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牙酸(二更)
    本质上,乔月也是这样的人。

    对于跟她不熟的人,懒得应付。

    等到他俩进了封家的院门,后面的三姑六婆热闹的议论开了。

    “这是封家定下的孙媳妇吧?长的还挺标志,看着也不像农村出来的。”

    “看着不像,也不能说明骨子里也能改变,我听说陆家一直想跟封家结亲,你说这封老爷子也真是的,放着条件那么好的小姑娘不要,偏偏去找什么乡下丫头,往后能不能过到一块还不知道呢!”

    “那可就难说了,封瑾打小的时候,在咱这大院里头,就是拔尖的孩子,哪家大人不夸,从小学到大学,门门功课第一,现在更好了,年纪轻轻就当了团长,还有封家做靠山,将来肯定不得了!”

    “唉,再不得了,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咱们也就过过嘴瘾,只能说陆家丫头没福气,不如人家乡下小姑娘命好。”

    陆母挎着包,刚刚从外面回来,还没走近,就听见这群碎嘴的嚼舌根,气的脸都黑了。

    她还不知道陆曼被抓的事,要是知道了,呵呵……

    “我们陆家的事,用不着你们瞎操心,封家不过也就那样,他看不上我们,我们家陆曼还看不上他呢!有什么了不起。”

    陆母也是气急了,这些日子被女儿的事烦的,她好像一下子老子好几岁。

    陆母经过封家的院子时,目光中带着怨愤。

    江惠也刚好从外面回来,跟封建国开着车回来的。

    一下车,见着陆母那样的眼神,倒把她吓的不轻,“王静,怎么在这儿站着,要不要进去坐坐?”

    陆母原史叫王静,不过这个名字现在很少有人叫了,大家似乎都喜欢叫她陆夫人。

    “哦,我只是路过,刚才好像看见封瑾带着一个小姑娘回来,那就是你们家的新媳妇吧?”王静有些不自然的撩了下头发。

    江惠看着眼前的楼房,“是啊!本来是打算这几天办订婚宴的,谁知道封瑾这小子工作太忙,耽搁了下来。”

    王静听说订婚宴没办成,心里总算舒服了不少,“他哪天工作不忙,一年到头也不见回来几次,封瑾对待工作认真,婚姻上的事,难免没那么上心,不过你们家娶的是个乡下丫头,想必也是知书达理,能理解的。”

    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劲,明着说封瑾工作忙,暗地里还不是在说封瑾对这门婚事不在意,就连订婚宴都没放在心上。

    不过江惠也不在意,反正她又不是封瑾的亲妈,管不了他,“我们家封瑾有主意,他的事一向是他自己做主,要是我们能说得动,你们家陆曼也不至于憔悴成那样,回头你也好好劝劝她,外面的青年才俊那么多,总能找到合心意的。”

    江惠不傻,陆曼那心思,就算以前她不知道,后面这一连串的事儿,也让她看出来,陆家丫头心思也深着呢!

    她现在不想蹚浑水,封英跟她婆家又闹上了,整天也不回去,就在老宅住着,两口子过成这样,怎能叫她不操心。

    王静脸色瞬间变的无比难看,不阴不阳的笑了两声,“呵呵!你说的对,我们家陆曼眼界高,不是什么人都能入得了她的眼,不说了,我得早点回去了,家里事儿挺多。”

    王静笑的比哭还难看,陆曼喜欢封瑾的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大院全传遍了。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多嘴,把事儿宣扬出去,非得的揭了她的皮不可。

    封建国停好车走过来时,王静已经走了,“怎么站这儿,赶紧进去吧,封瑾的车子在这儿,肯定已经回来过了,邵远跟含玉呢?”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儿子女儿,你就不能自己打电话问问!”江惠气呼呼的先进去了。

    封建国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最近事情多,江惠却总是跟他冷战,更可气的是,他完全不知道江惠在闹什么。

    两人进了家门,里面已是灯火通明。

    但是显然,这俩人也不知道自己女儿出了事。

    打电话让封瑾回来的,只有封老爷子。

    家里新请了个保姆,是住在附近的一位老大妈,做家务利落,手艺也还凑合。

    封老爷子气息有些沉,脸色不好,看的出老人家不是很高兴。

    但是在封建国夫妻还没有回来之前,他不会多说什么。

    封含玉的求救电话,是封英接到的。

    她这几天休候,待在老宅子里无所事事,心情也不好。

    接到电话时,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便跟老爷子添油加醋的一说,电话便打到别墅了。

    封邵远是之后回来的,还以为是家庭聚会,但看着架势,他借口溜了,至于要不要管小妹的死活,家里多的是人操心,用不着他。

    “爷爷!”封瑾拉着乔月,走进客厅。

    “爷爷!”乔月很乖巧的喊了人。

    封老爷子本来是满肚子的话,但是看到他们二人拉着手走进来,说出口的话,又改了,“听说你们早上就回来了,那怎么不回老宅,你那边冷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多不方便。”

    封瑾浅浅的笑了下,拉着乔月坐下,“我们要培养感情,来这儿多不方便,吃过晚饭还是要回去的。”

    “还要回去?家里地方那么大,我一个老头子,只有你二妹在这儿,有什么不方便的?住下吧!反正也住不了两天了。”老爷子知道乔月要进训练营的事。

    封瑾不吭声了,他主意已定,能跟媳妇培养感情的时间,真是不多,他不想浪费一丁一点。

    乔月现在真的很乖,默不作声,目光也是柔柔的,捧着家里保姆端上来的凉汽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那股子柔劲,快要把封瑾的心挠化了。

    封英一直就坐在边上,从他们进来到现在,这俩人都没有主动招呼她,再瞧两人拉着的手,亲昵的举动。

    反观自己的婚姻,怎能让她心里不发酸!

    “二弟,你这是有了媳妇,就把家人都忘了啊!连亲小妹都能送进局子,大义灭亲?好像也不是吧!不过是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偷拿了钥匙进了别墅过一晚,怎么就成了入室偷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