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野外生存(十)
    露出一双修长雪白的腿,曲线优美。

    封瑾的眼睛像是粘在她的腿上似的,根本挪不开。

    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一边,摸着半干的短发,神情有几分错愕,似乎才想起,长发剪了呢!

    乔月里面还穿着他的背心,否则里面光溜溜的,太难受了。

    封瑾蹲在溪水边,大手搓着少女的衣服,当洗到内衣时,耳朵明显更红了。

    乔月站在他身后,目光本来落在他的后背上,但是过了一会,又渐渐下移,移到了他腰下。

    因为蹲着的姿势,裤腰被拉的很低,隐约看到……

    乔月猛地收回视线,双手捧着滚烫的脸,别扭的把脸转到一边,“那个……待会你要多拧几下,好干的快一点。”

    “嗯!”封瑾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手上动作不停。

    气氛好尴尬,闷热的空气中,都飘着淡淡的暧昧。

    几分钟后,封瑾搭了个简易的晾衣架,给她把衣服晾好,所有的,包括内衣。

    希望不要有人过来,希望那帮小子能有眼力见,可千万别把人往这儿引,否则回去之后非削了他们的皮不可。

    乔月站在夜风里,被风一吹,下面还是感觉怪,“我坐下来!”

    封瑾挑眉,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坐我腿上?”

    他总不能连裤子也脱了,所以只能做腿上。

    乔月俏脸一拉,“不给坐就算了!”

    小模样还挺不满。

    封瑾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想什么呢?还困吗?还有三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哎呀,那我衣服要是不干怎么办?”她忘了时间,只以为天黑就是夜还早呢!

    “不干那就继续穿我的!”封瑾拉着她走到一处柔软的草地上,自己先坐下,再拉着她坐在怀时,环抱着她。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可是这女人在那扭什么?

    封少的脸色在慢慢下沉,慢慢变黑,“别动!”

    乔月眨着懵懂的大眼睛,扭头看他,“怎么啦?”

    “闭上眼睛睡一会,等天亮了再送你回去!”封瑾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化身为狼,将她扑倒吃掉。

    乔月一声娇笑,窝进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口,双手圈着他的腰。

    封瑾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念,按住她,不让她乱动,低头亲吻她的眼睛,“睡觉!”

    他需要多大的克制,才能让自己的手,不去摸那双细嫩的腿,不去看她娇美的脸蛋。

    即便他知道,一手摸上去,绝对畅通无阻。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再想要血管爆裂而亡了。

    从远处看,封瑾的姿势绝对是僵硬的,而且还是很别扭的僵硬。

    两人相拥在这荒山野岭,犹如一卷唯美的画卷。

    封瑾以为自己一定睡不着的,可是当天边亮起,阳光照下来时,他才惊觉自己竟然睡着了,一定是前夜没有睡觉的原因。

    再一低头,鼻血差点下来了,

    他仰面躺在了地上,乔月趴在他怀里,一条腿搭在他腰上,裸露的腿,白的晃花了他的眼。

    早上一醒来,就看见这一幕,不是对他的考验,而是深深的折磨。

    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想让自己挪开一点,只要一点点就好。

    可是他一动,身上趴着的人儿就醒了。

    乔月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这一晚睡的很舒服,很香,有枕头有床垫,一不小心,还做了个美梦。

    “唔……”刚刚醒来的小姑娘,还处在朦胧之中,眼睛眯着,慢慢抬起头,当看到封瑾窘迫的脸时,愣了愣,慌忙坐起。

    封瑾总算可以活动自如,调整了坐姿,遮去尴尬的地方。

    “对不起,压着你了!”乔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触手的短发,也让她觉得有点不习惯,不过很好梳。

    封瑾拉开她的手,用宽厚的大掌,拨弄着她的发,“睡好了吗?接下来一个月,将是高强度的训练……”

    封瑾后面的话止住了,说不心疼那是假的,看到她睡的那么香,就止不住的心疼。

    “没事儿?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不过我有一事倒想问问你,听说你们营中有一个超级厉害的高手,可不可以介绍给我。”

    “你问这个做什么?”封瑾明显一愣,刚刚的柔怀眨眼就没了。

    “就是问问嘛!让我见识一下,难不成你还怕我对他不利?”乔月能感觉到他突然间的疏离,这是不信任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他现在过的很平凡,不想别人认出他,也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那些荣誉对他来讲,已经是一种负担!”封瑾的态度又渐渐放软。

    “哦……那还是算了。”乔月明白他的意思,也明白背负太多荣誉的人,未必真的快乐,想必那个人背后有很多故事。

    封瑾笑了笑,“你想学武,何必舍近求远,来找我不就行了!”

    乔月很认真的摇头,“不行,找你就成了你徒弟。”

    越是亲近的人,越是不要把彼此的关系弄的太复杂。

    就这样相处,已经够了。

    乔月换了半干的衣服,虽然没有全干,但是也差不多了。

    封瑾终于可以穿回自己的衣服,不过当衣服套在身上的时候,他心跳如雷。

    能闻到衣服上还残留着属于少女的清香,很好闻,也很诱人。

    封瑾在路上弄到几个果子,给她当早餐,之后便将她送回原来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乔月嘴角抽的厉害。

    要不是封瑾已经走了,乔月非得抽他一顿不可。

    训练归训练,干嘛要破坏东西呢!

    比如那口铁锅,好好的,居然能敲了一个洞。

    还有她睡觉的小窝,也被破坏了。

    真的很让人反感哪!

    除了东西被破坏,留下来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就连穆雨彤跟封含玉都不知所踪,倒是林雪,安安稳稳的坐在那,只是神情有点憔悴。

    当她看见乔月神清气爽的走过来时,眼里的嫉妒,毫不遮掩,“你去哪了?”

    质问的语气,凌厉的眼神,搞的好像乔月是罪人一样。

    其他人也朝她看过来,有人眼神复杂,有人面露惊喜。

    乔月神色淡淡的走过去,“我去哪要跟你报备吗?你是我什么人?”

    林雪猛地站起来,“我们是一个团队,昨晚遇袭,如此慌乱的情况下,你却不知所踪,是不是你跟他们串通好的,或者你根本就是奸细!”

    乔月很想笑,这位大姐发的火,有点莫名其妙,“你以为这儿是在打仗吗?还奸细,你脑子有病吧?”

    林雪攥着拳头,很想冲上去撕烂她的脸。

    她怎么会猜不到,这个女人整晚不归,根本是跟人幽会了。

    他们整夜四散逃离,慌不择路,她还崴了脚,可是再看看乔月……她心里能平衡吗?

    “那你说说,你昨晚究竟去了哪,为什么我们都成了这副样子,你却一点事都没有!”

    乔月被她吵的烦,“你脑子有病,那是你的事,别来惹我,要是真的看我不顺眼,那我走就是了,你们慢慢在这里哀伤吧!”

    去你的!本小姐不伺候了。

    给他们找吃的,带他们走出困境,一个个还把她当犯人审。

    难道她没有灰头土脸的回来,就是罪过吗?

    没错,她是去享福去了。

    那又怎样,不过是让自家男人抱着睡了一夜,洗了个澡,又没有住上高档宾馆,吃上山珍海味。

    真怀念一个人闯荡的日子,所以说,她不喜欢群体出动。

    一百个人,有一百个想法,对付不了。

    眼看乔月真的收拾东西,崔义跟另一个男生,首先站了出来。

    “林雪,你不要无理取闹,昨晚那是对我们的考验,本来也是训练的一部分,怎么能怪乔月,不管她是不是事先知道,都不能透露,这是游戏规则。”

    “说奸细什么的,就太夸张了,又不是玩谍战,要怪就怪那帮人太阴,大半夜的跑来偷袭我们,现在还有好多人在林子里,也不晓得跑哪去了。”

    “乔月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阻止他们大规模的行动,说到底,是我们太没用,说我们是菜鸟,其实也没错。”

    崔义最后总结了一下,“林雪,我们不同意乔月离开,如果你觉得受不了,可以自己走,但是乔月不能走!”

    林雪气的脸发白,“你们宁愿相信一个小丫头,却不肯相信我,实话告诉你们,我是警察,而她,什么都不是!”

    提到自己警察的身份,林雪高高的仰起下巴,这个身份的确是值得骄傲,特别是在一个帮小屁孩面前。

    乔月忍不住嗤笑,“大姐,你的警官证,该不会是走后门得来的吧!毕间您舅舅是局长呢!”

    本来听到林雪的身份时,崔义等人还惊诧了。

    但是听到后面,他们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

    有关系就是不一样吧!

    林雪羞愤的恨不能掐死她,“我没你那么龌龊,我现在不跟你讲较,咱俩的账,以后有的是机会算!”

    虽然乔月不晓得自己跟她有什么账,但是既然人家非要算一算,她也无所谓,算就算吧!只是别给她算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