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只能信我
    封瑾皱眉,“如果不方便,可以先回去,不用跟着了。”

    伊晴脸红的厉害,“我没事,刚刚踩到石子了。”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关心,听在伊晴耳朵里,还是被放大了百倍,这是属于封瑾对她的关心。

    伊晴爬起来,追上前面的人。

    帅大叔略带淡淡笑意的眼睛,始终瞄着树底下的几个人。

    有人踢了踢穆雨彤,“快点起来,有人过来了。”

    “来就来呗!”

    “是团长……”

    穆雨彤一个激灵翻坐起来,这才瞧见,那几人已经到了跟前。

    小姑娘们急忙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迷彩服,“团长好!”

    穆雨彤心里着急啊!

    乔月还在睡着呢!

    果然,伊晴的目光落到乔月身上,满是不赞同,“乔月!”

    穆雨彤怕这一声不够,又回身踢了她一脚,“乔月!”

    脸上的书慢慢被拿下来,眼睛还在适应刺眼的光线。

    “睡好了吗?”带着笑意的声音,陌生又神秘。

    乔月坐起来,寻着声音的源头,迎上一双睿智深沉的眼睛,盯着他看了足足有半分钟。

    一旁的封少心里可不痛快了,“还坐在那干什么?赶紧起来,像什么样子。”

    乔月终于把视线从帅大叔身上挪开,转向封瑾。

    站起来,戴好帽子,敬礼,然后放下。

    淡定的问了句,“还有事吗?”

    伊晴很严肃,“现在是白天,虽然不在训练中,但你们也不能随便乱跑,找个地方就睡觉,如果全团人都像你们这样,成何体统,像什么样子。”

    乔月掏了掏耳朵,“既然是如果,那就是还没有发生,我们今天没有训练日程,而且这里也不是训练场地,在这里坐一会,看,学习学习,真的不成体统吗?”

    扬了扬手里的书,她们可都是爱学习的好同志,休息了也不忘带着本书看。

    要是让指导员看见,不仅不会责怪,反而会夸他们爱学习呢!

    “你这是狡辩!”伊晴虽然面上还能保持镇定,但是心里气翻了,这丫头太不给她面子,让她在长官跟前没有面子。

    “行了,都闭嘴!”封瑾打断二人。

    伊旺心里升起一阵欢喜,以为封瑾要为她说话,要教训乔月了。

    可是事实却是……

    “乔月,这是帝都下来的钦差,韩局长,他找你有事!”封瑾已经烦了,真以为他傻呢!

    韩应钦虽然嘴上没说,但他是什么人,封瑾会不知道吗?

    每年这老东西,都会到各个军qv挑选人才。

    虽然被他挑中的不多,但是这种行为真的很让人讨厌。

    封少的讨厌跟尊敬并不冲突。

    尊敬是因为他的实力,人家是真有本事的人,混到现在这个位置,凭的是自己的本事。

    讨厌也是真的,说一句话,能把人气死,看似温和,实则手段阴着呢!

    不过他这人也喜欢不按常理出牌,总是搞的别人措手不及。

    乔月淡淡的目光又转向帅大叔,“要找个地方谈吗?”

    “找什么找,到我办公室去!”封少火了,从韩应钦出现在他军营中,他便知道自己手底下,可能又要少一员猛将。

    但是让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是,韩应钦竟然停在乔月面前。

    完了完,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想撬他的墙角吧?

    如果……他说的是如果,如果他想要野狼或者猴子,他都可以忍痛割爱,但是要他媳妇,绝对不可能。

    封瑾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怎奈计划赶不上变化。

    乔月随手把书扔给穆雨彤,“晚饭记得给我留着,我要吃肉,别整那么些素的。”

    “喂,那咱晚上还要训练吗?”

    “老规矩,别偷懒,否则我饶不了你们!”不是她想操这个心,而是现在太他妈的坑了。

    她一个人再强,没个鸟用,有的是团体训练,她不能总被人拉后腿。

    所以营里,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被她威胁着训练,针对每个人的缺点锻炼,不求有多厉害,至少别拖大家后腿。

    韩应钦面带和善的笑容,“你挺讲义气,是不是觉得他们都是你的小弟,所以你照应他们,就成了应该的?”

    “这位大叔,你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跟我说话,能别拐弯抹角行吗?你不就想说,我这个人太义气用事,把自己搞的跟老大妈似的,操那么多闲心?”

    韩应钦被她逗笑了,“嗯,我的确是这个意思,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拉风,很酷?毕竟老大这个词,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无法拒绝是吧?”

    “扯蛋,你看我像是仗义的人吗?我这是为了自己,要不然鬼才管他们。”

    “可是我看着你就是一个仗义的小姑娘,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韩,韩应钦,听说过吗?”韩大叔友好的朝她伸出手。

    “没听过,也不想听过,您的眼睛,让我想起一种动物……狐狸,还是一只千年老狐狸。”乔月没动也没笑。

    妖跟妖之间,那都是有感应的。

    直觉告诉她,老狐狸的笑脸下,藏了诡秘。

    封瑾快步走过来,拦下韩应钦的手,“其实您有话可以直接跟我说,伊连长,你带着王处长,到隔壁喝点水,我们谈完了就出来。”

    说完,不等伊晴回应,拉着乔月就走。

    韩应钦不气也不恼,笑的很随性,“伊连长是吧?请你务必好好招待王处长,一路陪着我,挺辛苦的,王处长身娇肉贵,累坏了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王爱国如同被金子砸中,那个激动的,“谢谢韩处长关心,我没事,还能撑得住,咱当年也是军队里出来的,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昨晚接到上面的电话,让他接待这位爷,并全程陪同。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紧张的连口水都没能喝得下去。

    “伊队长,这边请!”王爱国笑的脸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伊晴咬着唇,手指掐着掌心,很快便平复了心里的厌恶感。

    “好的,应该我招呼王处长才是。”伊晴笑的很温柔。

    韩应钦目送他们离开,眼底的精芒一闪而过,快的几乎看不美见。

    杀人不见血,说的可能就是他这种人。

    封瑾拉着乔月走进办公室,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别被那老狐狸忽悠了。”

    乔月其实很想笑,但是看他的脸色,还是算了吧!

    “你觉得我是容易被忽悠的人吗?”

    封瑾依旧抓着她,“你不是,但他是,我信你,但不信他,反正不管他怎么说,你都不要信!”

    难得看到他紧张的样子,乔月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脸,“好吧!那我不信他,信你总成了吧?”

    “嗯,只能信我。”封少大言不惭。

    不知不觉,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只隔了一个呼吸的距离。

    好想吻她,想的,一颗心像是被猫抓似的。

    就在快到吻到时,门开了。

    韩帅一脸融融笑意的走进来,“不好意思,打扰了。”

    嘴上说不好意思,说打扰了,可是一点诚意都没有。

    再说了,你觉得打扰,难道不该退出去,等一会再进来吗?

    这是封少的内心活动,但还是不要讲出来了,在心里默默诅咒小老头就好。

    韩应钦脱了外套,慢条斯理的挂好,又走到水壶那儿,温和的问:“你们要喝茶吗?”

    “如果我没记错,这里应该是我的办公室。”封少不爽暗压着。

    “哦!”韩应钦点点头,“那是要白开水?”

    封瑾黑着脸,背过身去,省得他一时冲动,上去揍丫的。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可不就得打一架吗?

    乔月发觉这两人的相处方式,可真够特别的。

    她用手支着下巴,有意思的看着二人。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魅力值,不相上下。“”

    封瑾再年长十几岁,也一定会是此等风采,让人移不开眼,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优雅跟岁月的风情。

    韩应钦将一杯白水递给她,“在看什么?”

    手中的另一杯不,推给了封瑾。

    “没想什么,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乔月不喜欢拐来拐去的绕圈子,总觉得不会是小事。

    封少小小的紧张了下,捏着茶杯的水,也不停的收紧。

    与他们二人的心情不同,韩应钦很淡定,很轻松,很惬意,“别急,咱们来聊聊,你想当军人吗?”

    “不想!”乔月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韩应钦似乎并不意外,“既然不想,为什么要参加训练,要知道你现在的训练标准,应该是根据血狼人员的专业训练,强度高,肯定吃了不少的苦,既然吃了这么多苦,偏又不想当军人,这不是自自相矛盾吗?”

    乔月眨着眼,“有吗?可我不觉得苦,进入这里是为了提高自己,也是为了挑战更多的不可能,这跟当不当军人,没关系,再说,我也不喜欢这里的氛围。”

    韩应钦儒雅的喝着茶,听完她的话,沉思了片刻,“不对,你没有说真话!”

    “那么请问这位大叔,您觉得什么样的理由,才是真的?”她反问。

    “我觉得,比如……你嫌他们太累赘,太麻烦,跟他们参加集体训练,远没有一个人来的痛快,更重要的是,你喜欢独来独往,对吧?”

    ------题外话------

    每个人理解的温暖不一样,爱情不一样,所有的都不一样,所以不强求,不勉强,大家各凭喜好。偶很喜欢乔月的性格,在现实中有很多做不到的事,她可以完成,这就够了,不期望理解,拜托善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