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闯进市府
    走进市府,有人喜,有人忧,有人怒,有人怨。

    “封团长,今天的事,你一定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怎么衡江市府,竟成了你们监视囚禁的对象?”说话的这位,是某个办公室的主任,曾经也跟封瑾有过几面之缘。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市府就代表了一个市的最高权利。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驻军的团长,竟然也敢封锁市府大楼,限制了所有的自由,包括市长大人。

    围着封瑾的人越来越多,吵吵声也越来越大。

    李建华匆匆跑来,推开众人,头上的汗都顾不得擦,急忙道:“封团长,市长在里面等您,还有你们,都回去忙自己的事情,到了该让你们离开的时候,自然会让你们离开。”

    说完这句话后,李建华的眼睛瞄着封瑾,以为他会有所表示?

    呵!想太多了。

    封瑾拿出对讲机,“让他们进来,从一楼开始彻查,直到最上面,所有的人问题,都必须一一记录!”

    “是!”对讲机那一头传来应答声。

    所有人听完他下的命令,脸色顿时难看极了。

    彻查什么?

    他有什么权利彻查他们?

    “封瑾,你不要过份!我们是市府的官员,跟你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无权对我们指手画脚!”

    “帝国也不是你一家之言,无论是在衡江还是其他地方,军就是军,管不了市府的政务!”

    “马上给市局打电话,他们这是要造反!”

    “我还得赶回去接孩子……”

    “我也得回去,我们家事儿还多着呢!”

    面对几十个人的吵吵,场面实在太闹人。

    但是封瑾拉着乔月,却不动如山,静静看着他们的表演。

    直到猴子领着一队人,从外面跑进来,有两个人手里抱着一大堆资料,其余人手里都拿着武器。

    “都给我原地站着,谁敢上前一步,格杀勿论!”猴子喊的气势很足,可惜他面对的这些人,都是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的。

    走哪不是前呼后拥,去了乡下,恨不得让百姓给他磕头。

    衡江的风气,早就坏了,整顿需要契机,而不是随时都可以整理的。

    所以,猴子的威慑力,显然不够。

    刚刚被李建华拉住的某个办公领导,义愤填膺的甩开李建华,指着他们一群绿军装,“你们这分明就是武装暴力,我要告到上面去,告到京城天家,就像你们是封家的私兵,也别想控制地方!”

    猴子从部下那儿,把枪夺过来,上膛端起,“你再走一步试试看!”

    冷冰冰的枪口,稍微有理智的人,肯定不敢正面跟他们冲突。

    但是有的人,早把自己几斤几两给忘了。

    依仗着自己那点官衔,就不晓天高地厚。

    “我就走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话音未落,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小腿,从肌肉里穿出,打了个洞出来。

    这人当即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哪里不对,低头一看,吓的哇哇大叫,“啊!我的腿……我的腿,你们真的敢开枪,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李建华瞄了眼封瑾的方向,发现他只是站在一边,一副看好戏的眼神,那双冷凝的眸子,让人看了心底生寒。

    “来人,快把钟主任扶起来,快给他包扎!”李建华不敢确定封瑾要做什么,既然是不敢确定,还是要先把受伤的人处理好。

    猴子吐了口唾沫,痞气十足,“放心,他死不了。”

    他抬了抬下巴,身后立刻有人跑出来,腰上戴着白袖套,是他带来的军医。

    简单的包扎,用了止血的药,况且猴子开枪心里有数。

    “行了,你们别都哭丧着脸,这是给你们的警告,别以为我他妈是在跟你们开玩笑,我们团长很好说话,所以大家都把心放下来,把话说明白了,把事儿也要算明白,欠老百姓的,乘现在还早,能还得清的时候,赶紧还吧!”

    其实这些人,哪见过开枪杀人,所以猴子那一下,真叫他们吓的魂飞魄散。

    李建华心里有数了,招手让人把疼的嗷嗷直叫唤的钟主任扶走了,“既然如此,那你们执行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处理的,可以派人通知我,封少,冷市长在上面等您,您请跟我上去吧!”

    刚才闹的这么一出,乔月并未说话,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别的不说,单说他们家封少的胆子,可真够大的。

    这就好比,古代的大将军,领着自己的兵,闯进府衙,将整个府衙的人控制起来。

    而且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都等同于拥兵造反。

    只要上面那位一个电话,临近的军qv,便可以随时调人手过来。

    到时候,就算血狼的人,唯他的命令是从,也挡不住人数上的悬殊,更何况,也没那个必要。

    可惜他们并不确定,上面那位,会不会打这个电话,还是说,封瑾的一切行为,都是在上面那位的暗示进行的呢?

    眼下各地**严重,上面那位年纪已大,手段不似前几年那样锐利,难道已经力不从心?

    封瑾单独跟猴子交待了几句,便拉着乔月上楼。

    李建华走在他们身后,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封少这么大张旗鼓的做事,就不怕招来麻烦?毕竟这年头舆论的压力还是不小的。”

    封瑾在笑,轻轻浅浅的笑,“你们这些人做事的风格,我一辈子都学不来,眼下局势即将大改,这里能留下多少人,还得看最后的审核。”

    “突然要带走这么多人,将来出现的空缺怎么办?封团长可有有想过?”李建华不反对他的反腐举措,但是动作太大,影响了市里的日常运作,他难道就怕带来麻烦?

    乔月实在很想笑,“你们除了一天天的开会,一天天的讨论,真的做实事的时间,一个月之中,能有三天吧?我没来过这里两次,可是也知道,这里的人享受的待遇可真好啊!”

    “下面窗口的办事员,一天之内,上班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这还得包括他们聊天嗑瓜子打瞌睡的时间,抛去这些之后,才是他们真的发挥作用的时间,李秘书,你觉得能有多少?”

    “老百姓都快把他们当成神一样供着了,就这样,还是不满意,还是觉得不公平,我现在反而认为,一刀切下去,给他们在沉重一击,没什么不好,让有能力,想办实事的人上来,没什么不对,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市府也是一样!”

    没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有些人总喜欢把自己认为的很重要,仿佛没了他世界就要毁灭一样,可事实上呢!

    世界没了谁,都一样。

    封瑾听着这话,怎么感觉都不太对,“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

    以为人家封少听不明白?

    他虽然情商欠缺一点,但这并不防碍他成为一个多情善情的人。

    所以,人家听的明白着呢!

    乔月还沉静在不知明的哀伤之中,冷不丁被这句话雷到,表情立马变的不自然,“咳咳!”

    相比她的不自然,封少却十分淡定自然,拉着她的手坚定从容。

    三人上了楼,碰见满头大汗,正打算下来王爱国。

    这位胖大哥,看见封瑾像是见子鬼似的。

    “封……封团长……”王爱国此时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是需的。

    “王处长这是怎么了,表情这么难看?”李建华狐疑的问道。

    刚才他下来的时候,这位王处长跟冷洪林淡的还挺融洽。

    怎么才一会的功夫,气氛就变了?

    “李秘书,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封团长,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把衡江闹的再乱了!”

    “衡江本来就该乱了,一潭死水,能有什么意思?”

    王爱国心头一跳,避开了封瑾的目光,有些不敢跟他对视。

    这个人,王爱国拿不准他的主意,也拿不准他到底想干什么。

    回想一下,他身边的人,似乎都被此次的事波及到了,他又该怎么办?

    就在王爱国要走下楼梯时,封瑾突然叫住他,“王处长还是尽快把身后的尾巴处理干净,先行斩断,将来受到的牵连会减少许多,好自为之!”

    明明空间闷热,王爱国却觉得后前发凉,整个人透心凉。

    这是在给他警告,告诫他,也是在给他机会的意思吗?

    呵!

    王爱国魂不守舍的下了楼,整个人都处于恍惚的状态之中。

    李建华心里直发虚,俩条腿也有些发软。

    他现在很奇怪,封瑾的消息都是从哪来的?

    据他所知,只有国安局的情报,才是最全最快最隐蔽的。

    难道说……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仍然不止冷洪林一人,还有任平阳。

    一个多月没见,这位上面下来的大领导,少了几分意气风发,多了点苍凉的味道。

    想想他们之前约定的赌局,呵呵……谁心里没点底。

    当时那么说,就真的是为了赌局吗?

    不见得吧!

    “封少,好久不见!”任平阳此时说话的心境完全不同了,要说之前还有优越感的话,那么现在只剩畏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