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我给你们当裁判
    “我之前说了,你只是备选人员,同你一起进入选拔的,至少有十个人,最后谁能留下,凭的是你们的实力,如果你能突出重围,进入国安局,空降队长一职。”

    韩应钦此举也算是破格了,以往哪个新人不是从最低层做起,可是到了乔月这儿,竟然就可以空降了,什么操作?

    乔月本来肯定是打定主意,不鸟他。

    可是……她又实在很喜欢挑战。

    不得不说,韩帅这只老狐狸,是真的摸透了每个人的软肋。

    田秩一脸的鄙夷,小丫头就是小丫头,三言两句就被带跑了。

    “你可以好好考虑,暂时不用答复,你年纪还小,人生还有无限的可能,别白白浪费了,还有田班长……”

    他将矛头转向田秩,“虽然你年纪不小了,一般来说,已经过了黄金年龄,但是我本着爱才的原则,可以让你参加十人小姐选拔,不过我估计你肯定赢不了,毕竟年纪在那摆着,就当去充个数吧!此次出行,没遇到特别合适的。”

    田秩脸黑的像锅底,“谢谢您的抬举,年纪大了就得认命,我还是喜欢炒菜,当我的炊事班班长!”

    “田秩!”韩应钦突然变了脸,“你一直活在对战友的愧疚之中,难道就要背负着愧疚活一辈子吗?”

    乔月飞快的朝田秩看去,只见他像是一瞬间坠入沉痛的瞬间,整个人都在颤抖,气息乱了,拳头攥着。

    不过他能忍,也能扛。

    “我的事,不用你管!”田秩头也不回的走了。

    乔月凉凉的说道:“你好像失败了。”

    岂料韩应钦微微笑,风华绝代,“谁说我失败了?没口子也要凿出一个口子,他现在已经有了口子,再添几把火就行了,倒是你,真的不打算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枪法?”

    乔月望向靶场的方向,“你觉得抱着枪,对着固定靶打,有意思吗?”

    “怎么没有,那是基本功,如果一个战士连基本功都忽略,并不能证明他有多好,恃才放旷,眼高于顶,早晚摔在自己最自信的地方!”

    乔月很认真的听完了帅大叔的话,过了十几秒,站起来拍拍屁股,“跟你在这儿聊天,真够无聊的,算了,我还是练枪去吧!”

    韩帅目送她离开,越发的欣赏。

    能听得进别人的谏言,心高气不傲,是个好苗子。

    够狂,但也懂得收放。

    够聪明,却不耍小聪明。

    够胆,却并不莽撞。

    乔月走到队伍中之时,已经进行一半了,野狼身边的人负责记录,个别有潜力,会特别关注。

    但是今天的主要目地,还是让他们适应,所以成绩并不是关键的。

    “你想练靶了?”野狼觉得稀奇,除了老大,居然还有另一个人能劝得了她,大叔功力深厚啊!

    “反正闲着也闲着,有人说不能恃才放旷。”

    “也行,跟那边一样,打八百米。”野狼抬了抬下巴,指的是伊晴那边。

    射击距离更远,难度更大。

    伊晴走到常可欣的靶位前,看到她的成绩,很严肃的批评她,“你是怎么了?平时成绩也不是这样的,难道要让菜鸟们笑话你们,说你们不配进血狼吗?”

    常可欣被骂的心不服气,“连长,我今天只是状态不好,再让我试一次,我一定能打出好成绩!”

    伊晴严肃的看着她,“状态不好,绝不是理由,难道忘了我之前跟你们说过什么了吗?看着!”

    只见伊晴夺过她的枪,上膛瞄准射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十发子弹,一百环!

    女兵们一阵欢呼,拍手叫好。

    伊晴放下枪,朝韩应钦所在的地方看去,见他也在看着这边,心里有了底气,“刚才新兵营的乔月,不肯练习枪法,觉得太小儿科,所以一个人离开,你做为老兵,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常可欣果然容易被激怒,“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有多厉害,一个菜鸟而已,也太不知天高地厚,如果她那样的也可以不用练习,那我们每天累死累活的算什么?”

    伊晴拍拍她的肩,“战友之间相互切磋,共同进步,这是好事,别有心理负担,跟人家好好说。”

    “队长,我知道,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乔月正拿着野狼递给他的,88式狙击步枪,翻来覆去的看。(88在时间上不对,剧情需要)

    这枪很顺手,是秦夏的枪,这厮还挺大方。

    “枪不是拿来看的!”比醋还酸的声音,听的人耳朵发麻。

    乔月拿枪的动作停下,抬起头看她,“哦,不是看的,难道是来吃的?”

    “你!”

    身后有哄笑声,有讥笑声,毕竟这边都是新兵营的人,他们都是站在乔月这边的。

    黄箫然爬起来,站到乔月身边,“老大,她这是来找茬呢,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老ng又怎么样!”

    常可欣鄙视道:“还老大呢,这里是军营,又不是黑社会,成天拉帮结派,像什么样子,喂,菜鸟,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既然牛都吹上天了,不现眼怎么能行!”

    乔月微笑,“好啊!不过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比,总要彩头,否则多没意思,你说对吧?”

    常可欣身后也走上来两个同伴。

    “战友间的比试,一直是我们血狼的传统,彩头肯定也要有的,但不能过份,不能违背原则。”

    “也不能事后报复,记恨,能做到吗?”

    乔月还是笑着,“你们能,我当然也能。”

    “痛快,说吧,想要什么彩头?”常可欣倒是挺欣赏她这点,说比就比,不啰嗦,不推辞,够爽快。

    “那就洗衣裳吧,我们宿舍所有女生的衣服,你们宿舍女生的衣服,谁输了,谁的宿舍全包,怎么样?”

    “成!”这个筹码很符合实际情况,常可欣一口答应。

    现在是夏天,每天都要换脏衣服,可是每天训练完了,回来都很累了,要是能有人给她们洗衣服,何乐而不为呢!

    黄箫然不干了,“老大,为什么不拿我们宿舍的衣服做赌注!”

    “你喜欢让别人给你洗内裤?”乔月白他一眼,想的美,那帮臭男生,袜子臭的能熏死苍蝇。

    一帮人拉开架势,看热闹的,拉帮助威的。

    但是很显然,伊晴那边的人少,及不上乔月这边人数众多。

    小菜鸟们兴奋啊!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兴奋些什么,总之就是很兴奋就对了,就跟搞联欢会似的。

    热闹的氛围,还吸引了其他战士,一时间训练场围了好多人。

    周一明被他们围的脑门都是汗,“想看都给我排好队,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把风都挡住了!”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天气热啊!

    战士们齐刷刷站出队形,围了一个半圆,这回真的像搞晚会了。

    “我给你们当裁判如何?”韩帅步伐慵懒的走过来。

    “可以,只是两个人比,未免太单调了,而且普通的固定靶,也没什么悬殊性,不如您出个题吧!”想单纯的看戏,想的倒挺美。

    “也行,还有谁要参加?不过参加的话,赌注还是要的,自己想好了,难度可能会不一般!”此刻的韩应钦像极了诱骗小白兔的大灰狼。

    “我来!”有两个野狼手下的人,举手站了出来,“赢了我不要,输了,我收藏的手枪送出去!”

    “我送一把瑞士军刀,是我缴获来的!”

    两个男生,不想欺负乔月,同时,也不相信她真的能赢。

    跟她比,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我也参加!”常可欣同宿舍的女兵,“如果输了,我帮她一起洗!”

    伊晴是最后一个站出来的,“虽然我参加可能有失公平,但是我对挑战很感兴趣,也想见识一下乔月的枪法,也许还有什么奇迹,是我们想不到的,不管怎么说,你的勇气,我很佩服!”

    伊晴说的真诚,目光真挚。

    “那两个男的,有一个是他们连的神枪手,也担任狙击手,常可欣身边站着的小姑娘也是女兵队的狙击手,伊晴连续几年都是射击比赛的第一名,所以你小心了,不好比哦!”黄箫然在乔月耳边小声给她分析。

    乔月抖了抖肩膀,“我想吃苹果了!”

    “啊?”黄箫然一头雾水。

    只有韩帅笑了,“谁去食堂拿一箱苹果?”

    “我去!”黎勇飞快的跑了,三分钟后,又飞快的跑回来,连气没喘。

    乔月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下,快步走过去,在里面挑挑拣拣,最后挑出一个又红又大的,在身上擦了擦,张嘴便咬,惊掉了无数的下巴。

    “你们看啥?我渴了,吃个苹果不行啊?”乔月吃的欢。

    伊晴却等不及了,“韩先生,您说怎么个比试方法?”

    韩应钦也挑了一个苹果,却是最小的那个,拿在手里看了看,“做为军人,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质,平里枪法练的再好,也只是最基本的,我相信你们都是最优秀的军人,也参加过战斗,甚至有的人还开枪杀过人,但是你们真的有勇气面对,即将被你们用枪指着的人吗?”

    ------题外话------

    顺便说一句,哭的偶稀里哗啦,没办法,就是这么感性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