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丢了老封家的脸
    “闭上眼睛,一会就睡着了,要想跟着我们,就得乖乖的!”封瑾哄孩子也没什么耐心,再可怜的小家伙,也是一个小男子汉,有什么好可怜的?

    封麟委屈的趴在那,把脸埋进枕头里。

    不过很快,他的机会来了。

    房间里的电话响了,封瑾爬起来接电话,说了两句,便出去换了个房间,继续讲电话去了。

    封麟小身子一滚,直接贴着乔月,还很贴心的帮她把被子扯过来,给她盖好,懂事的一塌糊涂。

    等到封瑾接完电话回来时,看到眼前的一幕,简直哭笑不得,难道他跟乔月的宝宝投错了胎,早生了几年?

    没办法,封少也不忍心再抱一次,只好将就着,在乔月身后躺下睡觉。

    在他躺下几秒钟之后,封麟小朋友的嘴角隐隐勾了下,那是笑吧?

    封瑾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人,一大一小两个娃都不在了。

    打开门,还没走到楼下,就听见一阵欢快的笑声。

    家里的电视开着,放着国外的动画片。

    一大一小两个人,盘腿坐在沙发上,笑的前俯后仰。

    封老爷子也在,对他俩笑的像傻瓜似的,很无语。

    不就是一只猫追着一只老鼠,还总是追不到,没见过这么笨的猫,也没见过成了精的老鼠。

    但是这俩小的,却笑的直不起腰。

    封瑾看着两个傻货的脸,心里说不出的柔软。

    正要下楼,下到一半,院子外面,忽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喧闹。

    家里的保姆,推开客厅的门,一脸气愤的走进来,“真是够了,居然跑到家门口闹事!”

    “怎么了?是谁在外面吵?”封老爷子把视线从报纸上移开。

    “还能有谁,住在东边的王家,就在门口闹事,非说咱家孩子,把他们家宝贝孙子打了,还打了王家的媳妇,现在他们正带着人,在外面闹事呢!”

    “王家?就是那一家都是胖子吧?”封老爷子当然知道他们说的是谁,那一家都是胖子,而且特别难缠。

    “没错,就是他们家,哎哟,他们闯进来了在!”

    说来就来,而且已经打到家门口了,影响到两个正在看动画片的人。

    封瑾走过去,拍了拍乔月的头,“没事,你们看你们的,我出去看看!”

    “哦,你不要跟他们客气,一家子都不是讲理的人,仗着自己胖,就可以耀武扬威了?我这么瘦,我跟谁讲理去?”乔月捏了一个葡萄,剥了皮,抠了籽,塞到边上小鬼的嘴里。

    也不管他是不是情愿,是不是喜欢。

    小帅哥其实很纠结,看他的小眉毛皱成什么样就知道了。

    人家虽然小,但也是有洁癖的好不好?

    但是婶婶的一片心意,他也不忍心拒绝,所以才纠结啊!

    封瑾挑了挑眉梢,他的小媳妇,目前来说,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他身上了呀!

    封老爷子跟着孙子一块出去了,当老爷子看到外面的阵仗时,惊了一跳。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搞什么呀!

    小胖的娘一手撑着腰,另一手指指点点,嘴里骂骂咧咧。

    “我不管你们家姓什么,总之你们把人打了,把我儿子吓哭了,我这腰也伤了,你们得赔偿,否则今天我就让人把你家砸了!”

    小胖娘身后站着的人,都是她娘家找来的,跟她都是一个德行。

    一个个挥着木棍,提着砖头,个个长的膀大腰粗,凶神恶煞。

    小胖是家里的独苗,王家儿子也是独苗,上了四十岁,才有这么个宝贝,能不疼吗?

    真的摔一下,都得把地上敲个洞,才解恨。

    感冒,发个烧,就搞的跟大出血似的。

    孩子的爸爸不在,否则肯定不能让他们这么闹,因为人家也是部队上的人,只不过级别比封瑾要低一点,但也是团长。

    封老爷子被他们吵的头疼,“小孩子打架而已,瞧你们闹的,这像什么样子,还要赔偿,丢不丢人,再说了,我们家小麟才两岁,他能把你们家小胖打成什么样?”

    “不是他打的,是那个小姑娘,一点家教都没有,该不会就是你们家定下的那个乡下孙媳妇吧!这样的小姑娘,怎么能让她进门,简直丢了你们老封家的脸……”

    胖女人越叫越大声,却没发现某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说完了吗?”封瑾的声音平平淡淡,似乎听不出什么情绪。

    胖女人还以为自己说对了,面目狰狞,“我说什么来着?像这样的媳妇,还不赶紧弄走,省得将来丢尽你们封家的脸面!”

    “如果你们骂完了,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打个电话!”封瑾说的极有礼貌,态度好的很容易让人误解。

    “你打什么电话?我告诉你,就算你叫来人,我们也不在乎,老公可是在部队里当大官的,谁见了我都得给我几分面子,现在老老实实的赔钱,才是正道!”

    说白了,她就是来讹钱的。

    也是这种事干多了,以为谁身上都能讹点钱出来。

    住在这里的人,都好面子,谁能跟他们似的,带着人,扯着嗓子上门跟人家闹事。

    就算家里人不要面子,那也总得顾着男人的官职不是?

    封瑾略一抬手,阻止她往下说,“你老公是谁,我很快就会知道,但是你们公然带着人,上门敲诈,这就是犯罪,既然是犯罪,当然得交给警察,带头闹事的人是主犯,其余的都是从犯!”

    胖女人身后的亲戚,有些人想退缩了,他们就是来壮气势的,真闹起来,顶多踹几张桌子,又不是真的要打架斗殴。

    以往干这种事,他们也能捞到好处,要不然谁没事拎着板砖到处跑。

    “要不还是走吧!我看他说的不像假话。”

    “能住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吃软饭的,封家的名号,我好像也听过,如果真是他们传说中的封家,那咱们还真得罪不起!”

    胖女人一听这话,心里也打鼓,可是面上过不去,“你们咋这样怂,他就是说出来吓唬你们,别忘了我老公是谁,我打一个电话,他立马就能带着人赶过来,到时非得把你们家房子拆了不可!”

    “哦,那咱们都打个电话,看看叫来的人,究竟谁强谁弱,在外援还没有来之前,你们暂时先退到外面去吧!”封瑾想到厨房里有西瓜,这么热的天气,他要切个西瓜,站在这里跟一个胖娘们吵架,真他妈的傻。

    封老爷子也不管了,有孙子管着,他在这儿也没啥用。

    现在是夏天,成天待在家里,快把他闷死了,真想去乡下。

    人家开口赶人了,胖女人也不好赖着不走。

    反正就是打电话嘛!

    封瑾扶着老爷子回去,“爷爷,您是在家里待的急了吧?要不改天送你到乡下?”

    乔月听见这话了,蹭的从沙发上跳下来,“那咱们现在就去吧!我好想家!”

    封麟仰着头,用期盼的大眼睛瞅着乔月,他也很闷的好不好?

    乔月拍拍他的小脑袋,“我也带你去,婶婶老家可好玩了!”

    “嗯,我也去!”封麟蹬着小短腿,跳下沙发,跑楼上去拿他的小包了。

    里面装着他的换洗衣服,本来是要在封家住几天的,可是现在也没关系啊!

    封老爷子也知道乔月想家了,“那咱们给你爸打个电话,省得他们没有准备,封瑾啊,到我书房里,找两瓶好酒带上,他婶子,赶紧去买点菜跟瓜果,乔月,你看看还要再带点什么,让封瑾去准备准备。”

    老小孩老小孩,封老爷子现在的心情,跟封麟差不多,又激动又兴奋。

    保姆跟着楼上楼下的跑着收拾东西,乔月跑去打电话。

    封麟拎着自己的小包,手里还攥着钱,“瑾叔,我们要带礼物对不对?麟儿也要买礼物,买好多东西!”

    封瑾捏捏他的小脸,“待会从商场经过,咱们都下去买礼物好不好?”

    “好!”封麟甜甜的应了声。

    他们一家欢欢喜喜的准备回乡下,中间还切了一个大西瓜,又凉又清爽。

    可怜外面蹲着的人,头顶着大太阳,遮阴的地方虽然有树,却也挡不住酷热。

    胖女人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傍晚再来了,这么也太热了,她感觉自己都要烤熟了。

    “胖子他妈,你家男人到底来不来?再不来我们可回去了!”

    “连口水都没有,要是白干,以后再有事,我们可就不来了。”

    “这事本来也没什么好吵的,就是小孩打架,我家那小子,一天跟小伙伴打十回架,要是我也跟你一样,天天找人家长吵架,不得活活累死我!”

    胖女人最听不得这种话,“你们说什么呢!我儿子跟你儿子能一样吗?你一口气生了仨,一个比一个淘,我这才一个,我们老王家的独苗,长大了是要继承家产的,你瞧见我们家的小楼了吗?可不是每个当兵的都能住上这么好的楼!”

    她这话,就算家里的亲戚,听着也不舒服。

    难道别人家生的都是不值钱货,只有他们家出来的才是金贵的?

    有两个嘴碎的婆娘,跟她吵起来。

    其实也不能算吵,准确的说,就是争执,可是嗓门太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