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能凑合吗?
    乔安平是有点生气的,想当年他们要结婚那会,还不都是父母拍板定下,哪容得了做子女的提意见。

    现在可倒好,不仅让他自个儿选,最关键的是,他还总不满意。

    瞅着乔阳闷着头,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乔安平突然一拍桌子,厉声道:“这门亲事你要是再不同意,以后你就打一辈子光棍!”

    哪来这么多要求,只要是个黄花闺女,能生能养,能过日子,不就成了!

    乔月无奈的叹息,打断父亲的怒意,“爸,有话好好说,干嘛要拍桌子,有我在,我哥打不了光棍,挑媳妇不能将就,否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反正我是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哥要挑,就让他好好挑,挑到满意为止,咱家不缺条件,那些太看重条件的,咱家也不稀罕,所以你就别操心了,由着他去!”

    乔安平现在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行啊!你们兄妹俩一条心,爸爸的话也不听了,真是怕了你们。”

    乔奶奶笑着道:“乔月说的也不错,时代不同了,我现在也后悔,当初给你配的这门亲事……”

    乔奶奶欲言又止,要是当初也能尊重儿子的意见,是不是就不会闹成现在这样。

    “妈,这是在说乔阳的事,怎么又变成说我了。”

    乔奶奶疼惜的看着儿子,“安平啊!要不妈再给你张罗张罗,给你再娶一个?”

    “妈,你打住,赶紧打住!”乔安平吓的面无人色,“您还嫌咱家闹的还不够?”

    娶一个已经成这样了,再娶一个,还不得要了他的命。

    他现在宁愿单着,也不想冒这个险了。

    乔奶奶白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这怎么能叫闹?现在还有那么多结婚离婚的呢!”

    乔安平扶着拐棍站起来,“妈,我出去看看封叔,您还是操心您孙子吧!”

    说不过自己老娘,也就只有逃走的份。

    看着乔安平走远,乔奶奶又是了一阵唉声叹气,“你爸这是被伤怕了,不敢再迈出那一步,乔月,奶奶问你句实话,如果你爸再娶,你是真的不介意?真的能接受?”

    乔月很认真的想了想,“刚开始……肯定还是会有点别扭的吧!毕竟那会是一个不熟悉的人,突然融入咱家的生活,搁谁心里都不好受,不过我会试着去接受。”

    乔奶奶握着她的手,“那你觉得刘盈这姑娘怎么样?奶奶要听实话。”

    乔阳依旧蹲在门口,其实他也很想知道妹妹的看法。

    他现在心里乱的很,父亲的催促,他记在心里,也烙在心里了。

    难道真要将就着,跟那个叫刘盈的,试着相处,跟她谈对象,将来娶她做老婆,跟她睡同一个被窝?

    乔阳仰着头,试着幻想那个画面,好像不太能接受,他看着刘盈的时候,不仅没有感觉,还有讨厌她。

    特别是当她提到家里的物品归属问题时,让他更讨厌了。

    乔月很认真的想了想,“怎么说呢!人无完人,就像咱们也不可能找一个十全十美,什么都合心意的姑娘,刘盈是有某些方面不太讨人喜欢,但是这并不重要,关键是哥哥的心意,只要哥哥能看上,其他方面差不多就行了呗!”

    “说的对,谁家也求不到十全十美,有个差不多的就行了,往后我多催着你二婶,安排他俩多接触接触,你哥的年纪也不小了。”乔奶奶又开始愁上了。

    乔阳见势不妙,也跑了。

    封麟还在院子里跟小白玩耍,瞧着他们一个个面色不太好的离开,他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乔月。

    “小宝贝,明天带你回去了好不好?”乔月走到他面前蹲下,捏了捏他的脸蛋。

    太阳真是毒啊!

    这么白嫩的小正太,居然被晒糙了,罪过啊罪过。

    “小白可以带走吗?”封麟一脸呆萌中,略带祈求。

    乔月一手支着脸颊,貌似很认真的想了想,“好像不能哎!小白应该属于这里,它得帮着太奶奶看家,不然家里来了小偷怎么办,你说对不?”

    封麟犹豫了,低着头抚摸着小白,可惜人家小白同志,根本不领情,烦躁的想要挣脱他的触碰。

    乔月挠挠小白的下巴,小白龇着牙,警告加威胁,

    它又不是宠物狗,为什么每个人都想摸摸它,逗它玩呢?

    “那我能经常来看他吗?”封麟小朋友太寂寞了。

    可怜的娃,平时也没有要好的玩伴,好不容易交到一条聪明的狗狗,又要分开了。

    乔月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当然可以,封麟随时想来都可以,小白还小,它可以陪你长大,以后只要放假,婶婶去接你回这儿,好不好?”

    “嗯!”封麟没精打采的点点头。

    乔月亲亲他的小脸,“咱们去找太爷爷,去找二旺,看看他在干什么。”

    乔月抱着封麟,一直在村子另一边的水塘里,才寻见林二旺。

    几个小屁孩,脱的像条小白猪,在水里嬉戏。

    “二旺,快蹲下!”张福正好面对着乔月,见她来了,再瞧瞧林二旺,站在水塘里,水深只到大腿根,白花花的屁股,叫人看了个全。

    林二旺一脸迷茫,回头一看,吓的一屁股坐进水里,差点喝了几口水。

    封麟咯咯直笑,笑声清脆悦耳。

    乔月也是忍俊不禁,“宝贝儿,看见了吗?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把小裤裤穿上,要不然被人看完了,长大了可是要吃亏的!”

    封麟不理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林二旺的窘态,他算是看懂了。

    光屁股被人瞧见了,好羞羞。

    次日一早,乔月便开车,带着封麟收拾了东西离开家。

    “丫头,你真的会开车?”乔奶奶眼珠子都惊掉了,看见乔月熟悉的动作,真是越发觉得不了解自个儿的孙女了。

    乔阳虽然同样惊讶,但是并没有多想什么,“自个儿开车,更要当心,别开的太快。”

    乔阳此刻还觉着开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开车有一点好,不用脚蹬了,省力许多。

    “乔丫头开车技术好着呢!你们不用太担心,乔月啊!要是带不了封麟,就把他送他爸爸那儿,地址封麟知道,回头我给他打个电话。”封爷爷在这儿待的,气色越来越好,连拐棍也不用了。

    封麟撅着嘴巴,不情愿不乐意的模样,“我还要跟着小婶婶,我不要跟着爸爸。”

    封老爷子捏着他的小脸,“可是你爸说了,开学以后,让你上幼儿园,你也不上?”

    封麟人小鬼大的叹了口气,“我要跟爸爸谈判,要离小婶婶最近的幼儿园!”

    封老爷子哈哈大笑,“这事估计你得跟封瑾叔叔商量,跟你爸说没用。”

    乔奶奶怪舍不得,“宝贝,放假的时候,我让乔月再送你回来,太奶奶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糯米糕。”

    “嗯!”封麟用力的点头,他喜欢乔奶奶,慈祥温和,还会做各种各样好吃的东东。

    乔阳也挺小家伙,懂事又乖巧,从来不耍无赖,“这个小乌龟,送给你带回去养着。”

    乔阳像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小罐子,里面是一只掌心大小的乌龟。

    “哇!”封麟惊喜又惊讶,嘴巴张到最大,好久都合不上,他终于能有自己的小宠物了吗?

    乔安平笑着说道:“别看它小,凶着呢!别用手摸,远远的看,它什么都吃,但是别喂的太多,乌龟容易被撑死,却饿不死。”

    “谢谢叔叔,谢谢爷爷!”封麟真的很喜欢这个礼物,小白不可以带走,他还沮丧呢!

    乔月还没来得及开车离开,王银杏便拦了过来。

    “乔月,能不能稍我一段,我到镇上有点事。”

    才过了一个晚上,王银杏的脸色就差了那么多,双眼无神,好像一夜没睡似的。

    跟乔月说话的时候,语气神态也完全没了往日的嚣张。

    “行,你上来吧!”乔月看的出她有事,否则以她的心高气傲,绝对不会向她开这个口。

    “谢谢!”王银杏上车之前,对后面跟来的大儿子嘱咐,“我很快就会回来,你要照看好弟弟,别让奶奶去厨房,晌午饭我一早就做好了,到时候你把炭炉子点燃,热一下就成了。”

    林钱进低着头,身后背着弟弟,“妈,你放心,家里的事我能照看好,你一定要早些回来,别在外面耽搁的太久了,我跟弟弟都等着你。”

    王银杏没敢多做停留,拉开车门,坐上车,再也没看身后的孩子。

    乔奶奶察觉出不对,等到车子离开之后,她抓着林钱进的手,“钱进,你妈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事?要是真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乔奶奶,你爸不在家,你奶奶眼睛又不好,咱们都是一个村的,能帮的肯定帮。”

    林钱进刚开始还不想说,可毕竟年纪小,经历的事儿也不多,心理承受能力有限,被乔奶奶一逼问,眼圈红了,泣不成声。

    “乔奶奶,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妈一早起来,脸就变了,还把弟弟打一顿,然后她就说要进城办事,我感觉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可是我妈没有告诉我,我真的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