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偷香(二更)
    如果他怒气冲冲的质问,乔月肯定要跟他倔,她天生反骨,吃软不吃硬。

    乔月慢慢低下头,不知不觉间,全是小女儿的娇态,“这事不能赖我,穆雨彤卧底失败,下落不明,我不能见死不救,怎么说,我跟她也相识一场。”

    封瑾不怒反笑,“她失败了,你就可以做到是吗?兰城远比你想的复杂,他们此次的行动目标,也并非那么简单,周一明那是糊弄你呢!打击王宝生只是其中一项!”

    “王宝生?”很陌生的名字,但是她很快便想通了,“在大油头?难道这次的行动,还有别的目地?”

    封瑾趁着她思索间,宽厚的双手,已慢慢爬上了她的腰,不盈一握,两个手掌合起来刚刚好,“兰城再乱,也不该放任不管,这里**现象十分严重,上面下了秘密文件,不光是要除掉黑恶势力,还要拔出官场的毒瘤!”

    乔月被震撼到了,敢情她是来当炮灰的?

    不过她被震撼的模样,取悦了封少,小模样有点可爱。

    封瑾画风一转,面色突然变的很严肃,“所以你要听我的话,不要擅自行动,明天我会悄悄跟着你们,想办法套出他们将人质关到哪了,最好是亲眼见到,如果不行,也不要硬来,交易的时候,各部门的行动会同时展邢,你只需要找个地方躲藏,别逞能,听见没有?”

    乔月看着他,眨眨眼儿,有些狡黠的笑了,“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还是随机应变,我来这儿的目地就是为了救出穆雨彤,找不到她,我是不会走的。”

    如果救人不成,她费这么大劲,跑这么老远,还有什么意义?

    至于抓捕行动,并不在她的优先考范围之内。

    当然了,如果情况允许,她还是会伸一把手。

    封瑾捏了捏她的脸颊,触手的感觉细腻的仿佛要化了一般,忍不住又凑上去咬了一下,“好,随机应变自然可以,但是只能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乔月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人的姿势,准确的说,她现在正被他抵在洗手台边,快要紧紧的贴在一起。

    “你……你退后一点,我要下去。”乔月本想伸手推他,可是他身上都光着,推哪?

    封瑾勾唇一笑,直接抱起她,像大人竖着抱小孩似的,“天色不早了,今晚早点睡。”

    “我自己有腿,你放我下来。”乔月窘死了,在外面张狂的像个大姐大似的,可是到了他面前,怎么就好像成了小姑娘了呢?

    封瑾强壮的手臂像钢铁似的,纹丝不动,“别动!”

    因为她的挣扎,原本就不太结实的浴巾,就快要掉了。

    乔月顿时不敢动了,等到了床边,他松开,她立马跳上床,火速钻进被子里,背对着他,身子快要滚到了床边。

    啪!

    光亮没了,气氛更微妙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相拥而眠,但怎么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呢?

    身后的床微微陷了下去,轻轻的晃动。

    乔月脑子里闪过他不穿衣服的画面,紧张的全身紧绷,双手揪着被子,脑子里不停的想着点子。

    待会他要是动手动脚,是踹他下去呢?还是一掌劈晕他呢?

    寂静的空间内,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清晰可闻。

    乔月本以为自己在防备状态下,肯定睡不着。

    可是没过一会,眼皮越来越沉重,大概是身后有着让她安心的温度,原本的紧张情绪,也慢慢松懈下来。

    黑暗中,封瑾的眼睛亮如星辰。

    当听见身边均匀的呼吸声,长臂一捞,娇小的身躯,瞬间落到怀里,他身子一侧,面对面,将她完全圈抱在怀里。

    既然已经到了怀里,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太亏了?

    乔月睡的并不好,梦到自己被一头大狮子追赶,她跑啊跑,可是怎么都跑不快,肿么回事?

    眼看就要被扑倒,她发了狠,张嘴就咬。

    哼哼!你想吃我,可没那么简单,我非得咬下你身上一块肉不可。

    可是为毛狮子的肉这么硬呢?

    而且被狮子压着,厚厚的皮毛,让她好热,快要热死了。

    整整一晚上,乔月都在跟狮子搏斗,累的快要脱力,好想赶快醒过来。

    清晨,她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慢慢睁开眼,还有点不清醒,今天的枕头为什么是硬硬的,这手感,像丝绒,真好摸。

    她摸的稀里糊涂,但是被摸的那个人,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封瑾的面色有些难看,一把抓住她捣乱的手,放进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

    “嘶!”乔月彻底醒了,抽回手,撑起身子,怒目瞪着他,“你干嘛咬我?”其实刚才摸到后面,她就已经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了。

    封瑾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指着自己半裸的身子,面无表情的控诉道:“你也知道咬人不好,那我这算不算被虐待?”

    乔月揉了揉眼睛,盯着他的胸膛看了几秒,脸蛋迅速爆红。

    妈呀,这是她的杰作吗?

    只见封瑾袒露的上身,细数一下,至少有五个以上的牙印,最显眼的那个,在他的脖子上,牙印很深,见血了。

    乔月矢口就想否认,但是转念一想,好像也只有她有这个作案嫌疑,他自个儿也咬不上啊!

    算了,点头认错吧!

    “那个……我可能是做恶梦了,要不我给你弄点药?”她问的很小心,不管怎么看,此时的封瑾,都像极了正在蛰伏的野兽,随时等待出击一样,有点吓人呢!

    封瑾的凤目慢慢眯起,“上药就不必了,现在该换我咬你!”

    话音未落,他突然伸手一扯,便将她拉过来倒在身上。

    乔月正要挣扎,他身子一翻,将她压在身下。

    “现在是白天,外面有人敲门呢!”乔月感觉只肢无力,他的身上太热了。

    外面的敲门声,根本阻止不了他下手。

    “让他等着!”封瑾的身形高大,乔月在他身下,可以完完全全的笼罩。

    他的唇狠狠的贴也上去,寻着她的唇在,研磨啃咬,力气大的乔月完全招架不住。

    穆白此时站在门外,面色凝重,怎么这么久还不来开门呢?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他在考虑要不要找服务员开门,可是走了两步又回来了。

    如果她没事,自己却闯进去了,肯定不好。

    可是总不见她出来,自己又不放心。

    穆白难得急的来回踱步,不停的揉着头发,实在是之前从没有这样的情况,他能不着急吗?

    对面房间的打开,一个穿着性感的女子,倚着门,笑盈盈的看着他,“帅哥,是不是进不去了?要不要到我这儿来坐坐?”

    女人声音很媚,带着几分挑逗。

    穆白黑着脸,看也不看她,“滚!”

    女人不高兴了,她这么漂亮还入不了他的眼,对美女如此的不客气,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哼,什么人哪!”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刚才她透过猫眼,看见这个男人在对面房门前徘徊,长的还不错,便想着跟他聊聊呢!

    一门之隔,乔月的房间内,却是一片火热。

    早上的男人最易冲动,禁yu多年的老男人,亦是如此。

    这是乔月悲哀的想法,她感觉自己要被某人拆吃入腹了,凶猛的跟她梦里的狮子一模一样。

    半响,封瑾从她袒露的胸前抬头,眼睛是红的,“我不过是以牙还牙,想报仇,以后可以再咬回来。”

    丢下这句话,他起身下床,往洗手间去了。

    乔月的眼神还是朦朦胧胧的,一转眼,看到他白白的屁股,赶忙捂住眼睛,本来还想尖叫的,想想还是算了吧!

    这不能怪封少,刚才动作太大,浴巾蹭掉了嘛!

    等到洗手间的门关上,乔月猛地坐起来,拍了拍滚烫的脸,瞬间觉得好险,差一点,就差一点。

    她又不傻,怎能看不出某人的极力隐忍。

    可是他能忍多久,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时门又敲响了,乔月顾不得多想,跳下床,穿鞋,稍微整理了下乱糟糟的衣服,跑过去开门。

    穆白的眉头都要拧成锁了,“这么久才开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问过之后,又发现她的脸红的不太正常,“你的脸怎么了?该不会生病了吧?”

    说着,便要伸手去探她的额头。

    他是一时心急了,没想那么多。

    等到乔月躲开时,他才忽然明白过来,自己逾越了,“你脸红的不正常,如果不舒服,一定告诉我,别回头到了交易的时候,再出岔子!”

    穆白说话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的朝她身后瞄。

    乔月尴尬死了,用手拍着脸,傻呵呵的找借口,“当然不是生病,就是昨晚睡觉太热,被闷到了。”

    她一动,穆白又看到她脖子上红红的印记,原谅这也是个老处男,不晓得草莓是什么。

    “是不是昨晚蚊子太多了?你怎么不找服务员要蚊香?”

    乔月差一点就笑了,知道身后还有个炸弹,只能先应付他,“睡着了才被咬的,抹点药就好了,你先去下面吃早饭吧!我换了衣服很快就会过去。”

    可就在这时,她身后的洗手间门,忽然打开了。

    穆白一双眼睛都要瞪出眼眶了,“你屋里还有人?”

    ------题外话------

    今天碰到恶意侮辱的评论,删了,懒得计较,也不想打嘴仗,有多少的人就有多少颗心,咱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懂得尊重,自重,就这样吧!只当是遇见无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