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逼供(二更)
    片刻之后,汽车开走,却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路口。

    这条岔路没有路灯,开着大灯走了一段,对面突然亮起了大灯,照的人睁不开眼。

    “下来!”

    董嘉年握着枪,眼睛死死盯着车内。

    原本刚刚,应该是他跟田鸿潜进车里,将里面的人劫持。

    可是乔月临时抢了他的活,根本容不得他抗议,就已经擅自行动。

    郑宏宇自然是知道她的身手,所以看见乔月潜过去时,没有任何意外。

    车门缓缓打开,司机先被扔了下来,已经被打晕。

    紧接着,是一个穿着黑丝袜,高跟鞋的女人,举着双手慢慢走了下来。

    田鸿从另一边,压着一个人下来。

    面对如此情景,林薇还能笑的出来,“我就知道这一趟不太平,难怪他非得让我来,男人哪,终究是狠心,你们中计了!”

    女人画着妖艳的妆,笑起来很美。

    乔月从她身后走出来,枪抵着她的脑袋。

    周一明沉着脸,走上前,“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是都知道吗?既然知道干嘛还要问,多此一举,”林薇有恃无恐,身姿站的很妖娆,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抓她另有目地,还以为只是单纯的抓住她。

    反正她的车里,只有现金,没有毒品,即便私藏枪支,只要花点钱,疏通上下的环节,也不会判的太重。

    况且,她是知道军人的守则,只有她不反抗,不举枪,他们不敢拿她怎么样。

    乔月从后面走上来,她也画着很重的眼妆,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乔月站在林薇面前,刚刚在车里,她扑进去的时候,只是拿枪指着她,另一手握着刀,横在司机脖子上。

    准确的说,两人没有正式交手。

    她看着林薇,林薇也在看着她。

    乔月忽然笑了下,枪支在手里调了个头,用枪屁股,狠狠的砸向她的脑门,“妈的,被抓了还敢这么嚣张,谁给你的脸!”

    说着,又是重重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抓起她的头发,往后面重重的一拉,力道重的,能扯下她的头皮,并将抵在车前,枪口重新对准了她的下巴,“现在问你什么,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要是再敢不阴不阳的说话,我他妈的弄死你!”

    周一明有点呆住,不只是他,应该说,除了穆白之外的,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郑宏宇随后押了一辆车过来,看见这一幕,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很正常的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他很想告诉乔月,不能虐待俘虏,不能殴打犯人,可是……

    林薇忍着身体上的疼痛,眼睛被血糊住了,她看不清乔月的脸,只觉得她的声音阴沉的可怕。

    不过她也不是被吓大的,被龙啸混了这么久,要是这点痛都忍不了,还混什么!

    “我就不信你敢开枪,想吓唬我,没门,老娘就是不说,什么都不说,有本事你们撬开我的嘴!”林薇发着狠,紧紧咬着牙,恨不得咬死这个女人。

    乔月阴阴的笑了一下。

    “别……”周一明的刚说了一个字,乔月握枪的朝下一晃,一枪打在林薇的腿上,笑的邪恶,“少他妈跟我装烈女,他们不敢,但是我敢,这一枪仅仅是一个开头,如果你再不老实,下一枪,打的就是众多的脊椎骨,知道子弹打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吗?”

    乔月的身子越压越低,语气也越来越恶劣,“它会让你全身瘫痪,却又死不了,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只能在床上,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她握着枪,枪口已经慢慢移到林薇的后背。

    周一明盯着乔月嗜血的侧脸,打了个冷颤。

    田鸿抹了把脸上的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被吓到,妈呀,这个女人好可怕,跟魔鬼似的,以前对她的认知,不知十分之一。

    穆白紧紧盯着乔月的背景,他开始渐渐怀疑一件事。

    不管是现在的乔月,还是从前的乔月,究竟是什么,将她变成了这样。

    她的嗜血,她的残忍,都像是在昭示着一件最容易被人忽略掉的事,她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

    穆白的眼中,多了连他自己没察觉到的疼惜,这一瞬间,他的大脑像是陷入了一片迷雾之中。

    林薇的一条腿被打中,她能感觉到子弹穿过了皮肉,空荡荡的穿透,温热的血在不断的流动。

    她死死的咬着唇,只能尽力用另一条腿分担这条腿的重量。

    她努力的想看清乔月的眼睛,一个人的声音动作都可以伪装,但是眼睛骗不了。

    她见过太多刀尖舔血的人,知道他们的眼睛是怎样的。

    一阵风吹过,掀起了乔月额前的留海。

    虽然只是一刹那间,但是林薇还是看到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像野兽,又像冰冷的石头,她看你的眼神,仿佛在看死人。

    “你……你不敢,”林薇开始哆嗦了,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哆嗦,这是对强者本能的恐惧。

    “我不敢?呵呵……”乔月突然肆意的笑了起来,“这世上还没有我不敢的事,我看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烦了,不想听了!”

    “砰!”

    谁都没有料到,乔月又开了一枪,这一枪,打在林薇另一条腿上。

    郑宏宇已经静静的做好了准备,等到乔月问出他们需的信息,就可以重新出发,对她的手段视而不见。

    周一明深深的皱着眉头,他心里也清楚,林薇这个女人,嘴硬的很,很难从她嘴里撬出他们需要的东西。

    按着约定的时间,他们必段搞到接头的暗语。

    可是时间不等人,他们没有时间浪费在审讯上,所以……他没有动。

    林薇疼的要晕过去,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说开枪就开枪,根本不跟你商量。

    乔月的语气越发的狠了,“下一枪,打在哪呢?”

    已经发烫的枪口,重新移到了林薇的后背,“我数三下,说出你们接头的暗号或者暗语,要是不说,抱歉,我的耐心用尽了……”

    乔月的声音越说越小,语气却越来越低沉,被夜风一吹,让人冷到了骨子里。

    “三……”子弹重新上膛,“二……”

    数到二时,乔月脸上还在笑,“一……”

    她的手指已经按上了。

    “我说我说……”林薇的心理防线崩溃,也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被吓的,整个人都在疯狂的颤抖。

    “早说不就好了,瞧瞧这一身弄的,对不起啊!”乔月笑着松开她,失了支撑,林薇软倒在地上。

    乔月慢吞吞的抬脚,踩在她的腿上,慢慢的碾压,“说吧!我听着呢,说的好,我下手轻点,说的不好,我下手重点,是不是很有意思?”

    林薇也是个能忍的,也是有骨气。

    可她万万没想到,碰上一个不按规矩办事,下手就会要人命的人。

    周一明朝身后的人一摆手,撤退一部分人。

    一个小时之后,无人的小路上,开出来一辆车。

    车子驶上公路,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郑宏宇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女人,再不送到医院,她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但他绝对不会同情这个女人,她做的事,害了多少人,何况还不只这些,林薇的手段一点都不比男人逊色,死在她手里的人,也不少,这个女人死有余辜。

    “把她带走,送到医院,派特警看着,不能有任何差池。”周一明点燃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好不容易才稳住一点心神。

    乔月刚才的眼神太吓人了,他办过那么起案子,什么样的歹徒没见过。

    可是乔月的眼神,还是能让他后背发凉,手心冒汗。

    过来两个人,将地上林薇拖走。

    血迹也会有人来清理,到了明天早上,这里将恢复如初,没有半点痕迹。

    郑宏宇道:“她是天生的猎人,有些东西可能是生来就有的,就好像天赋,只不过她的天赋凶残了点,不过你可以放心,她本性是好的,绝对不会做坏人。”

    周一明又吸了口烟,笑了,“我能不知道这一点吗?她要是心术不正的人,封瑾也不会喜欢上她,我只不过在庆幸,幸好她不是罪犯,否则我们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头疼,这丫头心细太细腻了,她居然能看出林薇嘴巴紧,一般的手段对她肯定没用,她也知道我们这里的人,不能对林薇严刑逼供,所以这事,只能是她做。”

    郑宏宇点头,“我们是军人,但她不是,所以她可以放开手去做,这事你多担待,要拿到林薇的口何供不容易。至少她做到了。”

    “没错,她做到了,我对这次行动信心很足,这丫头比土匪还土匪,比恶人还恶人,她往那一站,说她不是混黑神会的,都没人信,我现在倒挺担心那帮人,遇上乔月,惨的是他们。”周一明颤抖着手,越说越想笑,也不是真的高兴,就是不由自主的想笑。

    田鸿在后面冷不丁打了个冷战,刚才出了一身的汗,衣服全湿透了,乔月离开,冷风再一吹,他才恍然回过神,只有一个感觉,好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