”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您也没带衣服,要在那里过夜?”

    封夭一手支着下巴,“那就先回家,带上换洗的衣服,再过去,我想我儿子了,不行吗?”

    “行,当然行,要不您看这样可好?让二少给您把衣服送过去,这样的话,我们从这里直接开下车,就不用再绕半个城回家拿衣服。”黄彬问的很小心。

    封夭的性情,跟封瑾有相似的地方,却又不完全一样。

    其实封夭更加喜怒无常,更加难以琢磨。

    后排的人沉默了足有半分钟,“也行吧!”

    封夭有自己的打算,他的基地也需要补充人才。

    这个人才,可以从新兵营挑选,再经过一系列训练,十个人中,也只有一两个能达到他的要求,毕竟飞机不是人人都能试着开动。

    但是飞行员的培养跟血狼的队员选拔一样,需要漫长的时间,漫长的训练过程。

    所以领导们都喜欢捡现成的。

    就比如,他更倾向于挑选狙击手,参加飞行员的训练,事半功倍。

    唐静如看着他们的车子拐下岔路,那是出城的方向。

    她不敢跟了,天也要黑了,万一在野外迷路,她怎么回来?

    孟兰兰从唐静如的表情中,已猜到大半,“怎么不跟了?”她没想到,唐静如喜欢的人,还真的是个当兵的。

    联想到之前唐静如的信誓旦旦,她忽然很想知道,前面车子里坐着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样。

    能把唐静如迷成这样,一定不差。

    “他们好像要出城,也不知道会去哪,而且我这么笨的跟踪技术,一定早就被他发现了,再跟下去,也没意思了。”唐静如还是有点小心翼翼。

    孟兰兰本来还想鼓动她,可是想到她离开时,也没跟爸妈打招呼,“你这么执着,总能打动他,以后有的是机会,咱们回去吧!”

    这个破车子,万一坏在路上,那才叫糟糕。

    幸好她们没跟上去,通往血狼的路,崎岖难行,以唐静如的技术,跟坐过山车也没啥区别。

    “队长,她们没有跟上来!”

    “你很闲吗?”封夭脱下军帽,解了领口的两个扣子,打开车窗,让外面凉爽的空气吹进来。

    黄彬当然不闲,但是他八卦,“队长,其实我觉得唐小姐还不错,你怎么还不满意?”

    他说他的,也不管封夭是否听进去了,又接着说道。

    “是不是担心小少爷不喜欢?小孩子嘛,只要让他跟唐小姐多相处几次,总能搞得定,唉!您的运气真不好,要是乔小姐还是单身,那得多好!”

    封夭目光淡淡的瞄他一眼,“你的这句话,我会原封不动的转告封瑾!”

    “别啊!”黄彬被吓的叫出声,让封团长知道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人赶到营地时,天已经黑透。

    但是营地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对。

    封夭的车子在营地门口停下,门卫兵却没有立刻放行。

    而是很认真的检查了他们的身份证明,又打电话询问了里面的情况,才打开门。

    封夭这个时候也没有多问,问他也不管用。

    车子驶进军营,再一瞧,就更不对了。

    有几个连队整装待发,哨子吹的震耳欲聋。

    “队长,这里出了情况!”黄彬面色也紧张起来。

    “直接把车子开到办公楼下,”封夭重新扣好军装的扣子,戴上军帽。

    ------题外话------

    吼吼,最后两天了,小妞们的票票莫要藏着啦!

    统统交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