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暗夜
    他这样的人走出去,怎么看都不像杀人,更像花美男,尤其是那双眼睛,闪的人眼晕。

    “怕肯定是怕的,但是也总得让我死个明白,”乔月坐在他对面前。

    玩着折叠刀的男人,用怀疑探究的眼神,紧紧盯着乔月,“可是我从你的眼晴里,看不到害怕两个字,而且我发现……你长的真可爱,可爱到,我都不忍心伤害你!”

    “他叫风,你的外号是什么?”虽然他说的很动听,但乔月还没有自恋到,以为人家会对自己一见钟情,继而放过她。

    “我吗?叫我夜,黑夜的夜!”这个叫夜的男人,将上身越来越靠近,语气也越来越低,勾引还是搞暧昧?

    乔月危险的收拢目光,在他的脸离自己只差三寸之时,突然爆发,“我夜你大爷!”

    砰!

    啪!

    客厅里的灯灭了,一片漆黑之中,有什么东西摔落的声音,也有拳脚相撞的声音。

    总之是一片混乱……

    田秩等的就是一个契机,既然实力有悬殊,那就摸着黑打,这样他们活下去的几率还要大一点。

    在外人看是混乱,但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乱有乱的章法。

    乔月跟那个叫夜的人混乱,此人身手极快,手中还握着刀子,不过她也不是赤手空拳。

    精小的瑞士军刀,在黑夜中划过幽冷的弧度。

    两人从沙发上,一直打到地板,期间乔月的刀掉落,幸好她还有第二把。

    但是那人的眼睛,仿佛带了夜视功能。

    总是能拿捏住她进攻的路线,从而轻松的挡下。

    乔月从来有过的着急,她的拳脚功夫本来就不是强项,现在又处处被制,根本施展不开。

    黑暗中,她能听见男人的嘲笑声,虽然音色很好听,却让她觉得刺耳难听的快吐了。

    “你打不过我!”夜依然在笑,小丫头的身手将他震惊,准确的说,应该是非常震惊了,能跟他打了这么久,依然没有被制服,已是不得了的奇迹。

    啪!

    光亮重新回到这所房子。

    人的眼睛,对突然而至的光亮,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乔月是正常人,有自然的反应,而那个叫夜的男人,他也有吗?

    没等乔月想明白,灯亮的下一秒,他藏身的地方,突然一个黑影扑了下来。

    乔月大惊失色,就地一滚,险险的躲开,同时拔出腰间的枪,朝着对方开枪。

    夜似乎有惊,但他却笑了,“呵,真有意思!身上居然藏了那么多武器!”

    另一边,田秩对上叫风的男子,两人拳拳到肉,田秩打的又狠又不要命,一时间两人倒是难舍难分。

    不过要不了多久,某些差距就会拉开。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有了变化。

    有汽车相撞,飞机轰鸣,以及猎犬的狂吠声。

    “夜,外面不对!”

    “那又怎么样,今天我还非得抓住这小丫头不可了!”夜的眼睛,充满激动的掠夺狂热,紧紧盯着乔月藏身的地方。

    “真的不对,先撤再说!”风很警觉,借着一个机会,跟田秩拉开距离,掏出手枪。

    田秩狼狈的躲开,一摸后腰,他的枪呢?

    这一点上,乔月绝对有话说,要不是她看的紧,她的枪也早没了。

    没有枪,田秩躲的很狼狈,客厅里当然也是碎片纷飞。

    风的子弹,成了夜的掩护,夜看准机会,再次握着刀,朝乔月扑过去。

    乔月此刻只有抱着头,才能避免被四散纷飞的玻璃划伤,所以她没有精力再躲开。

    心凉了,难道真要被他制住?

    只要被扑倒,她很肯定,这个人一定有办法让她再也躲不开。

    就在夜飞身扑过去之时,一个人影破窗而入,顺势一脚踢飞了夜。

    足以见,这一脚的威力大。

    乔月眯着眼,看到眼前人影飞来飞去,那叫一个乱啊!

    夜的脸色绝对是大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他还没看清,就被压制的无法还击。

    乔月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趴在那定晴一看。

    我去!

    他怎么会出现?

    与此同时,外面的喧闹声,似乎更大了。

    枪声震耳!

    田秩那边,隐隐有些吃力,但是当他看清出现在客厅里的人时,内心也是震惊的。

    本以为今晚他们要苦战,但是看这情形,应该还在控制之中。

    风就地一滚,与田秩拉开距离,窗外开出一支信号弹。

    这个来人是谁,恐怕也只有封瑾出现在这儿,才能让乔月惊讶了。

    乔月还在角落里蹲着,谁知道外面竖起多少枪眼,她才不出去挨枪子呢!

    封瑾一记双踢,速度又快又狠。

    夜握着双拳,本来以为可以挡住,可是……

    客厅残破的大门,终于再次被踹开,也再次光荣退休。

    十几个握枪的全副武装的人,冲进来,将各个出口围住。

    “走!”见着情势不对,两人不敢再待下去,硬拼当然不可能,也不知道陆家人究竟怎么办事的。

    不是说的很清楚,他们不参与火拼,只负责暗中抓人。

    他们是杀手,又不能武力跟人火拼。

    “这么就走了?觉得可能吗?”封瑾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自动步枪。

    端枪的姿势标准,枪口已对准了两人的后背。

    “再走一步,我便开枪!”封瑾脸上神情肃杀,端枪的姿势纹丝不动。

    风举起双手,慢慢转回身,“你只有一把枪,怎么能杀得了我们两个人?”

    他自己的手里也有枪,并且这里其他的枪,他都没放在眼里。

    夜手中的枪,刚才已经扔了,没子弹了,他也同样微举着手,但是一双漂亮的眼睛,却朝着乔月的方向瞄去。

    封瑾手中的枪,转了方向,“你尽可以试试,每行有每行的规矩,就算今天你们死在这里,也是你们个人的终结,不会有人替你们报仇,也不会有人在意你们的死活!”

    反正乔月是没看到那个夜的男子的目光,也没注意到,这三人之间的气氖有什么不对。

    她的注意力,全在屋里的一群人身上,这些人她从没见过,也不是封老爷子交给她的势力。

    不过她看到郑宏宇也在其中,但是很明显的是,郑宏宇只是他们其中之一,并不是最突出的那一个。

    而且此刻郑宏宇的眼神,跟之前完全不同。

    郑宏宇现在的眼晴里,完全没有她,像一个活着的机器。

    夜见乔月没看他,心里还有点小小失望,“哦哦,今天的任务搞砸了,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那是真把脑袋栓裤腰带上,本身我跟你们一点仇一点恨都没有,我们只是杀人工具,所以呢!要杀就杀,不杀我们可走了!”

    “走可以,但是要留下点东西!”封瑾手指扣动扳机,毫无征兆,果决冷静。

    子弹打中夜的胸口,不过位置偏了一点。

    风扶住他,“这只能算是我们失败的一部份代价,以后你们的生意,我们不会接!”

    “这是给他的教训,眼神不该乱看!”封瑾放下枪,他当然不会直接枪杀他们二人,杀他们一点意义都没有,他们只是那些人手里的枪,这单生意失败,按照规矩,行动便会中止。

    即便将他们的老窝端掉,也无济于事,杀手组织总是会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夜捂着胸口,这点疼,他可以忍,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对于男人之间的挑衅来说,于他比毒还要吸引人,“眼睛长在我的身上,我往哪看,这你可管不着,有能耐我等着你把我眼睛挖了!”

    赤果果的挑衅,而且人家是捂着胸口,半死不活说的,其心真的可诛啊!

    风现在真担心,面前的男人,再来一枪,那样的话,他们可就真的走不了。

    不怕死是一回事,不想死又是另一回事。

    “封少,得饶人处肯饶人,我们是拿钱办事,至于是谁找我们的,我想也不必我们说,多谢你手下留情!”风心里很清楚,如果今天封瑾围住不让他们走,别说衡江市,就是这间屋子,他们肯定都出不去。

    郑宏宇走过来接住封瑾的枪,挡在那两人面前,“有取有舍,走吧!在我们老大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尽快离开吧!”

    风拖着仍在流血的夜,跳出别墅。

    封瑾看了眼乔月,才对郑宏宇道:“去收拾外面的残局,收缴陆家的兵力,今天参与作乱的,全都抓起来,分开关押!”

    “是!”郑宏宇低着头,退了出去,没有看月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人都退了出去,客厅里只剩乔月跟封瑾两人。

    虽然封瑾很想说一句,类似我来晚了这种话。

    可是话到嘴边,好像又不需要说了。

    伸手抹掉乔月嘴角的血迹,“怕吗?”

    听到他憋了半天,问出来的问题,乔月只想笑,“你看我的样子,像怕吗?”

    “对不起,这次牵连你了!”封瑾内心有着愧疚,想要许她一世安稳,却始终让她处在危险之中。

    乔月只想叹气,“说什么牵连不牵连呢?人只要活着,就逃不开争权夺利,即便你不想,也会被拖进去,无法脱身,唉,我的命运好像总也逃不过这些!”

    她倒是想安静的,平稳的过日子,跟哥哥一起做点小生意,以后就在老家平静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