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别打她的主意
    “也没多久吧!才一个多月而已,不过相隔的确实久了些!”封瑾放开乔月的手。

    冷洪林昨儿又是一夜未睡,双眼通红,“封团长,外面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但是你这样派军队拦在市府外面,并不妥当,如果需要他们配合调查,我可以……”

    封瑾抬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冷市长,我想你搞错了一点,并不是我的人在市府外拦截,而是此次内部整顿,我的人为了配保你们的行动,所以才出现在这里,一切都得等到调查结束才能放人。”

    冷洪林放在桌面上的双手,握了又松开,反反复复,以显示着他的不安,“既然……既然是上面的命令,为何我没有收到消息?”

    “那我就不清楚了,这得问问冷市长您自己,反正我收到的任务方是如此,还请冷市长配合,之前兰城的事,您也看到了,整顿审查是再所难免,这边的力度可能还要更大一点,任主任千里迢迢来的,一路上辛苦,衡江的事还是不用麻烦任主任。”

    封瑾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楚,衡江的事,用不着你任平阳插手,你哪来的,回哪待着去。

    任平阳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可是这会他也插不上嘴,总不能强硬的把自个儿往上加。

    乔月坐在一边,眼睛一直瞅着冷洪林,想到自己派去的那个女人,肯定是起作用了,但是却没有起到最关键的作用。

    应该说,是封瑾断了他的后路,让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孤立无援。

    冷洪林现在还没搞清封瑾的意思,“既然是整顿,有过罢免,无守赦免,是这个意思吗?”

    “不错,如果有人能主动站出来澄清,那就另当别论。”封瑾故意在激他。

    说实话,原本他还是搬挺欣赏冷洪林做事的手段,这个人,在现在的位子上,应该说作用还挺大。

    如果他下去了,后面的副市长顶上来,未必有他做的好。

    但这前提,需得他把自个儿的事交待清楚,留案观察。

    冷洪林看着封瑾的眼睛,心境慢慢从沉闷,过渡到了清明,“我明白了,多谢封团长的点醒,人犯了错,便要勇于承担错误,在能还清的时候,尽快偿还,别等到无法还清了之后,再把罪孽带到下辈子!”

    “冷市长明白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打个电话,让他们上来一趟。”封瑾起身去打电话,就像他之前想的问题,与其把冷洪林换掉,换一个陌生的人上来,他倒宁愿冷洪林继续留在这个位子上。

    除了最近,跟周家走的太近,在某些方面为他们提供了便利之外,其他的倒也没什么大错。

    封瑾离开一段距离,冷洪林看着乔月,眼前更加清明,“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乔小姐弄来的吧?跟你们夫妻二人斗法,真是输的一塌糊涂!”

    就算躲过了封瑾的封杀,也没能躲过乔月的美人计。

    那美人,他也的确睡过了,即便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说,滋味还是不错的。

    人到中年,跟老婆之间的那点事,心思都淡了。

    冷夫人性子要强,在外面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在家里亦是。

    结婚二十几年,哪还有什么激情。

    可是跟刘玉凤的一晚风流,虽然用了药,但他脑子是清醒的。

    后来回味一下,还真有点意犹未尽,如果不是这两天事情出了太多,他的心思太乱,恐怕他还要再去找她。

    乔月此时脸上的笑容,一点也不像十几岁的小姑娘,太成熟了,至少在对面两位中年大叔看来,就是如此。

    “你也不算输,人只要活着,就不算输的彻底,其实你儿子还是不错的,比你有血性,将来让他从军吧!跟在你身边,早晚得毁了!”乔月这话倒也有几分真心,冷星宇那小子,性子狂傲,在外面只会惹事,可要是在军营,给他绑紧了,将来说不定能成大器。

    任平阳来了衡江之后,多少也了解过最近驻军那边发生的事,韩应钦的动向,谁敢不关注。

    当得知眼前这个小丫头,竟敢拿着枪,朝韩应钦头顶开枪,虽说打的是苹果,但是这份胆量,绝不是谁都能有的。

    现在想想,当初他们定下的赌局,似乎成了一个笑话,他倒是想认真,可惜人家没给他这个机会。

    “乔小姐开学之后,还要上学的吧?或是直接留在军营?”任平阳其实很想知道,封瑾是打算留在衡江,还是要进军京都。

    毕竟帝国最好的资源,都在京都,将来他的职位再往上升,去到京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还要上学,知识是学不完的,练技能在哪练都一样,但学习知识,当然还要是在学校。”乔月实话实说。

    冷洪林一直品味着乔月的话,忽然他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跟儿子吃饭是什么时候,反正每次见着儿子,两人总是不欢而散,曾经他以为孩子到了叛逆时期,只要过了这一段就会好。

    现在看来,他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冷洪林沉思了片刻,道:“他现在年纪还小,等高中毕业才能当兵,如果可以,我想让他跟你上同一所学校。”

    乔月惊讶身子往后退,“你可别害我,我跟你儿子磁场不对,再说了,我可没那个闲功夫,给你带孩子!”

    封瑾撂下电话,走回来,“冷市长,孩子是你自己的,我媳妇忙的很,别打她的主意!”

    “那是那是,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冷洪林现在越发的不敢去看封瑾的眼睛,这个人的气场太过强大。

    猴子跑上来的很快,同时手里也捏着几张纸,看到任平阳,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任平阳心中不快,却又发作不得。

    “冷市长,咱们换个地方谈吧!”猴子扬了扬手中的东西,那意思不言而喻。

    冷洪林心里清楚了,看来国安局早已掌握了他的资料。

    封瑾牵着乔月从市府大楼出来,意外看到刘玉凤跨着小包包,站在马路对面,目光有些犹豫。

    “我过去一下,你在这里等我!”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封瑾刚好跟刚刚赶到的秦夏,以及血狼的其他几位队长,简单的开个会。

    有人开玩笑,“老大,什么时候让嫂子参加血狼,嫂子的实力太强了,连我们望尘莫及!”

    乔月在新兵营的训练,以及此次行动中,包括后来跟两个杀手过招,这所有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

    现在如果有谁跟他们说,嫂子配不上老大,他们非得扛着枪人给突突了不可。

    “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你们就别想了,好好把训练搞好,我打算分批让市局的警察到军营训练,他们的能力太差了,作负也有待改进,罗进,这个事交给你负责,务必要把他们训好,将来改变衡江的风貌就是他们的任务!”

    这个想法,在他脑子里越来越成熟。

    市局的这帮人,整体素质太差。

    也缺乏军人气质,需要回炉重造。

    “是!保证完成任务!”名叫罗进的小伙子,刚刚顶替猎豹的位子。

    而他们也只知道猎豹被调走了,具体情况并不知道,至于什么时候让他们知道内情,还得看情况而定。

    秦夏提议道:“我看,不止市局的人,地方上,各个派出所的人也需要重新培训,不如让周政委拟一个方案,分批培训半年以上,通过考核,才能回到原先的工作岗位。”

    “行,回头你跟周政委讨论一下……”封瑾说话的时候,眼睛不住的朝着乔月那边瞟。

    刘玉凤见着乔月,也同时看到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乔月站到她面前,发现几天没见,这个女人某些方面似乎变了,“我之前提过的条件,依然作数,我可以给你十万,然后你离开这里,去一个全新的地方生活。”

    十万块……她当然不会从自己兜里出,当初想的是,抄了人冷家,把钱给她,当然也算是对她的补偿。

    她怎么可能有十万,就算封瑾有,她也不会给。

    “不不,我现在不要钱,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会对他怎么样?”刘玉凤连忙摆手,当她看见市府门口的阵仗时,哪还敢要钱,再借她几个胆子也不敢哪!

    乔月觉得有意思,“哟,看来你是对他有意思了,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用什么身份留在他身边,他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或者说,你以前的污点,怎么办?”

    刘玉凤低着头,双手紧紧握着包,“我知道跟他不可能,就是想问一问。”

    那晚,虽然她下了药,可是冷洪林那样的温柔。

    做了几年的小姐,接了多少男人,她已不记得了。

    可是从没一个男人,像冷洪林这样的男人,只一晚,她便为他沉迷了,心里像塞了很多很多的东西,甜的,苦的,酸的,辣的,五味杂陈。

    “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不用来问我,冷洪林暂时没事,以后可不好说,不过我可以提醒你一下,他现在搞成这样,难保他老婆不会跟他离婚,这是你的机会,至于要不要守着,那是你的事,同为女人,我也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