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手指头炒成菜(二更)
    老二虽然搞不清她要自己伸手做什么,难道是给钱?

    虽然搞不清,但是不代表他就怕了,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干嘛。

    “臭娘们,别跟我耍花样,否则老子饶不了你!”

    纵然不明白,但他还是把手伸了出去,而且是手心朝上,手背贴着桌面。

    乔月阴测测的笑,“怎么会呢!我送你一份大礼!”

    话音未落,她突然按住胖子的手,手起刀落,干净利落。

    只是眨眼间,胖子只看见他的三个手指跟手分离,静了约有三秒,他才醒过来,爆出杀人般的痛呼人。

    那鲜血像喷泉似的,捂都捂不住。

    屋子里的其他几个人,全都看傻了,什么情况?

    老二抱着鲜血淋淋的手,大喝:“他妈都是瞎子吗?还不把这娘们宰了,别碰老子的手指头,赶紧拿过来。”

    赶得及兴许还能接上,要不然可就废了。

    没等那几个渣渣出手,乔月瞬间从椅子跳到桌上,一脚踩碎了那三个断指,还用脚碾压几下,厉声道:“蠢的跟猪一样,老油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手下!”

    一脚踢飞桌上的东西,四下飞去。

    几个正要靠近的人,被不知名的物体砸到,本能的用手护住脸,等他们放下手的时候,女魔头已经到了跟前,啊的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发出,一道亮光从眼前闪过,只感觉到冰凉。

    乔月收拾他们,可是一点都没有手软,这帮人好事没做过,坏事可是天天做。

    乔月出手很快,根本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刀光闪过的地方,真的是血流成片。

    老二抱着手,呆呆的看着桌上被碾压成渣的碎肉,那个心情就不用说了。

    穆白站在外面也看见了,长长的舒了口气,回头一定要记得提醒她,把鞋扔了,太脏了。

    不过对于乔月的手段,他并不吃惊,也不会觉得过份,这帮人渣,早该处理了。

    李明看的心惊肉跳,他见过黑帮火拼,什么血腥的场面都见过,但他没见过一个女人,能把一帮老爷们收拾成这样,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前后只用了几分钟,地上那个狼藉,就不用提了。

    “你……你……”胖子此时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疼麻了,更关键的是,她踩碎了自己的断指,还碾了又碾,要不要这么狠。

    乔月一只脚踩在一个人的背上,而她脚下的这个人,两只胳膊呈诡异的姿势拧着。

    “我?我怎么了?我这不是按照你的意思办事,是你说的,你要手指头,我这不是给你切下来了吗?你要是还嫌不够,我再切你几个,给你洗干净,扔到油锅里炸,做成菜,端到你面前,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创意?”

    老二已经气的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走廊里那些人,看见他都这样了,居然还不进来动手,他知道那是老大派给他的人,而且这个女人是来跟他们交易的,不能动。

    可是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可发,这怎么行。

    “你……你给老子等着,这事没完,等你走出兰城的一刻,我叫你有来无回!”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要是随随便便咽掉了,他还混什么,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好,我等着,最讨厌被人威胁,你今晚睡觉的时候,一定得找个隐蔽的地方藏着,否则连明天的太阳都未必看得见!”乔月脚下用力气,地上苟延残喘的人,动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老二神色骤变,他听到了威胁,对他性命的威胁。

    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人,看来这个女人不好惹,非常不好惹,他得赶快回去禀报大哥。

    胖子还想说几句威胁的话,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再耽搁下去,他的手就得废了。

    恨恨的瞪了乔月一眼,转身就跑,跑到门外,看见站在那儿黑衣人,气不打一处来,“老子被欺负成这样了,你们还能站得住,这事我一定要跟老大说,你们就等着吧!”

    跑出门外,一眼看到杵在那里的人,气不打一处来,“你们都他妈是瞎子吗?没看见老子受伤了,都跟个死人一样!”

    没人理他,倒是进来几个人,把地上的人拖走了。

    “哎哎,把地上的残肢也弄走,看着怪恶心的,回头告诉你们老大,我很期待跟他的见面,记得让他多带点人手,虽然我带的人手并不多,可要是把我惹毛了,一样能端了他的老窝,让他在兰城混不下去!”

    乔月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笑,可是她的笑容,在别人眼里,跟阎王殿里的鬼刹似的,叫人双腿发软,后背发凉。

    其中一个年青人面无表情的点头,“您的话,我们会如实带到!”

    房间很快被清理干净,这些人的办事效率倒是挺高,可惜屋子里有浓重的血腥味,乔月很不喜欢。

    “给我换个房间!”乔月走出去,看也不看外面的人,径直就往楼梯走去,走了几步,发现那俩人没跟上来,“你俩傻站那儿干嘛?还不过来陪我下去吃早餐,累了这么久,我早饿了!”

    穆白嘴角抽搐的厉害,这个结果,是他早就料到的,不是吗?

    李明捂着心脏,他需要静一静。

    三人下了楼,宾馆的餐厅在一楼,这个点吃饭的还不多,而且这种小宾馆也没什么吃的,都是很简单的早餐。

    李明跑过去打了三碗稀饭,拿了些包子跟水饺。

    趁他打饭的功夫,穆白盯着乔月的脸,恨不得能盯出一个窟窿,他冷幽幽的问在:“非要这样吗?”

    乔月一手撑着下巴,眼睛看着别的地方,不理他。

    穆白那个怒火中烧,“你是不是一天不打架,不修理人,就闲的发慌?”

    乔月把视线挪回来,眼神冷如冰,“到了这里,一切的行动都得听我的,我要怎么做,那是我的事,你只管执行就够了,再有一点,收起你那点假意的仁慈,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

    穆白气的肺疼,他只是在说她打架的问题,难道她以为他说的这些,是在为那些瘪三求情?

    一个女人,霸道成这样,还有没有天理了?

    李明乐呵呵的捧着餐盘回来,“尝尝,这是我们兰城特有的小笼包,很好吃呢!”

    来了外人,两人的对话停下。

    穆白端过碗,闷头吃饭。

    “别光顾着喝稀饭,你也吃一个小笼包,”乔月突然殷勤的给他夹了一个包子。

    穆白可能被气的脑子不是很清醒,也没嫌弃她用的什么筷子,愤愤的咬了一口。

    乔月坏坏的笑着,也咬了一口,忽然指着里面的馅,对他道:“你瞧这馅,像不像被我踩碎的手指头?一堆烂肉!”

    画面静止,场面十分尴尬。

    李明刚吃了一个,穆白则是刚咬了半个。

    本来还不觉得,可是被她这么一说,谁还吃得下去,只感到胃里翻滚,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穆白黑着脸,扔掉包子,跑去垃圾桶吐掉嘴里的半个,再跑回来时,看着乔月的眼睛,十足的阴沉,活像要把她吃了似的。

    她分明就是故意的,这女人到底谁能把收了啊!

    乔月很无辜的眨眨眼睛,“怎么,我说错了吗?的确很像啊!”

    当着他俩的面,她淡定的咬着小笼包,那个故意嚣张的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

    穆白此时满心满脑,只有一个念头,这次的任务赶紧了结,他一定要离这个女魔头远远的,越远越好,否则真不知道哪天自己就会被她气死。

    “你俩咋不吃呢?味道不错,就是馅太油了,吃多了会腻味,肥肉太多,多搁点瘦肉就好了,像那个胖子,满身的肥肉,真他妈的恶心。”

    穆白这辈子的忍性,都在这一刻用尽了,要不是怕被人怀疑,他早走了,“你嫌他恶心,还把他手指头剁下来,你比他还恶心!”

    乔月当然不会跟他生气,“我剁他手指头,你心疼个什么劲,来来,赶快吃饭,吃完了我得回去睡一觉。”

    反正今天交易是不可能了,但今天一定不会太平,那帮人比他们还要迫在眉睫。

    穆白死死的盯着她,从她的话里,可能肯定的判断出,这女人昨晚一定偷偷溜了出去,她的胆子究竟得有多大,脑子里塞的都是棉花吧?

    瓦房小巷子里,胖子把自个儿手的臂,裹成了萝卜,失血过多,人也蔫了,但是这状,他还非告不可了。

    “老大,你一定要替我报仇,这小娘们下手太狠了,我带去的人,全都伤了,而且是重伤,你再瞧我这手,断了三根啊……”胖子痛心疾首,那是他的手,少了三根,以后出门咋办?丢死个人了!

    大油头对他的伤,无动于衷,“她断了你三根手指头?呵,倒是个狠角色。”

    “不仅如此,她还跳到桌子上,用脚碾碎了,本来我还想把断手拿走,找个接骨的医生,兴许还能接上,可是……可是……”

    大油头脸上的兴趣更浓了,“她还说什么了?”

    胖子抹了下脸上的眼泪鼻涕,委屈巴拉的诉苦,“她还说,要把我另外的手指头切下来,洗干净了炒成菜,亲手喂给我吃,她还威胁我,让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藏好,别叫她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