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发糖了(二更)
    再瞧旁边还有两个煎好的鸡蛋,出于好奇,也尝一口。

    又被吐了!

    “好咸!咸死了!”

    难道领导要把这些丢了,确实应该丢啊!

    封瑾推开卧室的门,一阵沐浴的香气扑面而来。

    “她们走了?”

    乔月盘腿坐在床上,身上穿的是他的衬衣。

    没找到睡衣,随手抓了一件。

    男人的衬衣,套在女人身上,此情景也不用过多形容,谁都能想像得到。

    光洁修长的两条腿,若隐若现,细嫩的大腿一览无余。

    封少深吸了一口气,表面看似镇定自若,“走了,怎么不穿自己的衣服,过来吃早饭!”

    “没找到嘛!快点拿过来,我快要饿死了!”在他面前,乔月不由自主的撒娇,自理能力瞬间变差。

    也不愿意下床,一只手撑在床上,伸手就要去拿过他手里的东西。

    封瑾黑着脸,拍掉她的爪子,“别动!”

    拿来一个托盘,放在床上,解开食物的包装。

    全程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她。

    乔月肚子饿的厉害,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食物上,哪管他是怎么想的。

    包装很讲究,不是路边塑料袋,一看就是档次啊!

    “先喝一口小米粥,再吃包子。”封瑾站起身,解下手表,扔在桌上,“你先吃,我去洗洗!”

    衣服有点湿,还是跑了一整夜,不能坐在床上。

    “嗯嗯,知道了!”乔月听话的捧着小巧精致的碗,喝了一口又软又浓香的米粥,很香很鲜美,里面肯定加了很多材料,但是口感上,却没有掩盖掉米香味。

    咬一口肉包子,真实在,口感吃起来却一点都不腻。

    乔月吃相很馋,浴室里面,关了门,某人却在洗水澡。

    洗着洗着,却还是热的要命。

    脑子里闪现她刚刚翘着屁股,趴在床上的样子。

    那件衬衣根本遮不住什么,随着她的动作,腰部都清楚可见。

    这不是在折磨他吗?

    要命了……

    封瑾这回在浴室里待的有点久,出来的时候,浑身还散发着冷意。

    乔月已经吃饱了,正打算下去烧点热水。

    “你干什么去?”封少还没缓过劲来呢,声音带着几分暗哑。

    “烧热水啊!你不渴吗?”

    “换了衣服再去,小王应该在下面。”不管小王有没有在,他都不想让她穿成这样,在卧室以外的地方晃来晃去。

    “小王?哦……”乔月乖乖的跑去换衣服,这里有她的衣服,准备的很多。

    打开拒子,挑了一条长裙。

    她很少穿裙子,打架不方便,哪有穿裤子方便。

    不过今天应该不需要打架,偶尔穿一下裙子,似乎也可以。

    封少咬着包子,眼睛始终盯着她。

    看着她换了身飘逸的蓝色长裙,披散着长发,伸手一撩,长发飞扬,慢慢的飘落,很美。

    更美的是,她穿上裙子的模样,很唯美。

    小王正在清理厨房的东西,人家很称职,所有的东西都扔掉了。

    正拿着拖把拖地呢,乔月就下来了。

    “人都走了?”

    小王吓了一跳,“呃……是啊,被警察带走的。”

    “警察?”乔月嘴角抽了好几下,某人还真是腹黑,“两个人抓走了吗?”

    “嗯,团长报警,她们私闯民宅,封小姐的钥匙是偷的,没有经过允许,不就是偷吗?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小王认得封含玉,时常跟团长回部队大院。

    “自来熟呗!你把东西扔完了以后,也回去休息吧!”

    “是!”小王当然晓得不能打扰人家二人世界不是?

    乔月在柜子里找水壶,接了水,放在煤气灶上。

    这还是单头的,也算是很高级的了吧?

    封瑾很快便下来了,当然是穿着整齐。

    乔月烧好了开水,顺带切了点水果。

    小王很快便走了,他开着车来的,虽然外面还在下雨,可是他不想留这儿啊!

    封瑾看着恢复如初的客厅,还算比较满意。

    “要吃吗?”乔月一手端着水果盘,捏了一片苹果,咬在嘴里,含糊的问他。

    封少低微着头,目光盯着她嘴里的那一片,什么也不用说,直接弯下腰,咬住了她的唇,卷走了。

    乔姑娘脸蛋儿爆红,“烦人,这里不是有吗?一把年纪了,耍什么流氓!”

    封少脸色微变,这话怎么听着忒刺耳,“一把年纪了?”

    乔月听出危险之意,讪笑:“随口说说而已,不要这么较真嘛!”

    此地不宜外留,她得赶快闪人。

    慢慢挪动脚步,眼看就要逃跑成功。

    腰部一紧,又被人拖了回来。

    “要去哪?”封瑾打横抱起她,笑人邪魅。

    “当然是上楼睡觉,昨晚都没睡好,困死了!”

    “一起!”

    “啊?”

    “啊什么?我开了半夜的车,难道不需要补觉吗?”

    乔姑娘皱眉,“可是你看着一点也不累。”

    封瑾心里很不爽,不再理她,抱着她大步上楼,进了房间,反脚踢上门。

    乔姑娘默默继续吃苹果,也不管他要将自己抱到哪。

    封少抱着她,坐到窗台。

    “院子还空着,你想种什么?”封瑾将她放在身前,紧紧搂着她的腰,呼吸就贴在她的耳垂。

    “好痒,靠那么近干嘛,”乔月娇笑着撇开头,不让他的呼吸靠的太近。

    男人宽阔温暖的胸膛,将她完完全全的包围着。

    双手搭在她的腰间,轻轻摩挲着。

    “当然是种菜……”乔月现在看见空地,脑子里想的,当然是种菜,种各种各样的蔬菜。

    篱笆底下,可以种丝瓜,南瓜,各种瓜。

    等它们的藤蔓,顺着篱笆爬上去,结出来的果实,挂的满满当当,丰收的景像看着多喜人。

    虽说种花草,也很漂亮,可是又不能吃,太不实惠。

    封瑾宠溺的笑着,“好,就种蔬菜,我让人送种子过来,要不要再挖一个小水塘养鱼?”

    “鱼?估计养不活,不过可以挖一个游泳池,工程量有点大,做的成吗?”

    “打电话给祁彦,他那么有进口的材料!”

    乔月笑着,往他怀里窝了窝,“好,咱就去坑他!”

    远在几百里外的祁彦,坐在简陋的工棚,虽然不漏雨,但到处都是潮气,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湿湿的。

    ------题外话------

    宝贝们,老奶奶天路滑,回家路上当心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