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古镇
    只见傅向前遍体鳞伤的躺在他睡过的床上,身上散落着他藏在箱子里的东西……

    周然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身子几乎撑不住,直往地上坐。

    这就好比,他小心翼翼,藏了很多年的隐秘,从不敢对任何人倾诉,也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以至于他不敢结婚,不敢处女朋友。

    而且他也不需要,只要有这些东西,他的内心跟生理都能满足,还不会生出各种麻烦,多么两全其美的事。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竭力隐藏的东西,被剖开了,放到所有人的面前,就好像被人脱光了,扔到大街上,供人欣赏一样。

    周然按着头,强迫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这……这一切都是可以解释的。

    对!一定可以解释。

    他中午离开家时,还没有任何异常。

    才过去短短的两个小时,如果有人要布置这一切,那么肯定很匆忙,要么会有人看见,要么干脆他们就藏在自己周围,等着给他布下陷阱。

    想通了这一点,他站起来,双目赤红的回到客厅,“今天的事,你们必须给我查清楚,从家属院开始查,现场你们也看到了,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全城搜捕傅向前,他却出现在这儿,还被你们找到,这岂不是太诡异了……”

    董嘉年微微抬手,打断他,“周局,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得到消息,那是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但既然傅向前被发现,躺在这儿,现场还布置的这么……”

    董嘉年想不到什么词可以形容,只好略过,“所以按照流程,我们需要带您回去问个话,如果最后查出来,真的跟你关系,那是再好不过,只是现……还是要委屈您一下。”

    周然的身体微不可见的颤抖了,“好,我跟你们回去,希望你可以履行自己的承诺,我建议从周边查起,还有,赶快将傅局长送医!”

    只要傅向前能醒过来,一切就都能真相大白了。

    而他现在能做的,似乎只有这么多。

    走到门口,周然看了秘书一眼,“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将影响控制到最低。”

    秘书明白他的意思,“您放心,我马上开始着手处理!”

    说白了,就是要封锁消息。

    此时的周然,绝对想不到。

    明天一早,各地的报纸头版头条,都将有他的大名。

    韩应钦是一方面,封老爷子那是吃素的吗?

    别的事,还不敢肯定,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糊涂的事,还是没问题的。

    周然被带进审讯室,由董嘉年亲自审问。

    周家派来的人,都被猎豹暗中处理掉了,现在周然在衡江,也只有冷洪林可以依靠。

    但是这一晚,冷洪林这边也出了点意外。

    不过这个意外,倒是挺香艳。

    开头怎么发生的,他其实记的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在应酬的酒桌上多喝了几杯,头有些晕。

    有人过来扶他,他也没有推辞,以为是秘书。

    直到坐进车子,靠着休息了一会,才发现身边坐着一个陌生女人。

    林玉凤在此之前,已经过了乔月的包装,改头换面。

    丢掉以前低廉的地摊货,换上百货商店淑女的女装。

    原本烫成大波浪的头发,改成了原本的自然长直发。

    脸上化着淡妆,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

    不过乔月也告诉她,外表可以清纯,可以淑女,但是脱了衣服,一定是最火辣最性感的打扮。

    越成熟的男人,就越吃这一套,同一个女人,却能满足他所有的需求和幻想。

    当林玉凤站在镜子,眼中的自信越来越强,原来她也是有本钱,让男人为她着迷沉醉的。

    前面的事,乔月都为她设计好了。

    后面的事,就得靠她自己,怎么诱惑男人,她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乔月逼着穆白给她弄来了药。

    让男人乱性的药,而且解一次还不够。

    嘿嘿……想想都很邪恶。

    穆白因为这个事,原本对她感激之情,彻底化为乌有。

    滚走,永远都别再来找他了!

    乔月却笑嘻嘻的勾着他的肩膀,好兄弟,以后多多合作,前途无量。

    穆白是天才,绝对的药理天才。

    可惜现在的工作,对他来说,是大材小用,太可惜了。

    穆白听完她的话,内心崩溃又纠结。

    他喜欢解剖尸体,喜欢给人看病,但同样的,他也喜欢合成各种药剂。

    但是以他现在的环境,显然是不太现实。

    这一夜,很多人的天都变了。

    乔月给猎豹传了消息,冷洪林这边需要密切关注,在冷洪林还没有上钩之前,不急着动他。

    她也通知了封老爷子,让他注意周家的动向,明天将有一场大风暴。

    至于会刮到谁,那就不好说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跟任平阳二人的赌局,似乎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估计现在这二人也已忙的焦头烂额。

    乔月开着车,赶到距离衡江市五十公里之外的一个仿古建筑的小镇。

    还没有开发的古朴小镇,里面很多东西,还保持着旧时的模样,走在其中,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感。

    乔月将车子停在镇外,没有开进去。

    小汽车开进古镇,无疑太招眼。

    “走吧!咱俩也不能分头打探,各找各的吧!明天天亮之前,还在这里会合,把车子藏起来!”乔月再次感叹,妈的,要是有手机多好,打个电话,或者通过卫星定位,高科技啊高科技,还有等上三十年呢!

    “把枪带上,这个镇子很少有陌生人进入,一旦有,他们一定会提高警惕!”田秩交给她一张地图,“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总比没有的好,这里小巷子很多,别迷路!”

    乔月点头,之后两人便分头行动,田秩去藏车子。

    乔月背了个小包,身上换了件粉色运动服,看上去既可爱又无害。

    进了镇子,果然有人盘问。

    坐在小店门口的几个男人,一边就着电灯打着牌,一边盯着过来的人。

    “小姑娘,到这儿来干什么?”一个光着膀子的汉子,粗声问道。

    乔月小跑着过去,“几位大叔,是这样的,我跟同学出来游玩,可是我们走散了,我一个人找不到同伴,又迷路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请问这里有旅店吗?我想在这里住一晚,再给我朋友打电话,明天早上就可以跟他们一起回去了。”

    她说的真诚极了,表情跟眼神都很到位。

    甚至眼睛里,隐约还有泪光呢!

    “你是学生?”中年汉子抽了口烟,脸上没什么表情,叫人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是啊!今年刚初中毕业,准备上高中呢!这不是放假嘛,我们就想着出来旅游,哪里想到会迷路……真是的……”为了更逼真,愣是挤出两滴眼泪。

    中年汉子还要再说什么,旁边年轻一点的男人按住他,接着说道:“既然你迷路了,那就在我们镇子住下,不过我们这里的电话坏了,打不出去,我看还是你明天一早坐车离开,到了市里,再给他们打电话。”

    “那样也行,不知道旅馆在哪?”

    “从这儿往前走,第一个路口左转,看到亮灯的小店,那就是旅馆,小妹妹,我们镇子人少,年代也久了,晚上可千万别出来乱跑,万一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是会吓死人的!”年轻汉子说的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如果乔月真的是单纯的小姑娘,肯定就信了。

    “嗯嗯,我知道了,我最怕鬼了,一定不会乱跑,谢谢大叔!”乔月真诚的道谢,弯腰鞠躬,九十度的鞠躬,然后一个人走上了石板路。

    在她走后,中年汉子叼着烟,眯着眼,问:“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就是个小姑娘,细胳膊细腿,她能翻出什么浪,再说了,小孩子们放暑假,都喜欢到处冒险,这个月已经是第五个迷路的了,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真以为咱们这儿是旅游胜地呢!”

    “你们晚上把招子放亮点,给我好好守夜!”

    “知道了!”

    另一边,田秩是潜进镇子的,他行动快,来无影去无踪,窝在一个地方,狗都难发现。

    乔月找到他们口中的小旅馆,门前挂的是灯笼,也是很古朴的样式。

    走进去,门堂很小,不到十平大小。

    柜台前坐着年轻女人,嗑瓜子,听着广播。

    “老板,我要一个单间,还有吗?”乔月敲了敲柜台。

    年轻女人转过头来看她一眼,便随手丢给她一把钥匙,“上楼左拐,走到头到最后一间,天黑之后,没事不要好来,否则出了事,小店概不负责!”

    “谢了!”拿了钥匙上楼。

    走廊是木地板,踩上去吱呀吱呀作响,有点像恐怖片的场景。

    过道两边,每一扇门都紧闭着,两边的墙上也是挂着红灯笼,真被过道的风一吹,真他妈的诡异。

    打开门进了房间,还好,这里面有电灯,要不然再点个蜡烛,才要人命呢!

    屋里的布置也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床的对面,居然还有一面很大的镜子。

    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把镜子安在床的对面,在风水学上来说,这是禁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