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萌娃
    冷洪林那样的人,给一个人伪造身份,让她重新开始,还是有可能的。

    可是如果,他为了自己的名誉,即便离了婚,也不愿意跟刘玉凤在一起,也无可厚非。

    “谢谢!”

    此时谁也想不到,几年之后,刘玉凤真的成了新的冷夫人,挤身衡江的贵妇圈,自然也是站在乔月这一边,成为她的一大助力。

    重新开车上路,带着乔月回到老宅。

    封老爷子最近总在家里待着,不出门,也不见外客。

    今日封家老宅倒是难得热闹了一回,封家几个子侄过来看看老人家。

    因为此次衡江政坛的大调动,有不少职位都空了出来。

    往上调的,往内调的,说白了,封家这次升了不少人。

    不过老爷子对子侄们,有最基本的要求,封家也有祖训。

    家族内部永远不准为了争权内斗,封老爷子是这一任的家主,封瑾将是下一任,这是不容质疑的决定,也是为了巩固稳定封家的根基。

    “少爷跟少夫人回来啦!”保姆把门打开,看见他俩,脸上笑开了花。

    封瑾轻点头,听见客厅里的笑声,“今天来了谁?”

    他并不喜欢家里太吵,早知如此,还不如带着媳妇出去吃饭了。

    “是两位封少爷,来了有一会了,马上就要开饭,老爷子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乔月听着称呼,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两人还没走进去,就见客厅的台阶上,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娃娃,一手扶着柱子,努力又很小心的,往下试探,看那样子,是要下台阶,可是自己不会。

    一看这长相,肯定是封家的孩子,脸蛋白白嫩嫩,眼睛又黑又亮,乔月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了。

    “他是谁啊?长的好可爱!”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母性,与年纪无关。

    乔月心里的母性,在这一刻爆发,比看见赵梅家的小毛毛还要强烈。

    封瑾离她最近,当然也是第一个感觉到她变化的人。

    封少有那么一些些的不爽,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吗?

    显然来不及了……

    乔月飞快的跑过去,在那小子已经迈下一条小短腿的时候,把人家抱了起来。

    小帅哥不是很高兴,眉头紧紧的皱着,身子往后仰,眼睛狐疑又奇怪的瞅着乔月,红红的小嘴撅起老高,蹬着双腿,“下……下去!”

    小家伙说话还不利索,只会简单的音节。

    可是人家再小,也是有性格的。

    “不下,让我抱着你可好?哇,好香,给姐姐亲一口!”乔姑娘还是有流氓的潜质,也不管人家小帅哥的爹娘愿不愿意,就要去非礼人家。

    “不,不要,不要亲!”小帅哥头摇的像拨浪鼓,身子不断的往后仰。

    横里伸过来一只手,挡在他们两人中间。

    乔月的粉唇亲到了某人的手背,“真讨厌,你干嘛呀!”

    封少黑着脸,把小帅哥从她怀里解救出来,捏了捏他的小脸,“你怎么也来了,你爸呢?”

    “在这儿!”一个轻笑的男声,接下他的问话。

    “爸爸!”脆生生的叫声,听的人小心脏麻麻的。

    小帅哥朝着来人伸手,中途还防备的看一眼乔月,好像生怕她再次扑过来强吻一样。

    乔月看向那个男人,眉眼与封瑾有三分的相似,也穿着一身军装,不过跟封瑾的军装显然不同,他是空军哦!

    封家的男人,身材自然是没话说,又是那样一个长相,此时怀里还抱着个小男娃娃,奶爸形象的男人,魅力十足,就是被各色美男养高了眼光的乔月,也看呆了。

    她是看呆了,可是有人不愿意了。

    “看他做什么?一个弃夫而已!”封瑾语气怪怪的,形容的词语更怪。

    极品奶爸笑的温和,一手抱娃,又朝着乔月伸出另一只手,“你好,我是封夭,桃之夭夭的夭,是封瑾的堂哥!”

    封少再次拦下,“介绍一下就行了,握什么握!”

    乔月倒吸了口凉气,乖乖,看他的眉眼,他的气质,还真是夭,名副其实,“呃……你好,我叫乔月,大乔小乔的那个乔,月亮的月。”

    瞧瞧,跟人家一比,咱的名字太俗了有没有。

    许是她的眼神太赤果果,小帅哥抱住亲爹的脖子,一副防狼的模样。

    乔月当然注意到了,虽然大的很吸引人,但是小的也一样很可爱。

    封瑾不满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把你的口水擦一擦,这么喜欢孩子,过两年咱们就要一个!”

    乔月瞪他,“干嘛要过两年,现在不就有一个吗?堂哥啊,能让我抱抱你儿子吗?”

    “不要!”小帅哥往爸爸怀里一钻,还是防备她。

    “宝贝,要有礼貌,她是小婶婶,”封夭温和的笑了笑了,拍耳他的小屁股。

    “都在这里站着干嘛,还不快点进去!”封邵远走出来。

    “进去再说!”封少心里不爽,黑着脸拉着小媳妇进门。

    客厅里,人也不多。

    封老爷子精神很好的陪着一个老人下棋,两个老头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男人,看上去比封夭年纪小些,穿着普通衬衫,但有些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不经意的冒出来。

    “爷爷,二爷爷!”封瑾带着乔月,站在两位老人身边,小声的给乔月介绍。

    这位二爷爷,是封老爷子的亲兄弟,在家里排行老末,现在也是一把年纪了。

    “哟,封瑾回来了,这就是乔月吗?”封二爷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年轻人,很慈爱。

    “二爷爷您好!”乔月乖巧的唤了一声,尊重长辈,也是乔家的家教。

    “好好好!”封二爷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对这小姑娘很满意,“原本早就该来了,可是你爷爷拦着,就是你们要低调的办订婚宴,这回我可不能听他的了,丫头,过来!”

    老人招手让孙子送来一个盒子,交给乔月。

    “我们封家的人,都喜欢用金饰,所以我们祖传的东西,大多也是金的,这一套金饰,是封夭他奶奶留下的,送给你了。”

    “给我吗?”乔月接过盒子,在众人的期盼下,打开盒子,一套金闪闪的首饰,份量十足,看得出才清洗过,金饰看上去就像新的一样。

    封老爷子笑呵呵的示意她收下,“你二爷爷给的,就收下吧!爷爷这儿也有东西,你们订婚宴没办,后来又出了事,爷爷心中过意不去,不过爷爷也不送首饰了,爷爷送你两处房产,都是祖上留下的,已经过户到你名下,以后就是你的。”

    这也是大手笔,乔月并不知道房大在哪,等她知道的时候,小心肝颤的啊!

    老爷子心里愧疚,反正这些东西以后也是要给她的,现在给还好点,万一他哪天不在了,岂不是遗憾。

    乔月捧着沉甸甸的东西,朝封瑾看了看,一个就算了,怎么还这样多呢?

    她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封瑾握着她的手,让她把东西收了起来,“收着吧!以后我还得靠你养呢!”

    乔月白他一眼,“谢谢两位爷爷!”

    “还有我的呢!”封邵远也跑来凑热闹,“我爸今天不在,要不然他也得给,这是一辆越野车,准确的说,是给弟妹的,反正封瑾有车,他也用不着。”

    “给我的?”这个礼物她最喜欢,一辆车啊!

    看见她这么高兴,封少别扭了,早知道他来买了,白白让封邵远做了人情。

    不过……

    “普通的越野车,也需要改造一下,回头我让人开回部队,让他们弄一下!”这么说着,顺便收了她的钥匙。

    封邵远嘴角抽了抽,“你至于吗?”

    “至于!”

    兄弟俩抬上扛了。

    有人轻笑,乔月转头看去,是另一个封家公子。

    “你好,我是封磊,是封夭的弟弟,我比封瑾小一岁,刚从国外回来!”

    刚才没注意到,这个封磊的气质,更贴近封邵远,又是从国外回来的,有点英伦绅士的感觉。

    不说话的时候,始终优雅的站着,很讲礼貌。

    “你好!”乔月轻轻的点头,“我上去把东西放好!”

    在老宅子,他们有自己的房间,当然是跟封瑾一间。

    经过小包子面前时,又去捏他的脸,“要不要跟我上去玩啊?”

    “不要!”小帅哥把头一扭,防她跟防色狼一样,那个眼神防备的,叫人看了忍俊不禁。

    不仅防着她勾自己,还得防着爸爸被抢,心好累哦!

    “不要拉倒,小小年纪,还挺有个性,你给我等着,等我回来!”乔月小脾气上来了,小样一点面子都不给,她还治不了一个臭小子了?

    乔月跑上楼,楼下只剩一群男人。

    封瑾倒是走过去,赞赏的拍拍小家伙的脑袋,“做的很好,男孩子就是要矜持一些,保持你的冷酷,知道吗?”

    “封麟被你吓着了,过来,小叔叔抱!”封磊把人抱过来,坐到沙发上,“告诉小叔叔,为什么不让刚才那姐姐抱你?”

    封瑾敲了敲桌子,“什么姐姐?叫婶婶!”

    两个老爷子继续下棋,顺便说着孩子们的事,一个个都不省心的。

    封磊满脸黑线,至于这么较真吗?“小家伙,怎么不说话了?”

    封麟低头,玩着自己手指,“那个姐姐要亲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