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孤寂的韩帅(一更)
    “局长,您想动傅向前?”

    “怎么,他动不得吗?”

    “当然不是,您想动的人,肯定能得了,只是为了一个傅向前,也不至于让您亲自去处理不是?”

    “你小子,少在那揣测我的想法,”韩应钦又拿起在乔月的资料,“你说这丫头是真的敢开车冲进河里,还是他们在资料上夸大其词了,还敢跺掉一个人的手,踩成碎渣,如果是真的……”

    韩大叔后面的话没说,国安局的人做事手段,有很多都不能拿出来说。

    他们只要结果,不讲过程。

    一旦查实某些情况,审讯的手段便可以残忍。

    韩易不敢多说什么,他拿不准这位说的话,到底是个什么风向,“这是我们自己人传来的资料,不会有误,也许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情况,看一个人的品性,只言片语哪能看的清,您这是要亲自去挑人哪?”

    韩应钦推了下椅子,从位子上起身,脱下军绿色,拿起黑色风衣穿上身,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配上黑色风衣,简直不要太酷,“我不挑人行吗?指望你们几个?一个个的嘴皮子耍的挺溜,真到了用得上的时候,就会给我找麻烦。”

    韩易好想大叫冤枉,他们个顶个的顶尖,个顶个的千里挑一,哪次任务做的不完美?

    怎么到了您嘴里,就成了半吊子,不中用的一群废柴了呢?

    韩帅整理了下衣领,一丝不苟,走到韩易面前,重重的叹息,拍了拍他的肩膀,“差不是你的错,不知道差在哪,为师很心疼,此次南下之行,你跟我一起去,在温室里待久了,也该出去晒晒太阳!”

    韩易目送韩帅踏着月光而去的翩然背影,嘴角直抽搐。

    如果国安局的人也算温室的花朵,外面那些又算什么?

    当然了,韩帅的标准,跟普通人的标准可不一样。

    韩应钦走出办公楼,阴暗的道路,孤寂的背影。

    头顶的月光并不明亮,甚至是带着几分阴魅。

    韩帅看了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难怪感觉四周阴森森的。

    不过韩帅可从来没有怕过鬼,他就是专门捉鬼的。

    人心里的鬼,比阴曹地府的鬼还要险恶。

    韩帅住的地方,就在办公室的楼后面,国安局的宿舍楼。

    明明有近路,他却不走,只要回去,必要绕路,从外面绕上一大圈,才肯踏进寂静的楼道,回到那个没有生气的家。

    这世上好像没什么能让韩应钦害怕,可是打开房门的一刻,看着冷清的家,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怕了这样的孤寂。

    他是人,不是神,神仙做久了还想下凡走走,经历一番,因为活的太久,本身就是一种折磨,更何况是人。

    进门,关门,脱下衣服挂好,窝进沙发里,便再也不想动。

    有时他可以这样坐一夜,偶尔也回房间里睡觉。

    衡江的清晨,伴着瓢泼大雨,下的昏天黑地。

    乔姑娘好无奈,她还想回家看看呢!

    听说爸爸已经出院,回家休养了。

    可是这么大的雨,车子根本没法开回灵壁镇,更别说回到村里了,除非打赤脚,蹚着一路的泥泞,走上几个小时,从早上走到中午。

    并非她吃不得苦,只是某人拦着。

    封少有自己的打算,订婚说白了,就是他们两人的事,先自个儿过好了,再去招待其他人吧!

    所以,封少先将车子开回了自己的别墅,这个时候,他连爷爷住的大院都不想回。

    “不吃饭吗?”乔月摸摸空瘪瘪的肚子,歪着头,可怜兮兮的瞅他。

    封少停好车子,微笑的看她,“你先回去,我去给你买!”

    这么大的雨,他怎么舍得让她再跟着跑一趟。

    封瑾递了把伞跟钥匙递给她,“知道你肯定没带,这里有人固定打扫,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二十分钟之内,肯定回来。”

    乔月被他的眼神烫到,急忙转开视线,一把抓过东西,打开车门跳下车,也没撑伞,低着头跑到门廊那。

    封瑾目送她拿着钥匙,准备开门,才驱车离开。

    变故也就在开关的一瞬间,乔月一打开门,看到门口的两双女式皮鞋,眸光一闪。

    这是年轻女人的鞋子,一双黑色高跟,一双少女粉嫩。

    客厅里,也有人在说话。

    里面的人似乎也听见开关的声音,急急的跑出来。

    “你,你回来啦!”封含玉穿着一身粉嫩的少女裙,站在那,看见乔月,似乎还挺惊讶,但是当她看见乔月身后没有人时,明显松了口气。

    “含玉,是不是封瑾回来了?”紧接着,一个轻快的女声,出现在封含韵身后。

    乔月笑了,美眸一扫,瞅见她脚上的女式拖鞋,那是封瑾给她准备的,现在却套在一个令人讨厌的女人脚上,着实让人不爽。

    “哦,原来是你,只有你一个人吗?封瑾呢?”陆曼问的十分自来熟,再看她腰上系着围裙,竟然还是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派头。

    乔月还在笑,把手里伞,随手一扔,缓缓的走进来,“你们怎么在这儿?”

    封含玉以为只有乔月一个人,再听到她的语气,立马不痛快了,“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这是我哥哥的家,我当然能出现在这儿,倒是你,还没结婚,就跑到男人的私宅,你不会觉得难堪吗?”

    乔月收起笑容,眯起眼,打量着封含玉,才多久没见,小丫头言词够犀利的,态度也够恶劣,变化还真是大。

    陆曼也放松下来,轻轻拉了下封含玉的胳膊,“含玉,别这么跟人家说话,那样不好,她是你哥的未婚妻,而且她有钥匙,来这儿肯定是你哥允许的,我做了早饭,乔小姐如果不介意,一起用餐吧!”

    说着,她走到玄关,将扔在地上的雨伞捡起来挂好,又蹲下身打开鞋柜找拖鞋,“抱歉乔小姐,这儿拖鞋不多,你将就一下。”

    她拿出一双老土的拖鞋,乔月认得,那是来这儿打扫卫生钟点工的。

    如果乔月不是现在的乔月,而是寻常的小姑娘,现在肯定捂着脸,气的夺门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