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爬窗(一更)
    大油头吓的魂不附体,他经历的暗杀次数多了,可从没有像这一次,让他感觉到从心底深处冒出来的寒意。

    一阵密集的枪响,但四周太暗了,即使是武子这样的高手,也根本看不清敌人在哪。

    大油头往前跑了几步,一根手臂粗的木棍,突然出现在他眼前,速度快的他来不及反应,就被迎面敲了一棍子。

    脑袋嗡嗡的,眼前一片漆黑,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鼻腔喷涌而下。

    “老大!”武子察觉到这边的异样,赶忙冲过来相救。

    才跑了没两步,黑暗中,被人绊了下,一头朝前栽去。

    紧接着后背一重,让本想爬起来的他,又重重的跌了回去。

    大油头的酷刑还没完呢!

    被人揪着衣领,拖到一边,又是一顿暴揍。

    “别打,别打了,你们到底是谁?是不是洪帮派你们来的?他出多少钱,我双出倍……只要你们放过我!”大油头此刻已经被打懵了,情急之下,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要报复他。

    暴揍停了下来,那人慢慢弯下腰,冷气逼人,“就你这样,还想当老大,真是笑话,奉劝你一句,以后给我老老实实震夹着尾巴做人,再敢到处张扬,老子废了你!”

    大油头嘴里不断的求饶,心里可不这么想。

    他已经认定偷袭的人,就是洪帮的人,那几个老家伙早就看他不顺眼。

    自打他来到兰城,就没打算跟他和平共处。

    本来他在兰城也占了好几个场子,收取保护费,也开了两个地下赌场。

    可是没过两天,就被人砸了场子。

    妈的,这口恶气,要是不出了,他誓不为人,明天赶紧把钱弄到,再去收拾那帮老家伙,兰城这个地方,他占定了!

    半个小时之后,偷袭的人撤退,迅速跑出暗巷,跑到巷子外停着的车门前,恭敬的回报。

    “老大,已经把人收拾了,那老东西根本无力反抗,几下就被我们撂倒了,半死不活了!”

    黑色的轿车里,坐着一个包着纱布的老头,嘴里叨着烟,听到手下的报告,冷冷的笑道:“妈的,敢伏击老子,他还嫩了点,给我盯着,他要是再敢乱来,做了他!”

    老头骂的狠了,身上抽抽的疼。

    越想越恨,他正跟小妖精打的火热,就被大油头的人暗算了,还踢了他的命根子,本来年纪大了也不怎么好用,又被踢一脚,以后还不晓得管不管用。

    这个仇,他记下了,今晚就算不弄死他,也得让他尝点苦头。

    “老大,他们应该在做毒品生意,打算交易了,这算不算坏了我们的规矩?”

    “坏了正好,道有道义,他自己作死,就别怪老子对他赶尽杀绝!”

    车子很快开走,深夜的路上,只有偶尔野狗乱吠几声。

    一个黑影在目送汽车离去之后,那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很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路的另一头,脚步轻的几乎听不见。

    乔月这一晚睡的并不安稳,复杂的一天,她所剩的精力不多。

    可是一想到晚上还有人会爬窗,她哪还睡得着,抱着被子,蜷缩在床的一角,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紧闭的窗子。

    哼!让她留窗,她就要留吗?

    她才不要,搞的好像她有多期盼他爬窗子似的。

    所以她故意将窗子锁紧,拉上窗帘,看他怎么进来。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边撑着眼皮,一边打瞌睡。

    夏夜的风,不怎么凉爽,天花板挂着的风扇,慢吞吞的转着,有点噪音。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歪倒在床上,姿势难看。

    半梦半醒间,一抹冰凉碰到了她的脸颊,吓的她一个激灵,甩手就是一拳,感觉那人闪躲开。

    同时,整个人从床上弹起一个扫堂腿,又朝对方踢去。

    这一脚要是踢中,绝对不轻。

    她这些都是下意识的反应,也是本能反应。

    房间内只开了床头灯,光线并不强。

    两人从床上战到地下,但是半分钟后,乔月被压在地下,而且是被压死死的。

    其实早在挥出第二拳时,她已知道来的人是谁。

    或许是抱着试探的心态,有意想找他比试一番。

    封瑾一袭黑衣黑裤,很贴身的款式,将他强健有力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

    此刻他只用一条腿,便将乔月压制的无法动弹。

    空出来一只手捏住她的两只手腕,越过头顶按住。

    “还要打吗?”封瑾的眸光略过她起伏不停的胸前,眸光越来越深。

    世上没有绝对清冷禁欲的男人,只不过因为他们还没寻到那个让他失控的女人,仅此而已。

    在遇到乔月之前,封瑾很肯定自己的自律,清心寡欲。

    就像此时此刻,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失控。

    乔月不怎么喜欢被人压着的感觉,这两次见着他,都被他压着,好郁闷啊!

    “你起开啦!”她嗔怒,带着了几丝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娇意。

    封瑾目光幽深的看着她,很想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不过地板确实不妥。

    他将身体稍稍离开,乔月瞅准机会,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滑的跟泥鳅一样。

    跳到床上,才敢回头,正要质问他,却猛扔瞪大了眼睛,“你……你干嘛脱衣服?”

    封瑾面对着她,脱衣服的动作很慢,分明是在引诱,“几天没洗了,你闻不到吗?”

    乔月俏脸一红,连忙把脸转开,“我,我闻你干嘛!真是的,说的好像你是香饽饽一样。”

    回忆一下,两次离的那么近,她闻到了什么?好像只有男人的汗味,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可否认,并不难闻。

    “你在想什么?”

    封瑾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吓了乔月一跳,下意识的看他,“你,你怎么脱完了?”

    男人的身材真是好到没话说,妖孽般的面容,长久的禁yu,长久的训练,练就了一身紧蜜一般的肌肉。

    男人的腰线条如笔墨勾画,谁说只有男人才会欣赏女人的腰,女人亦是如此。

    他现在靠的这么近,因为高度的差距,乔月坐在床上的视线,跟他的腰部齐平。

    乔月吞了吞口水,一时手痒,没忍住,很想摸一摸,“你的腰真好看。”

    本是心里的想法,却一不小心说了出来。

    意识到不对,乔月慌忙捂住嘴巴,根本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完了完了,他肯定要笑话自己。

    封瑾的眼中的确盛满了淡淡的柔情,却没有笑意,“等我洗好了再让你摸。”

    他说话的样子很认真,一本正经,把乔月都给唬住了。

    直到洗手间的门上,里面传来水声,乔月才猛然惊醒。

    天哪!她都干了什么?

    丢死人了,羞死人了。

    “啊!”乔月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在床上翻来滚去,硬生生把自个儿揉成了一团麻线。

    过了一会,一个挺身从床上坐起来,扒拉两下乱糟糟的头发,穿上拖鞋下来,打开所有的柜子。

    看来今晚她是不走了,也不能单独去给他开一个房间,只能另外再铺一张床,要是能有一床多余的被子也好啊!

    可是注定要让她失望了,柜子里空空如也,连一条多余的毛巾都没有。

    “哎呀!”她忽然意识到,这家伙在里面洗澡,用的不会是她的东西吧?

    想到这里,她蹭蹭的跑过去拍门,手还没碰到门上呢,那门突然拉开,乔月下意识的后退。

    一片雾气中,走出一个半裸男,全身上下,只在腰上围了浴巾,头发还是湿的,滴着水。

    那水滴顺着脸颊,一路滑下,经过蜜色的胸膛,滚过坚实的小腹,再没入白色的浴巾之中,正是欲露未露,欲遮还羞啊!

    忽然,鼻子一热。

    “怎么流血了?”封瑾上前,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你是想到了什么?居然流鼻血。”

    这话怎么听,都带着两分嘲笑的意味。

    乔月此刻恨不能在地上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用力拍掉他的手,红着脸转身背对着他,心里的那个操的,“谁想了,天气干燥,我这是上火而已,你不要乱说!”

    身后的热源又近了些,男人醇厚的嗓音,丝丝入耳,“那要不我把浴巾抽了?”

    “你……你无耻!”乔月捏着鼻子,气愤的拍掉他的手,试图躲开他的包围,“我跟你说,今晚你不许欺负我,要不我就把你撵出去,让你露宿街头!”

    封瑾大手一捞,就将欲要逃走的小女人,重新抓回来,直接打横抱起来,抱进洗手间。

    里面还有雾气,洗发水的味道,乔月余光瞄见窗前挂着洗好的衣服,从里到外,全都洗了。

    也就是说……

    封瑾轻轻松松的抱着她,将她放在洗手池的台子上,拿过毛巾,专注温柔的擦拭她脸上的血迹。

    乔月不敢看他的眼睛,心里隐隐有些愧疚,考虑是不是应该收回之前的话。

    浴室里十分安静,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封瑾的动作越来越缓慢,扔旧脏了的毛巾,双手撑在她的身侧,目光焦灼在她的脸上,声音低沉暗哑,“为什么参与进来,忘了我临走前是怎么跟你说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