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野外生存(二)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集合!”

    伴随着一声哨响,两层楼都被震到了。

    “不是吧,我们才休息十分钟而已呢!”高雅兰气呼呼的坐起来,不耐烦的踢了踢床柱。

    下面的人握着喇叭,震耳欲聋的喊声又来了。

    “给你们三分钟,站到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还是野狼的嗓门,也不怕他这么天天叫,把嗓子喊哑了。

    要不怎么说,做人得有先见之明。

    瞧瞧这一屋子的人,只有乔姑娘不慌不忙的拎着帽子,走了出付出,留下那五个手忙脚乱,活像头苍蝇的几个人。

    穆雨彤算是最讨巧的,因为她听了乔月的话。

    林雪是第三个跑出去的,她从窗子往下看的时候,发现封瑾了。

    封含玉很生气,非常生气,为什么乔月对穆雨彤那么好,对她一点都不好。

    赵琪根本顾不得铺床,脱衣服穿衣服,脱下来的衣服,随便塞进柜子里。

    乔月不紧不慢走到楼前的空地上时,只有三三两两的人,黎家两兄弟倒是在这儿。

    看见乔月,两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乔月冲他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负手站立的封少,眸光渐渐变深。

    野狼把自个儿朝旁边挪了挪,以免被冷气冻伤。

    足足过了五分钟,还有人从楼上匆匆忙忙的跑下来。

    乔月故意排队站到封瑾对面,眼睛就是盯着他看,看他板着脸,装严肃,装冷酷,装不熟,好玩极了。

    野狼的眼睛,时不时的在这两人之间飘来飘去,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穆雨彤瞅见这一幕,好想偷着着笑。

    明知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却不可以说。

    林雪转着水盈盈的美眸,不时的瞟着封瑾。

    即便在一群绿军装中间,他也是最醒目,最耀眼的那个。

    高雅兰跑下来时,心跳加快,她头脑发热,快步跑到封瑾面前三步远的位置,一脸希冀的望着他,“封大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雅兰,我们两家是邻居,我爸让我参加夏令营,本来我还不乐意呢!但是一想到你也在这儿,我……”

    封瑾只是淡淡的瞄她一眼,便转开视线。

    帽子下的眼,平静无波,却也冷的要命。

    “如果不想训练,你可以滚了!”薄唇轻启。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定下的一个月的训练期,直接就让她滚蛋了。

    唉!他不能自食其言哪!

    高雅兰不傻,听出他语气中的厌恶,心想肯定是因为场合不对,只有再找机会跟他打招呼了。

    高雅兰回到队伍中,隐约听见几声嘲笑。

    被她瞪了几眼,又全都憋了回去。

    高雅兰有自己的小队伍,她身后跟着的两个女孩,都是她的跟班。

    赵琪嗤笑,没脑子的蠢货,真不知道她来干什么。

    野狼站在队伍前,并不急着说话,只是在看表,不时又看他们身后。

    又过了五分钟,楼上楼下扔出来无数的被子。

    人群又是一阵骚乱。

    乔月他们所在的宿舍,也扔出来几床。

    赵琪突然脸色变白,她想起自己的被子没叠,一定是被扔下来了。

    光扔被子还没完,一盆接着一盆的冷水,泼了下来,全浇在被子上。

    “为什么把我们的被地子都弄湿,这样还怎么盖啊!”

    “就是就是,扔就算了,居然还弄湿!”

    议论声越来越大,基本都是毛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在家里没吃过什么苦,细皮嫩肉的。

    像林雪这样的过来人,肯定是一声不吭,哪怕他们把房子烧了,都不用觉得奇怪。

    封瑾上前两步,身姿傲然的站在几百人的队伍前面。

    鹰般的眸,扫过他们,“没有烧掉,已经是给你们的仁慈,本来现在就可以将你们之中大多数垃圾处理掉,但是本着死也要折磨的道理,这一个月,你们死也要给我死在这里……”

    封瑾的声线优美,语调平缓,掷地有声。

    林雪暗暗掐着自己的手心,才能勉强抑制她躁动的心跳。

    乔月表情淡淡的,其实心里邪恶着呢!

    她在幻想着,要是打破他的平静表面,肯定很有趣。

    野狼身边还站着两个副教官,对新人训诫,偶尔也由团长进行,但是这一次,团长的话好像特别多。

    五分钟之后,所有人都被带走……剪头发!

    男生倒是无所谓,反正也没多大差别。

    女生则一片哀嚎。

    赵琪第一个坐下,“先剪我的吧!”

    林雪撩了下自己的长发,说实话,有点不舍。

    封含玉干脆蹲到角落里,抱着头一直哭着。

    以前不是这样的啊!现在怎么变了,她不要剪头发。

    看着大剪刀咔嚓一刀下去,她心里也不舒服呢!

    野狼凑到封瑾身边,“老大,您真舍得让嫂子把头发剪了?”

    封瑾凉凉的撇他一眼,“去把她带过来!”

    野狼看着老大郁闷的背景,好笑不已,看来是舍不得了。

    “乔月,出来!”野狼站在门口,一声命令。

    乔月挑了挑眉,自然知道是什么人来找她,“是!”

    林雪嫉妒死了,她怎会猜不到乔月出去见谁。

    脑子一热,她站起来追上去,抱着乔月的手臂,亲昵的道:“你要去哪?我陪你啊!”

    乔月慢慢抽回自己的手,“行了,别装了,我要去哪你不知道吗?”

    林雪还在笑,“我真的不知道,不如你带我一起去吧!”

    “我会情郎你也要跟着?”

    “咱们是好姐妹,你的情郎,我不能看吗?再说了,我们也认识的呀!”

    “行了,你别扭了,怪恶心的,你想,我就要去做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在我面前,你又算得了什么!”

    林雪脸色有点白,“不给去就算了,干嘛侮辱人。”

    “那是你自找的!”乔月不再理她,抬脚便走了。

    林雪恨恨的看着她的背影,整颗心都要被妒忌之火烧完了,“哼!走着瞧,我来这儿可不是只为了跟你吵架。”

    穆雨彤真是越来越讨厌她了,“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对她做什么,我不会放过你!”

    林雪抄着手,一改之前温柔娇弱的模样,挑衅的看着她,“你能对我做什么?就你这样的,给我当对手,我都看不上。”

    “你!”

    管他们在吵什么。

    乔月跳出屋子,瞅着野狼慢慢在前面走着,刚想跑过去,还没走两步,胳膊就被人拉住,再一拖。

    砰!房门关上了。

    搞了半天,他就在隔壁啊!

    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

    封少不爽的掰过她的脸,强迫她看向自己。

    “你往哪看呢!”封少的不爽都摆在明面上了。

    乔月的脸蛋,被他捧在手里,不过却是用了不小的劲儿,把她可爱的小脸蛋捏的变形了,嘴巴也嘟着。

    看的封瑾一时没忍住,低头嘬了一口。

    “干嘛啦!”乔月推他的手。

    封瑾终于捧够了,放开手,眼睛却不舍的看着她的长发,“我帮你剪发。”

    “哦,那就剪吧!”乔月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她看到这里居然是一个枪械库。

    封瑾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剪了可就长不上了,你舍得?”

    “哎呀,剪头发又不是砍脑袋,以后还会长好的嘛!”乔月推开他,跑到一堆黑家伙跟前,这里摸一把,那里瞧一瞧,兴奋的俩眼放光。

    封瑾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怎么他俩的角色调换过了呢!

    “操,居然是演习枪,不好玩!”

    封瑾走到她身后,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回原地,“真的当然不可能放在这里,你没瞧见这里都没人看守吗?现在是和平年代,用枪需要申请,你们这些菜鸟,暂时还摸不到。”

    “不是吧!不让摸枪,那我来这儿干嘛?你逗我呢!”捶了下他的胸膛,狠狠发泄心中不满。

    “光明正大的不行,偷着可以,这两天我不去找你了,日常的训练对你来说,应该没有问题,真的有事,告诉野狼即可!”

    说到底,封少还是不放心她。

    再强,也是他的女人。

    乔月心中暖暖的,这是个顺毛驴,喜欢来软的。

    慢慢靠在他胸口,贴着他的心跳,“你不用来找我,在这里还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比起训练,我更期待后面的淘汰赛,还有啊!我身边的花痴女太多了,你干嘛要长的这么祸害人呢!搞的我好累!”

    男人长的太好,绝对是一件让人烦羽的事情。

    封瑾捏了捏她的鼻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也得给我记着,不准跟人打情骂俏,被人逮到,小心你的屁股!”

    乔月下意识的捂着屁股,干笑两声,急忙扯开话题,“不是说要给我剪头发吗?快点动手,下午是不是还要训练?”

    “嗯,下午野外生存训练,三天三夜!”封瑾并不怎么担心她野外生存的能力。

    这一片的林子,都是他们常年训练的地方,摸的比自家坑头都要熟。

    乔月没什么感觉,乖乖坐在那,任由封瑾解下她的长发梳理。

    感觉得到他在迟疑,有些不舍。

    “喂,你好好剪,我还要出去见人的!”

    封瑾瞪她一眼,拿过剪刀,在头发上比了又比,足足比了一分钟,才下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