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拍死他(一更)
    “封英,你闭嘴!”江惠突然厉声喝斥她。

    这一点,倒是让乔月觉得稀奇,不免多看她两眼。

    乔月觉得鼻子还是痒痒的,“我把之前跟封含玉说的话,再跟你说一遍,如果哪天你不在家,我带着一个成天惦记你男人的女人,住到你家去,穿你的鞋子,用你的东西,还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招待你,请问,你是什么感想?”

    “我……”封英词穷了,她想争辩,可是又不晓得从哪争起。

    陆母蹭的站起来,指着乔月,“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女儿根本不像你说的那样,分明是你小心眼,封叔,你们封家的媳妇怎么能是这样的,也太丢人了!”

    “我们封家的事,不用你多嘴!”封老爷子脸色很难看,“况且乔月有些话说的也没错,那栋别墅是他们小两口将来的婚房,陆曼一个外人,在不经主人允许的情况下,擅自住进去,的确不合适,万一让邻居看见,人家会怎么说,要怎么看乔月?这一点,你想过没有?”

    陆父还算比较理智,“这事我们检讨,陆曼有些地方做的确实不妥,但是也用不着非要将她关起来,她是女孩子,传出去不好听,能这事能不能先搁着。”

    陆父算是看出来了,封家的人明显都在偏向乔月,这个时候非要指着乔月的鼻子骂,绝对没好处。

    封建国沉思了片刻,“我们家含玉也有不对的地方,毕竟是她带的头,谁家的孩子谁管,但是我家含玉性子单纯,容易被人忽悠,她跟陆曼年纪差的也挺大,以后让两个孩子少见面吧!”

    封建国这话,听着含蓄,实际上,只差指责陆曼心机重,把他们家女儿带坏了。

    “以前也不知道她俩玩在一块,我们家含玉还在上学,她俩在一块哪来的共同语言呢?也是我不好,对含玉的关注少了。”江惠对这话还是比较满意,关起门来,怎么教育女儿都行,但是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是当着王静的面,她可不想家丑外扬。

    陆母气的脸色铁青,“你们一家子合起伙来欺负人是吧?我还就不信了,没有你们,我捞不出女儿!”

    今天情况不对,她虽然很想撕了乔月,但还是算了吧!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女儿弄出来。

    陆母气冲冲跑出门,没走多远,差点撞着一个人,“是哪个没长眼的?”

    陆母浑身都冒着火呢!

    顾烨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勾着车钥匙,端的是风华艳丽,眉眼妖娆,“陆阿姨,这是怎么了?这样大的火气,天干物燥,小心把自个儿气病了!”

    陆母见是他,有了心思,“顾烨啊!我们家陆曼出事了,你知道吗?”

    “哦,知道啊,那又怎么样?”顾烨此时的表情,真的很欠扁。

    “什么叫怎么样,她一个小姑娘,却要待在那种地方,你能不能替我想办法,把她弄出来?”

    “弄出来?弄哪?弄到封瑾床上?”顾烨那个坏的啊!

    陆母气的心肝疼,“顾烨,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跟陆曼从小一起长大,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她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吗?看在阿姨的面子上,帮她一把成吗?”

    王静知道他有路子,三教九流的人,认识了不少。

    正路上的事,却不一定非要在正路上解决。

    封瑾那边不松口,陆父也没办法。

    他虽然手中有权,但是他的手伸不进局子里。

    顾烨摸着下巴,望了眼封家的门楼,“陆曼是什么样的人,我当然一清二楚,所以我刚才说的都没错,她要是知道了,只会高高兴兴的感谢我呢!哎哎,您别激动,我也没说不帮啊!”

    王静刚才真的要晕了,“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顾烨扯了扯身上浅色西装,走向封家的大门。

    大门没关,顾烨进去的时候,陆父差不多快放弃了。

    本来还以为封含玉也在局里关着,她父母不管怎么说,也会帮着自己说话。

    至少也应该先把人弄出来。

    可事实却是,人家内部矛盾关起门来解决,但是遇到外人的事,口径一致对外。

    就连江惠也含沙射影的指责陆曼,把她女儿带坏了。

    眼见着讨论不出什么,正要走呢,就见顾烨摇曳生辉的走进来,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当他一只脚迈进来时,一眼就看见小鸟依人,坐在封瑾身边的小女人。

    这一刻,他能清楚的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顾烨下意识的揉了揉有些泛着热气的眼睛,艰难的将视线从她身上挪开,扯开一个乖巧的笑容,“封爷爷,封大伯,封伯母!”

    “是顾烨吧!快进来坐!”封老爷子见他的次数多一点,经常看见他来这儿,时间久了,不熟也熟了。

    “谢谢封爷爷!”顾烨这会听话极了,脸上的笑容再真诚不过,大步走进来,正好坐到乔月对面。

    封瑾危险的眯起眼,盯着他,紧抿着唇。

    乔月也不说话,对他无感,而且她好饿,为什么还不开饭?

    江惠很喜欢这小子的细皮嫩肉,“你是顾家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你爷爷身体还好吗?”

    “好着呢!要不哪天让他过来找封爷爷玩?他成天在家闲着没事,都快闲出病来了。”

    封老爷子没应声,比起跟顾老头玩,他更想回乡下过过平淡安逸的清静日子。

    因为顾烨的到来,客厅里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封建国将陆父单独叫了出去,两个中年男人比较好说话。

    封建国很清楚封瑾的固执,陆曼现在肯定是放不了,不过跟他们打个招呼,多照顾照顾,还是可以的。

    顶多也就两三天,也吃不了什么万。

    现在也最好别闹,将来档案什么的,都好商量。

    陆父有没有听进他的话,不得而知。

    但是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去。

    打发走了陆家人,封家要开饭了,顾烨却赖着不肯走,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顶着一张讨好的笑脸,愣是把封老爷子跟江惠哄的笑声连连。

    封瑾这一顿饭,从头到尾都是黑着脸。

    强忍着想要将他踢出去的冲动,忍的老辛苦了。

    乔月咬着筷子,这边瞅瞅,那边瞧瞧。

    不得不说,这个顾烨还挺有本事,哄的江惠,把自个儿还在受罪的女儿都给忘了。

    封建国饭后把封瑾叫去了书房,封家的两个当家男人,关起门来商讨,总比让女人掺和进来要好的多。

    封建国摆上棋盘,“兰城的事我听说了,表面看上去是你们胜了,但实际上,换汤不换药,老问题不除,要不了两年还是恢复原样!”

    封瑾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黑棋,头也未抬,“总要有个开头,两年之内会发生很多事情,是赢是输,还不一定呢!”

    “嗯,你明白就好,我的位子很快就要动了,兰城那边可能会让我过去接手,市ei班子,虽说是最高的位置,但是不好做,你表叔家的两个堂弟,都已经开始走仕途,咱们封家虽说子嗣不旺,但是人心齐,除了你爸!”

    封瑾落子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您不用来试探我,不管他现在在哪,对于我来讲,他只是一个死人,封家也已将他除名,他不配做封家的人。”

    “你能这么想,那是再好不过,不管将来他会不会回来,或是再对你做出什么事,你都要有心理准备,国外总有一部份人对咱们死心不改,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给我们带来麻烦……”

    封建国说的很隐晦,只要封瑾明白就行,“我收到消息,他在外面过的不错,看来是有人对他进行资助,定然也是有所图谋。”

    “不管他图什么,在我这里,他什么也得不到,而且我跟他已经是陌生人!”

    封建国很满意这个侄子,也很欣慰,但是他又想到一事,“那万一他从乔月那儿下手呢?”

    封瑾勾唇冷笑,“大伯,您觉得我媳妇是什么样的小姑娘?她在兰城的事,想必您也有所耳闻。”

    封建国沉思,“知道,周一明让她做了卧底,打入兰城内部的毒品交易圈,这件事太危险了,我知道的时候,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平安归来,不幸中的万幸!”

    “大伯觉得是她走运?”

    封建国皱眉,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当然不可能全凭运气,这其中也有你的筹划吧?”

    他相信以封瑾对乔月的爱护,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封瑾冷笑了下,“什么样的筹划,也不可能万无一失,更何况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已经进入兰城,跟对方接上了头,并通过了前两轮的测试!”

    封建国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他的印象中,乔月也就是脾气差一点,性子火爆一点,小姑娘嘛,而且又是十五岁的年纪,这样也很正常。

    就算有点身手,有那么大点的胆子,也不能跟穷凶极恶的毒品贩子凑一块吧?

    况且兰城那个地方有多乱,他心里也是清楚的。

    “咳咳!你还是得多管管她,小姑娘家家的,成天打打闹闹的也不太好,呀!她是不是还得参加训练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