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对不起,我失手了
    伊晴站立不安她没想到乔月真的能开枪,还真的能打中。

    她不是常可欣,不会看不到当时子弹的确是穿透了苹果核。

    现在轮到她了,没关系,她也一样可以。

    “我自己来!”伊晴当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啃苹果,她用小刀将苹果削掉了果肉。

    乔月啧啧惋惜,“多么好的苹果,浪费可耻!”

    韩应钦忽然揉了揉她的头,“小丫头,拿我开涮,小心老狐狸阴你一把。”

    放开她,从伊晴手里接过苹果核,翩然的走向五百米之外。

    “队长,好好打!”常可欣拍拍她的肩膀,对她寄予很大的希望。

    “队长,让他们好好的看着,让他们惊掉下巴!”

    ……

    女兵们轮流鼓励伊晴。

    狙击枪拿上手,伊晴深吸了一口气,端着枪瞄准。

    她不是乔月,她没办法做到不瞄准,直接就开枪。

    那样的方式,她完全无法想像。

    所以她在瞄准,要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静下来,沉到一定境界,人和枪合而为一。

    韩应钦静静的站在那,深的像海一样的眼睛,盯着伊晴,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没了。

    当他不笑的时候,那股子凌厉慑人的气场,渐渐释放。

    伊晴注意到他眼神的变化,尽量让自己不去看的眼睛。

    枪握了又握,瞄了又瞄,本该平静下来的呼吸,也渐渐乱了。

    眼前开始模糊,出现重影……

    常可欣等人急的要哭了,难道队长也要犯同样的错误?

    伊晴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心中发狠,重重的咬了下舌头,淡淡的血腥味跟疼痛感,让她躁乱的心恢复了一点平静。

    “砰!”

    子弹飞射而出,贴着韩应钦的耳朵飞过去的。

    这样的偏差,可不是一点点。

    伊晴无力的垂下头,手里的枪也要拿不稳。

    最后关头,她的枪口偏移了,还是怕了。

    韩应钦依旧淡定扔下苹果核,朝这边走来。

    走的距离近了,才发现,他的耳朵出血了。

    “韩局长赶紧去包扎一下吧!”周一明心里其实有点小高兴,小小的幸灾乐祸。

    “不用了!”韩应钦用手指一抹,指尖上沾红色的血,怎么看怎么都觉让人觉得他这个动作,妖的可以。

    伊晴满脸通红,“韩局长,对不起,我失手了!”

    “不,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兵,各方面都很优秀,在我见过的兵之中,已是姣姣者,其刚才你不该看我的眼睛,当面对猎物时,不要去看他们的眼睛,那样只会让你分神,人的大脑,本能就是用来思考的,想的越多,考虑的东西越多,顾及的东西当然就更多。”

    “其实你有能力一击命中,好好努力,将来很光明,别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好好努力!”

    韩帅这一番话说,说的大气。

    伊晴心有羞愧,举手敬礼,“是!”对韩局长,又有了新的认识。

    韩局长说的也很对,她不是败在技术上,而是定力心性上!

    但是韩应钦转身,面对乔月时,那脸色可就差了太多,“你这丫头,也是欠收拾,是该让封瑾好好管管你了!”

    乔月就像一块璞石,需要细细的打磨,再加上时间的磨砺,才能成为最好的宝玉。

    乔月傲娇的哼了声,抬高了下巴,“大叔,我跟他的事,就不需要您操心了,不过我们以后结婚的时候,一定请你来!”

    “行,我给你们做证婚人!”

    幸好他俩说话声音不大,听到的人不多。

    但是伊晴却听到了,顿时面如菜色,久久不能言语。

    “队长,你怎么了?”常可欣觉得她脸色不对,关切的问。

    伊晴摇摇头,“可能是腿伤的缘故,没事,我休息一会就好了,先扶我回去吧!”

    常可欣不疑有它,招呼另一个女兵,扶着伊晴回宿舍了。

    今天的射击比赛,终将成为血狼历史性的事件。

    秦夏回来之后,带着乔月去了他们连队的枪械库,忍痛让她在这里挑零件。

    原来乔月提出自己组装一个狙击枪,一支步枪。

    按规定来说,肯定不合规定。

    但是那两个同样参加比赛的小战士,输给她两样好东西,再加上秦夏这支……嘿嘿!

    乔月在枪械库待了整整一天,期间封瑾陪了她半天,韩应钦也过来陪了半天,并给她送饭。

    其实韩帅很好奇,她从来学来的改装知识。

    枪械改装,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看两本书,看些资料就能学会。

    它还需要大量实践,大量的时间去钻研。

    到了晚上,韩帅没走,封少还来了,盘腿坐在她身边,给她指导。

    “这个尺寸不够,需要打磨!”

    乔月看了看,点头,“我知道,需要把弹道重新调整……”

    韩应钦颇有意思的看着这一幕,年纪差十岁,却没有影响他们的交流,共同语言还挺多。

    三人一直在枪械室待到晚上九点,乔月总算满意了,握着枪反复的看,来回的摸。

    韩应钦最喜欢泼凉水,而且无时无刻没有忘记自己的目地,“军队里规定,枪支不可以随意携带外出,即便是出任务,也要申请报备,如果训练营结束,你不想从军,这些东西还是要上交的。”

    哗啦!

    一盆冰冰凉凉的水,从头淋下。

    乔月恨死了,“那你早干嘛不说,非得等我组装好了再告诉我,我发现你这老头,真是太太太让人讨厌了!”

    封瑾摸着她气呼呼的小脸,“没事,我给你收着,以后你想玩的时候,随时过来就可以。”

    乔白沮丧死了,她要的不是随时过来看,而是每时每刻都在身边呀!

    “别的部门肯定不可以,就是警察也不行,不过国安局却是例外。”韩应钦又点到了主题。

    但是他惊讶的发现,封瑾反对的好像没那么强烈了。

    这小子,莫不是吃错了什么药?

    封瑾在心里骂粗话,老子什么药也没吃错。

    之所以没火气了,还不是因为这老小子毅力太他妈的惊人了,好像逮不住乔月,就不走了似的。

    最最关键的是,他知道有一点点动心了。

    他了解这个小姑娘,而且韩应钦有一句话,说的倒是挺对。

    她才十五岁,自己有什么理由,将她的现在包括未来都锁在自己身边,让她哪里也不去。

    初中毕业上高中,高中毕业上大学,大学毕业跟他结婚生子,或者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对,普通的工作,她根本适应不了。

    封瑾想的远,却也是站在她的角度上想着问题。

    如果她有翅膀,想要展翅高飞,他又怎么忍心,将她锁在身边,让她哪里也飞不了?

    乔月低着头,爱惜的抚摸着两支枪,足足有十分钟,再抬起头时,她的脸上已没了沮丧,“看不到,那就看不到呗,天天带在身上,我可能还会厌烦呢!大叔,一看你就是单身狗,不了解什么爱情,行了,我要回去睡觉,大叔也省省心吧!年纪大了,别操那么多心,容易老的快!”

    拍拍屁股起向,韩应钦站起来,不死心的追问:“确定肯定?机会错过了可就再也没了。”

    “大叔,咱俩境遇不一样,感受也不一样,你肯定是孤家寡人吧?所以你不了解家人对我的重要性,特工是什么样的工作,我心里清楚,我不想让我的家人担心。”

    她说的轻松,走的潇洒。

    韩应钦忍不住轻笑,“小丫头,还说起我来了!”

    “我想她说的话,你听进去了,明天送您离开!”封瑾用了尊称,韩帅依旧是他尊敬的人。

    韩应钦不置可否,“离开这里,并不代表会离开衡江,你也知道最近局势不稳,衡江这边,也是暗潮涌动,你真的准备好了,应对接下来的麻烦?”

    “呵!他们又不是仅仅针对封家,这里还有我的老shou长,你放心,我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封瑾与他并排站着。

    正局上的事,他从来不跟乔月说。

    “嗯,既然如此,我免费送给你一个消息,有人把你告了,告到上面那位跟前,说你滥用兵权,budui私有化极期严重,导致上面下来的人无法监管,你好自为之!”

    封瑾站的笔直,身影没有丝毫晃动。

    他的直接领导,很快就要退位,他的位子空出来,上面肯定要派人下来,但是坐到那个位子上,却只有一个虚职,谁愿意干?

    所以,收回兵权,让他撤职,是最佳最上等的选择。

    既然要搞掉他,明着搞不行,那就暗着搞。

    封瑾吐了一口浊气,“也有shi长大人的功劳吧?”

    “不知道,需要答案你自己去查,你手底下也有搞情报的人,衡江是你的地盘,想查还不简单!”韩应钦是欣赏封瑾的,当年也让他加入国安局。

    但是后来他拒绝了,同时,韩应钦也发现,他的性格并不适合待在国安局,待在那位的眼皮子底下。

    封瑾是个能力很强,聪明又出众的年轻人,如果他进入国安局,将来便是韩应钦的接班人。

    如此一来,可不就是眼皮子底下。

    乔月回到宿舍,走在楼道里,快要熄灯了,大家都在抓紧时间洗衣服洗澡,整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