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戒指(一更)
    手里捧着精致的茶杯,悠然的送到嘴边,正要品一口,一个喷嚏,坏了一杯好茶。

    “擦!让老子知道是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非得揍死他不可!”

    祁少也是不得已,才躲到这儿。

    省得被那位找到,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别墅这边,封瑾搂着乔月,两人从上午一直到睡到傍晚,连午饭都错过了。

    封瑾的睡眠时间不固定,有空就多睡,没空少睡。

    乔月这几天也是过的极不稳定,好不容易回到让自己安心的地方,还不得大睡特睡。

    夏夜天黑的晚,快六点的时候,两人被电话铃声吵醒。

    乔月缩在封瑾怀里,毕竟不是晚上睡觉,睡的没那么死,但是白天睡久了,还是有点不舒服。

    “去接电话啦!”乔月闭着眼睛不耐烦的推了他一下。

    封瑾在铃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是贪恋怀里娇软的身子,也不想动,“没人接一会自己就挂了,不用管它!”

    乔姑娘有起床气,被吵的越来越头疼,翻了个身,拉开跟他的距离,抬脚便朝他踢去,“快去!”

    她还没睡到傻了。

    别墅的电话,知道的人不多,除了跟封瑾要好的几个人之外,就得是老宅那边。

    联想到早上发生的事,十有**那边要兴师问罪了。

    乔月这一脚踹的不是地方,封瑾险险的躲开,握着她白玉似的脚丫子,带了点力度的捏了捏,“傻妞,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就敢乱踢!”

    乔月趴在床上,看着他捂着的地方,忍俊不禁,“要是那么容易就踢坏了,估计也不太好用。”

    她随口说的,话一出口,才恍然清醒过来。

    我的天!

    她说的这是什么呀?

    乔月把脸蒙在枕头里,死也不敢再看他。

    封瑾是有点愣住了,不过很快便反扑上来,“还没用过,要不让你试试?”

    这话说的就更黄了,本来还有更黄的,但是考虑到她还是小姑娘,怕教坏小孩子,还是算了吧!

    乔月把脸抬起来,红扑扑的一张小脸,“耍流氓!”

    封瑾起身,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下,“早晚都得耍,现在先预习一下!”

    他还是不急着接电话,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丝绒盒子,放在她的枕边,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下,“自己戴上!”

    这个闷骚的男人,相比他为她戴上,他更喜欢看着乔月自己打开,自己拿起来,戴在手上。

    乔月眨着水盈盈的眼儿,看看他,又看看那盒子。

    某人天生反骨,总要说几句气人的话。

    “我要是不戴,怎样?”挑衅的语气,张扬的眉角。

    封少站在床边,套上一件白色衬衣,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的眼睛,“那我便亲到你肯戴上为止,老一辈的人结婚都很早,你这个年纪也能生孩子了!”

    言下之意便是,万一亲出了火,办了就办了,生米做成熟饭,也省得现在成天饿肚子,万一饿出胃病咋办?

    乔月嘴角轻轻抽了两下,某人的霸道还真的是与众不同。

    房门打开又关上,房间里只剩乔月一人。

    趴在柔软的枕上,静静的看着那只丝绒盒子。

    禁不住好奇,打开盒子。

    里面居然是一枚白金钻戒,这个年代钻石并不多见,至少在帝国很少见到。

    这一枚,至少也得有五克拉。

    土豪啊!

    戒指造型也很别致,对着光仔细看,内圈还有英文缩写。

    女人都禁不住钻石的诱惑……

    呵!尺寸刚刚好,只是这样的话,打架好像不方便了。

    要不要去下来呢?

    “咦?为什么拿不掉?”乔月坐起来,又试了好几次,居然还是拿不掉。

    真是气死个人呢!

    难道他连这一点都算到了?

    乔月坐在床上生闷气,一听见房门响动,立马把手背到身后,掩耳盗铃。

    “换好衣服,我们回老宅吃晚饭。”封瑾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捏了捏她的脸蛋。

    乔月气鼓鼓的拍掉他的手,“知道了,你先出去!”

    封瑾一挑眉,食指在她的唇上摩挲,眼神渐渐变暗,“出去做什么?戒指已经戴上了,上天入地,你也是我媳妇!”

    如此肉麻的话,说的人不臊,听的人都要臊死了!

    乔月冲他翻了个白眼,“我就是好奇而已,你不要得意!”

    “嗯,我也一样好奇。”

    乔月觉得他的话有点莫名其妙,狐疑的抬头,却见他的无名指上,也戴了同款的戒指,“你好像戴错位置了,应该戴中指。”

    “有区别吗?”封瑾问的很认真。

    “当然有区别,订婚戴中指,结婚才戴无名指呢!”

    “哦……”封少摸着手上的戒指,笑的邪魅,“那我们直接结婚好了,回家拿你的户口本?”

    “你想的美,我才不要!”乔姑娘火了,跳起来站在床上,愤怒的瞪着他。

    可还没等她再说什么,身子突然被人举着抱起,像大人抱小孩子似的,“晚上回来继续带你玩,现在去换衣服。”

    封瑾放下她,轻轻吮了下她的粉唇,有些不舍的离开。

    习惯是件可怕的事,就像乔月此时被他吻了又吻,居然也可以面不改色。

    两人离开别墅,封瑾开的车。

    雨停了,没那么热了,车子开起来,带着丝丝凉意。

    乔月什么也不问,不管待会要面对什么,只要封瑾立场不变,她都不会怕。

    “哎呀,忘了给家里打电话,瞧我这脑子!”她猛的拍了下脑门。

    封瑾一手扶方向盘,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别拍了,本来就够笨的了,再拍指不定笨成什么样。”

    乔月好气,要不是穿着裙子,真想踢他一脚。

    阴天天黑的快,还没到七点,天便黑下来了。

    车子开进大院的时候,很少外出乘凉的人,摇着扇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说着闲话。

    封瑾刚一停好车,乔月便利落的跳了下来。

    没办法,军用越野车,底盘高,她的腿不够长啊!

    “哟,这不是封瑾吗?回来陪你爷爷吃饭?这位是……”好事的老大娘,一早就盯着乔月看个不停。

    封瑾在外人面前一向冷清,只是疏离的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拉着乔月便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