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帅大叔来啦!(二更)
    只不过这一次大清扫过后,能让他混油水的地方,得少一大半。

    不光如此,还要低调一些日子。

    唉,真是气人,上面怎么突然要搞兰城了呢?

    年前他不是已经亲自进京,打点各路关系了吗?

    看来打点的还是不够,找机会还得进京一趟。

    最近,国安局的势头越来越大,他本想找个门路,打听一下国安局的情况,但是没想到,国安局从上到下,铁板一块,只打听一点点消息。

    听说国安局的局长,跟上面那位关系非常好,深得那位的信任。

    封瑾面无表情的拉着乔月起身,“吃饭就不必了,跟傅局长吃饭,我怕消化不良,告诫一句,常在河边走,总有一天会掉进河里,就算淹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至始至终,他也没有在意林雪,更不会在意她说了什么。

    对于他不在意的人,跟空气也没两样。

    除非你跳到他面前,张牙舞爪,他才会费神给你一巴掌,再踹你一脚,把你远远的踢开。

    穆雨彤恨恨的瞪了林雪一眼,可是她拿这个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会一劲的装柔弱,之前她们二人关,林雪的待遇可是比她要好上太多,她一直觉得奇怪。

    今天看见傅向前的办公室,心里算是有点眉目了。

    但这些事不是她能管的,她不够级别,也斗不过他们。

    郑宏宇走在最后,目光幽深的瞥了眼傅向前,要搞掉这些害虫,除了稽查部门,就得属国安局了。

    真希望国安局的人,能早日把这些害虫清理掉。

    傅向前双手插腰,目光阴沉沉的,盯着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上,听见他们的脚步走远了,才暴发。

    一抬手挥掉了桌上的文件,大骂道:“有什么可嚣张的,撑死也就是个兵,真把老子当成无权无势的人了?不过是个上xiao!”

    “舅舅,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大伤身,喝点水,”林雪乖巧的给他倒了杯水,“舅舅,其实你不觉得封瑾是个很厉害的人,有谋略也有魄力,他这样的人要是搁古代,那就是镇守一方的大将军,哪个皇帝打江山不得靠他这样的人。”

    “正因为他这样的性格,在太平盛世的时候,却不为官场所融,因为他太个性了,容易得罪人,却又不懂得弯腰低头,但是咱们可以调教,将他调教成有用之才,其实您现在身边最需要这样的人。”

    林雪极为聪明,比穆雨彤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傅向前满心的怒火,被她三言两语化解的差不多了,“你说的我当然明白,他手里的兵权,是我们现在最欠缺的,兰城的黑势力倒了,就好像斩断我两条手臂,当初送你进去,本想让你做内应的,可谁料到他们找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王宝生这次居然也被她蒙蔽了,真是可恶!”

    “王宝生那家伙死有余辜,他太笨了,根本成不了气候,烂泥也扶不上墙,居然让一个小丫头骗了,”林雪想到这事,就恨的牙痒痒。

    说白了,王宝生压根就没有完全相信过他们。

    毕竟他是外市来的,并不是兰城本地人。

    傅向前疲惫的靠在椅背上,唉声叹气,“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帮人越来越不听管了,成事了就想跟我拿架子,他们也不想想,没有我这个局长罩着,他们能成事吗?算了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切从头再来吧!”

    “舅舅,咱们现在也不算输彻底,我要进入封少的训练营,让她对我刮目相看,最好是能进入他的特种大队。”

    “听说那儿也有女兵,可以跟他一同出任务,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跟他的未婚妻比起来,您不觉得,我才是最适合他的人吗?”

    在穆雨彤眼里的林雪,当然不是真的,她跟穆雨彤的经历也不一样,她是受过正规训练的,比陆曼还强。

    只不过她这个人喜欢用柔弱来伪装,也许更容易是让人失去防备吧!

    “你有把握?”傅向前当然动心,要是林雪能到封瑾身边,可真是太有用了。

    “舅舅,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林雪想到封瑾的脸,那样一个男人,才配得上她。

    傅向前没再说话,他心里还琢磨着很多事呢!

    同一时间,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也有一个人,同样在算计着乔月。

    “局长,这是下面刚刚传过来的资料,兰城今夜大清扫,王宝生死了,巴头中枪,子弹打在头部,尸体还没有找到,封瑾派了两队人过去,现已接手了兰城的防务!”

    坐在红木办公桌前的中年男人,其实不该叫中年大叔,人家看上去真没那么老。

    四十多岁的年纪,外表却像三十多岁。

    身材一点都没走样,绿色的常服穿在他身上,仿佛天生就该是他的,尺寸丝毫不差。

    肩上的将星,闪瞎眼。

    再瞧他的长相,倒退二十年,绝对是风云美男。

    即便是现在,那也是妥妥的美大叔一枚。

    韩大叔翻看着手下递过来简报,平静的目光,从头看到尾,速度非常快,但是站在对面的人,却拿不准他的想法。

    这位帅将,从来喜怒不行于色,叫人揣摩不透。

    不过处在他的位置,也确实需要他这样的城府。

    韩应钦放下文件,指了指本该贴照片的地方,“为什么这里是空的?”

    “因为您要的急,所以还没有落实,封团长将她保护的很严密,而且她之前家里是农村,条件不好,也没有拍过相片!”解释的人出了满头汗,这位看似云淡风轻的说话,但给人的压迫,却不亚于拿刀架在他脖子上。

    韩帅只是看着他,静静的看着,表情不变,“这些理由你觉得可以够成理由吗?”

    “是我的工作失误,明天之前,一定拿到她的照片!”

    “这件事先搁一搁,既然她要参加训练营,暂时都会待在部队里,封瑾的严苛我倒是略有耳闻,正好,咱们也该到下面去看看了,傅向前的水上日子过的不错,我也该去看看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