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野外生存(六)
    山里的清晨,空气清新,雾气缭绕。

    小鸟们站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叫的好不热闹。

    树底下一帮子人,却睡的颠三倒四,不知今夕是何年。

    直到有人不小心翻了个身,压到不知名的东西,才猛地惊醒。

    “唔……什么呀!”那人伸手一摸,只摸到毛茸茸的东西。

    下一秒,便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这一吼,把人全都吼醒了。

    刚刚醒的那个人,总算看清刚才抓的是什么东西。

    “好恶心的东西,这是什么呀!”那人抬脚将那毛茸茸的东西踢飞。

    “好像是狗吧!”有人认出来。

    黎勇也醒了,揉揉眼睛,“看着不像狗,狗的耳朵不是这样的,而且它的耳朵是硬的。”

    对面的小东西,浑身脏兮兮的灰毛,看着更像脏了,而不是本身就是灰毛,大小跟刚出生的小山羊差不多。

    被踢飞的小东西,在地上滚了几圈,又爬了起来,冲着他们龇牙咧嘴,一副凶恶的样子。

    而它也的确凶恶,扑过去就要咬他。

    咬他的鞋子,咬他的裤腿,吓的那人爬起来就跑。

    虽然小畜生不大,可是咬起人来,肯定还是很疼的。

    一早醒来,就看见这一幕,很多人都觉得有意思。

    乔月的位置上已经没有人了,也没人注意到她。

    直到封含玉跟穆雨彤醒来,第一时间就去看身后的位置。

    “她去哪了?”

    “我不知道啊!该不会是偷偷跑了吧?”封含玉噘嘴生气,就算要跑,也应该带着她啊!

    穆雨彤看她一眼,“她怎么会跑,谁跑了她都不会跑,去洗洗吧,还得去找吃的。”

    穆雨彤理智多了,既然他们要在这里待三天,总不能一直啃芋头吧?那河里的鱼,也满足不了他们那么多人的伙食。

    虽说她也没多少团队意识,但是大家既然一起出来了,怎么说也该互相帮助吧!

    经过一夜的修整,黄箫然恢复了体力,年轻人总是喜欢好了伤疤忘了疼。

    “今儿你们全听我的,咱们填饱肚子,就得去打猎,弄几个陷阱,肯定能打到好多东西,到时候就能饱餐一顿了!”黄箫然说的慷慨激昂。

    他话音刚落,一道灰影突然从后面窜出来,扑到他后背。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扑倒在地。

    小家伙看着不大,力气却不小,扑的那叫一个凶残。

    黄箫然根本没防备,被它扑到地上。

    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小东西已经跳到很远的地方,冲他龇牙。

    “妈的,哪来的流浪狗,你们给我把它抓,剥了皮烤着吃!”

    “吃它?不太好吧!”有人犹豫了。

    吃狗肉倒也没什么,只是这一只看着也太脏了,身上肯定都是跳蚤虫子什么的,说不定还有病,怎么下得去嘴。

    黄箫然怒吼,“有什么不好的,你们给我把它抓住了!”

    黄箫然抄起一根木棍,就要去打它。

    其他几个人也抄着东西围了上去。

    黎鸣兄弟俩没动,他们都是农村出来的,小的时候,狗就是他们的朋友,吃朋友的事,他们不干,但也不会阻止。

    你自己不吃,也不能不让别人吃。

    “他们好残忍。”封含玉双手捂着嘴,缩成一团。

    穆雨彤扭头四处看了看,“哎,你看见高雅兰了吗?她怎么也不见了。”

    “不见就不见了呗!反正也走不丢,说不定昨晚趁我们睡着,偷偷溜走了呢!”封含玉不以为意,她很讨厌高雅兰。

    林雪坐在一边,用手指梳着打结的长发,想了想,才缓缓说道“不止是她不见了,那边也少了几个男生,咱们没有点名,所以少了人,也不清楚少了谁。”

    赵琪这一晚格外沉默,听到她的话,爬起来,跑到溪水边洗了脸,漱了口,便去找黄箫然。

    “你停一下,我有事跟你说,很重要的事!”她试图去拉黄箫然的手臂。

    不过被他不耐烦的甩开,“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给小爷把那畜生抓住,今儿小爷还就非得烤它不可了!”

    这么多人,愣是抓不住它。

    不过也没能让它跑走,小家伙被这么多人围捕,终于还是有点慌乱。

    但是在慌乱之下,还是能借机下嘴。

    凶残的龇着牙!

    赵琪见黄箫然不理她,心中气闷,找了块石头,朝小灰东西砸了过去,也真叫她砸准了。

    小家伙呜呜的哀叫,拖着身子一直翻,嘴里一直发出呜咽声。

    赵琪得意的看向黄箫然,“看吧!被我砸中了!”

    说着,她又捡起一块石头,打算把小东西砸死,照着脑袋砸呗!

    乔月背着藤条编成的网,从溪水上游走回来,先是看见地上蜷缩好不可怜的小东西,一抬头,就看见赵琪举着石头。

    “你干什么?”乔月的声音严厉。

    赵琪见了她,也不怕,“我要把它那小东西砸死,你让开,要是误伤了,我可不管!”

    “把手放下,否则我拿一百块石头砸死你!”真他妈的讨厌,她跑了很远的路才回来了。

    赵琪还举着石头,犹豫着要不要听她的话,因为她不想听,她想让乔月好看,因为她觉得乔月抢了她的风头。

    穆雨彤突然从后面冲上来,用力将她推开,“你敢动一下试试!”

    赵琪一时不备,被推的一个踉跄,但是石头还握在手里。

    穆雨彤谁也不看,只看着乔月,“你去哪了?”

    乔月挑了挑眉,才过了一日,小丫头有点野性子了,“当然是去找吃,难不成还跟你们似的,在这里等着别人投喂?”

    “吃的?吃的在哪?”黄箫然本来想跟她发火,但是话到嘴边,又成了讨好的询问,“要不咱们把这只小畜生烤了吃吧!”

    他还是想吃狗肉,想想都觉得馋。

    乔月冷冷瞥他一眼,“都闪开!”

    她也不看地上蜷缩的小东西,绕开它就往火堆跟前走。

    众人这才瞧见,她背后藤条里,包着果子。

    可是这么点东西,怎么吃啊?

    黄箫然又把目光转向地上的小灰狗,“你们谁去把它弄死?”

    黎勇忽然站起来,道:“还是算了吧!它这么脏,谁知道有没有病,万一是一只病狗,你吃了它,还不得得病,荒山野岭的,可没人送你就医。”

    这话说的还比较在理,再一看那萎靡不振的小东西,确实不像健康的。

    黄箫然泄愤似的踢它一脚,走了回去。

    他走了,剩下的人也都不管小灰狗,任由它在那半死不活。

    乔月坐到火堆边,打开袋子,翻出看着较好的桃子,走到水边洗干净,张嘴便吃。

    说实放,她不怎么喜欢桃子,有毛,洗的再干净,感觉还是毛茸茸的。

    封含玉蹲过来,在袋子里挑挑拣拣,“怎么都这么小,没有大的吗?”

    她抱怨,抬头还想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

    谁知,又撞上乔月阴森森的目光。

    封含玉忙低下头,不敢再作声。

    赵琪冲过来,质问道:“你从哪找来的水果,为什么不我们一起去,你也太自私了吧!”

    这话,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听出不对。

    穆雨彤冷笑,“乔月又不是你家保姆,她干嘛要管你们的死活,你们有手有脚,就不会自己去找吗?又没人拦着,哦,忘了提醒你们一件事,最好把人头数数。”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听不懂吗?”穆雨彤说完,也不管她,跟封含玉蹲在一块挑水果吃。

    先前高雅兰的小跟班,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头不见了。

    “雅兰呢?她去哪了,你们有谁看见她了?”

    也没人理她的叫嚷,各干各的事。

    不过很快,就有人陆陆续续发现少了人,还在周围发现血迹。

    一时间,人心惶惶,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恐惧很容易在人群间传播,再加上又是一群混乱的像没头苍蝇的家伙。

    有人就开始受不了。

    “我要回家,我要不要在这里待了,我现在就要走!”

    “对,我们走,这里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我可不想夜里再被野兽拖走!”

    “我也走,我们可以一直走到山下,那里肯定有人家,只要有人,就能走出去。”

    几个少年赌气收拾包袱,还真打算走了。

    黄箫然不说话,坐在乔月对面,一个劲的盯着她。

    赵琪发现黄箫然的注意力都在乔月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被妒火焚烧殆尽。

    她蹭的站起来,嘲那些人吼,“都要走是吗?别说我没提醒你们,这附近都是深山老林,看着很容易走出去,其实那都是假象,到处都是林子,都是树,根本看不出什么区别,你们贸然走,只会迷路!”

    几个少年被她吼的很没面子,况且他们又不是怕赵琪。

    “怎么会迷路,我们照来时的路再走回去就是,走到军营门外,总不会有错了。”

    “对,我们按原路返回,现在是早上,就算再耽搁,晚上也能到了,总比待在这里过夜要强。”

    失踪,鲜血,已经将他们弄的神经紧张不堪。

    乔月慢条斯理的吃着桃子,这时冷不丁插了一句,“她说的倒是没错,你们根本走不出去,因为我们来的小路,已经被人掩盖,而且山下埋了地雷,附近还有沼泽,如果你们不怕死,尽管去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