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这话我可不敢接
    乔阳打开门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好了。

    封夭跳下车,仍旧是一身出色的军装,看见乔阳,笑着打招呼,“你好,我是封夭,封瑾的堂兄,也是封麟的爸爸。”

    “哦哦,快进来,我们正在吃饭呢,你还没吃吧?我去给你拿副碗筷。”乔阳心里惊叹,封家的儿子,都这么出色吗?

    “不用客气,我自己来就好。”封夭肯定不能空着手来,从车子后座拎了不少东西下来。

    乔奶奶跟封磊走到院里,现在乔家院子里也装了电灯,到了晚上光线也好的很。

    “哥!”封磊唤了他一声。

    乔奶奶客气的招呼他进来,封夭很懂礼数,对乔奶奶很亲切。

    进了堂屋之后,跟乔安平,封老爷子都打了招呼。

    “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想着叔叔可能会喜欢喝茶,还有两瓶酒,不是什么好酒,都是朋友送的。”

    他送的酒,怎么可能不是好酒,这样说,只是为了不让乔安平心里有负担。

    乔阳跑去厨房,给他拿了干净的碗筷,乔安平招呼他坐下,一块吃饭。

    封夭还惦记着儿子,走到小家伙身边蹲下,看他吃的满嘴油,好笑不已,“在这里玩的开心吗?”

    “嗯!”嘴里包着饭,不好说话,只能点头。

    “晚上也要留下?跟谁睡?”这话问的就很故意了。

    封麟咽下嘴里的饭,张嘴想说,但是一抬头,瞄到封瑾的眼神,立马怂了,只敢偷偷的用手指着乔月。

    封夭笑的无可奈何,“那你要乖乖的,爸爸过几天再来接你。”

    林二旺也偷偷瞄着封夭,心想小家伙的爸爸可真帅,还开着那么好的车,真厉害。

    乔月喂完最后一口饭,“老大,你去吃你的饭,儿子就不要你操心了,反正你也操不好,回头多给我弄点福利,我就谢谢你了。”

    “你要什么福利,封瑾不能给你搞来?这话我可不敢接。”封夭脱掉外衣,只穿着里面军衬衣,落坐在封瑾身边。

    封瑾瞄他一眼,“算你识相!”

    乔奶奶看着坐在一块的封家三兄弟,跟乔阳的想法一样,真是出众的一家人,“这仨孩子长的真好,小宝宝生的也好看,他妈妈肯定也是个漂亮的姑娘。”

    乔奶奶哪里能想到别的内情,正常情况下,见了孩子,不都得顺便夸夸孩子的母亲,这也算人之常情吧!

    封夭知道老人没有别的意思,便大大方方的说了实情。

    “他妈妈不在了,生下他就不在了,孩子一直跟着我,我工作比较忙,他大多数时间,是跟着我妈,封麟他奶奶。”

    乔奶奶大惊,“哎哟,你瞧我这嘴,人老了,脑子就糊涂,孩子,你别介意。”

    “奶奶,您不用在意,这本来就是事实,”封夭知道自己如果不解释一下,老人心里肯定有负担。

    乔月把饭碗放在一边,把封麟抱起来,“我带他出去转转,你们慢慢吃,二旺,你吃好了吗?”

    “好了,你们等等我,我也跟你们一起出去。”林二旺帮她把碗拿进了厨房。

    乔月抱着封麟走到院里,拿了她洗脸的毛巾,给他擦嘴洗了脸。

    封麟乖乖的任她抱着,一声不吭。

    林二旺心里也有数。

    三人出了院门,林二旺一个劲的逗他玩。

    村子中央,有一处晒谷场。

    这个时间,有不少孩子都在那儿玩耍。

    乔月把封麟放下来,“想去玩吗?”

    封麟有些怕怕的摇头。

    林二旺过来拉他的手,“走,我带你去玩,他们不敢欺负你!”

    小孩子其实很好相处,没三分钟,封麟就跟他们打成一片。

    “乔月,好久没见你了,头发咋剪了?”王银杏抱着孩子,也是吃过饭,出来散步。

    “哦,剪了凉快,咋不把你家孩子放下去,让他自个儿去玩?”

    “天太黑了,万一跑摔倒了可怎么得了,那孩子是谁啊?是个小男孩吗?长的太白净了,像个小丫头!”王银杏有些口无遮拦,关键是她自己还不觉得,说的还挺起劲。

    “你年纪不大,眼神咋就不好了,要不要给你配副眼镜?”

    王银杏被怼了,悻悻的皱着眉,“我眼睛好的很,就是没见过比他更像小姑娘的男娃,他是哪来的?”

    “要你管呢!”乔月本来就不喜欢聊天,尤其是不喜欢跟长舌妇唠嗑。

    又被怼了,王银杏有点生气了,“我说你到底会不会好好说话,怎么一开口就跟枪子似的,我又没得罪你!”

    王桂枝抱着毛毛走过来,“你就少说两句,嘴碎的跟渣一样!”

    “毛毛?”乔月还是很喜欢这小姑娘,“她妈妈也回来了吗?”

    “我下午去把她接回来的,这两天她爸妈那边比较忙,我家里又走不开,就把她接回来过两天,回头等开学了,她妈说,要让她上幼儿园呢!”王桂枝现在对孙女宝贝的紧。

    那天看见别人家抱孙女,但是怎么瞧,感觉都没有自家的娃娃好看。

    毛毛也聪明,这么小的年纪,会数数,会唱歌,越瞧着越喜人。

    乔月若有所悟的笑了笑,“你是该帮着他们带,你是毛毛的亲奶奶,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疼,等再过两年,毛毛长大了,也知道你这个奶奶的好,再将来长成大姑娘,到那时,你再弥补,可就来不及了。”

    小时候是培养感情最好的时候,小时候如果跟奶奶不亲近,长大了关系肯定得疏远。

    王桂枝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可这实话听着也太别扭了,“我当然知道了,以后他们忙了,没空带孩子,我都帮他们带孩子,再生一个,我也带得了!”

    还是想要孙子,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春燕生了吗?”乔月看见王银杏,忽然又想起来不怎么熟悉的春燕,上回见她,都已经八个月了,算着时间,就算没生,应该也快了。

    王银杏又来劲了,完全把之前的愤怒抛之脑后,“哎哟,你还不知道呢,春燕难产了,就前几天,那男人家里又来闹事,结果也不知道怎么了,春燕突然就要生了,可是日子没到,着急忙慌的请来接生婆,生了一天一夜,还是生不出来,人都要不行了,才给连夜拉到医院。”

    “一天一夜才拉到医院?谁定的主意?这不是拿人的性命开玩笑吗?”男人天天叫着命苦,其实女人才是最苦的。

    结婚之前,在娘家干活,操持家务。

    嫁了人,到了夫家,就得为夫家生儿育女。

    从怀孕到生产,再坐月子,把孩子养大,如果再多生几个,女人后半生,就是在重复这一切。

    王桂枝直叹气,“唉,咱们女人命苦,要是遇上好男人,兴许还能少受点罪,可是遇上一个狼心狗肺,不晓得疼老婆的男人,这辈子就完了,生孩子那是多遭罪的事啊!”

    这一点,王银杏表示赞同,“就是,你别看我现在站在这儿,好像挺不错,可是我那会生娃,也足足疼了一天,那是真疼啊!就像有人在拆你的骨头,撕你的身体,那个遭罪的感觉,现在想想都害怕,要不是大家都生好几个孩子,我真不想再生了。”

    “生下来就好了,女人不都这么回事。”王桂枝挥着扇子,帮孩子驱赶蚊子。

    封家兄弟三个,走出乔家散步。

    封磊双手插在口袋里,仰头看了眼星空,“乡下的视野就是好,这要搁城里,哪能看见这么多星星。”

    封夭的军装衬衣,袖子卷着,贴身的军装,腰线紧实修长。

    从身材上说,他不比封瑾身材差,就是个头矮了一点点。

    “桃园村是个好地方,将来开发出来,尽量保持他的山清水秀,别把这个地方糟蹋了!”

    “我已经把这里交给祁彦了,他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这个事,封瑾跟祁彦谈过。

    “祁彦?有两年没见过那小子了,还在做包工头?”封夭跟他们也都认识,封家很大,有时封家兄弟们,也会关照祁彦跟莫天霖的生意。

    封磊笑了,“前两个月,在国外碰到他,当时那小子还狂的要命,可是这一次见到他,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这下轮到封瑾笑了,“那是因为被打击到了。”

    “什么意思?”

    “我知道!”封夭知道内情,“听说之前弟妹跟你手下的女兵比枪法,韩应钦站在五百米之外,头上顶了个苹果核,没人敢开枪,伊晴倒是开了,可惜……”

    封磊像听天书似的,“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你们说的,我一句都没听懂,最后结果到底是怎么样啊?”

    “你说怎么样?乔月开枪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你明白了吗?”封夭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个反应,当然是不相信,怎么可能相信呢?

    他当年也得刻苦训练,才能拿到好成绩,即便拿到好成绩,心理素质也需要一定时间的调整。

    封磊直抽气,“天才也不带这样的,太奇怪了吧!”

    “你闭嘴!”封瑾凶他一句,臭小子,好话不说,尽说胡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