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夜宫(一更)
    从他们分开到了结那几个人,少说也有半个多小时了,这厮到底有多矫情啊!

    李明无语的关上房门,然而此时穆白哪里知道房间里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裹了一件浴巾就出去了,因为他忘了拿衣服进来,之前穿的衣服,坚决要扔。

    他们来到这里,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他心里着急,可是他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急不得。

    当然,他也理解乔月的做清台。

    到了这里,不是你灭我,就是我灭掉你,没有人情可言。

    他想到最坏的结果,如果明天那帮人拿穆雨彤来试探,她会怎么做?

    烦躁,要命的烦躁。

    以至于等他拉开浴室的门,径直走出来,也没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李明张嘴想提醒他,可是他不敢,瞄了眼乔月的背景,这个女人浑身都是刺。

    穆白全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他走到茶几边,弯腰倒了杯水,一边喝水,一边想事情。

    浴巾系的也不牢,弯腰的时候,险险的就要掉下来。

    乔月深吸了一口气,说不期待是假的,不过她的期待,没什么好色的成份,主要还是想知道他看见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穆白的皮肤太白了,甚至比她的还要白。

    肌肉纹理并不那么突出,身形修长,腰上没有一点赘肉,再往上,双腿笔直挺长,稀松的腿毛,看的人心痒痒,好想刮掉。

    穆白是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呼吸声,以及身后灼热的视线。

    慢慢的转过身……

    “啪!”手中的水杯掉在地上,碎成了渣。

    紧接着,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眼睛瞪的跟牛眼似的。

    一阵白光闪过,原地已没有了美男的裸身。

    卫生间的门被撞的来回晃动,一声愤怒到极点的咆哮,震的人耳朵嗡嗡响。

    “你个死女人,你进来怎么也不敲门,不知道男人的房间不能随便闯的吗?”穆白很少火,也很少大声吼叫。

    可是在遇到乔月之后,似乎就是家常便饭了,乔月总能把他气到恨不能亲手掐死她。

    乔月摸摸鼻子,有点无辜,“我怎么知道你在房间里洗澡,你要是早点说,我还不进来呢,就你那身材,也没什么好看的!”

    穆白双手撑在洗手台上,透过布满雾气的镜子,看到此刻自己狼狈的样子,如果他现在手里有把手术刀,他一定会忍不住挖了乔月的眼睛。

    还敢说他身材不好,他又不是封瑾,他又没有进过军营,不过他也有经常锻炼,除了白一点之外,有哪里不好的?

    李明好心的给他送了衣服,乔月也不再逗他了,有的人能逗,有的人不行,脸皮子太薄。

    片刻之后,穆白穿好了衣服,低着头走出来,眼镜遮住了眼睛,看不到此此刻的情绪。

    乔月也没太在意,跟他们商量晚上的事。

    李明沉思了道:“武子这一关算是过了,虽说老油头相信他,但是今晚的见面,他不会提到交易的事,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应该是最后一关考验。”

    回来之后,李明已经想明白了,刚刚那些闹事的人,很可能也是用来试探他们的。

    老油头手段阴毒,但是也十分谨慎狡猾。

    层出不穷的试探,也说明了他们现在很急迫。

    穆白坐在那,背对着他们,一声不吭。

    乔月瞥了他一眼,接着往下说,“他们定下的地点,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有些手段防不胜防,咱们几个都要提高警惕,别到最后中了他们的招。”

    如果是她以前的身体,经过抗药的训练,那些小手段,她可以安然的混过去。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她,身体上只是十五岁的小姑娘。

    李明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咱们确实要防着下三滥的手段。”

    “我提前给你们注射药物,可以防止醉酒跟迷,药,但它不是万能的,只是预防减轻的办法,”穆白仍旧背对着他们。

    “有总比没有的好,到时候你们看我的眼色,如果他们过份了,我不会忍着,把枪带上!”虽然她喜欢用棍棒,喜欢用刀子,但是用到枪的时候,鬼才矫情呢!

    “嗯!”李明忍不住多说了一句,“我们是男人,还好一点,你最要小心!”

    乔月淡笑,“世上总有防不胜防的意外,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只有到时候随机应变!”

    谁也不可能将事情,计划到真正的天衣无缝,世上最难测的是人心。

    意外也应该是计划中的一部份。

    穆白放在身前的手,慢慢攥起,力气用的很大,就像他此刻拧着的心脏。

    有些明知不可竺走的路线,他试图停下脚步,试图转身离去。

    可是回头是艰难的,等到真的回头之时,却发现来时的路没有了。

    三人又说了一会话,乔月便起身离开了。

    等到房门关上之后,李明忍不住的去看穆白。

    却见他已经低下了头,耳朵根子红的像是能滴下血来。

    整个下午,乔月都在屋里待着。

    直到天黑下来,才开始准备晚上的事。

    既然他们三人都要去,箱子自然要随身带着,否则人财两空,这个人她可丢不起。

    干脆找了根铁链,把箱子栓在手上,这样就能万无一失了。

    换了身轻便的衣服,方便打斗,脸上的妆弄的更浓了些,掩去她本来的面目。

    最后拿起桌上的枪,塞到腰间,才打开门走出去。

    穆白跟李明都已站在外面等她,但是穆白始终不看她,即便听到她开门的声音,也坚决不扭头。

    下楼的时候,李明走在前面,乔月有意放慢了步子,咬着牙低声道:“你有完没完,又不是女人,看了就看了,又不会少一块肉,再这样,他们该要怀疑了。”

    “不用你提醒,我明白!”穆白面色冷的能结成冰。

    不过在走到大厅时,已恢复如常。

    武子着两个黑衣人,在门口等着他们。

    见乔月提着箱子出来,他当然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不必这么小心,箱子放在里面很安全。”

    乔月冷笑了下,“在我看来,箱子跟我形影不离才是最安全的,这年头黑吃黑已是常态,别跟我说你们没干过!”

    武子的目光闪了下,黑吃黑的事,怎么可能没干过,不过他们还不敢吃掉龙啸。

    “请上车!”武子开来两辆车,有意将他们分开。

    乔月想了想,没有拒绝,带着明子上了前面一辆车。

    穆白的脑子,绝对比李明的脑子管用。

    武子也坐在后面一辆车上,车子开动之后,武子目光紧紧的盯着穆白,“你跟着薇姐多久了?”

    “三年!”穆白回答的很简洁。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她能带着你来到兰城,说明很信任你,一个女人对男人的信任,往往都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你对薇姐有意思吧?”

    “没有,你不要胡说,我只是薇姐的手下,对她没有非分之想,”穆白把头转向外面,白皙的脸上,隐隐有红晕。

    他说的也是实话,也只能这样说。

    明知林薇是老大的女人,他一个做马仔的,怎么能肖想,这不是找死吗?

    可是他躲闪的态度,却又让人怀疑,这是心里有鬼。

    “林薇是个很特别的女人,见了她,我才知道龙啸为什么这样看重她,你对她有心思,也是正常的,不过尽量不要让你们老大发现,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多谢提醒,但真的是你想多了,我们只是上下级的关系!”他当然不能承认。

    两辆车在一处在霓虹璀璨的地方停下。

    能在八十年代,开这么一家时尚高调的会所,也是不容易,很多东西还这前卫。

    迎宾的小姐,穿着抹胸礼服,前胸开的很低,妆化的也很浓。

    还有几个穿西装的男人,面色冷酷的站在外面,防止有人来闹事。

    武子先下的车,迎宾小姐见是他,笑的跟一朵菊花似的。

    “武先生,您来了,还是老地方吗?”

    “不用你们招呼,我自己进去。”武子依旧冷着脸,不耐烦的挥手赶退她们。

    乔月从车上下来之时,瞟了眼四周地形。

    幸好之前她夜游的时候,路过这里,对这一带很熟悉,如果她没记错,夜宫有两个后门。

    穆白下了车,被夜色一吹,这才惊觉自己后背湿透了。

    他也不是天生的卧底,面对武子这样的高手,难免还是会紧张。

    乔月走在前面,他从后面看着乔月的后背,即便不愿意承认,却依旧无法否认她的沉稳冷静,是自己比不了的。

    走进夜宫,音乐声震耳。

    虽然人不少,但场地豪华,并不显得拥挤,毕竟这里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

    大油头等了许久,坐在包间内,身边坐着两名小姐,一只胳膊揽一个。

    “老大,他们来了。”武子走上去,给他低声说了什么。

    大油头放开美人,呵呵大笑,“薇姐,别来无恙,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像你这样的美人,龙哥怎么舍得让你出来做生意,如果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金屋藏娇,谁都不让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