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回去
    不过她只是笑笑,便继续做自己的事儿。

    年纪可以成长,心性却需要磨练才可以成长。

    二十几分钟之后,在掉了好几次水,差点被冲走的恐惧之中,小灰狗总算洗完了,不过也去了半条命,趴在乔月手上,彻底没了脾气。

    乔月把它拎上岸,弄了些干净的树叶,摆到太阳底下,点着手指警告,“好好在这儿待着,我去找兔子!”

    小灰原来不是小灰,而是小白。

    洗干净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这家伙太脏了,才会看上像灰的。

    又被威胁,小白已经懒得看她,有气无力的趴在那。

    既然有兔子肉吃,那就晒呗,晒糊也得晒。

    乔月走回自己的地方,好笑的看着翻出几个果子的封含玉,“这一晚在林子里过的还好吧?”

    封含玉咬着酸涩的果子,眼睛瞪圆圆的,那是被气到了,“昨晚被袭击的时候,你去哪了?”

    “我……我也跑了啊!”

    “骗人,我回头的时候就没看见你了,是不是我哥把你带走了?”封含玉早就想到这种可能性,说不生气那是假的,好没义气,面,而且她哥也太坏了,居然只讲爱情,不讲亲情。

    乔月脑子里想到昨晚的情景,老脸慢慢红了,眼神闪躲,“那什么,我在这儿,他们不好开展活动,你饿了吧?我去捉猎物了!”

    这个点猎物其实一点都不好捉,昨晚动静那么大,山里的野物,都被惊动了,她可能要走很远,才能遇到不要命的小生物。

    封含玉仍旧还是生气,却不是怒火攻心的那种气愤。

    乔月离开之后,崔义跟几个人捧着吃的东西回来了。

    看见封含玉,崔义犹豫了下,还是抱着东西走过去了,“这两个芋头给你,洗过之后,扔在火堆外面,过一会就能烤熟,别扔的太里面,容易被烤糊。”

    “谢谢你!”封含玉感激的接下东西。

    人在困境的时候,一口剩饭都是恩情。

    封含玉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收了人家东西,基本的感激还是要的。

    一个小时之后,陆陆续续也有不少人回来。

    不出意外,一个个都很狼狈,拖着沉重的脚步,活像山顶野人。

    穆雨彤身上的衣服,被树枝刮的不成样子,手腕脸上都有刮伤。

    回到营地,跟封含玉一样,往地上一躺,已经是半死不活。

    “她呢?”穆雨彤无力的睁着眼睛,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会转了。

    “去打猎了,这是我烤好的山芋,给你一个。”

    穆雨彤在心里感叹,大小姐也会照顾人了,不得了。

    接下来的半天,平静无事。

    吃的东西虽然不好找,但是想着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将就一下,只要熬到回去就好了。

    乔月的小窝,现在被挤进一只小白狗。

    十足的傲娇货,给它吃的,还要闻一闻,再表示一下自己的嫌弃,然后才啃吃。

    吃完了也不走,非得挤在乔月身边,一人一狗,时不时能听见们吵架。

    到了夜里,山里开始下雨了。

    又凉又大的雨点,拍打在身上,着实不舒服。

    可是不舒服也没法子,除了树下能向躲雨之外,根本没别的地方可以让他们躲一躲。

    淋了一夜的雨,有的人撑不住了,开始发烧。

    大多还是孩子,身体素质跟不上。

    有不少人哭了,围在一起哭的那叫一个可怜,感觉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似的。

    直到天空再次亮起来,林子里蹿出来很多人,领头的,当然是野狼。

    跟菜鸟们的狼狈不同,他们一个个的,绝对是神清气爽,不晓得有多神采奕奕。

    “哟,这怎么还哭上了!”野狼走到一个红着眼睛哭的男生面前,用脚踢了踢他,“这点事也值得哭,我真为你们感到羞耻,这是对你们的洗礼,从现在开始,你们才是真的菜鸟,军医,过来给他们瞧瞧,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成了!”

    呼啦过来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围着菜鸟,依旧是冷漠的诊治。

    野狼晃到乔月身边,看见她身边蹲着一条狗,本来很平静的眼神,在看清那狗的品种时,猛然变色,“你要养它?”

    乔月剜他一眼,“不然呢?你把它带走?”

    “呵呵,您养也挺好,跟您挺配。”野狼刚往前一步,小白狗便支起身子,又摆出进攻的样子,那牙口中尖利极了。

    乔月看着混乱的人群,“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嫂子,昨晚您跟老大去哪了?”野狼蹲下来,笑的有点恬不知耻。

    乔月淡淡的瞅他一眼,“你怎么不去问你家老大?要不下次我们约会,把你也带着?”

    “这,这可不敢,让老大知道了,还不得把我撕碎,不过经过这次野外生存,我发现您的动手能力,跟老大有的一拼。”野狼话匣子打开了,便收不住了。

    谁让他身边都是一帮大老爷们,跟他们说话,太费劲。

    乔月被他挑起了兴趣,“怎么说?”

    野狼干脆坐在她身边,开始跟她侃起了当年封瑾参加训练时的情景。

    他们那会条件比现在恶劣太多太多,是戈壁滩,别说野味,连个活物都见不到。

    他们一队人,背着重达几十斤的装备,水跟食物都不充足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依靠透支身体储存的能量。

    即便在那样的环境下,封瑾依然想尽各种办法,弄到吃的,哪怕蝎子虫蚁。

    野狼记的最清楚的是,有一次老大跟一条蟒蛇搏斗,差一点就被咬中,九死一生的好不容易弄死了,烤蛇肉的时候,却把他们恶心坏了。

    蟒蛇肉在难吃的要命,可是为了活命,他们还是不得强忍着恶心吃下去。

    乔月静静听着野狼的叙述,想像着那样一个人,在绝境之中,艰难生存的画面,想着想着,眼眶便有了一丝热意。

    过了一会,野狼接到手下的回报,有几个病的比较重,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尽早带回去。

    野狼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菜鸟们,你们第一段生存训练,结束了,不过丑话我得说在前头,这只是开始,也是最简单的野外生存,为了锻炼你们的意志,可惜从结果来看,你们还真是渣,现在收队回营!”

    一声令下,所有人欢呼雀跃,总算可以逃离这个魔鬼之地了。

    至于教官后面说的话,他们权当没听见。

    过了今天,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几百人的队伍,来的时候光鲜亮丽,回去的时候衣衫褴褛,灰头土脸。

    跟着端着枪的大兵回地营地,总算可以睡到床了。

    所有人第一件事就是吃饭,填饱肚子,然后洗澡再美美的睡上一觉。

    乔月不紧不慢的走在最后,欣赏着营地的训练场。

    这个时间,里面有不少士兵光着膀子训练。

    他们的训练课目,让乔月嘴角抽搐。

    光着的上身,裹满了泥巴,在泥沼里搏斗,凶残的搏斗。

    野狼站在她身边,目光中带着几分骄傲,“他们都是血狼最优秀的士兵,每一个都是经过无数道工序淬炼出来的,我们老大也会经常亲自上阵,跟他们一起训练。”

    正说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跳下泥沼,抄起泥水在身上脸上抹了一遍,便展开了攻势,像一匹凶狠的狼,每个动作带着强大的力量,一拳一式,帅的一塌糊涂。

    乔月不知不觉看的入了迷,有他在的地方,她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其他人或事物,只有他才是最中心的那个人。

    封少当然知道她在看,正因如此,他才更兴奋。

    有人受不了。

    “老大,您今天吃大力丸了?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你们眼瞎了吗?那是因为有了观众,老大才这么拼命,那个小姑娘是谁啊?长的真好看。”

    一群热血年青的小伙子,笑的爽朗灿烂。

    只是单纯的有点害羞,以及对漂亮事物的关注。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还没有娶媳妇呢!

    封瑾站定,用手抹掉眼睛上的泥巴,回头看了眼站在远处的小姑娘。

    嗯……真的是小姑娘,剪了长发之后,显得年纪更小了,但是退那双眼睛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

    可是她的眼睛那么亮,那么耀目。

    封瑾慢慢收回视线,目光陡然变的阴冷,看向刚才说话的小子,“你过来,我跟你比划比划!”

    某个小子,吓的一个激灵,他怎么觉得老大的眼神太犀利呢!

    乔月回到宿舍,看到从一开始就消失的高雅兰。

    不过她精神状态也不好,整个人感觉都快要傻掉了。

    封含玉坐在她身边,问她那晚之后,又去了哪里。

    高雅兰眼睛红红的,“我还能去哪,被扔在一个闹鬼的房子里,差点没把我心脏病吓出来,真不知道他们那群人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把人吓死了,他们也逃脱不了责任!”

    赵琪略带讽刺的笑道:“既然他们敢做,就不怕出事,现在还有几个在医务室里躺着呢!”

    林雪已经洗过澡了,穿着短衣短裤,眼睛不住的往乔月那儿瞟,“如果以后你们想知道训练的细节,可以问一个人,我想……她肯定知道的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