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野外生存(八)
    这时,黄箫然身边的小兄弟们,群起而攻之。

    纷纷站出来拥护,指着穆雨彤大声攻击。

    “少数服从多数,这都不懂吗?”

    “你们不听箫然,难道还听那个叫乔月的不成,她能干什么?”

    “要是你们不同意,应该早点说,或者你们干脆离开这里,又没人留你们,反正我们这儿人也太多了,都快住不下了。”

    小个子的男生吼完这一句,惹来好几个人诧异的看他。

    难道他们不该是一个团队,不该在一块共同对抗吗?

    崔义一直躲在众人身后,充当隐形人,他也说不上话,也没什么意见,但是当听到他们要拆分队伍时,他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

    “我觉得不能分开,一旦分散,更容易遭到攻击,难道你们看不出来,我们一直被人暗算着,就像刚刚,明明可以逮到猎物,却让它跑了,还有昨晚的血迹,你们别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

    “如果真的有野兽,或者坏人,把学生弄死拖走了,他们不会坐视不管,嘴上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所以我觉得,今晚肯定还会出事,出的事情绝对不小,咱们还是防范着好!”

    平时一声不吭的人,突然说了这么多,倒让人刮目相看。

    黎家兄弟首先站出来,表示赞同。

    “大家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千万不能存着分散的心思,况且我从来没觉得女生拖累了我们,或许我们该问问乔月的意见。”

    “对,我相信她,反倒是你,黄箫然,你真的没能力领导大家,赵琪也是,太自以为是,不仅会害了你们自己,还会害了大家。”

    赵琪气的头顶要冒烟了,“怎么又说我了?我又没做过什么伤害你们的事,我看你们分明是倒打一耙,既然你们那么相信乔月,我倒要看看,她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黄箫然肯定更生气,但就算这样,他也不能对黎家兄弟动手。

    因为打不过……

    对于他们的争吵,乔月不管也不问,这帮人还不知道什么叫走投无路,根本不值得她操心,反正也饿不死。

    一个搞不好,回头还要埋怨你的不是。

    她又不是圣人,也没当妈的习惯。

    布好了网,带着封含玉走回来,对她道:“你留下,给我好好看着,在我没回来之前,谁也不准动我的网,黎勇,你帮着她一起,晚上带你们分吃的,黎鸣,雨彤,你俩跟我走!”

    对这两兄弟,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反正就那样吧!

    “我也去行不?”崔义犹豫着举手,怕乔月不搭理他,可是他想换阵营,不想跟他们待在一块了。

    “我也想去!”

    “我也是!”

    ……

    陆陆续续有十几个男生举手,都是比较老实的。

    黄箫然身边围着他的嫡系,全都用阴沉沉的目光瞪着她。

    乔月理了下额前的留海,“过来,站个队形!”

    人群犹豫了下,但还是乖乖站队,只是这队形站的有点乱。

    乔月拿着根小树枝,慢慢踱步巡视过去,“都站好了,想跟着我混,就得守我的规矩,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对朋友讲义气,对敌人下手狠,所以你们要想清楚了,别到时候怪我翻脸!”

    没人说话,其实他们心里懵逼着呢!

    他们只是想跟着她找吃的,又不是要做她小弟,干嘛把话说的这么严重。

    “行了,如果你们没意见,那就出发吧!”乔月举起手,做了个前进的手势。

    留下心思各异的一帮人,领着他们上路了。

    呃呃……这个词似乎不妥。

    钻进林子,根本无处下脚,都是灌木,一不小心就会被绊倒。

    乔月走在最前面,穆雨彤紧紧跟在她身后,不时的查看四周。

    “这不是我们上午走过的路吗?”

    有人认出,这正是他们几个人上午空手而归的路。

    难道还要再走一遍?

    黎鸣笑着道:“同样的路,或许能有不一样的发现呢?”

    乔月并没有在意他们的谈话,凭着记忆,很快就找到她之前设好的陷阱,凌晨时分,她一个人钻进林子,干的就是这事。

    有些陷阱是原本就有的,只不过时间久了,也没诱饵,自然没什么用。

    比如坑式的陷阱,你不弄点好点的引诱,怎么能抓到猎物。

    扒开茂密的杂草,地上赫然出现一个黑乎乎的洞。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洞的?”

    他们刚才走过时,根本就没发现。

    乔月淡笑道:“如果连你们都能发现,还叫什么陷阱?”

    黎鸣扒在洞口,往里面看,“喝!居然是一头成年猪,并不是野猪。”

    乔月道:“是他们养在林子里,为训练,也为饲养。”

    就算是家猪,在林子里待久了,野性也会跑出来。

    训练的时候,它是猎物,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是餐桌上的食物,此想法,非常妙。

    黎鸣惊动不已,“照你这么说,应该还有山羊,或者鸡鸭什么的了?”

    乔月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他,“你以为这是农家小院呢!别废话了,赶紧把它弄上来,还活着呢,还给弄死了,死了肉就不好吃了!”

    这种粗活,用不着女生动手。

    黎鸣弄了个绳套,把猪头套上,几个人再合力,把猪拉上来。

    砍了一根粗树树,当扁担,两个人抬着,后面还有人,可以轮换。

    又走了一段,穆雨彤不无崇拜的问她,“那为什么之前出来那么多人,都没找见猎物?”

    乔月笑道:“你以为在林子里找猎物,像在市场里那么容易?那么多人行动,留下不跑的,那是聋子。”

    傻吧!那么多人,浩浩荡荡的跑出来,要抓猎物,哪怕是最笨的呆头鹅,还晓得蒲扇着翅膀,逃进水里呢!

    黎鸣跟在后面,越想越觉得他们之前的行为好笑,“我小时候也在山里长大,我却没想那么多,猎物抓到就是抓到,抓不到就是狡猾,倒是从来没想过原因。”

    穆雨彤恍然大悟,“原来做什么事情都是不容易的,就像我以前回到家里,家里的饭菜都做好了,摆到桌上,就等着我去吃,可我却从来没想过,我妈买菜,洗菜,炒菜,有多么辛苦,有些事情,没经历过,真的不知道。”

    又行进了一段路,黎鸣等人算是彻底见识到什么叫恐怖。

    每一次停下,手里都多一样猎物了。

    不是野鸡,就是野兔。

    居然还找到一口大锅,让后面的一个小子顶在头上走着。

    “这锅哪里来的?”有人问。

    “当然是之前训练的人埋这儿的,至于其他人能不能找到,就凭运气了。”黎鸣现在对乔月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着前面,正在采野果子的小姑娘,真心的感叹,她简直像一座宝藏。

    一个半小时之后,队伍回来了。

    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

    大丰收的队伍一走回来,所有人的眼睛都不够看了。

    乔月让黎家兄弟砍了树枝,弄了几个笼子,今儿只杀猪,其他的先不动,不过得看好了,跑了可就没了。

    赵琪虽然很想吃,但是心里那道坎过不去,酸酸的道:“也许是你之前东西都藏起来了,故意不让我们找到。”

    这回连林雪都觉得她说的话,太傻太蠢了。

    为了跟太蠢的人划清界限,她朝边上挪了挪。

    跟随乔月去的人,心里最清楚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说话要凭良心,这么多猎物,给你,让你藏一个试试?”

    “自己蠢,就把别人都当蠢了,你要是心里不痛快,可以不吃,又没人逼你吃,真是的。”

    渐渐的,没人愿意理她了,就连同一个宿舍的人,也不想跟她说话。

    黄箫然依旧气闷的坐在那,他身后的小弟却坐不住了。

    “箫然,我看还是算了,咱们也过去吧!不然待会可能连吃的都没有了。”

    “有什么不痛快的,也得填饱肚子不是?”

    说话的功夫,人就跑了。

    剩下的活,不用乔月吩咐,黎家兄弟俩撸起袖子就开始干了。

    把猪倒过来,绑到树上,只等着一刀下去,让它断气。

    可是谁下刀呢?

    “我来!”崔义夺过刀,慢慢走过去,吸了吸气,壮了壮胆子,握着刀……

    可是刀子只划破一点皮,根本没有捅进去。

    “这……这怎么办?”崔义慌了,特别是看着猪眼睛,俩腿都在打颤。

    “起开!”乔月嫌他们磨磨唧唧,时间都不早了,再磨蹭下去,她还要不要吃肉了。

    拿过崔义手里的刀,利落的一捅。

    鲜红的血,立刻如泉喷涌。

    乔月把刀递给黎勇,“把猪皮剥了,要不然刮毛太费劲,你们动作快一点,还有你们,也别闲着,赶紧去找柴,再把那锅刷了,真麻烦!”

    说完,她便走了,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睡觉。

    晚上要跟他们好好玩一玩,现在当然要保存体力。

    在黎家兄弟的指挥下,人多力量大,虽然他们大多只是年纪不大的小毛孩,但是一点都不妨碍属于这个年纪的热情绽放。

    天快黑时,整整一锅的炖猪肉,还有半个烤猪,终于可以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