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凶相毕露
    “你的担心太多余了,哪个地方还没有野猫野狗的,别看它们都是畜生,可实际上,它们本来就很精,我们这镇子人少,有时就得它们帮着看家,小妹妹,你看着有点不像学生啊!”女人也是精,一个小姑娘听见成群的夜猫叫,不害怕不觉得慎人,这本来就很不对劲。

    乔月一只胳膊支在柜台上,笑的天真无邪,“那依你看,我像什么?”

    女人依旧淡定的嗑着瓜子,“那就不知道了,我们这儿回城的班车不多,早上一班,下午一班,错过了,就得再等一天,还有一个半小时,班车才会出发,你也别着急,先去吃点东西。”

    “谢了!”乔月离开旅馆,还真的晃去吃早点,镇子虽小,但该有的东西都有。

    这里的居民,以老年人居多,行动都很缓慢,搞的好像整个镇子都处在缓慢的进程中一样。

    吃过饭,她按着女人的指示,一个半小时之后,站在镇上口等车,可惜没等到。

    路过的一个老大爷,告诉她,班车半个小时之前已经过去了。

    乔月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有点热啊!

    “小妹妹,哎呀,你是不是没有等到班车?”一个辆破旧的小汽车开过来,开车的正是昨天乔月遇见年轻男人,看着就不像坏人,让人觉得安心的那种人。

    “好啊!我正愁赶不上车呢!”乔月的笑容很甜,仿佛真的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的时候,才发现,后排还坐着昨天的中年大汉。

    车子开出镇子,年轻男人一直在说着话,像是很平常的聊天。

    后面的中年男人,则是一脸的警惕,面色不善的盯着乔月的背影。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路的两边开始都是荒山野岭的时候,年轻男人突然将车子拐进旁边的荒地。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乔月拍着车窗,尽量演出害怕的样子,不过真的为难她,演的好纠结,她好想笑场。

    “小妹妹,昨天我们以为你的是学生,本打算放过你,可是现在我们对你有了怀疑,又觉得你不像,所以……不能放你离开了!”后面的中年男人,此刻凶相毕露,从怀里掏出了枪,抵在乔月后背。

    “你们……你们要绑架我?可是我真的就是学生啊,不信,我可以给你们看看我的学生证,还有,我真的是来旅游的,你们不要这么对我,我……我害怕!”

    说着,还真的哭起来,哭天抹泪。

    年轻男人看了眼后面的人,这一眼有询问,有不确定,看来他还是有点良知。

    但是后面的男人,很不耐烦的踢了下前排的座椅,“哭什么哭,这就是命,你来了这里,又迷路了,都是你命不好,所以你什么也不要怪,放心,我们不开枪,开枪在山里回声太大,前面有个悬崖,也不是很深,大概有个几十米吧!如果你命大,侥幸不死,能够活下来,就算你命硬!”

    乔月嘴角抖了抖,这还不叫狠呢!

    几十米摔下去,不死也断骨头。

    荒山野岭的,断了骨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跟死有什么分别?

    这俩人不仅狠,而且有脑子。

    就算将来她的家人找来,或者有人报警,等到找尸体的时候,也可以说,是她自己小不心掉下去的,属于意外死亡。

    乔月安静下来,不哭也不闹了,因为她已经想到以牙还牙的好办法。

    年轻男人见她不动了,还想好心安慰她,也想为自己辩解,“你不要怪我们,都是为了生活,为了活下去,我们一家老小老在镇子里,如果出了意外,我们都活不了,所以你安心上路吧!”

    乔月嗤笑,“少在那假仁假义,杀人就是杀人,做恶就是做恶,你的家人是人,我的命就不值钱了是吗?这个世界,强者生存,不管你们是为了什么,要杀我,这都可以,都在你们的道德观念之内,所以待会我做了什么,你们也不要太惊讶!”

    这两人虽然惊讶于,乔月突然变脸的反应,可是细想一下,一个小姑娘,面对他们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况且他们手里还有武器,难不成她还能翻天不成?

    破旧的小汽车,在一处悬边停下。

    乔月被他们推下车,赶到崖边,后背依然抵着枪。

    “哎哟,挺深的嘛!”乔月探头看了一眼,岂止是深,简直是深不见底。

    山壁都是岩石,山崖底下长着茂密的树,即便摔不死,也会被树枝划成碎片。

    年轻男人见到她的表情,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你怎么不害怕?”

    “对啊!我为什么不害怕呢?”乔月眨着眼睛,一派天真的反问。

    年轻男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像看傻子似的,“你该不会脑子有病吧?”

    “你才脑子有病,你全家脑子都有病!”

    “吵什么,赶紧动手,干完了好回家,”中年男人走近,不耐烦的催促,却不想亲手动手。

    乔月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这儿也有事呢,所以我就不折磨你们了,再见!”

    最后个音节刚落,乔月脸上原本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凶死残。

    站的离悬崖最近的年轻人,察觉到不对时,为时已晚。

    背后突然遭受重击,来不及做出反应,身子便不受控制的朝着悬崖方向倒去。

    “啊!”

    这一声叫的绵长凄厉。

    “你!”中年男人眼睁睁看着同伴倒下去,根本来不及施救。

    乔月不等他做出反应,已朝他凶猛的扑过去。

    那人见势不妙,不得不后退,寻找可以防身的东西。

    只要躲过这一次攻击,他才有机会反扑。

    可是乔月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扑上去抓住他的胳膊,一拧一扭,只听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

    “想让我死的人很多,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能成功的,以后也不会有,因为我喜欢先下手为强,让那些人死在我前面,就像你这样!”

    或许乔月的眼神太恐怖,让那人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脑子一时转不过来。

    也或许,他根本没想到,一个看似无害的小姑娘,竟然真的敢动手杀人,所以他迟疑了两秒。

    也就是这两秒,足以要了他的命。

    等他清醒过来时,半个身子都已悬在半空,只有衣领被人揪着。

    “你……你别放手,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别放手!”

    “给我?可是我什么都不需要,唯独很想看着你去死!希望你也能命大,有一线生机,兴许能活下来,真的,我很期待!”

    手指松开,眼睁睁的看着他掉下去,身影越来越小,真到消失不见。

    觉得她太狠了?

    呵!如果她不是有自保能力,现在角色就会掉转过来,渐渐消失不见的人,就会是她。

    人的善良跟邪恶,都应该是相对的,而不是毫无底线的容忍。

    她不是坏人,但也绝对不是好人。

    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大概只是想挥掉这两个人的痕迹。

    可是一转身,却对上一双复杂的眼神。

    田秩已经来了有一会,眼睁睁看着她将那两个人推下山崖。

    做为一名军人,他想过阻止,可是……

    乔月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怎么?觉得我很残忍?如果我说,他们俩个绝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不仅以前已经干过很多次,以后还会干,防范于未然,不为过吧?”

    田秩沉声道:“那也不该成为他们必需死的理由,你可以将他们拧送到局里,让他们接受他们本该接受的惩罚!”

    田秩当然相信她说的,这两人不是第一次做杀人灭口的事,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们面前的山谷里,一定葬送了很多无名尸体,可是那又怎样?这不是她可以随意处死犯人的理由。

    乔月怂了怂肩,“那些是你应该做的事,而不是我,看不惯也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谁对我不好,我十倍百倍的还之,而且这个世界也并非只有黑白之分,很多事,警察也未必能解决。”

    乔月不想看到他那样的眼神,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两人坐上之前藏好的汽车,开出小镇,开上大路,回到衡江市。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车子一直开进别墅,打开大门。

    猎豹跟郑宏宇都在里面,两人手上都摆着许多报纸,广播也开着,里面居然也有娱乐版,正播放着周然的新闻。

    “你们回来啦?见到老大了吗?”猎豹站起来问道。

    乔月点点头,坐下倒了杯凉水,一口喝下,干涩的嗓子才感觉好了很多,“嗯,看到了,他没事,不过他也没跟我具体说什么,只说他在等,这事我估计只有韩应钦知道,这俩人背后肯定达成什么协议了。”

    郑宏宇慢慢低下头,“咱们血狼内部,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问题,最近一两年,总是接连不断有机密泄露,虽然是泄露,但没有对任务造成什么损失,只是单纯的泄露,之前团长一直在派人秘密调查此事,已经有了眉目,但是此事牵扯很大,需要一个契机,现在……应该就是最好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