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来找你叙旧的人
    周然气的笑了,笑着又摇摇头,似乎觉得自己跟一个小丫头计较,有失水准。

    周然出了封宅,经过门口停着的车子时,多看了两眼,回到自己的车里,对手下吩咐,“待会留下一辆车,跟着他们,严密监视!”

    “是!”

    周然的车子离开,拐角处又开来一辆车。

    田秩在后视镜里看见了,“呵!”

    周然离开之后,封建国领着乔月上楼,在书房跟封老爷子密谈了十几分钟。

    其实大致的情势,他们心里都清楚。

    以封家之力对抗周家,难免力不从心。

    封建国的意思是,既然这样,倒不如把水搅浑,能拖几个进来是几个。

    封老爷子上了年纪,很多事力不从心。

    当着封建国的面,他给了乔月一个电话号码,嘱咐乔月,这是封家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

    因为一旦用了,封家所有的一切,都将摆到外面,任人宰割。

    乔月点点头,“爷爷,你放心,我相信封瑾,他不是能随意被人左右的,您要相信自己的孙子,这么些年,他有自己的世界!”

    乔月没有说的太白,自家人明白就行了。

    封老爷子满意的点头,“封家娶你做孙媳妇,是我们封家的福气,将来封家就只能交给你们了,我信封瑾,也信你,你是个不得了的丫头!”

    “父亲说的是,经过这件事,我的心也淡了,邵远始终是江家人,我的两个女儿都不成器,的确只能依靠你跟封瑾!”封建国并没有嫉妒,他说的是实话,封邵远即便不是江家人,也只能从商。

    “你能明白,那是最好,等这件事完了,你现在的位子,就去后勤吧!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老爷子语重心长。

    封建国点头,“父亲,您放心,咱们封家这一辈,绝对不会就此消亡!”

    乔月从封家出来,坐上车,田秩坐在驾驶位,“我来开车!”

    乔月怂怂肩,“随你的便!”

    “有人跟上来了!”

    乔月眯起眼,“那就让他跟着好了,慢点开,别叫他跟丢了!”

    田秩纳闷,“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既然那位周局长对我用招了,我不回应怎么行,开到人烟稀少的地方,让他翻车,你行吗?”

    “这有什么不行,看着!”田秩速度加快,滑动方向盘,驶入车流中。

    后面车子里的人,开着开着,还觉得奇怪呢!

    “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有什么不对的,跟住了,别跟丢了!”

    “反正就是不对,他们好像在故意让我们跟,始终跟我们保持稳定的距离!”

    “那又怎样,只要不跟丢就行了!”

    开出市区,车子驶上公路,开了一段,田秩突然拐进一条小路。

    后面的车见状,也只好拐了进去。

    但是崎岖的路,前面的车子反而开的更快。

    这里不得不说,乔月他们开的是战型越野,而后面那辆是轿车,那底盘能有多高,再颠来颠去,车子不废才怪。

    田秩很快很又将车子拐上大路,一踩油门,突然加快速度。

    “快快,他们要跑了!”

    同伴一催,司机也一脚踩下油门,车子也飚了出去,但是飘的厉害,飘的人心惊胆战。

    “稳一点,稳一点,小心……小心!”

    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他们的车子为避开路上的老牛,一头扎上电线杆,撞的那叫一个结实,其中一人当场晕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停车!”乔月拍拍车门。

    田秩把车停下,走回事故现场,看着正在努力试图爬出车子的男人。

    那人还以为她要伸手帮忙,“救……救命……”

    乔月被浓烟呛的直咳嗽,“好啊,我救你!”

    她还真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两个人都出来,不过动作很粗鲁,也不管是不是拉断了骨头。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乔月摆摆手,示意不用谢,慢慢在他身边蹲下来,很诚恳的对他说道:“你记得要回去告诉周然,别再派人盯梢了,风险太大,这才跟多久,居然就出事了,真是可惜,哦,还有啊!提醒周然,以后出门坐车也要小心一点,毕竟意外这种事,年年有,天天有,每时每刻都有,小命重要,别作,作没了,可就什么都不剩了,原话带给他哈!拜拜!”

    乔月小跑着回到车上,出了气,心里痛快多了,“走吧!争取天黑之前赶到兰城,手真痒啊!上次就想收拾他了,现在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了。”

    这年代做坏事其实贼容易,没有无处不在的监控,只要你身手够好,一切都不是问题。

    田秩的车技还是很稳的,乔月在车上眯着了。

    到达兰城的时候,天黑了,居然还下起雨。

    天黑下雨,正是办坏事的好时间。

    “你说这个时间,他会在哪?”没有电脑,电话也不普及,得到信息的渠道少了太多,真的是有利就有弊。

    “我怎么知道,难道来之前,你没有找人打听清楚?”

    “打听清楚了又怎么样,谁能断定他一定出现在什么地方,走吧,先找人,找着了再说!”

    她随意的态度,真是让人恨啊!

    两人在兰城奔波了大半夜,晚饭都是在车上解决的,终于在一处新盖的小区,找到傅向前的车子。

    “嚯!养小情都这么大手笔,贼有钱啊!”乔月看着对面崭新的小区,啧啧赞叹。

    “现在动手吗?”

    “现在才十二点,太早了,等一个小时,看见楼道口那两人了吗?你去搞定!”

    “你要一个人上去?”

    “没错,咱俩还得伪装一下,等着,我去去就来!”乔月打开车门,顶着雨跑了出去。

    田秩烦躁的抓抓头,他非得听这丫头的吗?

    怎么感觉又不靠谱了呢?

    过了二十分钟,乔月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把这个换上,你身上的衣服太招人眼!”

    田秩打开袋子,里面是一套黑色紧身衣,“非要穿?”

    “我到下面等着,你赶紧换,待会再把口罩戴上,帽子扣上,咱俩好歹也是队友,一样的出去多酷!”她又拉开车门走下去。

    夜晚,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傅向前搂着小情睡的又重又舒服,还在做美梦呢!

    忽然一个激灵醒了,听到外面似乎有动静。

    他支着耳朵听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翻个身,把妖娆的女人往怀里搂了搂,手还不老实,钻进女人的衣服里。

    女人哼哼两声,表达抗议。

    就在傅向前快要睡着的时候,脖子突然一凉。

    “谁!”他彻底醒了,瞬间就出了一身冷汗。

    “是来找你叙旧的人!”阴森森的声音,依稀能听出是个女人的声音。

    傅向前不敢动,眼珠子飞快的转动,“我不管你是谁,但你既然闯进来,就该知道我是谁,绑了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别想离开兰城!”

    “好可怕!吓死我了,可是你觉得你还有要机会求救吗?”

    冰凉的刀,又抵近了一点。

    他身边的女人被惊动,转过身,慢慢睁开眼睛,还没等发出一个音节,一记重击敲下,人昏了。

    “傅大局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吧!”乔月利落的将他绑起来,却并没有将他打昏。

    然后弄了根粗麻绳,拖着他,将他往外面拖。

    整个过程,屋里的灯没有开过,也没有人发现异样。

    次日清晨,小情人醒来看见身边没人,再回想昨天晚上,也愣是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

    椅子上,傅向前的衣服也不在了,门口的鞋子也不见了。

    她想了想,可能是傅向前怕他老婆,连夜走了。

    可是她又哪里想得到,傅向前其实是光着身子被拖走的,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

    至于衣服跟鞋子,都被乔月打包带走了,扔到荒郊野外,她又怎么会好心给他穿衣服呢?

    车子开出兰城,一路朝着衡江的方向开进。

    “找个地方打电话,问问周然现在住哪!”乔月坐在后面,脚踩着傅向前的背,这老东西不禁折腾,已经晕了。

    “好!”田秩也不问为什么,反正她有目地就是了。

    车子开到一个路边小店,找到一部破旧的电话,打到军营找到周一明,再找猴子,没办法,就是这么不方便。

    傅向前哼哼唧唧醒了,可是身处的地方,让他难受的要命,“你你这是疯了,你知道绑架我是什么后果吗?我告诉你,如果你现在放了我,事情还要回旋的余地,否则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乔月用鞋跟碾着他的背,“既然我敢绑,就敢把事情做到天衣无缝,就算是查,也查不到我身上,您就别操心了,还是担心一下,接下来将会面对什么!”

    经过王宝生的事,傅向前多少知道这丫头是个狠角色,可是她究竟有多狠,他心里拿不定主意。

    “你不就是为了封瑾的事吗?我知道他出了事,可是我在兰城,他在衡江,怎么他出了事,你却要来找我,咱们上次谈的不是搬完融洽,我家林雪还跟一起参加训练营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