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撕我的嘴?(二更)
    听到机密二字,封家的男人脸色都很难看。

    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机密对他们来讲,一点都不陌生。

    就是封老爷子退休了,手里还握着机密呢!死了也只能带到坟墓里。

    封建国也是,他们都是从军人员,很多事情,无可避免。

    乔月兴冲冲的拉开门,就对上几双愤怒的恨不能烧穿她的眼神。

    我去!

    这是要吃人哪!

    “呃,你们是……”

    “原来你就是那个乔月,哼,我女儿输给你,的确应该不甘心了!”陆母挑剔的看着乔月,眼中全是嫌弃之色。

    站在陆母身边的中年男人,伸手就要推开乔月,“封瑾呢?我找他!”

    在陆父眼里,乔月还不够资格跟他说话。

    乔月微微侧了下身,躲开他的手,皱着眉。

    要说刚才不知道他们是谁,现在一准知道了。

    而且这位陆夫人有着跟陆曼五分相似的长相,都是一样那么惹人讨厌。

    “请问您女儿贵姓?哦,是不是那个成天惦记别人未婚夫的陆小姐?哎呀,要我说,你们家真的应该好好教育女儿,一个大姑娘,竟然成夜不归家,还跑到陌生男人的家里过夜,家教呢?廉耻呢?”

    “小贱人,你再敢说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陆母脸色有够恐怖的,这要是半夜看见,准能把人吓个半死。

    陆母回家之后,便听到老爷子说了陆曼的事。

    想到她的宝贝女儿,竟然无缘无故的被人关进局子里,那是陆家小姐的能待的地方吗?

    传出去,往后陆曼还怎么嫁人?

    在她们这样的圈子,最忌讳女孩子不正经。

    陆母差点气的心脏病爆发,跟陆父两个人,连口茶水都顾不得喝,便急匆匆的赶过来,因为陆家竟然没法将陆曼捞出来。

    乔月是什么人,她能怕一个中年妇女吗?

    “撕我的嘴?为啥?难道你女儿没干这事吗?说到不要脸,说到贱,你们陆家的女儿当仁不让!”

    忒他妈的讨厌了,要不是杀人犯法,她真想弄死丫的。

    “你!”陆母巴掌已经场起来了,被陆父按住。

    “小姑娘,嘴巴太毒不是什么好事,看你年纪也不大,还收敛一点的好,给自己留条退路,别把事情做绝了,我要跟封瑾谈!”陆父脑子清醒,这是封家门口,在这里打人,打的还是封家孙媳妇,怎么说都不好。

    乔月呵呵冷笑了声,“行吧!既然你们非要撞南墙,我也不好拦着,进来吧!”

    乔月揉了揉鼻子,她在等着看好戏。

    哟呵!好戏要开场了。

    陆父死死抓着陆母的手,拖着她走进去,走了两步,陆父停下脚步回头,“封瑾不能无时无刻的护着你,我们陆家也不是好惹的,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无论是从身份还是背景,你跟我们家陆曼都没法比,别以为占了封家媳妇的身份就可以无法无天,在我面前猖狂,你还不够格!”

    陆父这些年身居高位,在机关单位,职位不低,手中的权利也大。

    可以说,在官场上,也是呼风唤雨。

    今天因为陆曼的事,也是要借机给封家一个警告,别以为他们陆家的人非要低人一等的求着他们。

    当初想跟封家结亲,他看中的,是封瑾在军中的地位,两人在势力上,可以互补,将来整个衡江,都在他们两家手中。

    乔月抄着手,笑的肆无忌惮,好庆幸,她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呵!跟她比狠?

    “这位大叔,威胁什么的,您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就是猖狂,就是要仗势欺人,你又能怎样?以权谋私的事,不只是你们陆家会做,本来我还想着今天这事,大家坐一块商量一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的女儿就等着坐牢吧!”

    欺负她?真是没长眼,她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即便没有封瑾,她也不是好惹的。

    纵然不能用权势压人,她也能把陆家搅的鸡犬不宁。

    “你要落井下石?你这丫头怎这样恶毒!”陆母气的发抖。

    封瑾挺拔的身姿出现在门口,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客厅里的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正是因为看不清,才让人心里直发毛。

    “陆先生陆太太,你们有话可以跟我说,别为难我媳妇!”

    陆父见着他,还算稳得住,“我的确是打算跟你说的!”

    陆父阴沉着脸,拉着陆夫人进了客厅,见着封家的其他人,脸色也没缓过来。

    封老爷子请他们坐下说,这时候封家的人还不晓得封含玉是跟陆曼一起被关进去的。

    “封叔,咱们两家虽算不上世交,但您跟我父亲,也是几十年的老友,在此之前,咱们两家也没什么矛盾,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到底我们家陆曼怎么得罪封瑾了,非要将她关进局子,还不让我们保释,他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陆曼也被关起来了?”封老爷子惊疑。

    封英心虚的别开脸,这事她当然知道,只不过她刻意隐瞒了。

    她知道在封家人面前,尤其是封瑾面前,尽量别提陆曼,否则一定会把他惹毛。

    封建国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陆家的人,心情忽然放松了,翘起腿禹靠在沙发上,不再参与他们的争论。

    江惠也皱起了眉头,她左右看了看,很快便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全部。

    难道封含玉是带着陆曼一起去的别墅?还让陆曼在那儿住下了?

    陆母委屈心酸的辩解道:“昨晚下着大雨,她们回来的时候,车子坏了,只好就近在封瑾的别墅住了一晚,这也没什么吧?不过是住一晚,又没什么损失,至于那么小气吗?”

    陆父沉着脸,抱着拳,手肘放在膝上。

    封老爷子此时的表情,也有些耐人寻味了,他还没有老糊涂。

    封瑾嗤笑,“车子坏了就回不来了吗?她是在荒郊野外,还是偏远山区?打一个电话,你们陆家难道还找不到她?骗谁呢?”

    封英脑子一热,冲出而出,“她骗你做什么?她又不知道你在不在家,难道她还存着诱惑你的心思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