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隔行如隔山
    乔安平看着他们又带了这么多东西,还是要说一声,不管东西值多少钱,总是人家的一份心意。

    封老爷子直摆手,“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你们把这么好的闺女都给了我们家,给再多也不够!”

    “话是这么说,但是也不能每回来都破费,乔阳啊,让你弄的新鲜黄鳝跟鱼,弄到了吗?”乔安平总觉得准备的不够。

    乔阳站在院子里,提着水桶,“弄到了,都在那养着呢!等下我来收拾,让乔月做。”

    乔月高高的卷着袖子,端着一只盆从厨房里走出来,“行啊!我也好久没做菜了,不过,家里的青葱不够了,还得再摘点辣椒。”

    “我跟你一起去园子!”封瑾站了起来,他说的是我跟你一起,而不是我一个人去,呵呵……

    乔月撇了下嘴角,“那好吧!”

    “我,还有我!”封麟只听见她说要去哪,以为乔月要走,他肯定要跟着。

    封瑾脸黑了,走过去两只掐着那小子的腰,轻轻松松的把人提起来,放在肩膀上坐着,“小子,要撒尿说一声。”

    “我也去行不?”封磊的话刚刚说出口,就被封瑾一个凌厉的眼神,给瞪了回来。

    好无聊!

    干脆跟着乔阳,看看他在干什么。

    不过,乔阳干的事,他连看都看不去。

    他怎么在杀蛇啊?

    “喔!你胆子可真够大的,你……你不觉得很恶心吗?”封磊蹲的老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乔阳笑呵呵的不以为意,“这也不是蛇,用我们家乡的话话,这叫鳝鱼,肉质很鲜美,很嫩,也没有刺,最近要货的人越来越多,可是这东西也不能像钓鱼,不好抓。”

    封磊还是不信,“可它看上去分明就是鱼,还有那么多的粘液,这能吃吗?”

    黏黏的,看上去怪恶心的。

    “有粘液的可不这一种,鲶鱼也有粘液,泥鳅也是,它们都是可以吃的,这是我们乡下土生土长的新鲜东西,城里还吃不到这么新鲜的呢!乔月最会烧这个了,回头让她做。”

    乔阳动作很干脆,先剪了头鳝鱼的头,再从上到下,用剪子划开,待会再清洗几次就可以了,没什么内脏。

    封磊看的头皮发麻,心想待会他坚决不吃。

    不过这鱼倒是挺不错。

    “这是什么鱼?”

    “鲢鱼啊!这你也不认得?”乔阳奇怪的看他一眼,鲢鱼是最普通的鱼了,江河里面到处都是,他怎么会不认识呢?

    封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以前没怎么见过活的鱼!”

    他的言下之意,他吃过的鱼,都是做好了之后,端到桌上,而他只需要动筷子。

    乔阳笑笑,没作声。

    封磊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对,伸手勾住乔阳的肩膀,“我这个人懒,动手能力没你这么强,不如你教我吧!”

    为了打好关系,也是拼了。

    现在乔家人,在封家人眼里,都是个顶个的重要。

    “你?”乔阳的语气很怀疑。

    封磊脖子一梗,“我不行吗?虽然我动手能力不强,但是这个看上去……好像也没那么难嘛!”

    人生的意义,在于尝试,不断的尝试新鲜事物。

    乔阳迟疑的把剪刀递给他,“那你小心点,别划着手。”

    “没事!”封磊答应的很响亮。

    可只有真的碰到滑不溜秋,又黏糊糊的玩意时,才明白那句:‘滑的像泥鳅’到底是个什么意境。

    “怎么抓不住啊?从哪抓?哎哎,它又掉下去了!”

    院子里的人,只听见封磊在那大呼小叫。

    乔安平过意不去,冲外面喊道:“乔阳!你怎么能让客人干活,你快点把它们弄好,待会你妹妹就要回来了。”

    “知道了!”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妹妹要回来了,如果看见鳝鱼还没收拾好,不高兴了怎么办?

    “还是我来吧!”乔阳拿过剪刀,只用了两下,便收拾好了一条鳝鱼。

    封磊看的目瞪口呆,果然人家说隔行如隔山,这话一点都不假。

    乔月跨着篮子,走在前面。

    封瑾牵着封麟,走在她后面。

    夏季的乡间小路,到处都有生命的痕迹。

    水沟里的青蛙,荷叶上的蜻蜓,时而飞过的蝴蝶。

    封麟看的一阵兴奋,“蝴蝶……抓蝴蝶!”

    “不能抓!”封瑾面无表情的拒绝。

    “青蛙……抓青蛙!”

    “不能抓!”

    ……

    “那什么可以抓?”封麟小脸沮丧的皱成一团。

    “地上有蚂蚁,抓蚂蚁!”

    封瑾不高兴的甩开他的手,快跑几步,追上乔月,“抓蝴蝶!”

    “好,待会给你做个网子,网蝴蝶,捉蜻蜓,抓青蛙!”她都听见了,暗笑封少真不会哄孩子。

    “好,我可以养它们吗?”

    “这可能不行,只能抓着玩一会,就得把它们放了,”如果是她自己,一脚踩死了也没事,可是对小孩子,绝不能这么说,影响多不好,容易教坏小孩子。

    “为什么呀?”

    “因为它们要回家呀!哦对了,待会我给你找个小哥哥,让他带着你玩!”

    说曹操,曹操就到,远远的,看见林二旺玩的像个泥猴似的,从田里跑上来,肩上扛着一个大南瓜。

    “林二旺!”乔月高声喊他。

    放假了,乡下的孩子就野了,有时能野一天不见人影,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看见他们回来。

    外面再热,都在家待不住。

    林二旺看见乔月,也是愣了好一会,直到确定自己没看错,才欢天喜地的跑过来,“姐姐,姐姐,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封瑾面无表情的抓住这小子的衣领,阻止他继续朝前扑。

    乔月笑了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这是干嘛呢?”

    “我妈让我摘的南瓜,回家炒了吃,要不给你家吧,我家里还有两个青南瓜!”林二旺晒的跟黑炭一样,只有两排牙齿最醒目。

    “我家也有,嫩南瓜炒着好吃吗?”

    “好吃着呢,多放点辣椒,再多搁点蒜瓣,老香了,我们家还吃过南瓜花呢!”林二旺揪着衣襟擦汗,他有点避着封瑾,有点……怕他吧!

    林二旺当然也注意到比他矮很多的小娃娃,心里可稀罕着呢!

    就是不好意思碰人家,毕竟人家的衣服那么干净讲究,再瞧他,还打着赤脚。

    乔月把封麟介绍给他,“你把南瓜放这儿,带他玩会,他很乖的,我去摘黄瓜跟西红柿给你们吃,晚上你也到我家吃饭,成不?”

    “行啊!我去洗个手,”林二旺放下南瓜,飞快的跑到水沟边,抄了水洗脸洗手。

    封瑾拍了拍封麟的小脑袋,“跟哥哥玩,别害怕,他不会欺负你!”

    林二旺又飞快的跑回来,蹲在封麟面前,“我给你捉蜻蜓好不好?”

    “好!”封麟也不认生,两人玩了一会,林二旺就把他背起来,在菜园的小路间来回奔跑,逗的封麟咯咯的笑。

    封瑾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们玩耍,“等咱们将来有了孩子,封麟也能这么带他玩耍了。”

    现在的他们,又哪里能想得到。

    封麟跟林二旺的这段小缘分,将来对林二旺,大有益处。

    出身不同,起点不同,他们走的路,注定是不同的。

    乔月蹲在菜地前,挑挑拣拣,又拔了几棵大黄豆。

    在豆子还没有变老之前,它只是大青豆。

    自家种的,又是刚从菜地里拔出来,豆子最新鲜。

    “我来拿!”封瑾接过满满的菜篮子,伸手拨开她额前汗湿的留海。

    乔月直起腰,“林二旺的是个聪明的孩子,好好念书,将来能有大出息。”

    人说三岁看老,对于林二旺也是。

    当初他爸妈三观不正,姐姐也是,却也没有让他长歪。

    说明这孩子,本身有着很强的是非观念。

    “说的还挺认真,也用不了几年,他就能长大了,那天郑宏宇跟我说了一个消息,找到范家人的行踪了……”

    “真的?那我得去把他们救出来,早一点救出来,也能早早的解脱。”

    “别急,这事没那么简单,等过两天,回一趟营地,你的训练还没有结束,不能半途而废,对吧?等开学之后,国安局的训练就要开始了,这次不同以往,你得做好准备。”

    具体的时间,还得韩应钦来决定,这老狐狸做事很随意,鬼知道他都安排哪些训练项目。

    乔月勾着他的肩,脸颊蹭着他胸口的衣服,“不管什么样的训练,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再难也可以迎难而上!”

    封瑾搂着她的肩,“也许……”

    也许什么,他没有说。

    乔月的关注点,都在两个孩子身上,也没在意他想说的是什么。

    “回去啦!奶奶还等着我帮忙呢!封麟,二旺,回家了!”乔月飞快的朝他俩跑去。

    林二旺笑着又在封麟面前蹲下,“过来,哥哥背你回家!”

    “哦!”封黎乖乖的爬到他的背上。

    别看少年挺瘦,但还挺有劲。

    连着背他玩了那么久,下盘还是稳的。

    乔月跟在两人身后,回去的路上,遇见不少熟人,见了乔月都想打招呼的,但是一见着她身后跟着的男人,又不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