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没人看见
    “可是你们不要忘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地,做为失败者,惨淡离开,真的很好看吗?”

    就连乔月都不得不承认,伊晴说的很精彩,让人听的心潮澎湃。

    伊晴身后还站着两个女兵,是她带来辅助训练的。

    整个上午,伊晴用全新的训练方法,让新兵们对她的态度改变。

    就连乔月也挺喜欢她的,当然,单指训练中。

    林雪跟高雅兰,身体渐渐吃不消了。

    四个人抱着有她们有两个腰粗的树干,需要大家共同使力,单靠一两个人根本不行。

    被林雪跟高雅兰拖累,她们这一组成绩最差。

    伊晴正色道:“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你们需要学会齐心合力,如果这一关成绩不通过,抱歉,今晚不能让你们吃晚饭,什么时候合格了,什么时候休息,可欣,你看着他们!”

    “是!”

    林雪不管不顾的往后一躺,“我累死了,也饿的要命,不让吃饭,哪有力气训练,不干!”

    常可欣双手负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队长的命令,你们必须执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使命,容不得你们使小性子,快点做!”

    乔月也累,队友不给力,她能怎么办。

    伊晴就在旁边看着,就在她以为乔月会气的跟她对着干时。

    乔月只是踢了林雪一脚,“赶紧起来,咱们商量下,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虽然要齐心合力没错,但是应该也有技巧的,比如咱们使力的时候,是不是不均匀,是不是力量没用在点子上。”

    “要不我们喊口号吧!”另一个女生提议。

    乔月一拍大腿,“没错,喊口号,我来喊,数到三你们都得用力,特别是你俩,要是让我发现你俩偷懒,晚上别怪我手狠!”

    林雪二人情不自禁的抖了抖,她们当然知道乔月的手段,绝对能整的她们有苦叫不出,有痛喊不出。

    四个女生,口号喊的那叫一个响亮。

    果然,这一次顺畅多了。

    常可欣撇了撇嘴,真没意思,这才多久,她们居然过关了,“可以了!”

    可是等她离开,乔月却指着林雪二人,“你俩力量上太弱,从明天开始,加强体力训练,否则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明天还会发生!”

    “知道了,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去晚了什么都没了。”

    “走,去吃饭!”

    乔月胳膊一挥,四个小姑娘飞快的跑向餐厅。

    虽然私底下,总有隔阂,但是整体上,还是挺和谐的。

    接下来的几天,训练强度越来越大,有人撑不住,直接送到医务所。

    但这个强度,却不是普遍认为的体力训练。

    用伊晴的话说,是耐力与毅力的训练。

    比如让她们在太阳底下,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

    再比如让他们背着装备,站在雨里,又或者扛树桩。

    短短几天,男生还好一点,小姑娘们全都蜕了一层皮,脸上红的白紫的。

    双手被磨的起了泡,脚上也是,而且全晒黑了。

    封少开着车从外面回来时,正好经过训练场。

    就看见菜鸟们,全都光着脚,站在滚烫的水泥地面,站简单的军姿。

    封瑾停下车,脸色很差的快步走过来。

    伊晴依旧杵着拐杖,也没坐,陪他们一起站着,只不过她穿鞋了,而且站的也是阴凉的地方,毕竟她是伤员,有这个待遇也正常。

    远远的看见封瑾走来,伊晴慢慢站直了,“团长!”标准的敬礼。

    野狼也看见了,急忙背过脸,坚决把自个儿藏起来。

    封瑾依旧黑着脸,没有半点缓和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回团长的话,我正在对他们进行耐力训练!”伊晴回答的字正腔圆。

    “秦夏!滚过来!”封瑾没理他,扭头盯着那想当隐形人的背影。

    野狼吓的一抖,“来了,团长您回来啦!”

    “我问你,新兵营的教官换人了吗?”

    “没……没有,”野狼满头大汗,他就知道老大回来肯定要动怒,可是他劝了,伊晴愣是将他说服,搞的他有苦难言。

    “既然没有,你在那里做什么,我不记得新兵训练课目里这一项!”封瑾气的心肝疼,都不敢看那边被晒脱了皮的小姑娘。

    疼哪!哪哪都是疼。

    伊晴抢在野狼前面,说道:“既然是训练就不能怕吃苦,耐力毅力都是一个战士的基本素质,团长您以前也是这么教导我们的!”

    野狼心凉一大半,他最清楚老大在生气什么,可是这个伊晴,非要枪口上撞吗?

    “那个……虽然伊连长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当初你们训练的时候,那是参加血狼选拔,而不是新兵训练,这一点还是要搞搞清楚的。”

    封瑾厉眸扫了眼伊晴,“他们是人,再残酷的训练也该有个底线,现在解散!”

    “是!”野狼得了命令,跑的那叫一个快。

    随着秦夏的一声令下,小菜鸟们集体倒在地上,根本顾不得地板烫人。

    封瑾扫了眼同样躺在那乔月,强忍着冲过去要将她抱起来的冲动,开车走了。

    常可欣感觉到伊晴身上的气息有点不对,担心的唤她一声,“队长……”

    伊晴一怔,随即恢复正常,“我没事,可能是我真的太严厉了,把给你们训练的一套,用到他们身上,的确是有点不合适。”

    “队长,没关系的,他们不了解你的良苦用心,等他们成为真正的战士就会明白,你这么做,是为了他们好。”

    “也许吧!回去,我站的久了,小腿可能有点肿。”

    “啊?”常可欣大惊,立刻愤愤不平,“团长也真是的,干嘛要责怪你,你还不是陪着他们一起,还只用一只脚呢,他们也太娇气了。”常可欣不知不觉,话风变了。

    乔月拖着沉重的双腿,往宿舍走。

    这几天真的把她累到了,现在一躺下就不想起来,身上的疼已经不算什么了。

    连她都撑不住,其他累倒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这几日,她对同伴亲切许多了,都不容易啊!

    林雪昨天就进了医务所,是昏了,醒没醒不知道,估计醒了也得装着没醒。

    脑子里乱的很,拐过前面的墙角时,也没注意到另一边过来一个人,一下撞人家身上去了。

    “对……”对不起刚说了一个字,手腕就被人抓住了,拖着就走。

    乔月使劲眨了眨眼睛,总算确定自己没有花眼,“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把自个儿弄成了什么样子!”封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写着三个字,‘我不爽!’

    “这里会有人经过,你别拉我。”乔月现在挣扎的那点劲,已经微不足道了,让封瑾更加心疼不已。

    “没人看见!”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还是顾忌着她的面子。

    一路躲躲闪闪,回到封瑾的宿舍,门关上,封瑾便捧着她的脸查看,“怎么搞的这么严重!”

    原本嫩白的脖子,蜕了皮,红红白白的,布满了整个脖子。

    脸蛋就更不用说了,就连头发都变的枯黄。

    “坐下,我看看脚!”他没忘了刚回来时,他们赤脚站在地面上。

    乔月拗不过他,只好乖乖的坐到沙发上,任由他脱掉脏兮兮的鞋子。

    本来她是没有脚气的,可是这种天气,还要穿不透气的军鞋,又被捂,然后又起泡溃烂,在得不到治疗的情况下,越来越严重,已经脓肿了。

    封瑾看着她的脚,双眼在喷火,忽然,他一把拉过乔月的身子,紧紧圈在怀里,想让她放弃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可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乔月的性格他当然知道,只要是她认定决定的事,她绝对有韧劲一路走下去。

    被他拥着,本来也没什么,可是不知怎地,她忽然觉得鼻子好酸。

    “没事啦,这点小伤养养就好了,好多人都进医务室了呢!跟他们比起来,我已经好很多了。”

    “别动,我去放水给你洗澡,洗完了给你上药,今晚你就在这里待着,哪也不许去!”封少霸道了。

    “那怎么行,晚上是要点名的。”

    “交给秦夏,你请假了,在医务室里过夜。”

    乔月笑,“你是不是一早就想好了?”

    封瑾不理她,径直进了自带的卫生间,拿了大盆,给她倒好热水。

    这里没有条件淋浴,只能这样了。

    “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晚上穿我的,明天一早就干了,”封瑾只差亲自动手给她脱衣服了。

    乔月挠了挠耳朵,有点痒。

    洗就洗呗,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走进浴室,脱了衣服,抄起温热的水往身上淋,热水流经伤口,有点疼,疼的她倒吸了口凉气。

    在她洗澡的功夫,封瑾飞快的跑出去,顺便从外面把门锁了,然后去了医务室拿药。

    敲开办公室的门,里面有人,但他看也不看,直奔军医说明来由。

    伊晴原本是坐在医生办公室里的,今年她站的久了,腿有点肿,而且这种天气,包着石膏,滋味真的不好受。

    便让人陪着她过来,想问一下能不能拆掉石膏,或者用别的东西代替。

    正说着话,就见封瑾闯进来,神色着急的找医生拿药,然后离开,全程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

    ------题外话------

    亲们是不是觉得封少不厉害啊!表急嘛!现在的程度,还用不着封少出手,小月月需要成长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