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我不同意
    唐静如觉得乔月这话,有点针对她了,心中也有点不快,“我现在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学,学着跟孩子相处,学会做一个好母亲,哪个新手妈妈不是从零开始学的?至于合不合格,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

    “话是没错,但是你确定一定能学得会?给他洗澡,教他穿衣服,喂他吃饭,送他上学,接他放学,一天下来,琐碎的事情一大堆,你确定可以做得到,话可别说的太满,一个小时之前,我说过的话,还算数!”

    唐静如有些傻眼了,一个孩子而已,有那么多事吗?

    而且她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威胁她?

    “可以……可以请保姆嘛!”唐静如的声音小了下去。

    现在很多人家都会请保姆,花点钱,可以省了很多事,何乐而不为呢?

    “唐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家不缺保姆,是我的孩子缺一个合格的母亲,我想这一点,你必须搞搞清楚!”封夭觉得自己有必表态,孩子虽小,但是他很聪明,如果不表态,万一这小子记仇可怎么办?

    现在已经很粘乔月了,再粘下去,恐怕就得管封瑾叫爸了。

    唐静如的心,凉了一大截。

    他说的是孩子缺一个母亲,而不是他缺一个妻子,难道他就是为了给孩子找一个妈?

    “我不行,难道她就行吗?”唐静如还是太嫩了,最终还是没蹦住,把矛头指向乔月。

    封夭脸上的表情很玩味,“她会是一个好母亲。”

    这一点不需要质疑,将来她有了孩子,肯定会是一个好母亲。

    也不知封夭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话说的含糊。

    反正这厮绝对不是什么好鸟,满肚子的坏水。

    乔月也故意不说明,很赞同他的话,也点点头,顺便亲了下封麟的脸,“宝贝,如果我做你妈妈,你觉得怎么样?”

    “好!”封麟小朋友巴不得呢!

    他好想天天晚上,睡在乔月身边,躺在她怀里,闻着她的气息,早上醒来也能看见她。

    “不可能!”唐静如霍地站起来,“你母亲,你家里人都不可能同意!”

    “我也不同意!”封瑾推门进来,脸色那是相当难看。

    坐在乔月怀里的小家伙,吓的抖了下,撑着腿跳下乔月的怀抱,跑回自己亲爹身边,求抱抱,求安慰。

    封夭心疼的把儿子抱起来,瞪了眼罪魁祸首,“你把我儿子吓坏了。”

    封瑾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便坐到了乔月身边,“他胆子大着呢!吓不坏,你要真想把儿子塞给我,那就干脆把他过户到我们家,做我的儿子,将来让他叫你叔叔!”

    封夭的脸色比他更黑了,“你做梦,想要儿子,自己生去!”

    封瑾在桌子底下,拉着乔月的手,“生是肯定要生的,至于什么时候生,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乔月拍了下他的胳膊,“当着孩子的面说什么胡话呢!”

    唐静如看傻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外面站着的唐惑跟唐平,筹措着走进来。

    “封少,这事有误会,真是抱歉!”唐惑指的是一个小时之前,车子被撞事件。

    打死他也想不到,眼前的小姑娘,是封瑾的未婚妻。

    唐平还在一个劲的抹汗,他貌似把两位封少都给得罪了,当然,这个封少得罪的更严重些。

    封瑾笑的玩味,“这事已经到他手里,怎么处理,那你得问他。”

    封夭比他笑的还深沉,“我也刚刚接到下面的人报告,唐小姐的车子似乎撞的不轻,真是不好意思,不知唐小姐需要什么结果?”

    唐静如还是没搞清楚,她现在脑子里,都还是一团浆糊。

    但是唐惑清楚啊!

    “封少说笑了,我们不需要任何赔偿,这事本来也是我们不对,应该我们跟乔小姐道歉,今天这顿饭做赔偿不够,改天我再摆一桌,单独宴请,静如,还不给乔小姐道歉!”唐惑瞪了唐静如一眼。

    唐平也赶忙喝斥唐静如,“还愣着干什么,你哥说的话,你没听见?”

    唐静如委屈极了,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委屈过,一气之下,拿了包包跑了出去。

    “对不起,我妹妹不懂事,我代她像乔小姐道歉,希望封少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失陪一下,我去看看她。”唐惑丢下众人,追了出去,留下唐平一个人在这儿面对这一家子的妖魔鬼怪。

    在唐平眼里,封家人可不就是妖魔鬼怪。

    “呃……”唐平擦了擦头上的汗,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先回去吧!”封夭开口了,“关于这一次的相亲结果,我会跟家里人说明情况,不会有任何麻烦。”

    他说的是相亲结果,并非撞车的事。

    “好好,那我也走了。”唐平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封磊刚好出来上洗手间,意外遇到他,再瞧见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

    果然,他不去掺和是对的。

    唐惑在外面追上唐静如,脸色很不好,“你闹什么脾气,让你道个歉而已,有那么难吗?”

    唐静如哭了,“我又没错,为什么一直要我道歉,还有,你们谁也没告诉我,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你还看不出来?那丫头是封瑾的未婚妻,封瑾跟封夭是表兄弟,他们是亲戚关系,现在懂了吧?”唐惑也头大,他怎么隐隐觉得,那个小丫头有故意引导他们误会的嫌疑。

    搞的他们误会,把事情也搞砸了。

    如果刚刚在饭店门口见面时,就把事情讲清楚,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唐静如整个人都呆住了,“你的意思是,我……我误会了?”

    唐惑烦躁极了,“按着称呼来算,封夭的孩子,应该叫她婶婶,他们关系好,再正常不过,而且我听说,封家的人都很看重她,她也是封家老爷子给封瑾指定的媳妇,起初封瑾并不乐意,但是不晓得为什么,现在不仅乐意,还把她宠上了天。”

    唐惑越想越后怕,幸好之前在路上,他没有因为一时冲动,当场报复回去,否则以封瑾现在权势,想对付他,简直轻而易举。

    唐静如也傻眼了,搞了半天,她完全误会了。

    她该怎么办?

    才能晚会局面,才能让封夭对她的印象改观?

    “那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唐静如抱着一线希望。

    唐平走过来,直摇头,“依我看,怕是很难了。”

    “可是……可是他不是没对象,也还是单身吗?既然如此,我依然可以努力一点,只要得到那个小孩的认可,应该就没问题了,我知道怎么做了!”唐静如下定了决心,不就是一个小屁孩,还怕搞不定?

    不过首先,她得去换身衣服。

    唐惑也觉得这是个机会,“静如说的对,还没到最后,不 能轻言放弃!”

    包间内,封少嫉妒的眼睛冒火。

    “把你儿子带回去,我们要过二人世界!”

    封夭笑的温润如玉,“别激动,刚才乔月可不是这么说的。”

    乔月呵呵干笑,“反正军营里那么多人,大家都可以轮流照顾他,你给我单独弄一间营房,要不干脆我们住到你的宿舍去。”

    “我的宿舍是单人床!”封少恨恨的道。

    单人床才多大一点,一个人睡正好,两个人睡挤,三个人怎更睡不下。

    “可以在地上铺一床席子嘛!夏天最好解决了,反正我们就要住到你的单身宿舍,封麟,好不好?”

    封麟不作声的瞅着封瑾,还是有点怕他。

    封瑾也瞅着他,“我可以拒绝吗?”

    眼睛是看他的,话却是问乔月的。

    “不可以!”乔月笑嘻嘻的断了他的念想。

    封瑾的幽怨,可以盖一座房子了,“封夭,赶紧找媳妇!”

    只有他赶紧找到媳妇,把这小崽子弄走,他才有好日子过。

    封夭笑的很欠扁,“不急,我等着你俩结婚,有了孩子,让封麟给你俩带孩子呢!”

    “滚!”封瑾此刻真的很后悔,为什么一定要把他调过来呢?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有人欢喜有人愁。

    开车离开的时候,封麟又坐到了乔月的车里,后排的位子,他的正前方人,坐着一脸阴沉的封瑾。

    乔月负责开车,顺带着缓和这俩人的气氛。

    封瑾皱着眉,像是在考虑着什么重大决定。

    “你……”乔月正要问呢!某人却先开口了。

    “以后还是只要女儿才好!”

    乔月被这句话雷死了,简直哭笑不得,“你刚刚就在想这个问题?”

    “没错!”封少很认真的回答。

    真心觉得,儿子生来就是讨债的,女儿才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

    “我也想要一个妹妹!”后面的小正太,这回也难得跟封瑾站在同一条战线。

    他喜欢漂亮又可爱的妹妹,不过要是弟弟也行,只要别太淘气了。

    车子驶进军营,虽然才离开几天,却感觉好像离开了很久似的。

    最终留下的人,仅有几个是乔月熟悉的。

    黎家兄弟俩,赵琪,穆雨彤,林雪,黄箫然。

    封含玉竟然也坚持到了最后,这一点最让她惊讶。

    再一次看到封含玉,不得不叫人惊叹她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