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听不懂人话是吗?
    “是啊!而且她各项成绩都很突出,跟她一起参加训练的几百人,都对她很佩服,对她很客气。”常可欣观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欣,团长走了是吗?”

    “嗯,说是汇报工作去了,大概要几天才能回来。”

    伊晴沉思了片刻,又对她道:“你去把医生叫来,给我弄个柺棍,我想出院,回队里。”

    “出院?那怎么行,你的腿还需要静养。”

    “我说没事就没事,轻伤不下火线,团长不在,你们的训练都懈怠了,反正我在这里待着也挺无聊,出去挺好!”伊晴坚待要离开,常可欣拗不过她,只好陪着她出院。

    伊晴杵着拐杖,坚持要去训练场看一看。

    乔月正在泥沼里,跟黎勇打的难分难舍。

    黎勇本来是一句玩笑话,要跟她比拳脚,谁知道乔月真的应了。

    干脆到泥坑里,好好的打一架。

    其实黎家兄弟俩,对乔月的实力还挺好奇的。

    而乔月呢,是因为封少不在,终于没有监视她了。

    她也想跟黎勇过招,纯正的格斗武术她没学过,这兄弟俩都是从武校出来的,打小就开始练,实力绝对没话说。

    十几个回合之内,乔月都是被揍的那个,谁让她威胁黎勇,不能有私心。

    黎勇也被她激出了血性,两人就这么在泥坑里滚。

    跟男人比体力,乔月肯定不行,她擅长的是暗杀,乘人不备下手,说白了,就是靠灵活的反应,跟技巧。

    黎勇的招式,全是大开大合,硬气功。

    跟他对拳,简直自讨苦吃,她那小粉拳头敌不了。

    不过凭借着狼一样的狠劲,以及百折不挠的韧劲,跌倒了爬起来,摔倒了也要耗下来对方一块肉。

    不仅是新兵营的人全都围过来观战,就边其他队里的人,也纷纷跑过来观占战。

    秦夏靠在远处的一棵树上,叹息着直摇头。

    这位祖宗像极了放出笼的野兽,那个凶残的劲,连他都憷。

    常可欣扶着伊晴,“没想到她还挺厉害的。”

    “她?你说她就是那个乔月?”

    “嗯,就是她,我认得那双眼睛。”

    伊晴凝目,朝打斗中的两人看去。

    其实看不到什么,只看到两个泥猴样的人撕打。

    野狼瞥见她们,主动走了过来,“你怎么出院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伊晴收回视线,微笑道:“我在医务室待着太闷了,反正只是腿伤了,用拐杖也可以,就是麻烦点。”

    “受伤了就要好好休息,要是让团长知道你擅自做主出院了,肯定要动怒!”野狼说的是实话,封瑾对手下很关切,无论是谁受伤,他都会关注。

    伊晴微微一笑,“哪有那么夸张,他自己还不是受着伤,也要到处监督你们训练。”

    常可欣侧过头,笑着说了一句,“你不一样……”

    伊晴面色一正,“不要乱说话!”

    野狼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他是男人,哪想得到那么多。

    “明天我来给他们调整一下训练课目吧!”伊晴突然说道。

    “你要参与他们的训练?”野狼讶异。

    “不行吗?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又不用我出力,我坐在一边看着就好,咱俩的训练方法不一样,兴许能让他们有不一样的收获呢?”

    伊晴这一番话,叫他挑不出一点毛病。

    “也行吧!反正日常训练的时间是一个月,不过你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腿伤,军医可说了,如果再次受伤,就很难康复了!”

    “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谢谢你的关心,可欣,扶我回宿舍吧!”

    “哦!”常可欣也没觉得她的话有哪里不对,互相帮助提高,一向是他们营里的习惯。

    伊晴回到队里,当然受到一阵热烈的欢迎。

    整个女兵连队的人,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崇拜对象。

    乔月今天打的十分痛快,以至于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手都抬不起来。

    打饭的大叔,照例又给了她一杯白水,顺便嘲讽几句,“花拳绣腿,不堪大用!”

    乔月挺喜欢这位大叔的,被奚落了也不生气,“那您觉得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武力?要不您教我两招?”

    大叔冷淡的白她一眼,“赶紧喝完,拿着餐盘离开,后面的人还等着吃饭呢!”

    大叔的眼神,好像很讨厌她似的,对她的态度及其恶劣。

    可是他越是这样,乔月越是不生气,“大叔,生气容易变老,看你眼角的鱼尾纹,三十岁的年纪,四十岁的身体,当心哪天自己被自己给气死,哦,你见过河豚吗?我觉得你跟它挺像。”

    跟他吵了两句,乔月觉得神情气爽。

    等她离开,冷面班长问身边的小同志,“河豚是什么?是鱼吗?”

    小战士愣了愣,“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

    伊晴那一队人,也坐在另一边吃饭。

    她们也是一个小团体,吃饭当然是聚在一起。

    伊晴斯文优雅的吃着饭,整个过程一声不吭。

    她们是老兵,知道吃饭的规矩。

    可是那帮子新兵可就不知道了,跟喜鹊一样叽叽喳喳个不停。

    真的很让人反感。

    “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这里是军营的餐厅,不是你们家热坑头,懂点规矩吗?”

    伊晴身边的一个小姑娘,把筷子一扔,厉声教训道。

    几百人的餐厅安静了,所有人都看着这一边。

    伊晴拉了下小姑娘的手,站起来面色严肃的看着新兵,“既然你们进了军营,就要遵守军营的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管你们有没有成为正式的军人,都该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别给jun人这两个字抹黑!”

    新兵营的人哑然,全都不动了,跟僵尸似的,估计是第一次听到女军官给他们训话呢!

    乔月咽下嘴里的饭,忽然厉声道:“人家让你们吃饭别说话,听不懂人话是吗?不吃饭的滚出去!”

    她一吼,刚才还被定住的人,突然就动了,慌忙埋头吃饭,连个都头都不敢抬。

    伊晴这边就尴尬了,她说的话不管用,他们却听一个同样是菜鸟的话,这让她这个连长的面子往哪搁。

    至于常可欣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反观伊晴,人已经坐下了,看来是打算忍气吞声了。

    “你怎么能这么跟长官说话,目无军纪,你们教官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这话可不止常可欣一个人说,在军营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这是基本常识。

    乔月淡定的将盘子里的食物刮干净,然后端着餐盘站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竟然轻飘飘的走了,一个字,一个眼神都没有。

    “秦教官,这就是你带的新兵?”伊晴也有些动怒了。

    做人可以猖狂,但是不要得寸进尺。

    以严厉著称的血狼,难道要变的跟菜市场一样?

    秦夏觉得头好疼啊,“这事你找指导员,训练以外的事,我不管。”

    能推就推,他才不去掺和呢!

    况且乔月吼的是自己人,又没吼他们,要真论起来,谁也讨不到好。

    等到新兵营的人离开,伊晴身边的人愤愤不平。

    她们比菜鸟多穿了几年军装,出生入死,鞠躬尽瘁,难道还不配得到他们的尊重吗?

    “新兵傲气,在训练中,也不是什么好事,明天的训练,让他们见识一下你们的本事,有本事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敬重,逞口舌之快那是不明智的。”伊晴理智的分析。

    “对啊!明天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实力,否则他们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餐厅外,回宿舍的路上,乔月双手插在口袋里,等着嬉嬉闹闹的菜鸟们。

    “乔月,你刚才真帅,看把他们吓的!”

    “乔月,你就是我们老大,以后我们都听你的!”

    乔月面无表情的挥开黄箫然搭上来的手,“帅什么帅?真以为被人指着鼻子教训很光荣呢?别说他们看不下去,就连我都恨不得把碗扣你们头上,有一句话他们说的不错,这里是军营,不是菜市场,你们也不是在聚会,现在给我列队!”

    “啊?你要干什么?”黄箫然现在挺怕她的,谁让这几天总被她收拾。

    “他妈废什么话!”乔月二话不说,抬脚踹他。

    除了个别心里不情愿的,大多数都听话的列队。

    “全体都有,训练场跑步走!”

    伊晴等人从餐厅出来时,就看见这一幕。

    起初是慢跑,后面就是快跑。

    “呵,倒是很听话,真像小黑帮!”

    伊晴不说话,目光紧紧的盯着场中的人。

    第二天,新兵营的人规矩多了,野狼明显能感觉到。

    他将伊晴介绍给他们,并列举了伊晴的英勇事迹,比如参加过哪些大行动,破获过哪些案子。

    野狼本来不想说的,但心这帮小菜鸟们不把伊晴当回事,才不得不说了这么多。

    伊晴冲他点头笑了下,杵着拐杖往前一站,身姿也一样挺拔,“几年前,我跟你们一样,也是你们新兵过来的,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到今天,我知道你中的有些人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态,想着只要混完了时间,等着被淘汰,被送走,就能逃出魔窟,重新回到那个花花世界,找寻自己的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