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亲吗?(一更)
    她能感觉到男人正处在暴怒的边缘,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不等她想明白,之前的封少是什么样儿,抱着他的男人可等不及了。

    什么婚前约定,全都见鬼去吧!

    他一把捏住乔月的下巴,语气恶狠狠的,“你刚才在干什么?打情骂俏?左拥右抱,嗯?”

    乔月不傻,怎会听不出这一连串的问题,可都是质问,就像丈夫抓住偷情的老婆,眼瞅着就要将她大卸八块了。

    “那个……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演戏,都是演戏,你肯定知道的,对吧?”

    男人灼热的呼吸,灼热的体温,离她那么近,烫着她的面,压的她快要喘不上气了。

    她的解释,能让封少息怒吗?

    显然不能……

    “哦?是演戏?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享受!”

    “我怎么可能享受,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哪能跟你比,对吧?”乔月此刻绞尽脑汁的安抚着,处于暴躁边缘的雄狮,因为她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的肌肉,硬的跟钢铁一样。

    封少紧抿着唇,不说话了。

    捏着她下巴的手,也变成慢慢摩挲。

    封瑾的眸光越来越沉,似是乌云压顶,“知道不听话的后果吗?”

    “什么?”

    乔月还没搞清楚他的意思,男人的脸突然俯下,冰凉的唇贴着她的唇,先是缓慢的碰触厮磨,接着手上用劲,捏住她的下颚,强迫她张开紧闭的牙关。

    吻,炙热缠绵的吻,强势的将他的气息,渡过的口中,噙着霸道的不容她躲避。

    乔月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加快,身子发软,他的气息太灼热。

    捏着她下巴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攀上她纤细的腰身。

    在乔月被吻的稀里糊涂的时候,略微粗糙的大手,已经灵活的钻进她的内衣,往上攀爬。

    冰冰凉凉的感觉,让乔月猛然惊醒。

    这家伙是怎么了?搞什么呢,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乔月眯起水一样眼儿,心一狠,咬了他一下。

    “唔!”

    不知是谁发出的一声呢喃,让旖旎的气氛,更添了几分暧昧。

    封瑾终于舍得松开她,但是他的呼吸似是更沉了,“记着我对你做的事,也只有我能做,如果再让我发现你跟谁暧昧,你知道后果!”

    乔月压下躁动的心跳,双手使劲撑在他胸前,语气很自然的带了点小女儿的娇态,“都说了那是演戏,我要是不这么做,他们能相信吗?再说了,这次的任务,是周一明给我安排的,你有意见,找他去!”

    远在深山老林的周一明,迎着夜风,打了个喷嚏,感觉很不好啊!

    封瑾箍着她的手,没有丝毫放松,双目如电,“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扛走,就地正法!”

    “咱……咱不是说好了,结婚之后才可以吗?我,我才十五岁呢!”乔月觉得有点热,双唇有点干干的,不自觉的伸出粉嫩的舌,舔了舔唇。

    封瑾原本就快冷下去的黑眸,陡然变热,眼睛死死盯着她肉嘟嘟的唇瓣,眼神炙热的像是要将她融化。

    “你……你怎么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乔姑娘,终于认怂了。

    单身二十几年的老处男,一旦有了目标,有了欲ang,结果可想而知。

    封瑾复又低下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信不信,我明天就可以把结婚证拿出来,婚礼你想什么时候办都随你,但是这洞房……”

    后面的话还用说吗?

    乔月还在推着他的胸膛,可是她很悲哀的发现,自己那点力量,在封瑾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她当然相信这个男人做的出,在绝对的权利面前,制度就是扯蛋。

    “呵呵……我信,我当然信,咱不急,真的不急,我还不了解你呢,算一算,咱俩在一块相处的时间,是不是太少了?万一结婚之后,你发现我根本不是你喜欢的类型,那该怎么办?”

    “不可能!”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不需要温柔婉约的妻子,也不需要在事业能帮助他的,更不可能为了权利跟别的家族联姻。

    所以,他只需要遵从本心,跟自己看中的女人在一起,仅此而已。

    听到这个答案,乔月的心跟着颤动,一股暖意,从心底深处涌上来,很快便传遍全身。

    “你……你不用这么肯定。”她的声音小了,更别提什么气势,谁说她就不会害羞了?

    两世加在一起,也没有听过如此真挚的表白。

    正在两人温度上升之时,楼梯间的门突然开了。

    “咦,我怎么听到这里有人,”一个男人探头进来,却在下一秒眼前一黑,脖子一痛,失了知觉。

    乔月瞪大了眼睛,即使是她,也要惊叹封瑾下手的速度跟准确度。

    封瑾将那人拖进旁边的杂物间,锁上门,才又快速走回来,“记着,今晚一切照旧,找个借口赶紧离开,这里很快要乱了,房间的窗户别上锁,我晚上会去找你!”

    乔月眨眨眼,“你去找我干嘛?”大晚上的,他想干嘛?

    封瑾丢给她一个邪肆的笑容,“睡觉!”

    乔月愣愣的站了好一会,直到走廊有人经过,脚步让她恍然醒过来,眼前哪还有封瑾的影子。

    伸手掐了下脸,挺疼的,看来不是做梦。

    穆白见她很久还没回来,不放心的找了过来,却见她魂不守舍的站在走廊上,“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啊?我没事,可能是里面太热了,”乔月躲闪着他的眼神,自顾自的走了。

    穆白回头看了走廊各个角落,最后将视线落在未关紧的楼梯门。

    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推开,里面闷热黑暗,看不出什么异样。

    等他回到包间内,乔月已恢复了原样,但是穆白观察了片刻,还是觉得她有哪里变的不一样了。

    乔月脸上笑的灿烂,内心却在咒骂,谁知道那家伙正躲在哪盯着她看呢!

    所以,万万不能掉以轻心,她得时时刻刻的防着,免得又被他抓住把柄,再被他惩罚。

    有一点乔姑娘永远不会懂,男人想吻你,想占便宜的时候,没有借口也能找到,即便找不到,那就按住了,亲上去就是。

    穆白心里默默盘算着,坐在一边,并不言语。

    李明跟他坐在一处,不停的擦着汗,他是热的,房间人太多,通风不好,也没有空调,热是很自然的事。

    李明看着那边游刃有余的乔月,暗暗赞叹,“她真的很厉害,坐在赌桌上,输赢各半,尺度把握的刚刚好。”

    要是赢的太多,太出风采,可不是什么好事。

    输的太多,当然也不行,林薇是暗场子混的人,三教九流,吃喝嫖赌,恐怕只有第三样不碰。

    大油头今天兴致很高,牌桌上的另两人,都是他找来的。

    三人都有默契,说白了,就是三对一。

    可是乔月能在他们的围攻下,不骄不躁,不急不缓的沉着应对,输了不生气,赢了也没有多么欢喜,是个做大事的人。

    一局结束,乔月把牌一推,站了起来,“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大老爷们,晚上还有夜半场。”

    大油头笑的有几分猥琐,“薇姐要是想玩,我自然要给你包个场子,夜宫里的帅哥,随便你挑。”

    乔月双手按在桌上,身子前倾,笑容阴阴的,“你刚才的话,我记住了,会原封不动的转告龙哥!”

    “别呀,当我没说,当我没说行了吗?您可千万别告诉龙哥,要是让龙哥知道,我带着他的女人玩夜场,还不得一枪毙了我。”

    乔月瞥他一眼,收回视线,这人满嘴跑火车,没一句是真的。

    想着封瑾的嘱咐,她还是得赶紧离开。

    一行人下了楼,经过大厅时,还是晚了一步,意外发生了。

    乔月只感觉到眼前一黑,下一秒,便感觉手臂被人狠狠扯了下。

    黑暗中,她也顾不得看清对方是什么人,抬脚踹了上去。

    这一脚用了十成的力量,要是踢胸口,绝对能断掉几根骨头。

    可是她还是小看了这些人的无耻程度,因为包围她的人,不止一个。

    穆白急的满头大汗,他身上虽然带着药,但是一片黑暗中,药也没办法用,他只能听到打斗声,桌椅撞翻,杯碟碎落声。

    乔月已经抽出了匕首,所有靠近她的人,不管是腿还是手,全都照砍不误。

    几番厮杀过后,握刀的手有些软了。

    不是她力气小,而是对方人太多,又将她逼到墙角,场地又狭小,根本无法施展开。

    就在她琢磨着该怎么找机会溜走时,周围的压力竟然小了,能听见骨头碎裂,凶狠撞击的声音,比她动手还要狠。

    犹疑间,忽然温热的气息靠过来,“又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是吗?晚上回去再收拾你!”

    “你……”还没等她抓住那抹气息,他又远离了,与此同时,大厅突然亮了。

    这一亮,简直跟照妖镜似的,把人的丑态全都照了出来,摆到明面上,无所遁形。

    场地中央男女滚做一团,有的女人衣服都被扯开,男人上下其手,有些已经没入里面,画面十分是恶心至极。

    乔月这边,最是惊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