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后妈
    “哦!”封麟也机灵,瞅着乔月的架势,就知道她肯定要干坏事,他也已经习惯了。

    把小乌龟抱在怀里,低下头。

    一脚踩下油门。

    唐静如见乔月钻回车里,还以为她害怕了,正要酸几句,忽然就听见轰油门的声音。

    紧接着,她被一股大力拽开,再接下来,她跟哥哥,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进口座驾,被撞了,撞到了路边,车头跟电线杆亲密接触。

    唐惑满脑袋的黑线,一言不合,就要撞车?

    这小丫头,究竟是什么来路,难道就不怕他报警?

    乔月把车子倒回来,瞄了眼对方车辆的损坏情况,比较的满意,将车子开到两个呆傻的人面壮壮胆,笑呵呵的把车窗摇下来,“抱歉,我这个人更喜欢暴力一点的道歉,不过呢……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见一次撞一次,绝不手软!”

    摇上车窗,嚣张的开走,留下两个呆傻的人。

    “哥,她是故意的吗?”唐静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他们是普通人,也不能光开化日的就敢开车撞人吧?

    唐惑的眸光慢慢沉下去,“当然是故意的,你没看出她是在挑衅吗?你先打个电话报警,车子先不要动。”

    “我知道!”唐静如心里憋着一股怒意,她发誓,一定要搞清楚那个死丫头究竟是谁。

    唐惑忽然感到一丝寒意,自打回到衡江以后,他便渐渐感觉到,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已改变,变化之大,已经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

    乔月的车里,封麟兴奋的手舞足蹈。

    “婶婶,你刚才真酷,真厉害,帅呆了!”

    乔月从后视镜,看到唐家俩兄妹,“对于不尊重你的人,就该给他们一点教训,不过前提是,你能摆平冲动带来的后果。”

    刚才的这个麻烦,她当然会扔给封夭,谁让他儿子也算同谋呢!

    封麟似懂非懂,什么叫摆平呢?

    乔月把车子开到衡江市的一处空军训练基地办公室,当然这不是真正的训练基地,只是他们的一处办公地点,方便接待高层,或是进行会晤。

    “我爸爸就在这里上班。”封麟趴着车窗,瞪大眼睛看着外面的建筑。

    乔月刚把车子停稳,一直站在门口一名军官,便飞快的跑来,也不知是热的还是急的,“请问,您是乔月吧?封麟?”

    他先是看见乔月,然后才透过车窗,看见后面的封麟。

    “黄叔叔!”封麟甜甜的唤了他一声。

    既然是封麟认识的人,乔月对他的态度,自然要好很多,“请问封夭人呢?怎么让你在这儿等着?”

    “是这样的,今天上午,我们领导离开营地,去见一位重要的客人,老爷子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领导刚刚离开,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了。”

    “要不你把孩子留这儿,等领导回来了,我再把封麟交给他。”黄彬也带过封麟,孩子没有母亲,父亲的工作又忙,身边的人,只要有时间,都会帮着带孩子。

    封麟往车里一缩,一脸的不情愿,“我不要,我要跟着参婶婶,不要跟着黄叔叔!”

    黄彬一脸的好受伤,“你小子真没良心,忘了上回是谁冒着风险,带你坐飞机了?”

    “那我也不要!”封麟喜欢待在乔月身边,因为乔月身上,有母亲的味道。

    乔月笑了笑,“我带他来,就是让他见见封夭,也没打算把孩子还给他,你告诉我,他在哪,我自己去找。”

    黄彬说了一个地址,乔月眉梢微挑,眼中颇有些兴味,因为那是一个私房菜馆子的地址。

    黄彬送他们离开,看到乔月跟封麟的相处方式,内心感慨万千,要是封麟的母亲是她,那该多好。

    黄彬有这样的想法前提是,他还不知道乔月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唐静如的报警电话,最终接到了市局董嘉年手里。

    毕竟开车撞车,已经属于刑事案件了。

    可是当董嘉年查到肇事车主时,果断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封瑾。

    一个电话打过去,封少便知道乔月一个招呼没打,就回来了。

    可是为啥她回来了,却不来找他呢?

    于是封少立马想到了封夭,再一打听今天封夭的行程,两下又联上了。

    于是乎,封少也果断的把事儿扔给封夭。

    封夭坐在私房菜馆子吃饭的时候,勤务兵把事儿又跟他说了,从事发到现在,刚好过去一个小时。

    要是搁在现代,哪需要一个小时,几分钟就能传遍衡江市。

    一个小时,也足够乔月从基地赶过来。

    封夭看了眼手表,眼中有了几分不耐。

    而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比他还着急,后背都湿透了,“可能是……路上耽搁了,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说他们早就出门了。”

    对于他的解释,封夭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去,“我再等十分钟!”

    以为他时间很多吗?

    上午到了市里,连开了两个会。

    好不容易才抽出两个小时,吃午饭的同时,顺便处理掉家里老太太下达的命令。

    要不是母亲下了死命令,他根本不会坐在这里,像个傻子似的,足足等了二十分钟。

    这个黄彬,下次再搞不清准确的时间,就让他来相亲,反正他也没对象。

    对面的中年男人,不停的用帕子擦汗,又过了几分钟,总算看见包间的门被推开,再看到进来的人,他长长的松了口气,感觉自己总算活了过来。

    “你们怎么才来,封少早就已经来了,等很久了!”

    “叔叔,这事真不能怪我们……”唐静如一进来就抱怨,可是再一瞧包间内坐着的男人时,后面要说的话,瞬间就给忘的一干二净。

    因为开会,封夭仍是一身笔挺的白色军装,面容俊美,英姿不凡。

    往那一坐,气质高低立现,耀眼无比。

    唐静如是见过世面的人,也见过许多优秀的男人,可是这一个还是让她一瞬间心动了。

    来之前,听说他还有个儿子,其实心里是犹豫的。

    唐惑碰了下唐静如的胳膊,让她不要再说路上的事,他们已经迟到了,不管有什么理由,迟到就是迟到。

    尤其是在军人的面前,他们不接受任何理由的错误。

    认真道歉才是王道。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我是唐惑,这位是我妹妹唐静如,久仰封少大名,”唐惑绅士礼貌的伸出手。

    “你好!”封夭起身,简单快速的跟他握了手。

    四人重新回到包间,做为叔叔的唐平也可以功成身退。

    他是长辈,虽然是介绍人,但是小辈们的世界,他坐在中间不合适。

    “我那儿还有点事,你们边吃边聊,菜都已经点好了,马上就可以上菜,我先走了,封少留步。”唐平十分努力想要撮合这门亲事,跟封家结亲,目前来说,是最稳妥,也是最有保障的上升方法。

    “叔叔,我送你出去。”唐惑也站起来,歉意的跟封夭点了下头,那意思再显然不过。

    两人离开包间,并把包间的门带上。

    独处的空间,气氛忽然变的凝固。

    唐静如脸蛋很红,正襟危坐,时而抬头瞄一下封夭。

    封夭自顾自的喝着茶,并没有主动说话的打算。

    以他的想法来说,出现在这里,又坐着等了那么久,也算对奶奶有个交待,老人家应该能满意了吧?

    唐惑二人走到馆子外面,唐平怒气冲冲的质问:“你们是怎么搞的,我之前怎么说的,让你们早点过来,千万别迟到,封家的人都很讨厌不守时,不守约的人,都跟你们讲的那么清楚了,怎么还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真是的!”

    恨铁不成钢!

    多好的机会,多好的相亲对象。

    虽说封夭有个儿子,静如嫁过去就是做后妈。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封家不缺佣人,孩子基本也是封家的长辈在照顾,只要静如能让封夭满意喜欢,以后他俩有了自己的孩子,自然还是可以过他们三口之家的小日子。

    “叔叔,这次的事,是我疏忽了,路上出了点事,我没劝住静如,才让她迟到,您放心,下次绝对不会了。”唐惑的态度很诚恳。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已经这样了,你晚点再进去,让他俩好好聊一聊,我打听过了,孩子现在不在封夭身边,这是他俩单独相处的大好机会,哎,你们的车呢?”

    唐惑面色渐渐变的阴沉,“被人故意撞坏了,所以我们才会迟到!”

    唐平惊讶,“出车祸了?”

    被撞了,肯定是出车祸。

    “叔叔,这事你别问了,我会解决的,”唐惑等着警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最好能抓住那个真行肇事的丫头。

    正说着话,一辆黑色的车子,拐了进来,一个漂亮转弯,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唐家叔侄面前。

    唐惑一眼便认出来,这不正是先前撞了他们的车子?

    乔月打开车门下来,一抬头,也看见他了,不过相比唐惑的愤怒,她却是满面笑容。

    “哟,又碰见你了,你的车呢?”

    为了实现见一次撞一见的诺言,她很认真的询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