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小正太
    小家伙的语气十分委屈,好像这件事对他来讲,非常非常的难以接受。

    屋里的四个男人,忍俊不禁。

    封邵远很想揉他,“姐姐那么好看,亲你一下怎么了?”

    封麟嘴巴撅的能挂上油壶,“奶奶说,小的时候只有妈妈能亲我,她又不是我妈妈,除非她做我妈妈。”

    虽说童言无忌,但是某人还是很不高兴。

    “想都别想,让你爸给你另找一个!”封瑾见这小家伙的次数不多,但是他心里清楚,小孩子看人大多凭着感觉,让他觉得舒服,觉得好的人,他才会往那方面想,否则他不会说后面的话。

    封夭的儿子,看着只有两岁左右,可实际上,小家伙智商高着呢!

    封夭倒是没生气,表情很平静,“麟儿,不要胡说,婶婶是瑾叔的老婆,你再这样说,他该要赶我们爷俩出去了!”

    小帅哥的表情看起来忧伤极了。

    “不打算再找?孩子太小,就算什么都不缺,也不能没有母亲,”封瑾又不会真的跟小孩子计较。

    “不急吧!反正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他很快就会长大,长大了也许就没那么在意了。”封夭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要说没有愧疚,这怎么可能。

    但是……真要找一个对孩子好,孩子又喜欢的,谈何容易。

    封磊笑着道:“你们有所不知,光我奶奶,就给他说了不下二十个,可这爷俩,一个比一个难搞。”

    封夭也笑,配是一身白色军装,风采无双,“那又什么办法,麟儿不喜欢,我又没时间了解,怎么能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

    封麟的母亲,封家的人都不敢再提。

    对外,都说封麟的母亲生下他就死了,其实两人也没有结婚。

    一次意外,那女人怀了孕,有了封麟。

    生下孩子之后,那女人还是不愿意结婚,在家里养孩子。

    至于最后,怎么走的,外人不知道,这事只有封瑾最清楚。

    因为捉奸的那天,是封瑾过去的。

    他们从军的人,一年里头,有十个月都不在家,再好看,再俊美,再有钱,也留不住一个寂寞女人的心。

    后来那女人被送出了国,这辈子都不可以再回来,也算是看在孩子的面上,否则让封麟长大了以后怎么做人?

    封家的人把消息封死了,人活着也等于死了。

    乔月很快就从楼上下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仿真的玩具枪。

    跑下楼,也不过去逗小帅哥,而是坐在封瑾这边,“看我发现了什么,这是你小时候玩过的吗?”

    封瑾心中好笑,展开手臂,搭在她身后的沙发上,“你从哪翻出来的?好多年了。”

    封少对于小时候,也没啥感觉,只会偶尔犯傻。

    “反正是我找出来的,好玩吗?能不能装子弹?”乔月故意说的很大声,成功吸引了封麟小朋友的目光,毕竟人家才两岁。

    乔月故意不看他,故意摆弄着玩具枪,“哎呀,这个真好玩……”

    封麟小朋友的注意,成功被她吸引,俩眼直勾勾的瞧着,“可以……可以给我玩一下吗?”

    他问的很小心,怯怯的,小模样超级惹人心疼。

    可是……

    乔月把脸一转,哼了声,“不行!你刚才都不让我亲。”

    封麟小朋友表情贼可怜了,心里想要玩一下,可是该怎么说呢?

    封磊拍了拍他的小屁股,“你过去哄哄,待会让她带你出去玩。”

    乔月白他一眼,这是把她当小孩了?

    封麟跳下小叔的腿,怯生生的朝她走过来,站到她面前,“就亲一下……可以吗?”

    人家还是小正太呢!亲女生,怪不好意思的。

    乔月心里快笑疯了,脸上却是不情不愿,“也可以,来……啵一个!”

    她嘟着嘴,故意想看小家伙的反应。

    封麟小朋友似乎很为难,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亲嘴巴呢?

    一只大手伸过来,把某色女的脸朝旁边一推,“亲脸蛋!”

    其他几位优质男,集体笑喷。

    话说封家这几个走出去,回头率那是百分之三百啊!

    封麟吧唧一口,亲在乔月脸上,亲的还挺响亮。

    亲完了,他自己居然还笑了。

    因为他很喜欢乔月身上的味道,以往那些阿姨,身上的香水味道好浓,一点都不香,每次他们抱着自己时,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还有,这个小婶婶,皮肤也好好。

    乔月拍掉某人的爪子,“好讨厌,小鬼,这个枪暂时借你了!”

    “谢谢!”小帅哥还是很有礼貌,小声音也甜甜的。

    “这么喜欢孩子,赶紧也生一个,”封夭这话是对封瑾说的。

    封邵远抢过话,“哪是他不想生,是媳妇年纪太小,下不去手!”

    封瑾冷冷瞄他一眼,“那也总比没有目标来的强!”

    “我不急,女人可以慢慢找,得把眼睛放亮了,”封邵远是怕了,看看封夭现在,再想想自己,单身没什么不好吧?

    封磊性子活泼些,“怎么不见含玉,她不是放暑假了吗?”

    “她在我的部队上,参加新兵营的训练,还没有完成!”

    “这次回来,连表姑也不见了,你们家变化也太大了,往年可都是方蓉跟封含玉一同参加夏令营。”封磊不知道内情,以前跟封含玉关系也最好。

    封夭瞥他一眼,“你带麟儿出去玩一会再回来吃饭!”

    “哦,知道了,”封磊抱着麟儿站起来,回头看了眼乔月,“你要一起来吗?”

    “好啊!”估摸着他们兄弟之间有话说,她在中间杵着总不好。

    封瑾看着乔月蹦蹦跳跳的出门,直到她的身影不见,他整个人的气场才突然有了变化。

    封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衡江的事我都知道了,彻底清理一下也是应该的,下半年空军驻防人数会增加,我打算扩建营地,明年扩收飞行员,虽然现在没有大的战争,但是飞行员的数量绝对不能减少!”

    封邵远道:“你们空军系统太烧钱了,最近上面打算拨十架战斗机,如果能够实现,也省得你成天因为没有武器犯愁!”

    封瑾却说起另一事,“韩应钦此次来了衡江,这事你们知道吧?”

    两位封少点头。

    “我知道他帮了你不少忙,像他这样的身份,如果选择公然跟你站在同一条战线,只能说明上头那位已经注意到你了,你做事就得更加小心,将来有可能会直调京城,也有可能……”封夭后面的话,没敢往下说。

    上头那位,以他的年纪,再撑上个五年,应该不成问题。

    五年之后,他的位子肯定要往下传。

    传给谁呢?

    成天坐在京都的那些人,自以为上面那位,一定会将位子传给某个家族的继承人,毕竟家族势力整个帝国政坛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以他目前所知,至少有三个人,都在摩拳擦掌。

    但是也说不定,要从下面基层调人。

    只要是看好的,重点培养,也还来得及。

    封家人当然也有期望,他们也是百年望族,将来只会更强。

    面对封夭的怀疑,封瑾摇摇头,“韩应钦不是因为我来的,是为了乔月,他想让乔月加入国安局,而且是重点培养对象!”

    “重点培养是什么意思?”封夭大惊,这种感觉可不好。

    封老爷子也听见了,把棋子扔了,“他也给我打过电话了,我的意见是,可以让乔月过去锻炼一番,不管怎么说,她才十五岁,还有时间,让她去尝试,我们只是她的夫家,不能因为我们的顾虑,替她拿了主意,封瑾,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爷爷,我明白!”封瑾声音很沉很重。

    “这事需要好好考虑,以你现在的身份,绝不可也跟着进入国安局,韩应钦也不会收你,但是你可以尽快把军衔升上去,等以后有了机会,可以同她一起出任务,也算对她的照应。”封夭想的长远,思想也最为成熟。

    封二爷捏着棋子,久久不能回神,“乔月那丫头,竟然能被韩应钦看上?不是吧!当年封夭当兵那会,韩应钦到部队里考察,愣是都没看上他!”

    封二爷语气挺幽默,搞的封夭尴尬极了。

    封老爷子笑容里多了几分骄傲,“我那会不是没什么心思当兵吗?还不是你们逼我进部队。”

    封邵远在笑,“两位爷爷,你们不知道,可我清楚,乔月那丫头,简直就是个变态……”

    “混小子,你说谁变态!”封老爷子抄起桌上的茶盖,就朝他扔去。

    幸好封邵远有点身手,慌乱的接住了,要不然被砸到可就惨了,“爷爷,息怒,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您干嘛动怒。”

    “大哥,你该庆幸爷爷扔过了,换作是我,扔的可就不是杯盖了!”封少手里摩挲着大玻璃杯子。

    封邵远头都大了,“你们可真是的,不就是一句话,至于吗?”

    封夭打断某人的怒气,“乔月是个天才,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所以我才说,你得抓紧时间升衔,尽快做到地方最高长官,单一个团长的份量远远不够!”

    “这还需要你说!”封瑾心里当然清楚,但升衔这种事,需要契机也需要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