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谁是女主人?(二更)
    再不然,就是跟她撕扯起来,打的不可开交。

    可是乔姑娘不是凡人哪!

    她低眉看着陆曼拎来的拖鞋,什么也没说,转身就朝客厅的沙发走去。

    经过厨房的时候,扫了眼里面。

    呵!倒真自来熟啊!

    乔月直接甩了鞋子,光着脚盘腿坐在单人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俩,“如果我没记错,封瑾好像跟我说过,这里是只属于我跟他的私人地方,私人的意思,你们懂吗?封小姐,我不管你是从哪弄的钥匙,走的时候,记得把钥匙留下,还有,你们二位脚上的拖鞋,麻烦走的时候,一并带走,找个垃圾桶扔了,我不喜欢别人自作主张,穿好的鞋子,我嫌脏!”

    封含玉心虚的不敢看她,别墅的钥匙,是她偷是溜进哥哥的房间,在他抽屉里找到的。

    至于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找那把钥匙,她看向陆曼……

    陆曼站在那,眼底闪过一抹暗然,“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拖鞋,我进来的时候还以为只是摆在那,给客人穿的,你放心,待会我走的时候,一定会带走,你也不要为难含玉,我们昨晚车子在这附近抛锚了,回不了家,没办法她才带我来这儿的,你别介意。”

    “只是我已经把早饭做好了,能不能吃了早饭,再让我们离开?”陆曼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乔月,好像在等着她的点头同意似的。

    封含玉见她为自己遮掩,心里很是过意不去,顺带的,对乔月更加讨厌了,“你不要太嚣张,就算这里是你们私人的地方,我作为他的妹妹,封家的小姐,难道还不能来这儿做客吗?就算我哥哥回来了,他肯定也不会让我这个时候离开,你没瞧见外面下着暴雨吗?”

    乔月瞥了眼茶几上的杯子,居然又用了她的。

    “既然你这么自信,待会你哥回来了,你自己跟他说好了,陆小姐,我们家的厨房,我们家的围裙,你随意拿来用,就不觉得害臊吗?同样的话,封少爷马上就回来了,正好,你们跟他解释吧!”

    好讨厌,她已经很累了,身上痒痒的,好想去洗澡。

    但是她得看着这俩,不能让她们这个时候走了。

    封含玉跟陆曼听见封瑾很快要回来,两人都慌了。

    眼睛里的慌乱,遮都遮不住。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我哥回来,你不要告诉他我来过了!”封含玉想起自己昨晚睡了客房,她得赶紧去把东西收拾了,再逃跑,不然的放,让封瑾知道她擅自来了这里,肯定会掐死她。

    本以为他一时半会回不来,谁知道竟会这么倒霉。

    陆曼当然也慌,手都在发抖,不过面上装的还挺淡定,“既然……既然含玉要走,我也该走了,厨房里的早饭,你们如果不喜欢可以倒掉,或者你也可以告诉他,早饭是你做的,我想他会喜欢的。”

    陆曼心里花花肠子,能绕地球三圈了。

    临走还不忘抓住任何一点点可能,对自己有利的可能,让对方难受的可能。

    “既然你那么想说,我让你自己跟他说,在封瑾没有回来之前,你俩谁都别想走!”

    封含玉从楼上下来,就听见这么一句,心里的小火苗,蹭蹭的往上冒,“你不要过份,我承认,擅闯这里是我不对,但你也不用得理不饶人吧?”

    “我得理不饶人?”乔月很想撬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屎还是粪,“如果将来我带着一个觊觎你丈夫的女人,趁你们不在家,跑到你家里,又是过夜,又是用了你的东西,还自作主张的不拿自己当外人,你什么感觉?”

    “我!”封含玉语塞了,这些她都没想过啊!

    昨晚的确是意外,车子也真的出了故障,却也不是非在这里住下不可,还是陆曼的提议,进来参观一下。

    她一时头脑发热,想着之前偷别墅的钥匙,不过是因为在家里很不方便,什么都要被爷爷或者爸爸妈妈管着,跟朋友玩都不尽兴。

    在朋友的攒动下,才大着胆子干了这事。

    陆曼在解围裙了,“乔小姐,你不要太狭隘,这事真的跟含玉无关,只是意外而已,你如果不信,改天我再跟你解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没把乔月的威胁当一回事,大门就在那,她想走,难道还走不成了?

    乔月双手撑在沙发扶手上,笑眯眯的看她,“你敢走出自己,我就敢报警,擅闯别人的家,我们家少了东西,就是你偷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会偷你家的东西,主卧我都没进去过!”陆曼抓着包包,手指掐在真皮上,掐出深深的印子。

    “哟,听你这话的口气,看来是进去过了,都知道主卧在哪了,我说你偷了,你就是偷了,信不信我连发票都能搞到,到时候你的罪名可就坐实喽!”

    “你这是污蔑!”陆曼气的发抖。

    这时大门开了,封含玉和陆曼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

    竟然回来的这么快,她俩该怎么办?

    封瑾手里还拎着早点,这是他开车好几里路,排队买来的。

    下了车,连伞都没撑。

    开门走进来,以为乔月还在洗澡,便没有叫她,打算先把东西拿进厨房。

    结果一抬头……

    “你们怎么在这儿?”封少这语气,绝对阴沉到了极点,比外面的天空还要阴沉。

    封含玉本来就怕他,再瞧他的脸色,更怕了,“哥,我……我们昨晚车子坏了,就近在这里过夜,现在就要走了,你,你别生气。”

    “你哪来的钥匙?我不记得我有给过你!”封瑾还提着东西,浑身散发着冷气。

    封含玉被吓的要哭了,“是……是我偷的,对不起,我现在就把钥匙放回去。”

    封含玉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下,哽咽着,真的哭了。

    陆曼不敢说话,一个字都不敢了,更别说替封含玉求情。

    “看来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你一句也没记住,把钥匙留下,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别怪我对你动手!”封瑾真的会揍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